《星際穿越》:真正的穿越   /依一

 
 
 

AM_0910-15-31-1無解的死結,在此岸無解,答案在彼岸。實現這樣的穿越,唯信,唯望,唯愛。

2015,《星際穿越》在火熱的奪標呼聲中贏得了第87屆奧斯卡金像獎。《星際穿越》穿越了地球上形形色色的政治、文化、傳統壁壘,穿越了萬萬千千的人心,票房三連冠,直抵6.7億。關於《星際穿越》的評論和段子鋪天蓋地,然而,有一種穿越在我心裏,不得不在喧囂聲中再說幾句。

乍看《星際穿越》,被恢宏的宇宙壯闊場面所震懾,在太空穿梭、時空旅行等等高科技面前興奮激動,被許許多多的太空物理術語,蟲洞、黑洞、繞軸旋轉、五維空間、平行宇宙搞得暈暈乎乎。要真看懂這部影片,還得好好回去惡補一下物理,再回來看第二遍。毫無疑問,這是一部科技大片,讓人對未來高科技的種種可能肅然起敬。

在一杯清茶的悠香中,還在細細品味《星際穿越》。當最初的激動震撼漸漸隨清茶飄去,如煙般隱隱約約的思緒飄進心中,漸漸清晰。

選擇盼望,選擇相信

在遙遠的未來,在某一個年代,地球沙化,黃沙遍野、沙塵暴肆虐,在幾乎所有能以果腹的作物相繼枯萎滅絕的絕境中,宇航署解散關閉,優秀的宇航員也只能卸甲歸田,到鄉下當起了種玉米的農夫。此時,科技如此無力,人們拋棄了科技。

一小批人頂著民眾的憤怒,躲藏在不為人知的角落悄悄進行拯救人類、延續人類的最後努力。

他們要在浩瀚的星際找一顆星,這顆星在哪裏,不知道,這顆星有多遠,不知道。他們的任務就是要穿越時空,找到一顆適合人類居住的星,再穿越回來,再帶著整個人類穿越到那顆星球上,全體移民。這計劃遠遠超出了人類能力和理性的範疇,多麼瘋狂,瘋狂到超出了精神病人的妄想。然而,在人的盡頭,這是唯一的盼望。電影的主人公庫珀有一個女兒,叫墨菲。她對自己的這個名字很惱怒,因為地球人都知道墨菲定律。庫珀告訴她,真正的墨菲定律不是像大部分人以為的那樣特指壞的事情,而是你期盼的事情,一個好的事情,不管可能性有多小,它也有可能發生。在絕望和盼望之間,他們選擇了盼望。

穿越到宇宙的另一頭,找這顆遙遠的星,超過了人類的極限,唯一的可能是蟲洞。然而,過去派出的12批宇航員穿越過蟲洞,從來沒有回來過,甚至從來沒發回過任何信息。這一種穿越,無法證實,也無法證偽。如果說查無實據、無法證實就是一種否定,面對否定,他們選擇了相信。

在這個計劃中最最不可能的,是把整個人類用太空船移民到萬一找到的另一個星球上。整個人類,這是多大的重力!人怎麼可能擺脫重力全體飛向太空?老教授信誓旦旦地承諾,當庫珀回來的那一天,他會找到這個難題的答案。而在老教授最後彌留的時刻,他終於對墨菲吐露了隱秘,其實早在庫珀出發以前,他就已經得到了確定的結果,這個重力之解不可能。老教授卻把這種不可能當作計劃A,承載全人類50%的未來。大家都說,老教授是為了讓庫珀接受任務而說出了善意的謊言,他知道庫珀和女兒不可能放棄他們獨自逃生。這種猜測我同意十分之九。還有十分之一的猜測,或許在老教授的潛意識中,有一種甚至他自己都不自覺的信念:在人,完全不可能,然而依然,有某種可能。

 愛贏了

太空之旅的艱險,聰明人的欺詐與殘殺,同伴死亡,燃料耗盡,飛船半毀,庫珀竭盡全力把布蘭妮和500個授精卵推向B星球去執行延續人類的最後的B計劃,卻將自己丟進了黑洞,選擇了犧牲毀滅。必死之境他被拯救,被五維空間的未來的人類拯救,進入了五維空間,並且在五維空間裏得到了在三維空間中無解的重力之解。他的五維空間就在女兒墨菲的三維空間之旁,他眼睜睜地注視墨菲的過去、現在、將來,看著女兒的痛苦、傷心、絕望、困苦,而答案就在他手裏,但是五維空間和三維空間的此岸和彼岸之隔,他無法把這重力之解傳達給女兒墨菲。

當庫珀陷在五維空間,與女兒此岸與彼岸天人相隔時,他和機器人斯坦對話:

「我們在這裏跟三維世界交流,就像橋樑一樣,拯救這世界,他們擁有無限的時間和空間,又沒有任何束縛,他們不能在時間裏找到特定的位置,他們沒法溝通,所以我會在這兒,我要找到辦法告訴墨菲,就好像我發現這個時刻。」

「怎麼溝通?」

「愛,斯坦,是愛。就像布蘭德說的,我和墨菲之間的交流是可以量化的,這才是關鍵。」

「那現在該怎麼做?」

「找到溝通方式,那塊表。」

那位承載延續人類未來的責任的女主人公布蘭德曾經說:「愛不是人類發明的東西,它一直存在,而且很強大,是有意義的。也許意味著更多,更多我們還無法理解的,也許是某種證據,來自更高維度文明而且我們目前無法感知。我風塵僕僕穿越宇宙尋找一個消失了十年的人,我也知道,他可能已經死了……愛是一種力量,能夠穿越時間和空間。盡管我們還不能真正地理解它,能見到愛德蒙斯的機會再渺茫我也不放棄,這不意味著我錯了。」

「你的女兒不會回來看手錶,不會注意到手錶指標的跳動。」機器人斯坦說,是啊,在那樣毀滅的慌亂中,誰會回去找一塊古舊的手錶?誰又會注意到手錶指標如此微小又毫無理喻的信號?

「不,她一定會回來看手錶,她一定會看見手錶指標的跳動,她一定會明白我傳來的信息。」庫珀很肯定。

愛贏了。在超越理性的荒唐中,在無法解釋的感覺中,她回來了,找到了這塊手錶,發現了指標反常的跳動,想起了父親說過的話,用世上最簡單的0和1二進位碼破譯了來自五維空間的信息,完全的不可能成為了可能。

 此岸無解,答案在彼岸,唯愛能穿越

這個故事,在人類的盡頭,在人類科技無解的絕境,在理性的絕無可能之處,帶我們穿越,不僅僅是星際穿越,更是三維空間到五維空間的穿越。無解的死結,在此岸無解,答案在彼岸。實現這樣的穿越,唯信,唯望,唯愛。

兩千多年前,在我們完全不能想像蟲洞、黑洞、繞軸旋轉、五維空間、平行宇宙、星際穿越,不能想像有一天人類可能的盡頭,在那個混沌的年代,祂在聖經中告訴我們:「我們如今彷佛對著鏡子觀看,模糊不清(原文作:如同猜謎);到那時就要面對面了。我如今所知道的有限,到那時就全知道,如同主知道我一樣。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愛這三樣,其中最大的是愛。」

我們可能就是墨菲,今天心中有些模模糊糊的感覺,卻是不明白;祂對我們說過這話,無法相信。也許非要等到有一天,當理性走到盡頭,當科技無解,當一切的判斷,在人絕無可能,心靈在絕境中逼迫,迸發出最大的能量,終於我們會接收並破解出父的信息,幡然醒悟,終於想起他留下的話,「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愛這三樣,其中最大的是愛」。

那一天,祂會帶我們實現不可能的穿越,在祂凡事都能……

作者畢業於北京大學中文系,現居亞利桑那大鳳凰城區,火鳳凰網創辦人。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