祂必指引我路   /刘雅莎

 
 
 

AM_0910-15-28

虽然我怀疑过祂,远离过祂,但祂却一天也没有丢弃我,不管是在高山还是在低谷,祂都保护我,引领我,祂的恩典够我用!

2001年,我拿到美国VirginiaTech研究院的奖学金,兴冲冲地申请赴美签证。 可没想到,从2001年到2002年,我连续五次被拒签! 这期间有人建议说,单身对签证不利,我就匆匆与丈夫结了婚,可是照样被拒。

签证的失败使我非常沮丧,不过突然进入婚姻还是让我很兴奋。 我和丈夫是初中同学,我以为彼此很了解,所以拒签的打击可以在婚姻中得到安慰,可是婚后才发现,我们在价值观、金钱观、信仰上没有一样可以达成一致。

我于2000年在姐姐的带领下信主,但那时懵懵懂懂,是一个挂名的基督徒,所以,当在婚姻中两个属血气的生命发生碰撞时,那简直是一场灾难。

我报考国内2003年的研究生入学考试,可是2002年9月我意外地发现自己怀孕了。 丈夫怕孩子的出生会影响我们的前程,所以坚决反对生下孩子,认为等事业稳定后再要也不迟。 丈夫的态度很坚决,而我不忍心打掉孩子,也怕堕胎对身体造成伤害,于是陷入了两难。 在极其矛盾的时候,神借着居住美国的姐姐姐夫提醒我:每个新生命都是耶和华所赐的,他们鼓励我保住孩子。 感谢神,我选择了顺服,将孩子留下来。 可是这也意味着和丈夫关系的决裂,我们进入了长期的冷战。

梦中的考研试题

我陷在极度痛苦中,整天心思烦乱,加上身体因怀孕而产生的变化,根本没有心情准备考试。 考试的前一天,我低落到极点,以自己的状态是不可能考上的。 就在那绝望的时刻,我想到了神,我哭着来到神的面前,求神带领我在那一点点有限的时间里再看一些书,并且让我所看的都能考到。 说实话,当时自己都觉得这样的祈求很可笑,怎么可能发生这种事呢? 不过奇妙的是,我确实平静了下来,很认真地看了一些考试书籍。 晚上当我读《荒漠甘泉》时,神也用他的话安慰我,我经历了神所赐的平安,安然入睡。

第二天,我一边背诵诗篇二十三篇一边走进考场。 打开考卷时,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前一天复习的内容有些是原题考到,有些是换了种问法,我兴奋得笑了出来,深深体会到神的大能和他乐于帮助我的心。 最终,我以比分数线高出两分的优势被西安交通大学录取。 同时,丈夫的态度也开始转变,他接纳了我和腹中的婴孩。 那是我生命中第一次亲身经历神! 从那时起,我意识到神顾念我,这个信仰和我的生活息息相关。 我开始在网上找讲道录音听,慢慢明白了一些圣经话语的意义,开始意识到自己是一个罪人,需要耶稣基督的救恩。

我在校园团契中接受一对一的门徒训练,并于2004年6月受洗。 2005年暑假,我参加了一次短宣,那是我属灵生命的一个转折点,我为福音未得之地感到焦急,也深深经历神的力量在我的软弱上显得刚强,体验到服事的喜乐。 从那时起,我心里就有个意愿,希望能做一个全时间的校园传道人。 丈夫和父母得知后强烈反对,他们无法接受我好不容易拿了硕士,却要去做传道人。

灵命低谷中的手术

2006年6月,我工作了。 我的教会突然被强行关闭,我停止了聚会。 我和丈夫的关系时好时坏,有几次甚至到了决裂的边缘,我非常苦闷,灵命渐渐滑向了低谷。

我是一名建筑结构工程师,工作强度和压力都很大。 工程忙起来的时候,常常得熬通宵,还经常需要临时出差、应酬,我全身心都陷到了世界的虚荣和忙碌中。 那几年里,每当夜深人静,我躺在床上想到自己的生活状态,再想到神,心里就充满了痛苦和迷茫,我觉得自己离神好远,神好像已经丢弃了我,不再爱我了。 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到2009年底。

2009年12月,我竟然被查出患有乳腺癌,这个突如其来的打击将我们全家人都吓蒙了,也敲醒了。 当我从手术室出来,爸爸妈妈就一起祷告将我献给了神。 而我自己在病中不得不紧紧抓住神,也再次经历到了神极大的恩典和保守。 我的手术很成功,恢复得非常好,我的白细胞几乎一直都在正常范围之内,没有一次因为化疗药物引起白细胞下降严重而耽搁下一疗程的治疗,这在我的病区算是一个奇迹。

我深信神让万事相互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 或许仇敌以为苦难会将我打垮,可当我全心回转时,神却将苦难变成了祝福。 我开始恢复聚会,每天在家里大声唱诗赞美神、朗读圣经,过去追求主的美好日子好像又回来了。 神的话就像大光,不但医治了我,而且复兴了我。 疾病让我不得不停下了追求世界的脚步,同时,2005年那个奉献自己做传道人的感动再次叩响我的心门,而且一次比一次强烈,一次比一次清晰。

化疗结束后的第一次复查前,我心里害怕极了,怕癌细胞在身体别的地方发生转移,于是我跪下向神祷告:如果神能保守结果一切正常,我就把自己余下的生命完全奉献给神。 第二天检查结果出来,一切正常,我很兴奋,以至于忘了前一天的祷告。 等我读当天的圣经时,神的话一下子跳入我的眼睛:诗篇六十五篇第1节「神啊! 锡安的人都等候赞美你,所许的愿也要向你偿还。 」我想起了自己跟神所许的愿,但是转念一想,也许这只是巧合,于是默默祷告说,如果我读的下一篇里还有类似的话,我就相信。 很紧张地,我开始读诗篇六十六篇,当读到第13节时,同样的话再次跳出:「我要用燔祭进你的殿,向你还我的愿,就是在急难时,我嘴唇所发的、口中所许的。 」神的心意再次向我显明! 无可推诿! 我响应神:主啊,如果你还看得上我,我愿意被你使用。

只求全然经历你

我在真理与属灵生命上都需要装备,于是申请了美南浸信会神学院并被录取。 2012年5月,我们一家人去北京签证,但再次被拒。 这对我打击很大,十年前经历过的被拒签的羞辱、惭愧、失败感卷土重来。 我又掉进了迷茫中,神啊,你到底要怎么带领呢? 待平静下来之后,我凭着信心接受一切都是出于神。 同时神也光照我,我将所有心思都放在签证上,并没有完全专心仰赖神。

丈夫说,他坚决不再和我们一起签证了,让我带着孩子去,也许签证官会因为他留在中国而让我们通过。 但是我坚持认为,无论在哪里,一家人都要在一起,我相信这是神的心意。 我向神祷告:若非神亲自让我再去签一次,我决不再行动了。

有幸的是,姐姐从美国回来探亲,我们俩每天一起为这件事祷告。 很快到了七月,学校八月十号就开学了,若再不做决定恐怕来不及了。 虽然我们每天在主里有美好的读经、祷告与分享,但一直也没有听到神很确定地告诉我要不要再去签证,于是我想到了放弃。 我们在中国的生活也很不错,丈夫有一份稳定的收入,足以供应家庭,在国内不也可以服事神吗?

我把这些想法告诉了姐姐,姐姐问了我两个问题:1.如果你这次放弃了,可能不再有机会去美国读神学院了,你以后会不会后悔? 2.以后会不会觉得疑惑? 到底当时放弃是神的意思还是自己的意思? 我仔细想了想,两个问题的答案都是肯定的。 姐姐说:「那就再试一次吧,这次我们不求神让你签过,只求神将他的旨意完全向你显明,因为走上全时间服事这条路,以后必然会遇到很多挑战,若是你不能确定这条路是神呼召你走的,未来也许会落入更大的疑惑。 所以,无论签过与否,唯愿我们一起经历神的奇妙。 如果神让你们签过了,就开心地去读神学院;如果没有签过,那就留在中国,认真地生活、服事,并且等候神进一步的带领。 」我觉得姐姐说的有理,于是决定再试一次。

一分不差的火车票

预约好签证后,我和姐姐每天下午禁食为这件事祷告,唯愿神的旨意成全。 我们打算7月14号坐火车去北京,让孩子们体验一下火车旅行,却没想到一票难求。 姐姐请一位和旅行社很熟的同学帮忙买票,她很快就答复说没有问题,但得等几天才能拿到票。 我们很高兴。 可是一直到出发的前一天,票还是没有搞定。 联系旅行社,对方的答复突然变了,说票非常紧张,没办法保证一定能买到,但只要有确定的消息一定会答复我们。 我当时有些紧张,就怕拿不到火车票,还误了买飞机票。

晚上,姐姐去楼下祷告,我做完手头的事也去加入她。 刚下楼,姐姐就说:别着急,神从不误事! 我已经跟神祷告了,若是旅行社晚上9:50还不打电话过来,你就赶紧订机票。 因为她想着可以赶在旅行社下班前的十分钟里(旅行社晚上10:00下班)把飞机票订了。 后来,我们俩忙着照顾孩子们洗漱,也忘了看时间。 正忙的时候,姐姐的手机响了,是她的同学打来的,说旅行社两分钟前给她打电话,已经买到火车票。 姐姐挂了电话后,我们俩看了时间——9:52! 哇,一点不差! 这不可能是巧合! 哈利路亚! 我们太兴奋了,不仅是因为拿到火车票,更是因为神果然听了我们的祷告,让我们如此奇妙地经历了他!

P57全然交托的签证

到北京后我们先玩了一天,完全没有签证前的紧张。 我们第二次的数据和之前没有太大改变,只是多了几封信,包括神学院给大使馆的信及我自己的申述信等。 但每封信的篇幅都比较长,面试时间那么短,签证官会有耐心读吗? 不管了,交给神了,不是不求签过,只求经历神吗? 我也祷告无论这次签过与否,求神挪去拒签在我心中的阴影。 第二天,一早起来,我先和姐姐一起灵修,当天读的经文是申命记11章和箴言16章,简直句句都是在对我们说话。 神的话冲破了我心中的迷雾:

所以,你们要守我今日所吩咐的一切诫命,使你们胆壮,能以进去,得你们所要得的那地。

你们要过去得为业的那地乃是有山有谷,雨水滋润之地,是耶和华你神所眷顾的。 从岁首到年终,耶和华你神的眼目时常看顾那地(十一8,11-12)。

神甚至还说:心中的谋算在乎人;舌头的应对由于耶和华! (箴言十六1)这不正是我最需要的吗?

神的旨意已经显明! 他要带我们过约旦河,去得我们所要得为业的地! 我和姐姐一起跪下来感谢神,愿他的旨意畅通无阻地运行,并求他让签证官有耐心看完那几封信。 出发去签证前,姐姐鼓励我们,让我们刚强壮胆,而且她也决定全天禁食祷告在背后支持我们。

我的心情无比轻松,因为有神确定的话语和姐姐坚定的支持。 签证的时候,签证官果真很认真地读了每一封信,但她脸上的表情很复杂,好像是要做一个很难的决定。 她甚至找来上一次拒签我们的签证官一起讨论,他们一会指着计算机,一会指着护照,一会儿笑,一会儿又好象很无奈。 站在窗外的我和老公看得一头雾水。 之后,签证官面色严肃地在计算机上敲打,最终,她面带微笑地用中文说:通过了。 我们有点恍惚,之前看着签证官一脸为难,都觉着被拒的可能性很大,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 等我们走出签证大厅才真正回过神来,一起高兴地感谢神,并迫不及待地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姐姐和孩子们。 哈利路亚! 这一切完全是神的作为!

耳边奇妙的声音

还有一件不得不说的事情:父母因为不放心我的身体,所以不希望我们出国。 第一次签证没过时,爸妈明显舒了口气。 得知我们决定第二次签证,爸爸安慰妈妈说:不用操心,反正又签不过,让他们去试吧,试了就甘心了,权当是扔了些签证费。

可是第二天爸爸下班回来,却很严肃地对妈妈说:这次雅莎可能要签过了。 妈妈问他为什么,爸爸说当天有一瞬间好象突然失去了意识,听到耳边有一个非常清楚的声音对他说:雅莎这次签证通过了。 等他清醒过来后,非常纳闷:雅莎不是还没有去签证吗,怎么就已经通过了呢? 妈妈说,是不是睡着了做梦呢。 爸爸说,他是正在外面走路时听到的,就像有人在他耳边说话一样清晰。 事情的结果也真的就如爸爸所听到的一样发生了!

爸爸是一个非常理性的人,以前听到别人讲类似的经历来见证神时,他总有自己的解释,幻觉啦、神精恍惚啦,这次他自己经历了,就无话可说了。 此事对爸爸触动很大,他好几次跟别人分享这个经历。 爸爸还对妈妈说,咱也别拦着他们了,看来是神的带领。

从爸爸这个尚未完全信主的人口里说出这样的话,真是神的大能! 经过这件事,爸爸也对神有了新的认识,谈起信仰时,他的态度由原来的怀疑、不接受变成了认真倾听和思考。 感谢神! 求神带领爸爸早日信靠他。

将自己全然摆上

很奇妙! 短短两个礼拜,我们一家已经赶在2012年秋季开学前来到了美国,开始了我在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的学习。 想起签证当天神借着申命记十一章11-12节给我的应许,看到我们的学校果真在一个有山有谷,雨水滋润之地,神的话一句也没有落空!

姐姐说的对,来美国以后,我们的确遇到了很多以前根本没有想到的困难与挑战,然而正是因为前面的那些经历,我没有一次因着困难而怀疑过神的带领。 因为我清楚地知道是祂呼召和带领我们走上这条道路的,祂必负责到底。 我只要专心仰赖他!

回想这些年的经历,我心中充满了感谢赞美,不得不低头敬拜我的神! 虽然我怀疑过祂,远离过祂,但祂却一天也没有丢弃我,不管是在高山还是在低谷,祂都保护我,引领我,他的恩典够我用! 而且他在我的身上竟有如此奇妙、荣耀的计划,这实在是我不配得的。 我能做什么来回报主呢? 我的生命与在世的日子都是神给的,我只有把这一切全然摆上,交在恩主的手中任他使用,才能活出有意义的人生。

作者2000年信主,2012年蒙神呼召赴美读神学。 2015年初与当地同工在肯塔基摩海德成立家庭查经班,服事华人学生。

 

 

anyShare分享到:
 
重要公告
從2021年起,使者雜誌文章及電子PDF將發佈在使者新網站:afcministry.org,本站將不再更新。歡迎前往我們的新網站瀏覽更多內容。
我們將在新網站持續更新聘牧專欄,有任何變動請聯繫:am@afcinc.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