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走过失子之险   /小羊

 
 
 

AM_0910-15-25

 

丧子之痛的世界……

2010年10月,我们全家因为宣教的呼召搬去中东。 当时,大儿子未满两岁。 搬去后两个多月,阿拉伯之春开始。 晚上经常可以听见邻国传来低沉的爆炸声,渐渐地,身边的难民比比皆是。

2013年初春的一天,我看见一个妈妈带着几个孩子坐在楼下的山坡上,她眺望着远方的重山,眼神很悲伤。 圣灵鼓励我下楼去跟她讲话,我就放下手里的活,去和她打招呼。 她看到我,脸上突然绽放出美丽的笑容,好像很高兴我打搅她。 原来,她是叙利亚难民,丈夫为了维持生计在伊拉克打工,她一个人带着五个孩子,还怀有身孕。 我们成了很好的朋友。 我每次去她家,她都会像变魔术一样摆出各样水果和点心招待我们,我儿子因此最爱去她家。 有时候,越是一无所有的人,越是慷慨大方。

不久,她介绍我认识她的两位表姐妹。 我坐在她们家空空如也的公寓,听她们讲述自己的故事。 右边的妹妹,丈夫被政府无缘无故打死了,她一个人要养活五个孩子。 左边坐着的姐姐,15岁的儿子不久前被炸死在自己家里。 大表姐打开手机要给我看她儿子的照片,没想到出现在眼前的,是那男孩面朝地倒在血泊中的照片。 大表姐抽泣起来。 我虽然为她心痛,却不知如何安慰才好。 她这丧子之痛的世界,离我舒适的世界太遥远了,我似乎难以进入。

黑暗中,祂引领我们的脚步

然而,几个月后,我却不期然地走进了她的世界。 九月底,快要五岁的大儿子发烧头痛,几天不见好转。 就在我和丈夫要带他去看医生的前一夜,他半夜醒来,到我们房间把我们叫醒,说他不舒服。 坐了十分钟后,他突然开始抽风。 我相信这是第一个神迹:如果他在自己的房间发病,我们没有人会知道,他会最终自己停止呼吸。

我们立刻开车去医院。 丈夫想起在电视广告上看到的一家有名的大医院,但是怎么也想不起来路。 大儿子在后座呼吸越发困难,丈夫在千钧一发之际决定去我们路最熟的一家中型医院。 这是第二个神迹:去了才知道,这家医院有全国唯一的一位儿科神经科医生。

大儿子得的是一种罕见的病毒性脑炎(Herpes Encephalitis),凶恶的病毒侵入并破坏脑细胞,如果不及时医治,不可能幸存。 感谢神,这位神经科医生及时做出了正确的诊断和用药,不然后果难以想象。 这些都是我们人无法预料和计划的事情,但神在黑暗中也带领着我们的脚步。 就像以赛亚书四十二章16节所说:「我要引瞎子行不认识的道,领他们走不知道的路。 在他们面前使黑暗变为光明,使弯曲变为平直。 这些事我都要行,并不离弃他们。 」

大儿子稳定下来后被送去ICU。 一岁半的小儿子不肯在医院里睡觉,我只能带他回家。 开车到家,小儿子已经在车上睡着了。 但是我心里充满了惧怕,不敢回家。 似乎家里每一个角落都有让我恐惧的回忆。 黑暗的权势如此强大,居然可以伤到我们最宝贵的儿子! 难道黑暗的权势已经得胜了吗? 我和一位姐妹在电话里一起祷告。 祷告后我壮胆回家,突然,圣灵给我一个主意,我决定去每个房间,大声宣告在那个最黑暗的时刻神所做的救赎的工。

我去大儿子的房间,脑子里立刻出现他生病在床的痛苦回忆,但是我大声说:「神啊,这是你半夜叫醒孩子,并拯救他生命的地方! 」我去我和丈夫的房间,眼前立刻出现大儿子发病时眼睛向一边斜,浑身抽搐的可怕一幕,我说,「神啊,这是你的大能使我们半夜打通家庭医生电话的地方,你也在这里保留了孩子的性命。 」我就这样一间一间房间地宣告神的作为。 黑暗权势笼罩的地方突然变成了我天父的世界! 之后,我心里有足够的平安可以睡觉。

除了神以外,我们别无依靠

第二天早上,我们醒来后立即回去医院。 在一个红灯的十字路口,我紧握着方向盘,用颤抖的声音问神,「求你告诉我,我们儿子这次能不能活下来? 」当时我立刻听到一个声音,「不论是生还是死,他都会活着。 (Either way, he’s going to live.)」 我立刻知道神说的是永生。 的确,我们的神可以这样说:就算是我们最惧怕的事情发生了,他最终还是得胜的,因为祂已经为我们赢得了永生。 黑暗的权势可以这样说吗? 祂能说,「无论如何,最终还是我赢」吗? 这是神第二次教我:黑暗的权势在表面看起来似乎很强大,比如战争和疾病,可以造成硕大的破坏。 但神是无处不在的,即使在黑暗里。 如果我们信靠祂,祂在黑暗中也是在不停地做工的。 我们在自己的痛苦和惧怕中,很容易看不到黑暗以外的东西。 神在提醒我,不要忘记了那个比黑暗大得多的力量,神掌权的世界才是真正的现实。 就像耶稣说的:你们在这个世界会有苦难,但是我已经胜过了世界!

回到医院,大儿子高烧继续,并且渐渐进入昏迷状态,我们也进入了漫长的等待。 每天医生来看他,拍拍他的小脸,提提他的胳膊,他都没有任何反应。 只有当医生用力拧痛他额头时,他才有一点点的皱眉。 谁也不能告诉我们他会不会醒来,或者什么时候醒来,或者醒来后会丧失多少身体和头脑的功能。

P46small这个时候,我们的代祷信通过邮件发给了世界各地的弟兄姐妹。 全世界几百甚至上千人开始为我们祷告。 我们深信是祷告的力量托住了我们。 身边的一位同工,为大儿子禁食祷告一个星期。 他来医院看我们的时候,大儿子高烧不退已经很多天,对任何退烧药都没有反应。 我用凉水浸湿十几条毛巾,把浑身滚烫的儿子从头到脚遮住,五分钟就要换一次毛巾。 这位同工跪在床前默默迫切祷告几个小时,儿子的高烧突然退去了!

10月15日,是当地最大的节日(Eid),为的是庆祝可兰经里亚伯拉罕奉献自己的儿子,而神预备了公羊这个故事。 那天晚上,医院所有职位高的医生都回家过节去了。 当时,儿子已经昏迷了两个多星期。 我们发现他的心跳越来越慢,而血压不断升高,这是脑部水肿,颅内压升高到很危险地步的症状。 我们叫护士快请医生来。 当时值班的是一个没有经验的年轻的实习医生,他一再回避我们,几个小时也不来病房。 现在想来,他可能也是束手无策。 我们坐在儿子的床前,不敢相信在举国同庆神为亚伯拉罕预备献祭羔羊的这个特别的晚上,我们的儿子却被摆在了祭坛上! 神会像救赎以撒那样拯救我们的孩子吗? 我们只有不住地流泪祷告,在心里把儿子交托给神。

那天晚上是我们很宝贵的经历,因为我们除了神以外,别无依靠。 而神让儿子度过了那惊险的一夜:后半夜他的血压自己降低了。 三个星期后,儿子渐渐苏醒。 他因为右脑受病毒严重损伤,左手左脚虚弱,情绪非常不稳定,昼夜哭闹,很多功能都似乎丧失。 我们决定带他回美国继续治疗。 没想到这一段更是险境重重,包括得了免疫系统的脑炎,并且多次误诊,病危停止呼吸等等的考验,但是神一次次保守了儿子的生命。

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我凡事都能做

P51-1儿子回美国后出院前一个星期,我们坐在一位神经心理医生的办公室,心中忐忑不安。 医生一边指着儿子的MRI,一边滔滔不绝地讲述他所预测的儿子将来可能会遭遇的困难。 列表越列越长,儿子的前途在他的口中也显得越来越暗淡。 我突然打断他说,「你能不能跟我们讲一讲他脑子没有受损的部分? 那些部分是干什么用的? 」他一愣,可能从来没有人问过他这个问题! 原来儿子还是有很多能力没有丧失的,我们因此感恩。

我们相信神保留了儿子的生命,是因为他当跑的路还没有跑完。 他前面可能是一条艰苦的道路,但是我们知道,神给了他这条路,这条路就是最能让神得着荣耀的。

前不久,儿子和他爸爸去室内攀岩。 儿子得病以后变得非常恐高,再加上左手左脚不灵活,连公园里一两米高的玩具都让他紧张不已。 可是听说爸爸要去攀岩,他也想去——他的好奇心和爱冒险的性格显然没有丧失! 第一次,他只爬了一两米高就怕得掉了下来(有绳子保护),可是他不放弃,第二次又爬高了一点,第三次,第四次…… 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几个月后的一天,他一口气爬到了最高点(14米)! 神真是很幽默,那天我们的神经心理医生刚巧也在那里攀岩。 丈夫给在顶点满脸自豪的儿子拍照的时候,那位医生摇摇头,不可思议地说,「能不能让我也拍一张照片? 」

这位医生后来说,儿子恢复到今天这样的状态,是他二十年来看过的最好的一例。 连这位不信神的医生都说这是一个奇迹。 感谢神,他垂听了那么多爱我们的人的祷告。

这段得病的经历之后,儿子属灵生命有很大的成长。 他变得很爱神,也很爱祷告。 我觉得,他在患难和软弱中感受到了神的同在。 他现在做很多事都要比以前困难很多,我们全家人每天都要仰望神,靠着他的恩典找到力量。 儿子最爱的经文是腓立比书四章13节:我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做。 他骑车的时候背这节经文,锻炼左手的时候背,练习写字也背。 有时候,我灰心沮丧想要放弃,他还给我背这节经文来提醒我。 我们感谢神,因为不管黑暗的权势是偷,是抢,是毁坏,我们的神都可以用来做救赎的美好的工作。

作在最小的弟兄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

儿子在中东住院的时候,有很多朋友来看我们。 最难忘的,是我们家街上的两个埃及民工。 当地有很多这样的埃及人。 他们为了养家,去邻国打工,通常做一些当地人看不上的工作,比如打扫公寓楼,给当地人洗车,打杂之类,每个月赚一点钱寄回给埃及的家人。 他们住在公寓地下室的小屋里,没有钱,也没有社会地位,但他们乐观知足。

不知道为什么,大儿子从小就非常喜欢这些民工,他们也非常喜欢我们的儿子。 儿子在街上看见他们,就会立刻飞跑过去跟他们握手问好,有时候我做了好吃的,儿子也会和爸爸一起送一些给他们吃。

儿子生病以后,他们从城市的另一端坐出租车来医院,流着眼泪来看他。 他们带来的礼物是我们所有朋友、邻居里面最多的,有几十罐果汁,大盒大盒的点心,还有糖果…… 儿子当时无法吃喝,也不能说话,但是当他看见好朋友来看他的时候,几个星期以来他第一次从床上坐起来,伸出手要跟他们握手。

马太福音二十五章里讲:耶稣在荣耀里降临的那一天,祂会对祂所分出来的义人说:你们是蒙福之人! 因为我饿了,你们给我吃。 渴了,你们给我喝…… 我病了,你们看顾我。

这些义人很纳闷地说:我们什么时候做这些事了?

王要回答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些事你们既作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了。 (二十五40)

我们基督徒读这节经文,一般是想到我们怎么服事别人,好像服事耶稣。 但我在想,当这些埃及民工朋友来看望我们的儿子,给他带吃的喝的,他们会不会因此而蒙福呢? 耶稣会不会在那日对他们说:「我病了,你们看顾我,我饿了,你们给我吃,我渴了,你们给我喝。 因为这些事你们既作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了。 」那时候,不光我们的朋友会欢喜快乐,我们的儿子也该多么地欢喜快乐,因为他所爱的朋友,因为他的患难而蒙福。

当我们基督徒住在还不认识神的人当中,我们就成了他们和神之间的桥梁,因此为他们创造各种蒙福的机会,这是值得我们献出自己的事。

作者原籍西安,在美国读高中时信主。 与丈夫育有二子一女。

anyShare分享到:
 
重要公告
從2021年起,使者雜誌文章及電子PDF將發佈在使者新網站:afcministry.org,本站將不再更新。歡迎前往我們的新網站瀏覽更多內容。
我們將在新網站持續更新聘牧專欄,有任何變動請聯繫:am@afcinc.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