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在爱中   /王潘文后

 
 
 

AM_0910-15-13

2011年日本海啸以前,我对日本的认识仅限于日本料理、电器,日本车。 除此以外,家父经历过抗日战争,在战场上和日本军队短兵相接过,战争结束以后,他就背井离乡随国民党去了台湾,故此深深痛恨日本,因着他口中那「死日本鬼子」五个字,我对日本的好感,自小就处在零至负数之间。

然而,奇妙的是,我地上的父亲痛恨日本,我天上的父亲却因着爱,差我和丈夫来到日本宣教,为的是要把福音带给这里的人。

生出怜悯的爱

2012年3月的一个凌晨,我在睡梦中被寿诚叫醒:

「文后,起来,起来。 」

我不情愿地睁开眼,惺忪地问:「干嘛呀。 」

「起来嘛,帮我写封邮件。 」

原来他在《华福月刊》上看到一则聘牧消息,在日本横滨。 寿诚让我写封邮件去问问情况。

我和寿诚在亚利桑那土桑的教会牧会十多年了,在美国牧师做得好好的,为什么会留意日本聘牧的消息呢?

那是2011年日本311海啸之后,和世界各地的教会一样,我们的教会也集资捐款,救援灾区。 从那时起,我和寿诚常常一起为日本祷告,求主差派他的仆人,将福音传给日本。 这样过了大半年,神给我和寿诚同样的感动:一直叫别人去,为什么自己不去呢? 我惊了一跳,不是开玩笑吧?

然而这个感动不但没有消失,反而越来越强烈。 寿诚说,要不然,我们先去看看吧。

和横滨教会邮件联系之后,我们就决定趁2012年8月去中国培训之际,顺路去日本看一看。

2012年9月,我们到了日本,既然来了,就在横滨举行布道会。 那几天台风肆掠,我们本担心没有人会来,但是消息从中华街发出去,平常零零落落的教会,当天竟然来了百多人。 海啸之后,大家在日本人心惶惶,不知道该走该留,何去何从,就像羊没有牧人一般。 我们心生怜悯。

献上顺服的爱

那次日本之行,本意只是看看而已,我们并没有要留下来的打算。 不过横滨教会的长执却认定了我们,恳求我们去牧会。 2013年年初,他们甚至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直接为我们申请办理了为期五年的日本入境居留证。

img_0002 (1)说实话,如果要去日本,我个人有很多挣扎,在美国近三十年,已经安顿下来了,要去一个我几乎一无所知的地方重新开始,重新学习语言, 重新适应文化,况且两个孩子都还在神学院读书,心中难免充满惧怕和压力。

我们努力寻求神的带领,并承诺会在2013年5月给他们答复。 2013年5月,我的大儿子从德州的西南神学院毕业,我们去参加他的毕业典礼。 在那里遇见美南浸信会的一位牧师,他负责东南亚的宣教工作。 谈起横滨教会邀请我们去牧会并且已经拿到入境居留证的事,那位牧师说:「不可能啊,平常我们派出去的宣教士到日本两三个月就被赶出来,因为申请不到长期居留。 」我们就把拿到的居留证给他看,上面明明写着五年有效期。 牧师看过之后当场就说:「那你们还等什么? 为什么不去呢! 」

我们知道这是神给我们的印证,是神的心意要我们去日本。 既然确定下来,我们就着手准备行程。 寿诚于9月份先行去日本,我则留下来打理吐桑教会聘牧、以及自家房子出租等事,等聘到新牧师,我便去日本与寿诚会合。

10月,寿诚拿到了第一个月的薪水,才知道薪水低到几乎没法生活。 那天通话时,他说:「要不然,我们过来帮帮忙就好了,不要搬过来了吧。 」

我说:「不行,神已经开路了,我们说什么也要做完三年。 」

学习忍耐的爱

虽然因着神的呼召,我们一定会去日本,但人的软弱和文化背景的不同,也常常让我们有点灰心难过。 感谢主,正因为困难重重,反而让我们夫妻天天同心在圣殿中祷告,求神怜悯我们的信心不足,求神加添智能刚强我们。

一到日本横滨,我们就开始全面探访的工作,但初来乍到,不认识人也不认识路,所以就算是要出去探访,都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记得,有一回,我和寿诚探访完,坐电车回来已经是晚上了。 下了电车,就顺便在车站旁边的市场买点东西带回去。 推着购物车出来,才恍然想起来,已经不像在美国了,我们根本没有开车。 而从超市走回家,还要半个小时。 没办法,我们就提了大包小包,一前一后地往回走。

正直严冬,天气很冷,拎着的东西很重,还要走很远才到家。 寿诚走在我前面100多步,我在后面跟着,一边走,一边觉得委屈,眼泪不争气地往下掉,想想我以前到处讲道,现在跑到这里来,我这是来干嘛呀! 一边哭,一边喊走在前面的寿诚:「你不要这么小气嘛! 重都重死了,你叫出租车好不好! 」寿诚停下来,对我喊:「好哇,你叫啊,你告诉司机我们住哪里? 」我无语,我们还不能清楚地说出日文地址。

但感谢主,通过祷告之后,神让我们知道怎么去陌生的地方探访,我们先问了对方的电话,然后沟通好去探访的时间,打听好电车可不可以到,要怎么走。 有的时候,就是将地址直接交给出租车司机,或者直接将电话交给司机先生,请他帮我们问对方的地址。 总之,渐渐的,我们越来越能用仅知的日语交流,却从来没有走失,也没有找不到任何地方。

将近两年的时间,我们已经能够搭乘电车到处去探访,包括到医院、老人院,还有很远地方的教会,弟兄姐妹们都非常佩服我们的勇敢,因为他们大部份人都还不清楚日本的很多地方,有时还需要我们指引他们路线。

操练恩慈的爱

很感恩,探访工作就这样发展起来了。 大多数人听说牧师要来,都很欢迎。 通过探访建立关系之后,他们有什么难处,也会找我们帮忙。 有很多人也因此来到教会或重新回到教会。

我们教会有一对五十多岁的夫妇,太太是基督徒,先生还不信主。 我第一次见到这位先生是在教会的一次特会上,他摆了张臭脸,好像别人欠他似的。 后来才知道,他因为在结婚时答应过太太一定会去教会,所以就每年来一次教会,就是一月一日日本新年那天。

有一天接到这位太太的电话,说先生忽然半身不遂,腿上一点力气也没有,请我们过去为他祷告。 并特别嘱咐说,请我们过去探访这件事,先生并不知情,如果他发飙,请我们一定要多担待。 我们说没问题,便过去探访。 刚走进门,就听到楼上大吼的声音:「谁到家里来了! 不要他们来! 」他用的是家乡方言,却刚巧我听得懂。 我一边上楼,一边用同样的方言说:「干嘛这么大声啊! 」

他一愣:「我讲的话你听得懂? 」

我说:「懂啊。 」

他不作声。

我问:「腿疼啊? 要祷告? 」

他问:「祷告有用? 」

我说:「如果神医治你,让你腿好,你要去教会。 」

我们为他祷告之后就回来了。

过了一个多月,接到他太太电话,再请我们去祷告,而且特地说明:这次是她先生主动要求的。

原来,他去医院检查,医生说,你这腿就算开刀也不一定能好。 而那天我们祷告以后,他的腿稍微可以活动一点点。 他就想,既然开刀没用,就死马当成活马医吧,如果祷告能好,我就去教会。

后来,借着祷告,神真的医治了他。 他也守信用,开始每周都来教会了。 有的时候,我看到他,会打趣地问他:「你什么时候要受洗啊? 」他哭笑不得地答:「牧师,我已经走到教会来了啊。 」

相信神有他的时间,必会继续带领。

流泪撒种,欢呼收割

在日本的工作量很大,也就是说禾场太大、也很散,我们常常都是早早出门,很晚才可以回到家,还曾经在大雨中,为了赶上最后一班电车,两个加起来一百多岁的人,跑得气喘吁吁。 我们每周的一三五出去探访周日没有来教会的人,二四六出去带查经,星期三晚上有祷告会,周六晚上是团契,并要准备饭食给来参加祷告会和团契的弟兄姐妹。 有的时候,实在太累,甚至不想出门了,转念一想,今天去探访,他可能就信主了呢,还是去吧。

圣经说:「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 」在被错待、被拒绝的时候,我们学习靠着上帝的爱,不发怨恨,操练仍是以恩慈待人。 当我们照着上帝所教导的而行时,我们经历上帝的恩典,他将人数不断地加给我们的教会。 刚开始时,我们是请两三个人吃饭,然后开始团契,现在正常参加团契的,超过三十人。 2014年一年,有52个人受洗,截至年底,每周聚会人数超过250人。 2005年1月至8月,已有30人受洗,现在每周参加祷告会的人数超过40人,每周来聚会的人数预计到年底会超过400人。

其实,我们知道,很多人来聚会要付很高的代价。 在日本停车很贵,所以一般人虽然都买得起车,却没有地方停车,因此,很多人搭电车来聚会。 若一家三、四口来聚会,搭一趟电车需要三十到五十美金左右,一个月就要花两百美金的车费来主日聚会,若再加上祷告会、团契,开销就更高。 而且,还有一些会友甚至要转三趟车才能到教会。

但他们很热忱、很追求。 我常常看到有的妈妈一手抱一个孩子,一手推一个孩子过来聚会。 在夏天那么炎热的天气里,大家甘愿挤着坐在木头板凳上聚会,每排10个人。 这样的火热和渴慕,是我在美国没有看到过的。

无微不至的关爱

在日本服事的日子里,我们常常经历弟兄姐妹们的爱,也通过他们爱的行动,经历上帝无微不至的关爱。

鹅毛被

我们住在教会的楼上。 刚到日本的那年冬天,晚上很冷,我们盖了三床夏被都不够,夜里甚至还会被枕头冻醒。 今年2月的一天,有人来敲门,是教会的两个姐妹。 她们进门后,就说要检查我的房间。 并且就直接走入房间去,我见状很不高兴,心想,怎么这么没礼貌啊,她们两人进了房间看看之后,笑嘻嘻地走了。

下午,我们忙着探访,回来的时候,看到门口放着两大箱棉被,而且是纯鹅毛的。 不一会儿接到那两位姐妹的电话,说:对不起,牧师,早上很没有礼貌地未经你许可就去看你的房间,希望你不要生气。 因为每次问你需要什么,你都说不用。 所以我们自己去看你被子够不够厚。 买了两床被子给你,希望你喜欢。

我心里感动极了。

每天,盖着姐妹买给我们的鹅毛被,我就跟上帝说,感谢主,是你温暖我的心。

寿司

有一个周六,我们探访回来,路过车站,看到有人在排队买寿司。 我爱海鲜,所以跟寿诚说,买一盒寿司吧,我很想吃。 寿诚看着那么长的队伍,说,还是算了吧,咱们赶快回家做饭。 我想想也是,如果排队买寿司可能会耽误烧饭招待团契,所以就回来了。

刚回到家,有人敲门,一位姐妹拎着两大盒寿司拿给我。 她说:「我今天来教会前,经过一家有名的寿司店,因为我喜欢吃,所以想到买给你,希望牧师你也喜欢吃。 」她带来的寿司,比我在车站看到的寿司要高级贵重;我想买一盒,她送给我两盒。 而且,她决定买寿司给我时,是半个小时之前,那时候,我还没有看到车站的寿司。 也就是说,在我自己还不知道我想要吃寿司以前,上帝就已经充充足足地为我预备了超过我所求所想的东西。

帝皇蟹

有一天傍晚,我们开电视看新闻,新闻里播的是刚上市的日本帝皇蟹。 寿诚知道我喜欢螃蟹,就说,改天买一只给你吃。 接着再看,一只竟然要一百美金,我们都惊叹太贵。 寿诚说,要不然我买其他螃蟹给你吃吧,不一定要帝皇蟹吧?

那是周五晚上,我们就这样闲聊了几句。 第二天是周六,我们一早刚要出去探访,楼下有宅急便送来一个包裹,而且指名给我。 我和寿诚都很好奇,这么早,有谁送包裹给我呢。 好奇地打开,竟然是一只从北海道直接送来的活螃蟹,而且是帝皇蟹! 我顿时感动极了,没人知道昨晚我和寿诚关于螃蟹的闲聊,但上帝,你竟然连这么小的事情都眷顾我,你这么爱我。

后来,一位姐妹打电话问我:「牧师,螃蟹收到了吗? 」我才知道,是因为我们前一段时间探访他们,她的先生很感动,一直想送东西给我们,但不知道送什么。 他是日本北海道人,刚好北海道帝皇蟹上市,所以就托他妈妈买一只新鲜的帝皇蟹,请宅急便在中午之前一定要送到教会给我,因为知道我们要出门探访。

我心里惊叹感动。 在我还没有看到电视新闻,没有想吃帝皇蟹之前,上帝就感动他们张罗着送我这只帝皇蟹了。

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 以前,这些奇妙的经历我只有在宣教士传记里看过,而上帝竟然也带领我们如此经历他无微不至的看顾,我唯有感恩。

结语

神说,他是爱。 他带领我经历他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的爱。 他也教导我学习用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的爱待人。 上帝从来没有亏待我们,他奇妙地供应我们一切所需,也带领我们经历流泪撒种并欢呼收割的喜乐。 我们是有福的,因着他,我们行走在爱中。

作者与丈夫王寿诚牧师于1995年使者差传大会上蒙召全时间服事,在土桑牧会多年,现在日本服事。

anyShare分享到:
 
重要公告
從2021年起,使者雜誌文章及電子PDF將發佈在使者新網站:afcministry.org,本站將不再更新。歡迎前往我們的新網站瀏覽更多內容。
我們將在新網站持續更新聘牧專欄,有任何變動請聯繫:am@afcinc.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