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的救恩早已预备   /戴莉娅

 
 
 

AM 11122015 -29听到我弟弟不断强调认罪悔改,我是有责任在神的面前降服下来,真正的完全的悔改,那是一个瞬间完全的改变,是一个超自然的改变。

险被活埋的外公

我父母的祖辈都是在湖南。 我的外公和我的爷爷都是早期黄埔军校毕业的。 爷爷过世很早,在我出生之前因为某些经济上的原因,自杀了。 我的外公是一位非常自强自立聪明的人。 外公很年轻就毕业于黄埔军校当上了军官,国民党在大陆的统治后期,外公有机会护送一位宣教士离开中国,路上听到了福音,种子洒在了他的心里。 后来因为战争静脉管被打断,成了共产党的阶下囚,后来也被判为历史反革命,坐牢多年,在狱中自学成才,成了内科医生;出狱后在公社医院当医生。 后来又被下放到农村做赤脚医生。 医术高明、远近闻名。 他经常给农民看病得到的回报就是山猪肉、野味以及各种山珍。

外公文革期间被抓起来,村民要活埋他,挖了一个坑, 土已经埋到了胸口,突然有人从村里急急地跑过来,大声喊叫说:「快把他挖出来,村支书的儿子快病死了,让这个反革命赶快去抢救。 」外公性命得以存留。

外公八十多岁的时候接受耶稣作为他个人的救主和外婆一起受洗归主。 外婆是一个目不识丁却聪明能干、任劳任怨有美丽伟大母爱的农村妇女。 解放初期别人都卖土地,她拿了外公带回来的军饷拼命买土地,土地改革的时候就被判定为地主。

这顶黑帽子不仅她自己一辈子受管制,后代也都受到影响。 外婆认识耶稣以后每天搬两个小凳子,自己坐下对旁边的凳子说话:「耶稣啊!你来坐在我旁边,我想跟你讲话,请你保佑我的仔仔女女」外婆九十岁过世。 外公外婆离世的时候,我们的心都很痛,但妈妈告诉我们,她知道他们在乐园里,这对于我们全家是莫大的安慰。

险被疾病夺走的生命

P55三年自然灾害末期,我出生于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爸爸是土木工程师,妈妈是小学老师。 妈妈原来也是聪颖出众,因为外公外婆的缘故,只能选择上初级师范,不能考大学。 爸爸妈妈相差十岁,夫妻关系不怎么好。 因为外公是历史反革命在监狱里,外婆又是地主份子,所以只好带着舅舅和小姨投奔我的母亲。

从小爸爸妈妈外婆舅舅小姨,都对我疼爱有加。 复杂的家庭关系,使得我对父亲从小没有亲近感,虽然父亲很爱我,但不会表达,脾气暴躁,常常在我的面前骂人,发脾气,让我觉得很讨厌。

外婆非常有爱心,她用她瘦弱的双臂扶持整个家庭。 因为爸妈都上班,从小和弟弟是在外婆呵护下长大。 我对爱的理解是一种扭曲的概念,因为自己拒绝父爱也感受不到父爱,又被全家人溺爱,所以在家有时飞扬跋扈,到了外面,却因为自己家里有出身不好的人,常常又胆小如鼠,总觉得低人一等。 上小学的时候也常常被一些同学欺负,被骂成小地主。

十二岁那一年,上初中一年级的时候,我得了猩红热并发心脏病、肾炎和甲型肝炎。 我知道我的病很重,因为虽然没有进加护病房,却被送到传染病医院住院好几个月。 妈妈每天上班下班,还要来照顾我,以前很喜欢吃的饭,在那一段时间也没有胃口吃。 看着妈妈的眼神来判断自己的病情,知道如果想病好些,就应该听妈妈的话,好好吃东西,强健身体。

三十几年过去后,再次见到当时被下放到传染病医院现己经八十几的黄医生,他感叹地说:戴莉娅都长这么大了! 我问他:黄医生怎么这么说呢? 他回答说:我当时觉得你是活不下来的,你的神救了你! 因为这一场病让我对生死有了一次进一步的思考:我不能死,我死了我妈妈会很伤心的,她怎么活下去呢? 因为我听妈妈讲过:女儿如果需要,换肾换肝就换我的。 所以我知道我是妈妈活下去的支撑。 小小年纪的我从小就活得很累。 一方面要用自己虚弱的身体为爸妈争气,要努力学习努力表现,这样好出人头地,另一方面常常觉得自己快要死了。 生病一年以后,我康复了,回到原来的班上继续上学,而且保持名列前茅,非常给妈妈争气。

险被错过的信息

在我幼年时期曾经在高音喇叭里面听到批判基督教的文章,心里常常会想:「这种名字叫基督的鸟,这么罪大恶极,它叫一叫,广播员要花几个小时来批判」。 考大学的时候,跟我的好朋友一起复习物理,两个花样年华聪明女孩子从万有引力开始谈论到黑洞理论,觉着世界末日好可怕,有一天我们的地球会被黑洞吸过去,那将是怎样的一种情形? 整个地球一下子就不见了,我们谈到星宿,谈到浩瀚宇宙,感到这都是非常可畏又奇妙的事情。

再次接触基督教是在大学读研究生院时,在英文快班里,我旁边坐着计算机系聪明漂亮的女孩,铅笔盒里有她抄来的圣经经文。 当时只觉得她有些奇怪;从英国来的两个年轻女外教,教我们唱平安夜等赞美诗歌。 和闺蜜好友去过东正教堂,听到浓重东北口音的教父讲道,觉着很好笑,真的太土了,和我们看的国外电影里面教堂情形有太大差距。

八九年的那次事件在我年轻的心中拉出了一条对祖国完全失望的伤口,当时出国成了我唯一慰藉创伤的出路。 来到美国,像大多数留学生一样,被带到了当地教会,吃过火鸡参加过平安夜特别聚会,完全不记得牧师讲的什么,打动我的是当音乐响起的时候,那些可爱的小朋友,手里拿着蜡烛从后面入口一个一个走上前台,柔和的烛光照着他们单纯圣洁的小脸,突然间一种奇妙的感动触动我的心弦,让我很羡慕。 讲道结束牧师最后呼召,他说:有谁愿意为着中国摆上自己,你站起来我为你祝福祷告。 听到说「中国」,离开时不愿再回头的我,不知道里面有一种什么样力量,催促我站起来领受祝福。

之后虽然常常出入查经班和不同的教会,但是,我对神还是没有一种深入的了解。 有八年时间我一直彷徨在教会的边缘。 到教会,我享受圣乐,喜欢赞美诗,甚至参加查经班和诗班,可是跟神没有个人的关系。 每一天在世界生活当中寻找世界的快乐,去教会,在我看来是一种文化生活。 在美国找到工作以后,生活稳定,去教会就是一种高大上的生活方式。

问题是我仍然很怕死,教会里年长老妈妈们,对天堂的盼望,让我莫名其妙。 死——仍然是一个忌讳并且让我莫名恐惧的话题,当别人问起死了以后会去哪里,我会说应该是天堂吧。 但是自己却没有一个确信,天堂到底是怎么回事,地狱有多可怕,我都没有太多感觉,只是仍然很怕死!

险被误解的福音

从小的时候就以为基督是一种会叫的鸟,一直到接触教会,时间过去三十多年。 我觉得神是一定存在的,耶稣曾经是个历史时期很伟大的人物。 我也经常祷告,也会奉耶稣的名做结束。 因为我身边曾经有一个人这样嘲笑基督教,说:基督徒常常念念有词,对着空气开门关门,奉耶稣的名是他们关门的办法。 我反而把这句笑话当作真的,每次祷告一定要「关门」。

碰到事情的时候也让牧师师母为我祷告,事情成就了,我却找其它世界的理由来解释。 对于罪的理解到几乎无知的地步。 每当神通过圣经某一段经文对我说话的时候,指出我的罪,我就赶快翻过去,躲避开去。 思想意识层面对末日审判没有惧怕,对自己死和自杀带来给家人的悲伤和羞辱,非常恐惧。

险被错过的耶稣

1999年是我跌宕起伏峰回路转的一年。 当我以为我得到所有一切的时候,从一个慕道友变成一个受洗的基督徒。

受洗几个月以后,虽然定期参加聚会,耶稣基督还是跟我没有关系,天堂对我来说还是一个童话。 当时已经成为传道人的弟弟,每次见到我都语重心长地说:姐姐你要重生啊! 姐姐你要认罪悔改啊!

我知道我应该重生,可是认罪悔改从何谈起? 我是一个不害人的人,做的事情社会上别人也都在做,怎么看得到罪呢? 我仍然觉得牧师讲道提到的罪人都是别人,是那些品格底下没有文化教养的人,我这样从小就是优秀学生,一路努力靠我自己,得到今天这样的位置的人,有什么罪? 是什么罪人? 我心骄傲顽梗,不愿在人和神面前低头。

可是另一方面我心里没有平安、喜乐,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无奈和恐惧,怕老怕死怕难看怕人家瞧不起自己,常常因为一点事情大发雷霆歇斯底里,随便谩骂父母,灵里面非常贫乏。 但是我弟弟每次见我的时候都说同样的话,我虽然很讨厌他这样说,但是又很想看见天堂到底怎么回事,很想对未来有盼望。

有一天傍晚,我跪下来,来到神面前,这一回不再是向神求这个求那个,我把自己从小所犯的罪,偷妈妈的钱去买冰棍,小的时候教比我更年幼的弟弟偷妈妈爸爸锁在抽屉里面的钱,考试作弊,嫉妒仇恨,骂人…… 时间一点点过去了,泪水开始从我的眼眶流了下来,满脸都是泪水。

我跟耶稣说:我的人格,我的性格,我的生命,我的生活完全破产,我来到祢的面前,祢接纳我吗? 求祢用祢的血来把我洗刷干净,我要重新开始。 祷告完,我希望看见:天开了,圣灵象鸽子降在我的身上。 就像读到的约翰福音中描述耶稣受施洗约翰的洗的时候,从水里上来的情形。 但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可是我觉得真正得到了释放,顿时轻松了,心情也愉快了。 我对未来不再有那么巨大的恐惧,老和死不再像阴影一样常常笼罩我、不肯离我而去,天堂的门向我敞开了!

恩典还是信心

重生得救以后我常常思想,并且也问过神,主啊,我这样不配的人祢竟然也爱,在我还在中国大陆的时候,我还不认识祢的时候祢是不是就认识我了? 我知道,人是全然堕落的,我现在认为我也是的。 我也相信了神是无条件拣选了我。 在我还没有遇到任何基督徒向我传福音时,神却已经把我的道路预备好,让我能够到美国,到教会听到福音,虽然经过很多年的挣扎,祂今天完全得到我。

我明确了神给我的恩典是无法拒绝的。 我多次离开教会,多次决志,周围的基督徒看我是毫无希望的,我弟弟在神学院的时候,他们恳切为我和爸妈祷告,神无可抗拒的恩典临到我家,我们全然归向祂。 听到我弟弟不断强调认罪悔改,我是有责任在神的面前降服下来,真正的完全的悔改,那是一个瞬间完全的改变,是一个超自然的改变。

我生命这个瞬间的改变以后,还面临很多的挑战,新的生命在主话语里,圣灵浇灌下,服事中,持续不断地成长。 那个瞬间的改变,是主耶稣复活的灵通过我弟弟和周围的环境,不断地触摸我,激励我,帮助我伏在神的面前。 可是如果我自己不做任何反应,一直硬着心肠到底,那个瞬间改变就不会来到,之后的持续成长也无从谈起。 是的,神无限的救恩是给所有人的,我在约翰福音三16里面有很强的信心,所以广传福音是我一个信念,神愿万人得救不愿一人沉沦!

作者来自中国大陆,使者校园同工,现居美南地区。

anyShare分享到:
 
重要公告
從2021年起,使者雜誌文章及電子PDF將發佈在使者新網站:afcministry.org,本站將不再更新。歡迎前往我們的新網站瀏覽更多內容。
我們將在新網站持續更新聘牧專欄,有任何變動請聯繫:am@afcinc.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