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感恩节的由来看我们向清教徒学习什么   /林慈信

 
 
 

AM 11122015 -page-022

感恩节是美国的一个节日,在每年十一月份第四个星期四。 加拿大的感恩节比较早,是十月份的上半月。

为什么要庆祝感恩节呢? 现在感恩节不只在北美,在中国也开始庆祝感恩节。 随着中国的美国化,什么节期都从美国「出口」到中国了,不论是情人节,母亲节,万圣节,感恩节,当然还有圣诞节等。 凡是和购物有关、狂欢有关的,中国都进口了。 所以中国的美国化和中国的世俗化是同一码事。 而美国,本来感恩节是大家回家团聚、一起感恩的一个节期,有点像中国大陆在外地的人赶着回家过年。 所以,感恩节前一天是美国全年各地的飞机场最繁忙的。 但是最近这几十年来,感恩节也成为圣诞节之前购物或者是减价季的开始,有所谓的「黑色星期五」(指感恩节之后的一天)。 很多商家都提早开始感恩节的减价促销,在星期四的白天或者最晚从晚上八点开放。

感恩节,完全世俗化了,越来越多的人不知道感恩节的由来与意义,感恩节还能作为基督徒的节日吗?

五月花号与感恩节

毕竟圣经没有这个节日的。 那么第一次感恩节是怎么来的呢? 有什么意义呢?

一般会说第一次感恩节是在1621年12月。 一批清教徒,被称为Pilgrims(Pilgrims直接翻译成中文是朝圣者)的清教徒庆祝了感恩节。 这批称为Pilgrims的清教徒究竟是谁呢?

广义来说,清教徒(Puritans)是指不愿意认同英国的国教的英国基督徒和牧师们。 特别是在血腥玛丽(Queen Mary,or Bloody Mary,1553-1558)在位的时候杀害了300名基督徒,包括120名牧师。 之后在伊丽莎白一世(1588-1603)和雅各布一世(1603—1625)在位时期,不愿意认同英国国教的牧师们和基督徒。 这些牧师们,大部分是加尔文的学生,他们这整整一代的牧师,竭力传讲圣经的道理、十字架和悔改的福音。 他们不但把纯正的福音传了给英格兰人,也同时相信上帝与祂的百姓立约,上帝拯救祂的百姓是通过立约的形式。 因此他们也与上帝立约,不但如此,还彼此立约组成教会。 他们相信,教会必须按照圣经的教导来组织。

这对我们的启迪是:建立教会不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教会不是轻率建立的,是由一批志同道合的人、在上帝面前彼此立约的一批圣徒(有一些清教徒特别注重必须由看得见的圣徒[Visible Saints])所建立的要别人看得到的教会。

清教徒其中一批被称为Pilgrims,在1620年从波士顿东南的普利茅斯登陆。 这批Pilgrims曾经在荷兰居住,因为荷兰有宗教自由。 当时在荷兰莱顿有两位牧师,John Smyth和John Robinson,于1608年彼此施行浸礼(他们认为,成年人需整个人浸下去,「浸礼」才算是正确的「洗礼」)。 所以他们可以说是整个清教徒的大家庭里面的成员。 清教徒是改革宗的,均源自加尔文的教导,Pilgrims是整个清教徒运动里「浸信会」的一批。

这些Pilgrims是分离派(Separatists),意思是他们不愿意在英国的国教圣公会里做礼拜,与非分离派(Non-separatists)有别。 虽然在荷兰有宗教自由,有英国移民难民的教会,但是不容易谋生。 当时欧洲有些国家的投资商(Merchant Adventurers)组织了一些公司(Companies),招人去北美洲开发土地。 这批分离派的基督徒回到英格兰,然后坐五月花船(The May Flower)到北美洲。 船上有102位,其中40多位是分离派的浸信会清教徒。 本来他们是要去弗吉尼亚(Virginia)开发。 不过走迷路了,跑到了北边波士顿附近(Massachusetts)。 乘坐五月花到北美洲的这102位中有几十位在第一年过冬就去世。 1621年,即次年的12月21日,他们一起来感谢上帝保存他们的性命,这个就是清教徒的感恩节。

不过在此之前,1564年(即这些Pilgrims到北美洲之前50多年),法国的改革宗、加尔文派的基督徒(Huguenots)已经来到北美洲,在今天的佛罗里达州Jacksonville附近庆祝过一次感恩的节日。 今天美国的有些历史书或网络数据,会说感恩节的历史,是从早期的印第安人感谢他们的上帝开始的;或者说1621年12月21日他们庆祝上帝保存他们的性命而感恩,是因为清教徒要感谢印第安人教他们怎么种玉米…… 这些说法无形中就是要贬低清教徒虔诚来到北美洲并对神感恩的传统。

1621年之后的十七世纪,在波士顿附近或新英格兰(New England),感恩节并没有成为一个每年的节日。 感恩节是1863年经过一份波士顿杂志女主编不断的推动,后经林肯总统宣布感恩节为全国性节日。 1941年,美国国会正式将每年11月第四个星期四定为「感恩节」。 感恩节假期一般会从星期四持续到星期天。

在十七世纪,清教徒有没有特别的节日呢?

有的,除了每星期天的安息日(Sabbath),非常严谨守安息日传统以外,他们的大日子,就是选举的那一天。 比如说波士顿有他们的议会,每年要选举议员的时候,教会会举行敬拜。 不是欢喜快乐感恩节日,乃是来听一篇牧师的讲道。 牧师讲的道是呼吁会众、呼吁整个城市要好好认罪悔改,在上帝面前自洁。 历史学家喜欢称这种的讲章为杰里迈亚式的讲道(Jeremiad)。

后来1628-1630年又有另外的一批公理宗的(Congregationalists)基督徒,到了波士顿,他们就是麻省湾区的殖民地的开发人。

按圣经教导的重建

不论是1620年来的,还是1630来的,他们来到北美洲的目的是什么呢? 假如我们读一读五月花船上他们所写的五月花公约(The May Flower Compact),很多历史学家都会从「政体(Body Politic)」、「公平的法律(Just Laws)」这两个短句来阐释五月花公约是美国民主思想的开始,少数服从多数。

不错,五月花公约的确说明,他们到北美洲是要建立一个政体,但是,更重要的是他们来是为了荣耀上帝、广传福音。 更直接地说,是要建立一个完全合乎圣经的教会的群体,延伸出去就是合乎圣经的一个社会或政体。 有教会就必须要有教会的组织及教会生活,要有牧师、有长老,要施行圣餐和洗礼等,尽可能活出一个能看得见的一个圣徒的生活,即改革宗长老制的教会。

1620年的Pilgrims,是清教徒运动(Puritanism)的一部分。 而在1630年到波士顿来的(Non-separatist Congregationalists),对他们来说,是马太福音五13-16促使他们来到北美的。 他们来是要建立一个完全合乎圣经的教会和社会。 主耶稣说城是造在山上的,所以你们的好行为就能使别人看到,归荣耀给你们的天父。

他们来到北美是为了寻求宗教自由与敬拜自由。 他们不认同英国的做法(比如皇室宗族或亲戚是宗教或教会的元首),他们期盼能自由按圣经、也就是改革宗长老制模式来建立教会,并有符合圣经的敬拜模式。

美国一些比较老旧的教会,特别是清教徒世代(殖民世代)的教堂(Colonialstyle)都是木头的,走进去只有讲台、圣餐桌子和椅子,很朴素,没有华丽的装饰。 他们认为教堂就是为了敬拜神、宣讲神的话、施行圣餐洗礼,不应该有华丽的装饰。 既然上帝与他们立约,因此他们也彼此立约。

出埃及记十九5-6上帝对摩西说:「如今你们若实在听从我的话,遵守我的约,就要在万民中作属我的子民,因为全地都是我的。 你们要归我作祭司的国度、为圣洁的国民。 这些话你要告诉以色列人。 」这也是彼得前书二9所引用的。

今天的波士顿有一条街,叫灯塔街(Beacon Street)。 这条街的名字说明清教徒为什么要来北美洲,是要为一个教会群体、一个社会群体,做一个灯塔,好叫其他的国家看到他们的生活,了解原来基督徒是这样生活的,是这样组织他们的教会、组织他们的社会的。

向清教徒学习什么?

这些与我们今天21世纪的基督徒有什么关系呢? 其实清教徒他们不都是浸信会(Baptists)、也不都是长老会(Presbyterians)、也不都是公理宗(Congregationalists)的,有各种教会模式的清教徒。 他们的不同教会制度说明,虽然有不同观点、看法,乃还是朝着同一个目标祷告、努力,留下了美好的印迹与传统。

每个人都会在人生道路上遇到困难,清教徒绝对相信他们的信心是要受到考验的。 基督徒的人生并不是好像今天成功神学所说的「都是祝福」,绝对不会是一帆风顺。 上帝在我们身上有祂的计划,上帝与这些祂的百姓立约,就是要用苦难来磨练我们,使我们长大,信心更加坚固,叫我们做一个做名副其实的上帝的选民。

这些都是我们需要从清教徒身上学到的。 既然上帝和我们立约,我们也需要在上帝面前设定一些生命的计划,或者我们也要立约,过委身的人生:

第一、与上帝立约,把我们的生命完全献给祂。 因为上帝从来就是我们的创造主、我们人生宇宙的拥有者,还借着耶稣基督成为我们的救赎主。 所以我们理所当然地把我们的生命、我们的一切献给他。

第二、要把认识上帝作为我们人生的目标,透过祂的话认识祂,了解祂的属性,认识祂的作为,遵行祂的计划,体验祂的同在,经历祂的智能的安排,认识神是我们人生的目标。 把我们的生命献给祂,认识神、荣耀神是我们生命的目标。

我们要在有形的教会,即地上的、不完全的、软弱的教会里服事上帝。 并且在教会里同心合一、以团队来服事神,不是搞个人主义。

也在世俗的世界里,活出基督徒的生命,好叫人看到我们的好行为就归荣耀给天上的父。 圣徒是世人能见的(Visible Saints),这也应是我们生命的目标。

我们走这条路会面对很多的患难和逼迫。 我们需要伙伴,所以要多求神给我们一些同伴来共同扶持、彼此守望。 重复一下,基督教信仰不是搞个人主义的。

你愿意如何投资人生呢? 五月花船上的商人投资在他们可能会到达的北美洲那里去开发、发财,而清教徒则把他们的人生投资在建立一个敬畏神、荣耀神、符合神心意的教会和社会目标上。

清教徒的目标不单单是建立一个教会而已,他们愿意看到英格兰、或者北美洲来一次道德的复兴。 从个人的复兴、教会的复兴,从教会宣讲神的道、教会里面的人真正重生得救开始,延伸到社会上的人心,至少在外表的道德有一定程度的约束,然后,他们也愿意看到社会借着神的道而改变,从而在地上建立天上的国度。

清教徒带着一个庞大的、尊贵的异象到北美洲。 那时他们一间一间地把房子建造起来,一间一间地把教会建立起来。 是的,1660年代后他们彼此有争吵,有很多不和,后来他们属灵的生命逐渐没落。 但到了爱德华兹(Jonathan Edwards)牧会的世代(1730-1740年代)有一次复兴。

什么是复兴? 复兴是教会弟兄姐妹认罪悔改。 爱德华兹记录了他牧会的小镇,不论是少年人、成年人,是如何一个个悔改、悔改、再悔改的。

清教徒是谁? 他们是从1550年代开始传十字架和悔改的道理的牧师和他们的会众,他们是真的向英格兰传递纯正的福音,他们也活出真正的福音生命的基督徒。 我们愿意向他们学习吗?

结语

在今天的世代中,世人用各种方法热闹地庆祝节日,表明物质主义是多么泛滥,但是神愿意我们去学习,象清教徒一样,做敬畏祂的人,建立一个敬畏神、合乎神心意、合乎神话语教训的教会与社会。 从我们个人、家庭做起,求主给我们敬畏的心,并愿意奉献给神,一生归神。 知道在地上必有患难,但不会灰心,因主耶稣已经胜过世界,并做了我们的主、教会的元首。 愿神赐下更多悔改的灵,在我们这个世代的个人、家庭与教会。

作者出生于香港,牧师、美国天普大学中国历史博士,中华展望创办人与总干事。 任教于于多所神学院。 近年来一直向华人教会讲授改革宗神学,并主持翻译相关经典著作。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