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留学趋势看北美华人教会的使命与转机   /陆尊恩

 
 
 

AM 0102-16-page-0285K7A1809北美华人教会的本质都是移民教会,与美国的社区教会和ABC的公民教会,有实质上的不同。移民教会势必深受移民环境的变化所影响,每一波的移民特性都有所改变,教会必须先有宣教的使命感,才能体察并适应环境的变化。

北美华人教会正在逐日老化

虽然没有正式的统计数字,但我们走访全美各地的华人教会,会友平均年龄超过五十岁的教会占绝大多数。除了少数重视校园事工或职青事工的教会,主日崇拜鲜少看见年轻人的身影。教会的主任牧师退休后长期找不到合适的继任者,神学院有大批的年轻神学生毕业,但总是与老成的会友格格不入。

在工作​​机会多的城市,英文部的成长力道强劲,并没有感觉到老化的压力,不少英文部的主任牧师开始接手管理国语部,却不一定有积极发展国语新世代的企图心。这种情形若没有改变,未来十年内,北美华人教会将有凋零萎缩的危机。

北美华人教会的本质是移民教会

在亚洲的华人教会并没有明显地老化,而是年轻世代与老成世代之间的张力不断升高。华人教会的普遍老化,是北美的特殊现象。许多人批评说,这是因为教会过于保守,没有回应年轻人的期待,聚会过于枯燥乏味,敬拜赞美的模式过于陈旧。但事实上,改变教会敬拜的模式,不一定能够解决年轻人流失的问题。现在年轻人的喜好非常多元,也有很多年轻人偏好传统的敬拜模式。

问题的根源在于,北美华人教会的本质都是移民教会,与美国的社区教会和ABC的公民教会,有实质上的不同。移民教会势必深受移民环境的变化所影响,每一波的移民特性都有所改变,教会必须先有宣教的使命感,才能体察并适应环境的变化。教会必须一面照顾好旧移民,一方面重新认识新移民,才能持续保持移民教会的活力。教会必须坚守永恒不变的福音真理,但教会的牧养方式却必须依据移民环境的变化经常调整。

早年北美留学生多半来自台湾、其次香港、新加坡、印尼与马来西亚,热心追求的学生领袖开始了校园查经班,在查经、布道与营会中开始茁壮。后来这群学生在北美安家立业,成了专业人士与新移民,家庭事工成为核心策略。台湾的移民与粤语的移民合作,在城市郊区植堂,而逐渐离开校园。北美华人教会的早期历史,大致如此。北美华人教会资深的属灵领袖,大多属于台湾、香港背景。

但移民环境发生了变化。操粤语的新移民与台湾留学生不断减少,「六四」以后来自中国大陆的留学生逐渐增加,多数是对中国大陆社会前景失望、向往北美自由生活的高级知识分子,其中不乏专业人士与菁英族群。粤语移民明显停滞,台湾留学生则缓慢萎缩,以台湾移民或粤语移民为主体的教会开始逐步转型为以中国大陆移民为主体,操国语的中产阶级教会快速成长。此外来自温州、福建的新移民也持续增加,却没有进入教会。

二十一世纪的移民环境再次变化。来自中国大陆的留学生井喷式增长,从2000年的59,939人,到2015年11月的360,091人,并持续年轻化。

现在中国大陆留学生以研究生和本科生最多,2015年本科生人数首度超越研究生,成为中国留学生的主体,其次是从中国来到美国念高中的国际学生,是目前成长速度最快的群体。这些学生集中在校园,但华人教会多半已经迁入郊区,教会必须深入校园去寻找学生,而不能坐等学生敲门问路。过去十五年只有座落在校园旁、又对校园事工有宣教异象的教会,才会看见显著成长。

防止北美华人教会老化的策略

1、首先北美华人教会必须看清楚移民教会的使命。 几曾何时,我们都忘记了,北美这片土地乃是宣教的禾场,神用那看不见的手,将一波又一波的留学生与新移民带到北美,又兴起了一代的属灵领袖这片土地上用心耕耘,才建立了这许多华人教会。在这片土地上继续不断地向后来的新移民宣教,才是华人教会的使命。

2、移民教会必须澄清自己与非移民(ABC)教会之间的关系。 特别是ABC为主体的英文教会,让移民教会祝福与成全他们发展以进入美国公民社会为导向的跨文化、社区型或城市型的教会,不要勉强他们传承移民教会的传统。另一方面,移民教会又要能够坚守自己作为移民教会的呼召,是继续向后来的移民宣教,不要因为ABC英文教会的逐渐成熟而失去自己的特色,要耐心沟通,一起从普世宣教的宏观眼光看见彼此呼召的不同。

P553、高流动率的群体适合用团契制集中牧养。 九零后的研究生与九五后的本科生以及高中生流动率最高,但是有可预期的流动周期;每年秋季开学学生涌入校园,五月毕业季欢送学生离开。只要精准掌握校园的动力周期,就可以发展富有活力的学生团契。学生团契的流动率本来就高,专注发展新人、不要追求团契规模的扩大,​​而是追求团契的永续发展。学生离开校园之后,也将教会的触角带到全世界。八零后的职青流动率也相当高,很多随时可能海归,成立集中牧养的职青团契,持续改善信息的质量与社交生活的品质,并为年轻家庭提供幼儿照顾,也可以让年轻人重新回归教会。但职青与学青最好不要混杂再一起牧养,两者的需求不同,在集中牧养的团契制中只会压抑彼此成长的空间。

4、低流动率的移民群体适合用社区小组分散牧养,并推动门徒训练活化社区小组。 因为稳定的社区移民流动率很低,小组发展一阵子之后大家变得太熟,新人难以加入,又失去向社区外展的活力,结果也逐渐老化与僵化。门徒训练唤醒弟兄姊妹对福音的火热,打破人与人之间的隔膜,让家庭、单身、失婚、青年人与老年人都可以一起追求,创造像家一样的温馨气氛。社区小组的门训更重视长期性的关系建造与平时的代祷关怀,不能追逐教材进度,聚会时间与内容也可以按社区需要弹性调整,与全教会的特别聚会搭配,做好小组长的训练与全教会的福音外展。

5、为年长的退休群体增设长青团契,平时在社区小组聚会,每月在教会团体聚会。 教会照顾年长者,一方面可以实践福音,一方面能够与年长者的家庭建立深入的关系。不要将年长者带离社区小组,这样他们才能教导年轻人,又感受到社区的温暖。但是要为年长者预备属于他们自己的团契聚会,让年长者与年长者彼此鼓励,一起操练每日灵修、背诵圣经、守望代祷、健康保健,与向家人和其他年长者传福音。长青团契的成熟,会祝福社区小组的进一步发展。

6、给年轻人机会,不等于中老年人退场。 年轻人不应该小看自己年轻,中老年人也不可用刻板印象去看待年轻人。向年轻人作福音外展,的确是由年轻人自己来执行更有亲和力与迸发的创造力;但年轻人也渴望尝试不同的角色,不要以为年轻人只适合带领年轻人,或是更年轻的青少年与儿童。许多年轻人进入教会之后,也渴望有年长的朋友,可以在崎岖人生路的上给予他们接地气的人生智慧。年轻世代的兴趣相当分化,年轻人与年轻人之间建立关系的难度有时候比年轻人和中老年人建立关系更高。中老年人受过训练之后,可以和年轻牧者一起配搭牧养在社会变迁激流下的年轻人。人与人之间真正的隔阂不是年龄,而是自我中心与拒绝聆听。

7、让教会成为一个中央车站,而是不是一亩田。 过去的华人教会好像一亩田,持续耕耘同一块土壤直到它变成良田,和外界的接触并不是太重要。但现在的中国留学生毕业后有85%返国就业,形成庞大海归浪潮;目前留在北美就业的,又受到美国新兴产业变化快速的影响,前途不明又随时可能离开所在城市。与其勉强这些人留在我们的地区,不如祝福他们离开,同时积极服务新人,让教会成为一个精良的中央车站,一直有人加入、有人离开,教会保持年轻,又能够与全球接轨,人数也会有合理的增长。

8、推动门训不是活化教会的万灵丹,必须先有宣教异象、澄清发展策略与合一的教牧团队,才选择合适的门训模式,有系统地在教会推动。 门训模式有很多种,每种门训模式都有最合适的发展情境。课程数少、周期短、简单可重复的门训模式适合造就高流动性的族群,如访问学者与海归,搭配持续外展的福音运动迅速培养门徒去造就新的门徒。教会内的学生或职青团契,就需要信息丰富、方式活泼、与团契生活结合的门训模式。社区小组的门训很灵活,可以视教会整体的牧养目标善用不同的门训教材,但必须持续强化小组长的训练,有了更多成熟的小组长才能倍增新的社区小组,教材也不适合重复使用。

9、从普世宣教的眼光,重新认识地方堂会的呼召。 举例来说,大学城的教会学生事工自然发达,但工作机会少,就不必追求扩张家庭事工,而是让家庭去成全学生,让学生将来在别的城市开花结果。职青众多的大城市,海归也多,做好海归前的门训,让他们将来在中国的城市开花结果。学生众多的地方,如麻州、纽约州、宾州与加州,可以与职青事工发达的地方合作,如北加州与德州,让学生在校园中获得牧养,进入职场后到了另外一个城市,又有教会来迎接他们。离校园太远的教会可以参与高中生与寄宿家庭的事工,帮助他们毕业之后参加校园里的本科生团契。以成熟专业人士为主体的郊区教会,可以主动参与外地的宣教事工,培养提早退休的成熟基督徒成为宣教士,也可以更多奉献金钱支持宣教机构。每个地方堂会都可以从全球宣教的国度性眼光,看见自己与普世教会之间的联系,然后回头认识到神设立地方堂会的特殊性呼召,一面服事神托付给地方堂会的族群,一面建造整个普世教会。

作者为基督使者协会特约传道。

基督使者协会培训事工部为教会牧长提供教会门训策略的咨询服务,根据教会不同族群的实际情形推荐合适的门训模式与教材。欢迎您的支持与参与(联系人:陆尊恩传道;E-mail:tlu@afcinc.org)。

——————————
扫一扫或长按以下二维码,关注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为基督赢得这世代的华人知识份子,好文不断哦。
使者杂志公众微信号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