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留學趨勢看北美華人教會的使命與轉機   /陸尊恩

 
 
 

AM 0102-16-page-0285K7A1809北美華人教會的本質都是移民教會,與美國的社區教會和ABC的公民教會,有實質上的不同。移民教會勢必深受移民環境的變化所影響,每一波的移民特性都有所改變,教會必須先有宣教的使命感,才能體察並適應環境的變化。

北美華人教會正在逐日老化
雖然沒有正式的統計數字,但我們走訪全美各地的華人教會,會友平均年齡超過五十歲的教會佔絕大多數。除了少數重視校園事工或職青事工的教會,主日崇拜鮮少看見年輕人的身影。教會的主任牧師退休後長期找不到合適的繼任者,神學院有大批的年輕神學生畢業,但總是與老成的會友格格不入。

在工作機會多的城市,英文部的成長力道強勁,並沒有感覺到老化的壓力,不少英文部的主任牧師開始接手管理國語部,卻不一定有積極發展國語新世代的企圖心。這種情形若沒有改變,未來十年內,北美華人教會將有凋零萎縮的危機。

北美華人教會的本質是移民教會
在亞洲的華人教會並沒有明顯地老化,而是年輕世代與老成世代之間的張力不斷升高。華人教會的普遍老化,是北美的特殊現象。許多人批評說,這是因為教會過於保守,沒有回應年輕人的期待,聚會過於枯燥乏味,敬拜讚美的模式過於陳舊。但事實上,改變教會敬拜的模式,不一定能夠解決年輕人流失的問題。現在年輕人的喜好非常多元,也有很多年輕人偏好傳統的敬拜模式。

問題的根源在於,北美華人教會的本質都是移民教會,與美國的社區教會和ABC的公民教會,有實質上的不同。移民教會勢必深受移民環境的變化所影響,每一波的移民特性都有所改變,教會必須先有宣教的使命感,才能體察並適應環境的變化。教會必須一面照顧好舊移民,一方面重新認識新移民,才能持續保持移民教會的活力。教會必須堅守永恆不變的福音真理,但教會的牧養方式卻必須依據移民環境的變化經常調整。

早年北美留學生多半來自台灣、其次香港、新加坡、印尼與馬來西亞,熱心追求的學生領袖開始了校園查經班,在查經、佈道與營會中開始茁壯。後來這群學生在北美安家立業,成了專業人士與新移民,家庭事工成為核心策略。台灣的移民與粵語的移民合作,在城市郊區植堂,而逐漸離開校園。北美華人教會的早期歷史,大致如此。北美華人教會資深的屬靈領袖,大多屬於台灣、香港背景。

但移民環境發生了變化。操粵語的新移民與台灣留學生不斷減少,「六四」以後來自中國大陸的留學生逐漸增加,多數是對中國大陸社會前景失望、嚮往北美自由生活的高級知識分子,其中不乏專業人士與菁英族群。粵語移民明顯停滯,台灣留學生則緩慢萎縮,以台灣移民或粵語移民為主體的教會開始逐步轉型為以中國大陸移民為主體,操國語的中產階級教會快速成長。此外來自溫州、福建的新移民也持續增加,卻沒有進入教會。

二十一世紀的移民環境再次變化。來自中國大陸的留學生井噴式增長,從2000年的59,939人,到2015年11月的360,091人,並持續年輕化。

現在中國大陸留學生以研究生和本科生最多,2015年本科生人數首度超越研究生,成為中國留學生的主體,其次是從中國來到美國念高中的國際學生,是目前成長速度最快的群體。這些學生集中在校園,但華人教會多半已經遷入郊區,教會必須深入校園去尋找學生,而不能坐等學生敲門問路。過去十五年只有座落在校園旁、又對校園事工有宣教異象的教會,才會看見顯著成長。

防止北美華人教會老化的策略
1、首先北美華人教會必須看清楚移民教會的使命。幾曾何時,我們都忘記了,北美這片土地乃是宣教的禾場,神用那看不見的手,將一波又一波的留學生與新移民帶到北美,又興起了一代的屬靈領袖這片土地上用心耕耘,才建立了這許多華人教會。在這片土地上繼續不斷地向後來的新移民宣教,才是華人教會的使命。

2、移民教會必須澄清自己與非移民(ABC)教會之間的關係。特別是ABC為主體的英文教會,讓移民教會祝福與成全他們發展以進入美國公民社會為導向的跨文化、社區型或城市型的教會,不要勉強他們傳承移民教會的傳統。另一方面,移民教會又要能夠堅守自己作為移民教會的呼召,是繼續向後來的移民宣教,不要因為ABC英文教會的逐漸成熟而失去自己的特色,要耐心溝通,一起從普世宣教的宏觀眼光看見彼此呼召的不同。

P553、高流動率的群體適合用團契制集中牧養。九零後的研究生與九五後的本科生以及高中生流動率最高,但是有可預期的流動週期;每年秋季開學學生湧入校園,五月畢業季歡送學生離開。只要精準掌握校園的動力週期,就可以發展富有活力的學生團契。學生團契的流動率本來就高,專注發展新人、不要追求團契規模的擴大,而是追求團契的永續發展。學生離開校園之後,也將教會的觸角帶到全世界。八零後的職青流動率也相當高,很多隨時可能海歸,成立集中牧養的職青團契,持續改善信息的質量與社交生活的品質,並為年輕家庭提供幼兒照顧,也可以讓年輕人重新回歸教會。但職青與學青最好不要混雜再一起牧養,兩者的需求不同,在集中牧養的團契制中只會壓抑彼此成長的空間。

4、低流動率的移民群體適合用社區小組分散牧養,並推動門徒訓練活化社區小組。因為穩定的社區移民流動率很低,小組發展一陣子之後大家變得太熟,新人難以加入,又失去向社區外展的活力,結果也逐漸老化與僵化。門徒訓練喚醒弟兄姊妹對福音的火熱,打破人與人之間的隔膜,讓家庭、單身、失婚、青年人與老年人都可以一起追求,創造像家一樣的溫馨氣氛。社區小組的門訓更重視長期性的關係建造與平時的代禱關懷,不能追逐教材進度,聚會時間與內容也可以按社區需要彈性調整,與全教會的特別聚會搭配,做好小組長的訓練與全教會的福音外展。

5、為年長的退休群體增設長青團契,平時在社區小組聚會,每月在教會團體聚會。教會照顧年長者,一方面可以實踐福音,一方面能夠與年長者的家庭建立深入的關係。不要將年長者帶離社區小組,這樣他們才能教導年輕人,又感受到社區的溫暖。但是要為年長者預備屬於他們自己的團契聚會,讓年長者與年長者彼此鼓勵,一起操練每日靈修、背誦聖經、守望代禱、健康保健,與向家人和其他年長者傳福音。長青團契的成熟,會祝福社區小組的進一步發展。

6、給年輕人機會,不等於中老年人退場。年輕人不應該小看自己年輕,中老年人也不可用刻板印象去看待年輕人。向年輕人作福音外展,的確是由年輕人自己來執行更有親和力與迸發的創造力;但年輕人也渴望嘗試不同的角色,不要以為年輕人只適合帶領年輕人,或是更年輕的青少年與兒童。許多年輕人進入教會之後,也渴望有年長的朋友,可以在崎嶇人生路的上給予他們接地氣的人生智慧。年輕世代的興趣相當分化,年輕人與年輕人之間建立關係的難度有時候比年輕人和中老年人建立關係更高。中老年人受過訓練之後,可以和年輕牧者一起配搭牧養在社會變遷激流下的年輕人。人與人之間真正的隔閡不是年齡,而是自我中心與拒絕聆聽。

7、讓教會成為一個中央車站,而是不是一畝田。過去的華人教會好像一畝田,持續耕耘同一塊土壤直到它變成良田,和外界的接觸並不是太重要。但現在的中國留學生畢業後有85%返國就業,形成龐大海歸浪潮;目前留在北美就業的,又受到美國新興產業變化快速的影響,前途不明又隨時可能離開所在城市。與其勉強這些人留在我們的地區,不如祝福他們離開,同時積極服務新人,讓教會成為一個精良的中央車站,一直有人加入、有人離開,教會保持年輕,又能夠與全球接軌,人數也會有合理的增長。

8、推動門訓不是活化教會的萬靈丹,必須先有宣教異象、澄清發展策略與合一的教牧團隊,才選擇合適的門訓模式,有系統地在教會推動。門訓模式有很多種,每種門訓模式都有最合適的發展情境。課程數少、週期短、簡單可重複的門訓模式適合造就高流動性的族群,如訪問學者與海歸,搭配持續外展的福音運動迅速培養門徒去造就新的門徒。教會內的學生或職青團契,就需要信息豐富、方式活潑、與團契生活結合的門訓模式。社區小組的門訓很靈活,可以視教會整體的牧養目標善用不同的門訓教材,但必須持續強化小組長的訓練,有了更多成熟的小組長才能倍增新的社區小組,教材也不適合重複使用。

9、從普世宣教的眼光,重新認識地方堂會的呼召。舉例來說,大學城的教會學生事工自然發達,但工作機會少,就不必追求擴張家庭事工,而是讓家庭去成全學生,讓學生將來在別的城市開花結果。職青眾多的大城市,海歸也多,做好海歸前的門訓,讓他們將來在中國的城市開花結果。學生眾多的地方,如麻州、紐約州、賓州與加州,可以與職青事工發達的地方合作,如北加州與德州,讓學生在校園中獲得牧養,進入職場後到了另外一個城市,又有教會來迎接他們。離校園太遠的教會可以參與高中生與寄宿家庭的事工,幫助他們畢業之後參加校園裡的本科生團契。以成熟專業人士為主體的郊區教會,可以主動參與外地的宣教事工,培養提早退休的成熟基督徒成為宣教士,也可以更多奉獻金錢支持宣教機構。每個地方堂會都可以從全球宣教的國度性眼光,看見自己與普世教會之間的聯繫,然後回頭認識到神設立地方堂會的特殊性呼召,一面服事神託付給地方堂會的族群,一面建造整個普世教會。

作者為基督使者協會特約傳道。

基督使者協會培訓事工部為教會牧長提供教會門訓策略的諮詢服務,根據教會不同族群的實際情形推薦合適的門訓模式與教材。歡迎您的支持與參與(聯繫人:陸尊恩傳道;E-mail:tlu@afcinc.org)。

——————————
掃一掃或長按以下二維碼,關注使者雜誌微信公眾號:為基督贏得這世代的華人知識份子,好文不斷哦。
使者雜誌公眾微信號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