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前风闻有祢,现在亲眼看见祢——一位传道人事奉路上的心灵告白 /马永民

 
 
 

ma041116

 

事奉之路,想像和现实是两码事。心里上虽有准备,但是真正踏上了这条事奉的路,并随着事奉的不断深入,才开始慢慢感受到冲击的力度,也才慢慢明白许多的提醒「这条路不好走,如果没有神的呼召,你几乎走不下去」的真正内涵。

「我从前风闻有祢,现在亲眼看见祢。」(伯四十二5)

像来到美国求学的大陆家庭一样,我们也走过了「帽子(学位)、位子(工作)、妻子(婚姻)、孩子 (家庭)、房子(财富)」,所谓「五子登科」的路程。

所不同的是,在重工业机械领域干了十二年后,我选择了辞职,重新选了一位新的老板,这位老板的名字叫「主耶稣基督」。老板换了,身份换了,工作的内容和性质也换了。以前靠本领技能吃饭,现在靠信心吃饭。

作为传道人已经三年多,回头望望,能够看到这条信心的路上留下了一步一步的脚印,或深或浅,或紧或松,但是每一个脚印里都滴满了主的怜悯、眷顾、祝福的膏油,也就是这一滴一滴伴随的膏油,让我前行的脚步更加明确,更加踏实,更加有力,更加有信心!

事奉路上,开始出虚汗

2012年,神通过祂的方式呼召我出来服事祂,我就放下了12年的工程师工作,开始了全时间的事奉之路。记得我开始读北美中华福音神学院时,那位帮助我申请的教授慈祥而又清楚地告诉我:「弟兄,这条路是没有回程车票的,上去了就只能向前走。记住,你没有别的依靠,只能靠主耶稣,祂呼召了你,祂就会负责到底,祂会预备、供应你。」

圣经读过了很多遍,知道那位圣经里被称为信心之父的亚伯拉罕,开始时也是信心软弱,跌倒过许多次。我想我的信心可能比亚伯拉罕开始时的信心要大些,起码我知道我的目标,我要往哪里走。说实话,直到真正踏上了这条路,才知道信心不是在脑子里想出来或比较出来的,而是在这条路上一步一步地走出来,在一步一步的经历中,后一步比前一步多了一份操练,多了一份信心,多了一份坚毅,多了一份踏实与自信。

从信仰的教义理论上讲,我的神舍了祂的独生爱子耶稣基督,在两千年前,为我生,为我死,为我复活,仅仅因着我简单的小信,我的罪就得赦免,我就白白地得到救恩和永生的盼望。我相信这些发生的事情是一个历史的事实,我也曾经被十字架上那双钉痕的手触摸过,拯救过,也因此被那份流血舍己的爱和恩典所降服,决定认真思考,让自己人生的下半场活得更有意义。

许多过来的人,或者看着那些过来的人,都语重心长地提醒我:你要慎重,传道人的工作是清贫的。这我有点心理准备,大陆来美的家庭一般是两份收入,我们家从现在起就减去一半。我告诉自己,就准备过一个简朴的仆人生活,并在家庭会议上,让太太和两个儿子也有这种心理准备。虽然没有遇到太太和孩子们的拦阻,似乎也没有听到欢呼。我安慰自己,传道人的工作是神国的工作,是荣耀的工作。我知道自己的服事一定不是单打独斗,第一个重要的就是建立家庭的祭坛,让自己和家人的信心一步一步被坚固,让自己的家庭成为一个见证。可是传道人和传道人的家庭并没有脱离世界,生活在真空中,那么这一信心建立与坚固的过程,就不是由我决定,而是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以祂的时间和方式。

事奉之路,想像和现实是两码事。心里上虽有准备,但是真正踏上了这条事奉的路,并随着事奉的不断深入,才开始慢慢感受到冲击的力度,也才慢慢明白许多的提醒「这条路不好走,如果没有神的呼召,你几乎走不下去」的真正内涵。

三年来,服事过南北卡八、九个教会,几乎每个主日都在服事教会,都在路上奔跑,我的Honda Odyssey行了五万多英里。为了一个分裂后只剩下三个家庭的教会,我花了一百多个小时来准备那篇见面的讲章;为了另一个受伤的教会,我几乎每周都要打电话,与他们灵修分享,与弟兄姊妹一起面对难处,走过伤痛,走出流泪谷。这些服事路上所发生的,会引我深思、反省,去明白自己被呼召的责任与使命。

不过对我来说,最大的挑战不在上面所说的,而是财务上的压力。

说要过简朴的生活,可真的要过,又是另外一回事。从前慷慨好施,朋友吃饭我很少让别人买单,现在似乎要接受别人的「施舍」,我这山东男人的心理上难以一下子调整到位。刚辞职时还可以领到些失业救济金,还不觉得少了太多,后来没有了救济金,自己的收入就只剩下每次去教会证道和带主日学的收入。而这些收入,屈指算一算,还不够付我神学院学费,更不用说去洛杉矶校本部上课的机票和住宿生活费。

一个月明星稀的晚上,我把一封信放进了邮箱,里面寄出的是我刚刚签了字的三张支票,为了支付神学院的三门学费(当时学校要求每门课的学费单独交付)。推开门信步来到后院的阳台,那是个月底发薪水的日子,我心神不宁地想着,要读完神学院的M-Div(神学道学)需要5年的时间,如果再继续Doctor(教牧博士)学位,还得两年多。七年里,我就这样下去吗?

结婚时,曾答应太太要让她过一个富裕没有缺乏的生活,现在却是连自己的学费都付不起,真的要成为一个靠太太养活的男人吗?孩子现在还小,可是几年后就要上大学了,中国传统做法都是父母来付孩子的学费,昂贵的学费在哪里?已经填了教会的扩建工程认领金额,传道人不可以失去诚信,付完后银行的那点积蓄还能坚持多久?每个月教会里一个基督徒必有的奉献,房子的房贷还没有付清……

想着想着,突然感到手心出汗了,在有些凉意的夜晚,身上却出汗了。我开始意识到,这不是著凉,这是虚汗。虚汗本身表明自己对未来不确定性的恐慌忧虑;表明自己在这条不归路上,信心开始摇动;表明自己开始怀疑:放弃工作的选择,是不是过于草率?我甚至开始怀疑:来自天上的呼召,是真的出于创天造地、有公义慈爱的至高者吗?如果真的出于祂,为何看不到地上的回应、肯定、认同和验证?

那个晚上,心跌进了低谷。有一颗流星滑过夜空,我猜想那就是不幸的我。那个晚上,我站在一个裂口之上,这个裂口是我的信心与事奉被无法躲避的现实无情撕裂开的,那个渺少的无助的孤单的我,没有了选择,只能任风雨肆意吹打,任眼泪尽情地流淌。那个晚上,摇摇晃晃的我不能够告诉天,也不能告诉地。破口会不会继续裂大?我能够坚持多久,不至于倒下被吞吃淹没?

事奉路上,第一次经历神

有一位很爱主的弟兄,为了福音的缘故,摆上了二十多年的事奉,可是这几年,他家庭的财务陷入了不小的危机,身体家庭都受到了影响。有一天在灵修中,主给我一个特别的感动去帮助这位弟兄。自从被呼召出来做神国的事工,对人的旨意可以讨论,对主的心意和圣灵的感动,立志顺服执行。

既然有了感动,说做就做。我计划请他到家里来一起吃顿午餐,尔后悄悄地开一张支票或者把一些现金夹在信封里交给他。不过我为此事祷告的时候,心里就是没有平安。这个信号告诉我,要去跟太太商量。我心里很挣扎,因为跟太太结婚二十多年,我太了解她了。她是那种一张纸巾可以分成两半来用的非常节俭的人。要拿钱给一个她根本不认识、跟我们毫无关系的人,难度可想而知。何况,我这两年没有多少收入,在财务支配上没有也不想有太多的话语权。在家里,我跟太太有个约定,大的项目我来付,因为我挣的是天国里的钱,于地上的比率是1:10K。这样我每个月有「几百万」的收入,可以支付家庭外出用餐、节日礼物、两个儿子的学习用品,还有他们的部分衣服、鞋子等「大项目」。至于我的学费、房子的房贷、各种保险、机票、教会奉献等等「小项目」,由太太挣的世界上的「小钱」来支付。每次有「大项目」活动大张旗鼓宣布时,太太总是微笑地看着我,从来不去揭穿它,这也给了我莫大的安慰。不过现实生活中,毕竟神国和世界的货币还不能通用,比率也不是我能够随意定的。不管如何,爱弟兄的心不能只放在嘴上,要有行动。我虽然不能够解决他的危机,但是也要让弟兄感受到传道人一颗爱人的心。

不能够再拖了,在请那位弟兄来家里吃午饭的前一天晚上,必须说服太太拿出货真价实的爱的行动。 「我想给你说个真实感人的故事」,我有预谋地开口了。 「好啊」,太太很爽快地进入我的「埋伏圈」。

这确实是一个发生在吴勇长老事奉路上的真实故事,记录在他的自传《不灭的灯火》里。在他刚开始做传道人时,带着妻子去探访一位在菜市场卖菜、生了病的老婆婆。就在要离开老婆婆家,准备给老婆婆做祝福祷告时,站在旁边的太太轻触了一下吴勇,吴勇马上明白了太太的意思。他打开钱夹子,里面只有两张二十元的钞票。他取出一张放下,太太还是望着他,嘴上喃喃道:「二十元,一周的饭菜可能够了,可是如果还要买药的话就不够了。」吴勇长老「被逼无奈」地只能又一次伸进钱夹子,把剩下的二十元也拿了出来。祝福祷告完后,老婆婆很高兴,有福音听,有祝福领,还可拿实实惠惠可以买饭菜和药物的四十块钱。可是吴勇长老却忧忧愁愁地离开了老婆婆的家。那时他有三个孩子,是五口之家的家长,银行里又没有存款,这才月中,还有两个礼拜才能够领到薪水,这剩下的两周如何打发?就在准备开锁进家门时,一个小男孩骑着自行车来到吴勇的面前,递给了他一个信封。进屋后,吴勇长老打开了一看,里面是一笔钱,数了数,是他送给老婆婆的四倍多一点。

故事讲到这里,我停顿下来,看着太太。太太很聪明,她已经知道第二天我要请那位弟兄来家里吃午饭,就直截了当地问:「你想怎么样?」我说:「把我一次的主日证道来自弟兄姊妹爱心奉献,就奉献给他,好不好?」太太默许地点了点头。我如释重负,策略奏效了,心里有一点得意。

第二天那位弟兄来到家里,我们有了几个小时的午餐交通分享,最后我们一起跪下感谢神的怜悯恩典,也求主让我们能够安静我们的心,明白自己所做的在祂的旨意之中。送弟兄出门时,我递给他那个已经准备好的信封。

就在递出信封的同时,我的手机响了,是一位姊妹,她开门见山:「有一个感动,想支持你神学院上课的一部分费用,你家地址有没有变?」我手里拿着手机,呆在那里。我是学理工科的,有非常好的逻辑思维能力,心里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这个电话不发生在昨天,或者我没有送出信封之前的任何时刻,再或者是明天或者以后任何一个日子?为什么就发生在此时此刻?

过了两天,太太下班回家,顺便把信箱中的信拿回了家,打开了一封信,掉下了一张支票。太太急急地来到我面前,把那张支票摆在我的书桌上。我们这才想起了来电话的那位姊妹,想起她在电话里说过要付一部分学费,当时只是想或许也就是一门课学费的一部分吧,可没有想到是这么大的面额。

这张支票是服事到那日以来,我收到最大的一份支持,远远超过吴勇长老收到的四倍。晚上跪在床前,不敢发出感谢的祷告。我有些害怕,因为我知道,吴勇长老后来得了癌症,给他手术的医生打开腹腔后,什么也没有做,就直接缝合了,因为肿瘤在腹腔里扩散到了所有的器官。后来,吴勇长老经历了神迹,经历神的医治,成为了那个时代被神重用的仆人。给他手术的医生后来见到被神医治的吴勇后,不久也辞职做了传道人。

跪在主面前的我,想到自己很得意地利用吴勇长老的故事来说服太太,未曾想有他的收获,却得到了比他更多倍的收获,这份收获却又差不多就是那个月明星稀的夜晚,那封把我带进破口,带出虚汗的三张支票的总数。我真的不敢往下想,这一切的背后,是不是有一只看不见的手?

我开始认识到自己是一个多么小信、卑微的人,可是主知道我是小信的人,祂怜悯我,爱我,让我在祂呼召出来事奉的路上,被引领着一步一步向前走。我知道自己错了,求主饶恕我的摇动、小信。

这件事让我学习到,当我的爱心与信心迈出一小步时,神看在眼里,视为宝贵,并赐下祂的丰盛与信实来坚固我的信心。祂赐予我的,虽然超过了吴勇从神那里得到的回报,但是我真的求神挪去超过我所能承受的磨难与难处,因为我真的没有吴勇长老那么大的信心。这是我踏上事奉之路后,神用祂大能的手,让我和我的家人看到的第一个神迹。

事奉路上,第二次经历神

ma030416就在第一次经历神奇妙作为的同一年里,时间来到了快过圣诞节的前两天,当时太太和孩子们都放假在家。几天前,我接到神学院学生会主席的电话,询问我学习事奉上需要祷告的事项。在谈话中,无意谈到了一位来自加拿大的同学。那位同学住在洛杉矶校本部,全时间上课来完成M-div学位。我们曾经一起在校本部修过两门课。印像中,他可以整天泡在图书馆里阅读、写作业和论文,是老师眼里认真优秀的好学生。我知道他的一双儿女在上大学,太太没有正式工作,靠照顾别人的孩子贴补家用。他的父亲那年夏天过世,返校后阴差阳错失去了本可以得到的免学费待遇。我知道他是位省吃俭用的人,可是在电话上,学生会主席还告诉我一件令我很惊讶的事情:他把自己家的银行存款都搬过来了。我想这句话的意思是他没有了太多积蓄,离他毕业还有半年多,可想而知他的财务压力是不小的。

我其实七月份已经耳闻过这件事,心里有些难受,只能为他祷告。不过这次听了后,心里不仅是难受,不仅是为他祷告,心里也慢慢起了感动。虽然临近圣诞节和新年,别人放假了,我还是有一堆作业论文要写。那天伏案读书,就是静不下心,脑子里一直有这位同学的影子。离开书本的目光,突然触及到圣诞树下的礼盒,一个意念一下子跳了出来。他也需要一份礼物,一份来自上帝的礼物。

我马上走到厨房,跟忙着做点心小吃的太太提出请求,不过只说了两个字「我想……」,太太忙于她手上的事情,看也不看我一眼,直接裁决「照着你的感动做吧!」太太知道我想要说什么,因为这件事也放在了和我一起的祷告单上。我有些惊讶,因为我没有提到数字,她也没给出限制,我们的信心都大了一圈,那就付我上次的两倍吧。感谢赞美主,我们同感一灵,支票、贺卡、邮票、信封,几乎是一气呵成。把小儿子唤过来,把封好口的信封交给他说: 「你去吧,在今天邮差收信之前,尽快把它放在邮箱里。」上六年级的小儿子风风火火冲出去,又风风火火地奔回来,就在开门进来的瞬间,我的电话铃响了。那位打电话的人告诉我,有一位弟兄,愿意与我的事工有份,为我奉献了一笔钱,通过他的机构转给我,支票马上寄过来。

这个场景不久前在这里发生过,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我知道了支票上的数字,但不知道是哪位弟兄有这么大的爱心。我手里拿着手机,像上次一样呆在那里,心里想像上次一样的问题:为什么这个电话不发生在昨天?或者我没有送出信封之前的任何时刻?再或者是明天或者以后任何一个日子?为什么就发生在此时此刻?

关了门走过来的儿子、从厨房里走过来的太太、还有从楼上下来的大儿子,睁大了眼睛,你看我,我看你。我指指上面,此时此刻祂要我们明白,那里才是一切资源的基地,那里才是爱的中心,那里才是信心坚固的大本营。我们心存感恩,手拉着手向我事奉的神感恩,向我可爱的弟兄发出感谢。

这件事再一次提醒我,当我的爱心与信心再迈出一小步时,神依然看在眼里,视为宝贵,并再次赐下他的丰盛,让我、太太和孩子们体验、感受、经历他的信实慈爱和恩典,建立和坚固我们一家人的信心。

事奉路上,点滴的心得

圣经里记载了一个大家都熟悉的苦难故事,写在约伯记中。约伯在患难中重新认识神的伟大与奇妙作为,也认识到自己的卑微,最后他喊出「我从前风闻有祢,现在亲眼看见祢。」我没有遭遇到约伯般的灾难,但是在神呼召神怜悯与恩典的事奉之路上,时常也会处在困难、压力、诱惑、软弱的环境中,经历高山低谷、成功失败,自己的信心、爱心、耐心也不断接受考验,受到冲击。其实一切的难处都会过去,我的主会陪伴我,与我同在。让我一步一步跟着祂前行,一步一步被祂破碎、更新、造就,一步一步学习忠心、甘心,用心来献上更好的事奉。

事奉这条路上信心的成长与建造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一个一步一步逐渐上升的过程。这也是为什么我能够理解亚伯拉罕失败了那么多次,最终当神要求他献上100岁时生的应许之子以撒时,没有怨言,没有抗议,顺顺服服地相信。这两次亲身经历神, 让我的信心以及我的太太和孩子们的信心,都被建立起来。我仍然要面对自己的学费、两个儿子的大学学费、房子的贷款、日常必须的开支,这些都没有改变,有时也还有如那个月明星稀的晚上,把支票放进信封的时刻,可是我不再出虚汗。当我面对同样的难处时,就仰望交托,相信祂的应许。祂说过,祂的眼目必看顾,祂的耳朵听我们的呼求。

作为一位传道人,虽然过的是一种简朴的生活,但是当看到了有需要帮助的人,心中又有感动时,就让感动化为行动。爱心的行动就是付出、见证、不求回报。没有回报是正常的,其实有回报时,那是被告知自己的信心太小,需要神来帮助我把信心强大起来。基督教的信仰不是停留在知识、理论、礼仪、信条上,是要把神的爱活出来,把我们在讲台上传讲的福音的能力活出来。我告诫自己,如果哪一天,我失去了一颗牧者的心肠,没有一颗爱灵魂、爱人的心,那么,哪一天就该离开主的讲台。

这两件神奇妙的作为只是事奉路上的一小部分,有更多的教会和弟兄姊妹凭着他们的感动,让我感受到神的爱和他们对一位传道人的爱。神为我预备了事奉的同工,在遭遇属灵征战时,他又为我预备了一支祷告的团队。祷告的团队中,不仅有我的属灵的伙伴、尊敬的属灵长辈牧者,美国教会的弟兄姊妹,还有我去中国培训宣教的教会及教会里的弟兄姊妹、韩国和加拿大一起同奔天路的同学、好友,这些人在我事奉路上陪伴我,支持我,为我祷告。这是我神赐给我的资源和力量。

「我从前风闻有祢,现在亲眼看见祢」(伯四十二5)我只是一个主拣选的器皿,祂要把我放在哪里,怎么摆放,摆放多久,都随祂的心意。我只有顺服,凭着祂的呼召和应许,靠着单纯的信心与祂同行。

当我在信心里踏出了第一步,并一直相信祂的带领,祂所赐下的就远远超过我所能想像的。能够与神国永恒的计划有份,是祂的怜悯、拣选和恩典,是我和我家的荣耀。

在这个世俗潮流层出不尽的时代里,愿我这位传道人在事奉路上的心灵告白,让你能够看到并认真思考神对你和你的家庭永不改变的美好计划和心意,起步来认识祂、追求祂、归于祂。

作者来自中国大陆,1996年赴 美,在重机械工业领域工作了12 年。 2012年蒙召做全时间传道。现 在北美华神攻读道学硕士,同时服事北卡活泉教会。

___________________

扫一扫或长按以下二维码(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为基督赢得这世代的华人知识分子,好文不断哦。更多文章请登录: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
 
重要公告
從2021年起,使者雜誌文章及電子PDF將發佈在使者新網站:afcministry.org,本站將不再更新。歡迎前往我們的新網站瀏覽更多內容。
我們將在新網站持續更新聘牧專欄,有任何變動請聯繫:am@afcinc.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