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代校园团契架构下的门徒训练模式   /陆尊恩

 
 
 

lu 0506-16
留学生在北美校园的时间有限,必须抓紧时机作门徒训练。只是偶尔参加退修会、门训营、读经营等,并不足以预备他们面对离开校园、进入职场、返回国内之后在生活、世界观与信仰上的严峻挑战。如果采用团契制牧养学生,门徒训练的策略也会和传统校园查经班有所不同……

北美教会正在老化

北美华人教会的本质是移民教会,具有流动率高、族群复杂(国语、粤语、英语人群)的特性。环顾北美发展历史超过三十年的华人教会,创立时的同工团队大多以香港、台湾、东南亚的留学生为主体。随着来自香港、台湾、东南亚的留学生人数减少,中国知识分子在「六四」之后大批涌入北​​美校园,华人教会的棒子就逐渐转交给中国大陆背景的知识份子,这也是上帝的手。

中国的留学潮,就和四十年前香港、台湾的留学潮一样,是一种历史的现象,有兴起、也会有衰退与调整。笔者在《从留学趋势看北美华人教会的使命与转机》(https://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p=3985)一文中主张,移民教会的发展势必深受移民环境的变化而调整。移民教会若不愿意面对移民环境变化的现实,将难以逃脱老化的危机。

如今许多华人移民教会已经老化,会众平均年龄超过五十岁,缺少年轻同工投入服事、牧师退休后找不到接棒人。华人移民教会若非转型为跨文化的社区教会(cross-cultural community church),或转型为以泛亚裔第二​​代教会(Asian-heritage 2nd-generation church),就必须主动参与校园宣教,持续调整教会的门训策略,并积极地向具有与自身文化特质不相同的新移民传福音,才能避免年轻世代流失与地方教会老化的危机。

北美校园正在年轻化

华人教会逐渐老化的同时,北美校园的脸孔却变得更年轻。

根据Open Doors的报告,中国留学生在2007至2015年,每年都保持二位数的百分比快速成长,最高峰在2009至2010年,达29.9%。值得留意的是,成长的主力并不是学者与博士后,而是年轻的90后研究生与更年轻的95后本科生。比较Open Doors逐年公布的资料,研究生占中国留学生的比率逐年降低,本科生的比率逐年升高。本科生的比率(41%)在2014至2015年首次超过研究生(39.6%),成为学生族群的主体。

lu1-2

从统计数字来看,真正成长的禾场是本科生群体;目前北美各地的校园事工,大多仍以服务博士生与学者为主。已经有不少单位开始重视90后研究生的工作,但牧养本科生的校园事工非常稀少。牧养本科生群体,不单是需要工人的投入,还需要新的牧养哲理。

传统的北美校园事工以服事留学生的家庭为主,和教会的家庭事工气质非常相似。传统的校园查经班、家庭式的社区小组、以少数属灵领袖为中心的牧养风格,搭配家庭婚姻成长课程与经常的关怀探访,可以有效地服务较为老成的学人学者。特别是近年来访问学者的人数与来访频率都有成长,习惯传统校园事工风格的教会,通常都能感觉到,访问学者是相当成熟的禾场。

然而新一代的北美校园事工,却以刚刚离家不久、年轻的单身学生为主体。学生的信仰背景比成年人更为单纯,学生的兴趣风格却更加多元。年轻学生喜爱与同龄人一起聚会,权威的观念更趋向于「多对多的领导风格」。传统的校园查经班很难吸引年轻学生加入,家庭式的社区小组也很难让年轻学生留下来。年轻学生的牧养议题,也更多转向青年信仰、升学求职、恋爱交友、原生家庭等方向的辅导工作;家庭婚姻的议题仍然重要,但已经无法成为学生事工的核心议题。

团契制的牧养型态更有效

因应校园事工年轻化,学生的牧养型态也必须有所调整。比较成功的新一代校园事工,大多采用集中牧养的「团契制」,有别于传统的校园查经班或家庭式的社区小组(有些教会的查经班与社区小组也叫作「团契」,但其实就是小组长带领的小组,属于分散的牧养型态。本文使用狭义的「团契」,指集中在固定地方、成员身份相似的牧养型态。)

采取团契制的学生事工主要特征有以下几点:

一、学生团契有专门负责牧养学生的辅导:辅导不是学生,也不是学生领袖,而是学生团契的牧者。有时被学生称呼为「xx哥」、「xx姊」、「xx大叔」、「xx阿姨」。辅导来自于教会,他们是平信徒领袖,或是长老、执事。

二、辅导训练学生领袖,建立学生团队:团契制的学生团契强调学生的参与感与归属感,刻意创造舞台给学生参与团契活动的规划、敬拜、祷告、联络与行政。辅导从旁给予训练、支持、关怀与心理咨询。

三、团契内有小组,但不是独立的细胞小组或家庭小组:团契在同一个地点聚会、一起敬拜、一起祷告、一起举行外展,但聚会后有小组,由小组长或辅导来带领小组聚会的分享、讨论与祷告。团契是一个有机的整体,团契同工与小组长通常由辅导遴选,小组不会独自发生细胞分裂。

团契制的好处是,牧养的责任在辅导团队,没有人需要单打独斗。学生的流动性非常高,但辅导团队扮演团契牧者的角色,为学生团契提供了稳定性。辅导以团队的型态牧养,更能满足学生对于「多对多」领导型态的期待,也能够为学生团队本身的运作,提供身教的榜样。

在团契的情境下作门徒训练

学生在校园的时间有限,必须抓紧时机作门徒训练。只是偶尔参加退修会、门训营、读经营等,并不足以预备他们面对离开校园、进入职场、返回国内之后在生活、世界观与信仰上的严峻挑战。如果采用团契制牧养学生,门徒训练的策略也会和传统校园查经班有所不同:

一、门徒训练是辅导团队的责任:辅导团队必须主动学习,在训练门徒的功课上不断自我充实。从一个新生信主开始,就必须有辅导带着其他成熟的学生一起来训练门徒。辅导不要太过投入学生活动的规划,训练门徒才是辅导不可回避的任务。

二、辅导是一个团队,也是团契:辅导团队必须向教会负起牧养学生的责任,必须经常开会与协调。无心牧养学生与投入门徒训练的旁观者,其实并不适合长期参与学生团契,反而会影响到辅导团队的正常运作。每个辅导配搭在不同的团契小组,但不要禁止学生向不同的辅导寻求帮助。辅导之间经常保持沟通与合作,互相帮补彼此的不足,更能发挥团契整体牧养功能。

三、推动门训应当与教会保持沟通:辅导团队中如果有一个全职的校园宣教士或学生事工传道人,协调辅导团队带领学生作门徒训练,是全职同工的首要责任。此时最好有另外一个辅导,可以扮演团队召集人与团契监督的角色,一方面支持全职同工的事奉,一方面经常向教会长执同工团队报告团契近况,做好校园事工与教会事工之间沟通的桥梁。

四、密集的门训要用团契以外的时间:学生团契都常有固定聚会的时间,来参加的学生信仰成熟程度不一,而且许多人无法固定每周参加。团契固定聚会的时间并不适合做密集的门训课程,这样会很快地将慕道朋友排斥在外,也让基督徒学生失去了学习与慕道朋友一起讨论信仰的机会。密集的门训课程,最好在团契固定聚会以外的时间,要求更高的委身度、学习的质量与分享的深度。地点也可以选择和学生生活更靠近的地方,例如学校餐厅。

五、在团契时间推动专题式的门训:学生团契时间还是应该作门训,但不是密集的课程。团契时间可以教导圣经专题、神学专题、世界观专题、咨商辅导专题等等,特别是那些与学生生活紧密相关、「接地气」的生活议题,以高质量的信息,搭配破冰游戏、启发问题,与有次序的小组分享,还有祷告,还是可以发挥门徒训练的效果。学生毕业即离开校园,团契专题的项目、时间都可以事先规划,作成一年、或两年一个循环的计画,将有关门训的重要课题有系统地纳入。

六、用寒暑假的时间作深度的同工培训:学生寒暑假经常旅行,一般的门训必须抓紧学期内的时间进行。但有一些成熟的、委身度高的核心同工,可以在寒暑假期间作深度的同工培训,特别是在检讨团契事工、团队建造、查经技巧、与咨商辅导方面的训练。在大部分学生同工都不在的假期,是辅导团队举办自己的退修会、为彼此加油打气以及充电学习的最佳时机。

七、只要生活在一起,就是门训:辅导最好排出时间,愿意和学生有「非正式」的相处时间,透过一起吃饭、一起探访、一起购物、一起服务、甚至一起照顾儿童(特别是家中有幼儿的辅导,可以邀请学生一起照顾儿童),在自然的身教与言教过程中,一起学习如何将所学的功课「活出来」。当学生遇到挫折、伤害、试探与压力时,更是一起学习如何过好门徒生活的关键时刻。

八、鼓励学生和身边的人分享信仰:信仰不只是「活出来」,还要「说出来」,才是整全的见证。成功的见证,不单是传福音给别人,对学生本身也是非常大的鼓励。经常在团契小组内做好破冰的工作,鼓励信主的学生自然的和慕道学生分享基督徒的世界观。在门徒小组中经常鼓励学生把自己的信仰历程说出来,学生会变的更有勇气、也更主动和别人提说自己的信仰。

九、特别留意原生家庭的因素:80、90、95后新世代的性格特质,和原生家庭之间有血浓于水的关系。学生一方面深深倚赖家庭的支持,一方面受家庭负向特质的扭曲,必须重建自我与原生家庭的关系,才能有稳定的灵命成长。学生通常必须先建立足够的信任关系,才会开口提说原生家庭的心事,因此辅导必须有耐心、不可心急,否则容易造成反效果。鼓励学生为自己的家人祷告,在学生准备好的时候,向自己父母传福音的时刻,也是信仰突破瓶颈的关键时刻。

十、辅导学生要留意与异性之间的心理界线:辅导是学生的牧者,不是父母,也不是「好朋友」。辅导关注的是,为学生的成长营造良好的环境,适度地介入学生团契的运作,但不要对学生团契或学生个人产生占有欲。关心学生的私事,最好有两位以上的辅导参与。异性的私事,最好立刻转介给同性的辅导协助。不论同性还是异性,都要避免移情效果,因为那并不是见证福音,而是给魔鬼的试探留空间。

十一、以情境式的领导方式训练学生领袖:学生辅导有时主动,有时被动,有时主控,有时放手,应该看学生领袖的成熟度与自主性作调整。训练有潜力的学生成为领袖,必须从挑战学生委身门徒训练开始。先学习做门徒,才学习做领袖。辅导从忠心参与门训的学生中遴选学生领袖,刚开始多一点训练与指导,带着学生一起参与各种服事;随着学生逐渐自立,辅导也逐渐放手,退居顾问与支持者的角色。

十二、门徒训练必须有毕业生事工与海归事工的异象:学生离开校园后从教会流失,是校园事工最大的痛。毕业生的流失率高,因为我们在他们的学生时期,并没有为他们进入职场、踏入社会作好世界观冲击的准备。海归学生的流失率更高,因为我们忘记他们将来要面对的信仰环境是中国,不是北美,我们的福音神学也过于向自由、优渥的美国中产社会看齐。毕业生事工与海归事工的难度非常高,一般人其实无法参与。我们应当优先做好的工作,是趁着学生还在校园时,做好深度的门徒训练栽培工作。

作者为基督使者协会培训事工部副主任。使者协会培训事工部为北美各地的校园团契与教会,提供密集的校园事工培训。我们的行程很密集,欢迎您尽量提早与我们联系培训事宜(请致信给陆尊恩传道,电子信箱:tlu@afcinc.org)。

 ◆基督使者协会培训事工部2016至2017年的募款预算为二万美元,请您为我们祷告,并支持我们的培训事工(请至使者 网上奉献网页,点选「training」,并加注「685-Campus Intelligence training」)。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