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代校園團契架構下的門徒訓練模式   /陸尊恩

 
 
 

lu 0506-16

留學生在北美校園的時間有限,必須抓緊時機作門徒訓練。只是偶爾參加退修會、門訓營、讀經營等,並不足以預備他們面對離開校園、進入職場、返回國內之後在生活、世界觀與信仰上的嚴峻挑戰。如果採用團契制牧養學生,門徒訓練的策略也會和傳統校園查經班有所不同。

北美教會正在老化

北美華人教會的本質是移民教會,具有流動率高、族群複雜(國語、粵語、英語人群)的特性。環顧北美發展歷史超過三十年的華人教會,創立時的同工團隊大多以香港、台灣、東南亞的留學生為主體。隨著来自香港、台灣、東南亞的留學生人数减少,中國知識分子在「六四」之後大批湧入北美校園,華人教會的棒子就逐漸轉交給中國大陸背景的知識份子,這也是上帝的手。

中國的留學潮,就和四十年前香港、台灣的留學潮一樣,是一種歷史的現象,有興起、也會有衰退與調整。筆者在《從留學趨勢看北美華人教會的使命與轉機》(https://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p=3985)一文中主張,移民教會的發展勢必深受移民環境的變化而調整。移民教會若不願意面對移民環境變化的現實,將難以逃脫老化的危機。

如今許多華人移民教會已經老化,會眾平均年齡超過五十歲,缺少年輕同工投入服事、牧師退休後找不到接棒人。華人移民教會若非轉型為跨文化的社區教會(cross-cultural community church),或轉型為以泛亞裔第二代教會(Asian-heritage 2nd-generation church),就必須主動參與校園宣教,持續調整教會的門訓策略,並積極地向具有與自身文化特質不相同的新移民傳福音,才能避免年輕世代流失與地方教會老化的危機。

北美校園正在年輕化

華人教會逐漸老化的同時,北美校園的臉孔卻變得更年輕。

根據Open Doors的報告,中國留學生在2007至2015年,每年都保持二位數的百分比快速成長,最高峰在2009至2010年,達29.9%。值得留意的是,成長的主力並不是學者與博士後,而是年輕的90後研究生與更年輕的95後本科生。比較Open Doors逐年公布的資料,研究生佔中國留學生的比率逐年降低,本科生的比率逐年升高。本科生的比率(41%)在2014至2015年首次超過研究生(39.6%),成為學生族群的主體。
lu1
從統計數字來看,真正成長的禾場是本科生群體;目前北美各地的校園事工,大多仍以服務博士生與學者為主。已經有不少單位開始重視90後研究生的工作,但牧養本科生的校園事工非常稀少。牧養本科生群體,不單是需要工人的投入,還需要新的牧養哲理。

傳統的北美校園事工以服事留學生的家庭為主,和教會的家庭事工氣質非常相似。傳統的校園查經班、家庭式的社區小組、以少數屬靈領袖為中心的牧養風格,搭配家庭婚姻成長課程與經常的關懷探訪,可以有效地服務較為老成的學人學者。特別是近年來訪問學者的人數與來訪頻率都有成長,習慣傳統校園事工風格的教會,通常都能感覺到,訪問學者是相當成熟的禾場。

然而新一代的北美校園事工,卻以剛剛離家不久、年輕的單身學生為主體。學生的信仰背景比成年人更為單純,學生的興趣風格卻更加多元。年輕學生喜愛與同齡人一起聚會,權威的觀念更趨向於「多對多的領導風格」。傳統的校園查經班很難吸引年輕學生加入,家庭式的社區小組也很難讓年輕學生留下來。年輕學生的牧養議題,也更多轉向青年信仰、升學求職、戀愛交友、原生家庭等方向的輔導工作;家庭婚姻的議題仍然重要,但已經無法成為學生事工的核心議題。

團契制的牧養型態更有效

因應校園事工年輕化,學生的牧養型態也必須有所調整。比較成功的新一代校園事工,大多採用集中牧養的「團契制」,有別於傳統的校園查經班或家庭式的社區小組(有些教會的查經班與社區小組也叫作「團契」,但其實就是小組長帶領的小組,屬於分散的牧養型態。本文使用狹義的「團契」,指集中在固定地方、成員身份相似的牧養型態。)

採取團契制的學生事工主要特徵有以下幾點:

一、學生團契有專門負責牧養學生的輔導:輔導不是學生,也不是學生領袖,而是學生團契的牧者。有時被學生稱呼為「xx哥」、「xx姊」、「xx大叔」、「xx阿姨」。輔導來自於教會,他們是平信徒領袖,或是長老、執事。

二、輔導訓練學生領袖,建立學生團隊:團契制的學生團契強調學生的參與感與歸屬感,刻意創造舞台給學生參與團契活動的規劃、敬拜、禱告、聯絡與行政。輔導從旁給予訓練、支持、關懷與心理諮詢。

三、團契內有小組,但不是獨立的細胞小組或家庭小組:團契在同一個地點聚會、一起敬拜、一起禱告、一起舉行外展,但聚會後有小組,由小組長或輔導來帶領小組聚會的分享、討論與禱告。團契是一個有機的整體,團契同工與小組長通常由輔導遴選,小組不會獨自發生細胞分裂。

團契制的好處是,牧養的責任在輔導團隊,沒有人需要單打獨鬥。學生的流動性非常高,但輔導團隊扮演團契牧者的角色,為學生團契提供了穩定性。輔導以團隊的型態牧養,更能滿足學生對於「多對多」領導型態的期待,也能夠為學生團隊本身的運作,提供身教的榜樣。

在團契的情境下作門徒訓練

學生在校園的時間有限,必須抓緊時機作門徒訓練。只是偶爾參加退修會、門訓營、讀經營等,並不足以預備他們面對離開校園、進入職場、返回國內之後在生活、世界觀與信仰上的嚴峻挑戰。如果採用團契制牧養學生,門徒訓練的策略也會和傳統校園查經班有所不同:

一、門徒訓練是輔導團隊的責任:輔導團隊必須主動學習,在訓練門徒的功課上不斷自我充實。從一個新生信主開始,就必須有輔導帶著其他成熟的學生一起來訓練門徒。輔導不要太過投入學生活動的規劃,訓練門徒才是輔導不可迴避的任務。

二、輔導是一個團隊,也是團契:輔導團隊必須向教會負起牧養學生的責任,必須經常開會與協調。無心牧養學生與投入門徒訓練的旁觀者,其實並不適合長期參與學生團契,反而會影響到輔導團隊的正常運作。每個輔導配搭在不同的團契小組,但不要禁止學生向不同的輔導尋求幫助。輔導之間經常保持溝通與合作,互相幫補彼此的不足,更能發揮團契整體牧養功能。

三、推動門訓應當與教會保持溝通:輔導團隊中如果有一個全職的校園宣教士或學生事工傳道人,協調輔導團隊帶領學生作門徒訓練,是全職同工的首要責任。此時最好有另外一個輔導,可以扮演團隊召集人與團契監督的角色,一方面支持全職同工的事奉,一方面經常向教會長執同工團隊報告團契近況,做好校園事工與教會事工之間溝通的橋樑。

四、密集的門訓要用團契以外的時間:學生團契都常有固定聚會的時間,來參加的學生信仰成熟程度不一,而且許多人無法固定每周參加。團契固定聚會的時間並不適合做密集的門訓課程,這樣會很快地將慕道朋友排斥在外,也讓基督徒學生失去了學習與慕道朋友一起討論信仰的機會。密集的門訓課程,最好在團契固定聚會以外的時間,要求更高的委身度、學習的質量與分享的深度。地點也可以選擇和學生生活更靠近的地方,例如學校餐廳。

五、在團契時間推動專題式的門訓:學生團契時間還是應該作門訓,但不是密集的課程。團契時間可以教導聖經專題、神學專題、世界觀專題、諮商輔導專題等等,特別是那些與學生生活緊密相關、「接地氣」的生活議題,以高質量的信息,搭配破冰遊戲、啟發問題,與有次序的小組分享,還有禱告,還是可以發揮門徒訓練的效果。學生畢業即離開校園,團契專題的項目、時間都可以事先規劃,作成一年、或兩年一個循環的計畫,將有關門訓的重要課題有系統地納入。

六、用寒暑假的時間作深度的同工培訓:學生寒暑假經常旅行,一般的門訓必須抓緊學期內的時間進行。但有一些成熟的、委身度高的核心同工,可以在寒暑假期間作深度的同工培訓,特別是在檢討團契事工、團隊建造、查經技巧、與諮商輔導方面的訓練。在大部分學生同工都不在的假期,是輔導團隊舉辦自己的退修會、為彼此加油打氣以及充電學習的最佳時機。

七、只要生活在一起,就是門訓:輔導最好排出時間,願意和學生有「非正式」的相處時間,透過一起吃飯、一起探訪、一起購物、一起服務、甚至一起照顧兒童(特別是家中有幼兒的輔導,可以邀請學生一起照顧兒童),在自然的身教與言教過程中,一起學習如何將所學的功課「活出來」。當學生遇到挫折、傷害、試探與壓力時,更是一起學習如何過好門徒生活的關鍵時刻。

八、鼓勵學生和身邊的人分享信仰:信仰不只是「活出來」,還要「說出來」,才是整全的見證。成功的見證,不單是傳福音給別人,對學生本身也是非常大的鼓勵。經常在團契小組內做好破冰的工作,鼓勵信主的學生自然的和慕道學生分享基督徒的世界觀。在門徒小組中經常鼓勵學生把自己的信仰歷程說出來,學生會變的更有勇氣、也更主動和別人提說自己的信仰。

九、特別留意原生家庭的因素:80、90、95後新世代的性格特質,和原生家庭之間有血濃於水的關係。學生一方面深深倚賴家庭的支持,一方面受家庭負向特質的扭曲,必須重建自我與原生家庭的關係,才能有穩定的靈命成長。學生通常必須先建立足夠的信任關係,才會開口提說原生家庭的心事,因此輔導必須有耐心、不可心急,否則容易造成反效果。鼓勵學生為自己的家人禱告,在學生準備好的時候,向自己父母傳福音的時刻,也是信仰突破瓶頸的關鍵時刻。

十、輔導學生要留意與異性之間的心理界線:輔導是學生的牧者,不是父母,也不是「好朋友」。輔導關注的是,為學生的成長營造良好的環境,適度地介入學生團契的運作,但不要對學生團契或學生個人產生佔有慾。關心學生的私事,最好有兩位以上的輔導參與。異性的私事,最好立刻轉介給同性的輔導協助。不論同性還是異性,都要避免移情效果,因為那並不是見證福音,而是給魔鬼的試探留空間。

十一、以情境式的領導方式訓練學生領袖:學生輔導有時主動,有時被動,有時主控,有時放手,應該看學生領袖的成熟度與自主性作調整。訓練有潛力的學生成為領袖,必須從挑戰學生委身門徒訓練開始。先學習做門徒,才學習做領袖。輔導從忠心參與門訓的學生中遴選學生領袖,剛開始多一點訓練與指導,帶著學生一起參與各種服事;隨著學生逐漸自立,輔導也逐漸放手,退居顧問與支持者的角色。

十二、門徒訓練必須有畢業生事工與海歸事工的異象:學生離開校園後從教會流失,是校園事工最大的痛。畢業生的流失率高,因為我們在他們的學生時期,並沒有為他們進入職場、踏入社會作好世界觀衝擊的準備。海歸學生的流失率更高,因為我們忘記他們將來要面對的信仰環境是中國,不是北美,我們的福音神學也過於向自由、優渥的美國中產社會看齊。畢業生事工與海歸事工的難度非常高,一般人其實無法參與。我們應當優先做好的工作,是趁著學生還在校園時,做好深度的門徒訓練栽培工作。

作者為基督使者協會培訓事工部副主任。使者協會培訓事工部為北美各地的校園團契與教會,提供密集的校園事工培訓。我們的行程很密集,歡迎您盡量提早與我們聯繫培訓事宜(請致信給陸尊恩傳道,電子信箱:tlu@afcinc.org)。

◆基督使者協會培訓事工部2016至2017年的募款預算為二萬美元,請您為我們禱告,並支持我們的培訓事工(請至使者網上奉獻網頁,點選「training」,並加註「685-Campus Intelligence training」)。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