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今日的留美大学生——理解从人本到神本之路   /朱宪奔

 
 
 

AM 0708-16 -15

何谓美国的价值观? 美国人的文化思想是什么? 中国人现今的机会在哪里? 为什么留学生需要真正理解美国? 什么是从人本到神本?

美好的愿望

每年夏秋之交,都有无数幸运的学生学者同胞,飞越太平洋,来到这片被称作「美丽的国土」上追寻梦想。 恭喜你是那群幸运者之一,祝你如愿实现来美国的梦想与目标。 现今是个目标广泛而朦胧的年代。 不知道有多少人还能清楚述说自己的行为目标。

因着世界信息的发达,人们的目标变得多元,人们习惯把自己深层次的真正目标隐藏在表面那个容易让大众所接受的行为目标之下。

我们来美国的目标与梦想是什么? 寻求更好的教育机会、提高自己的学术水平、学习美国的价值观、让孩子感受美式教育、享受清新的空气、欣赏怡人的风光…… 你在准备来美之时一定有着美好的憧憬与期盼,无论你来美的目标是否清晰,现在是重新审视自己目标的时侯了。 目标诚然重要,没有目标是可怕的,犹如我们开着汽车在高速路上飞奔,但我们的GPS却没有设定目的地,或可欣赏沿途两边的景色,但这种浪漫很快就会消逝而被无边的恐怖与忧虑所代替。

《大学》曰:「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 」说的是为学之道,其最高远的目标是明白真理,并以此教化人民,使人的生命更新(古语「亲」通「新」);以追求至真至善为读书人的终极目标。

现代的学生或学者,面对当今来美深造的机会,应该有一个最高远最终极的理想,不应止于追求学位、或提升学术水平而已,更应该追求「止于至善」。 每一个人来到这里,都带着生命的托付,为着自己,为着的家人,为着国家,为着这个世界,都有应尽的责任,你我今天站在此地,绝非偶然。

毋庸置疑,每一个来到美国的同胞都免不了经历一翻艰辛的预备,来美国实在是一项不菲的投资。 对许多人来说,这可能是一生最重要的投资,而在美国的几年时间里可能是我们一生中最重要的阶段。 因此,我们需要有眼光关注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才不致荒废如此来之不易的机会。

你可能关注你的学业,以期顺利获得学位,但你可曾思考过学位之外更重要的意义为何? 你可能注意到了在美国生活的人普遍的道德层次与基本道德意识比较强,多数人比较诚信、下意识地遵纪守法,更重要的,很多人好象对我们分外热情,无缘无故地关心我们。 你也可能留意到在美国的很多人习惯会为别人考虑而不只是单单专注自己的事情;你或者也注意到很多人在这里所过着的简单而惬意的生活正是我们自己内心深处所渴求所羡慕的。 「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留美的期间,作为一名学者,我们需要了解的不应该只是这些表像,更应该深究这些现象背后的原因与动力,这样我们才算是完成了加在我们身上作为一名留美学者之美誉的托付。 我们理当「知其然」,更要「知其所以然」。

在这个自由的国度里,法律是非常清晰明确,但道德从来没有被明文规定。 美国也并非天堂,在这里我们可能发现很多德行高尚的可爱之人,同时也免不了遇到一些德行败坏叫人不齿的奇葩人事。 来到这个自由的国度,到底要学习什么才算不负此行呢? 因为学术与思想的自由,人们可以发挥任何想象,任何人都可以自由地思考,可以在「笼子里」自由地生活。 我们可以放开自己,去接触、感受不同的思想,然而重点是要分辨善恶、避恶扬善,以期使自己与身边的人都得益处。 正如伟大的犹太传道先驱保罗所说: 「凡事都可行,但不都有益处。 凡事都可行,但不都造就人。 」又说:「总要查验何为上帝所喜悦的事。 」我们分辨是非善恶的功夫必须到家,才可能在美国收获正能量,才可能实现自己的目标与梦想。

所谓分辨是非善恶,是要关注我们的内心,就是关注我们的价值观,那是我们一切判断与选择的基础和标准。 箴言四章第23节如此说:「你要保守你的心,胜过保守一切,因为一生的果效,由心发出。 」耶稣也曾教训人说: 「善人从他心里所存的善就发出善来;恶人从他心里所存的恶就发出恶来。 」(太十二35),人的外在行为是内在心思意念的反映,心思意念正是他的内在价值观的体现。 一个人的价值观是由他的世界观所决定的,我们所见到的人们光怪陆离的行为正是他们不同价值观的反映。

来到美国,我们必须了解过美国的价值观,就是那些外在现象的内在原因,才算了解美国,才不枉这次美国之行。

美国的价值观

若要了解当地人的价值观,必要从人文入手,「人文」即人之文也,就如「天文」,是天之文也。 所谓「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其人文以化成天下」。

有人认为美国的历史文化区区两百多年,无法与上下五千年的中国历史文化相提并论。 笔者在留学期间遇到一位号称深谙中国文化的留学生,他认为美国人因其区区二百来年的历史文化,思想与智能尚未完全开化,因而行事为人不如中国人聪明灵活。 他举例美国人的迂腐在于无谓地信守规则,比如在深夜开车至十字路口,对面根本没有车来往,驾车者却必定要在这个停止牌前面来个完全停止,再重新起步,多此一举,浪费时间;又笑称美国男子手上和胸上浓密的体毛,象猴子一般,显然是未进化完全。 又有中国人喜欢跟美国人做生意,因为美国人脑子简单愚笨,只会简单照合同办事,通常不必跟他们费心思耍滑头。 这是一种人文现象,体现一种价值观。 事实上美国人这种不灵活的表现不是因为愚笨,乃是因为他们有深沉的道德文化底蕴,继承他们先祖的以基督教原则为根基的道德行为习惯。 相应地,我们也可能看到,那些对别人的困境漠不关心、投机取巧甚至损人利己的事情也常在身边发生,这是人本主义思潮在美国泛滥的结果。

美国在过去两百多年里创造了文明奇迹,领衔世界经济、政治、军事等重要领域,这与美国深沉的文化底蕴密不可分,认为美国历史文化肤浅短暂是无知可笑的。 美国这个国家成立的历史确实是只有两百多年,但美国的文化却渊远流长。 就如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不过60多年,但中国文化却是传承了上下五千年。

就如我们若要了解中国,不能只读中国近代革命史,我们若要真正了解美国,必须了解美国文化的源头,我们现在所接触到的美国文化有其丰富而深厚的底蕴,它是悠长的基督教文化的神本思想与源自古希腊文化的人本主义哲学的合璧。

美国神本思想与人本思想的源头

美国最显著的文化是民主与自由,这种思潮来自建国之初美国先驱的基督信仰。 14世纪开始,西班牙,荷兰,法国,英国的探险者先后来到美洲大陆,当时的欧洲正经历剧烈的政治变革,一千多年来维系欧洲文化统一的罗马天主教因其自身的腐败受到改革者的挑战,教会与政府连手对付并逼迫改教者,因此大批向往自由与正统信仰的基督信徒与投机冒险者结伴漂过大西洋,辗转来到美洲大陆,在这片荒芜的土地开始实践他们的信仰与理想, 就是自由地敬拜上帝,不受欧洲罗马天主教的限制。

到了17世纪末,居住在北美的移民有60%是从英国来的清教徒。 所谓「清教徒」(Puritan)是那些反对英国国教圣公会、要求持守纯正基督信仰的一批人,那些「不知好歹」的清教徒当然令英国当局龙颜大怒,因此他们惨遭逼迫。 清教徒们要寻找一个可以自由实践他们正统信仰的地方,很自然地与当时方兴未艾的美洲探险热一拍即合,飘洋过海来到美洲。 清教徒来到北美开拓荒地之时,正植当时欧洲改教后的灵性大复苏,宣教热情席卷整个欧洲,改革派教会派出热情的宣教士随探险家来到美洲,与清教徒一道,在北美大地宣传新教,使那些在信仰上胡涂的部分欧洲移民明白真道,重生得救,从而掀起北美第一次灵性大复醒。

眼看在北美殖民地的居民宗教热情旺盛,英国国教圣公会拟派出主教到北美主持宗教大事,然而,北美的基督徒所接受的都是改革后的归正基督教教义,真正明白并实践着人人在神面前平等、每一个人可以因着相信耶稣而单独与神面对面、无需照罗马天主教所主张的必须通过神父作中保才可得神的怜悯与悦纳的真理,因此他们极力反对英国圣公会派出主教来美。 [比尔•奥斯汀着,许建人马杰伟译,《基督教发展史》,2002,P387]这是北美殖民地居民第一次公开反对英国政府,与随后因茶叶生意以及税收问题与英国当局的矛盾一起激化了殖民地居民与英国政府的冲突,最终酿成18世纪的美国独立战争。

美国独立战争缘于宗教因素与政治因素各半,这是北美移民为自由平等而战,是美国民主与自由思想的重要根源,这些思想直接注入美国独立宣言与大宪章之中,就是认识神爱世人,人人在上帝面前自由平等的正统信仰原则。

除了正统基督教信仰的神本思想,交织在美国文化却有另一种重要的思潮——人本主义思想,它源自远古的希腊文化。 与古代中国一道,古希腊是人类文明的起源。 古希腊人民有着朴素的多神崇拜的传统,把一切他们无法解释的自然现象归咎于各种神灵的作崇,因此他们用各种仪式敬拜掌管自然现象的各路神灵,以祈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P32所谓「人本」是以人类自身的利益出发而演变出来的思想,犹如他们要敬拜雷神,要献祭好让雷神高兴,以降及时雨使作物生长,而在收获季节让暴风雨止息。 这种人本思想的发展,一方面使古希腊人所依赖与敬拜的神灵越来越多,另一方面也孕育出古希腊的哲学思想, 其中最有影响力的是希腊三杰: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他们普遍被认为是西方哲学的奠基者。 他们的思想是推崇理性与逻辑,认为人凭理性与罗辑推理便能明了一切事情,这为日后的虚无主义、自然神论、不可知论、以及无神论奠定了根基。

与此同时,有一个弱小的民族叫希伯来民族,自称犹太人。 他们居住在声称是上帝赐给他们先祖的应许之地,就是在地中海东岸以耶路撒冷为中心,当今以色列周团一带地区。

这一民族坚称他们秉承着先祖从那独一的创世之神而得的启示而过着与众不同的敬虔生活,要等待一位神为他们赐下的救世主君王。 公元肇启,耶稣降生,因着耶稣不平凡的一生,并他从死里复活的事实见证,有一群犹太人相信耶稣便是他们要等待的救世主,并开始宣扬耶稣基督的救恩,基督教从此开始传开了,从耶路撒冷传到欧洲、亚洲、以及非洲。

犹太人经历过巴比伦、波斯帝国和希腊帝国的统治。 当耶稣降生、基督教开始传播的第一世纪,他们正是伏在罗马帝国的统治之下。 基督教从一开始便大受不信的犹太人与罗马帝国双重迫害,无数基督徒为此殉道。 直到罗马皇帝君士坦丁因得着异象,靠基督记号打了胜仗得了天下之后,于公元313年颁布米兰谕旨,大赦天下基督徒,使基督教从罗马人的眼中钉一跃成为罗马帝国的国教,开始了长达1300多年的欧洲政教合一统治制度。

文艺复兴与启蒙运动

从第4世纪到第14世纪,欧洲文化就是基督教文化,人们都知道独一的上帝创造并主宰宇宙、人人伏在上帝的权柄与主宰之下的真理。 基督教兴起前的古希腊与古罗马的文化被收藏在修道院的文化贮藏室的箱子底下,由一些刻苦的修道士抄录保存,遁匿于世外。 与此同时,与政治互相渗透的基督教会(政教合一后称为罗马天主教)的信仰不再纯洁,教会里争权夺利的腐败严重,人们对教会渐失信心。

正值中世纪末,回教兴起,十字军六次东征。 土耳其奥斯曼帝国对东罗马不断入侵,十字军以及离开东罗马的人们在逃亡之际把藏于深院中的古希腊与古罗马的著作带到意大利等繁华大城市,在那里正经历信仰枯干与空白的人们如获至宝,掀起研究古籍并恢复古希腊与古罗马艺术文化的运动,这就是两百年文艺复兴运动。

文艺复兴时期人们根据古希腊的文化,兴起了以人的存在、价值、与利益为中心的哲学,摒弃由独一的上帝创造与主宰宇宙的正统思想。 尽管在中世纪有改教运动,仍然挽救不了人们对传统教会思想的离弃,同时改教所倡导的自由平等的思想在一定程度上也加速了中世纪从「以神为中心」的文化,转变为「以人为中心」的精神独立文化。

16、17世纪的欧洲除了热闹的宗教改革与剧烈的政治变革,同样引人注目的是自哥白尼到牛顿这一两百年间发生的激烈的科学革命,从那时开始,欧洲对科学感兴趣的学者愈来愈多,他们注重人的知识与尊严、自由与理性,要将内心那些「被传统束缚与蒙蔽」的光及力量「开启」出来,并要发扬光大,史称启蒙运动。 启蒙运动的结果是科学主义,理性主义盛行,他们认为假以时日,凭着理性与科学便能解开一切未解之迷,回答人类一切的疑问。 他们摒弃一切超自然力量的思想,强调自由主义,逐渐发展出自然神论与无神论的思想。 自然神论是承认世界是由神所造,但创造之后神便不再与这个世界有任何关系,世界凭其原始的自然规律发展运行,无需神的干预;无论神更加顾名思义,根本不相信世界有一位称作「神」的创造者。 当时随着科学的发展,引爆了欧洲工业革命,人们踌躇满志,以为人类已执世界之牛耳,根本不曾考虑科学会有极限。 至1859年达尔文出版了《物种起源》(Origin of Species)以及1871年出版的《人类血源》(Descent of Man),提出生物的自然选择进化论的假说,挑战基督教经典圣经所记载的上帝智能创造论。

虽然现代科学的研究发现证明达尔文的进化论假说漏洞百出,但在19世纪,进化论很适切地与上世纪发展起来的自然神论与无神论这些人本主义思想相结合。 随着活版印刷术的广泛应用,人本思想得到快速传播,很快传遍欧洲,轰轰烈烈大有主宰世界之势,其影响绵延至今。 以无神论与进化论为基础发展出来的众多学说中,最为人所熟知的是马克思与列宁的共产主义社会论,以及以希特勒为代表的纳粹主义。

美国的文化思想

文艺复兴与启蒙运动期间,是教会改革剧烈进行的年代,有识之士如马丁•路德、慈运理、加尔文这些先驱积极推行教会改革,以期从罗马天主教的长期政教合一所导致的腐败与错误中改革出来,重新恢复正统基督教信仰的实践。 他们在中世纪掀起的改教运动轰轰烈烈,使人们从罗马天主教的桎梏中解脱出来,同时也产生了无数的新教派。 17,18世纪,改革派的基督徒面对当时社会的败坏与道德沦丧,积极传扬正统的基督福音,掀起宣教、灵性大复苏运动,其中以约翰•韦斯理在英国所领导的循道运动最为着名。

从14世纪开始随着欧洲移民来到美洲的是他们的传统文化与思想,其中包括改革后各教派的基督教信仰与罗马天主教的神本思想,与之随行的也有从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衍生出来的人本思想。 然而,因着如火如荼的宣教与灵性大复苏的运动,人本思想在美洲被暂时蛰服,至1776年,美国以强大的正统基督教信仰为根基宣告独立,其民主与自由的核心思想价值观均源自正统的基督教信仰。

美国独立战争虽然取得胜利,但也打得相当惨烈。 无数英勇领导或参与战争的牧师、宣教士与基督徒阵亡,教堂被毁,教友分散,人们心恢意冷,百废待兴。 此时,自然神论开始抬头,整个美国陷入灵性无知与迷茫中。 所幸的是,在18世纪末到19世纪初,受约翰•韦斯理在英国掀起的灵性复兴运动的影响,整个美洲大陆又兴起了一次灵性大复兴。

在美国东部,大量的教友重新认罪悔改,教堂重新兴建,人们渴望耶稣基督的救恩,人们的灵性与生活奋起,史称美国的第二次灵性复兴。 随着美国人民的西进开发,灵性复兴从东至西,席卷整个美洲大陆。

19世纪是美国科技与工业革命的发展时期,社会的主流文化与思想依然是正统的基督教文化。 然而,随着达尔文的进化论思想在欧洲对科学界带来巨大的震动,进化论于20世纪初正式登陆美国,与之相随的人本思想越来越明显地影响美国的社会文化思想。 在民主与自由的旗帜下,自然主义被越来越多的知识分子所接受。 其中对美国社会影响最深的是被尊称为「美国现代教育之父」的杜威(John Dewey,1859—1952),他是个自然主义的忠实信徒,后来甚至成为一个绝对的无神论者,他的论著与思想作为标杆带领美国教育界走向了无神人本思想的境地。 [陈庆真,《世界观的交锋》,2007,P119]杜威所倡导的自然主义教育制度,深入美国教育体系,影响至今。 自19世纪末始,美国从教育界开始,慢慢离开上帝的绝对标准。

1917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美国进入太平盛世,新世纪的「美国梦」不断吸引世界各地的精英,工业技术发展迅速、疯狂的制造业带动经济发展,股市大涨,颇象中国过去30年的经济增长现象。 然而,人们开始「饱暖思淫欲」,没有稳固道德根基的财富带来了沉沦。 女人衣服的用料越来越节省,吸烟和吸毒者的年龄越来越小,投机分子与犯罪率直线上升,人本思想在横行。

好景不长,到1930年代,由于无节制的工农业生产导致供过于求,华尔街股市暴跌,美国进入大萧条,全球进入经济大恐慌。 在大灾难面前,人本主义思想却如现代的心灵鸡汤般鼓励人们靠自己的努力,彼此相助,共渡难关而吸引了很多灰心丧志的信徒。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一跃成为世界最富强国家之列。 战后与苏联冷战三十年,苏联垮台后美国成为世界头号强国。

社会学家称60年代是美国的「梦魇年代」,主导那个年代的年轻人是长大的战后婴儿潮孩子,他们接受的是杜威的「自然主义」教育,60年代的年青人信心十足,反传统,反权威–反政府权威和教会权威。

科技已经把人类送进月球,他们认为科学发展能使一切不可能变为可能,并不需要上帝来创造与主宰世界。 他们通过电影的手法,把基督徒形容为无知、迷信、守旧、狭窄的老弱病残。 从此,美国宗教开始多样化,因着越战的迷茫,美国出现一群群的 「嬉皮花童」,他们透过反战示威,吸毒、迷幻药、性开放的方式公开向传统宣战。

紧接着,堕胎合法化、禁止公立学校祷告、法院不准张挂十诫等反传统法令一道一地道出台,美国向上帝宣布独立了! 史上戏称这是美国的「第二次独立」。 没有了上帝的美国主流文化里,连同上帝所定的道德标准也被开除了。 在民主的旗帜下,人们「自由」了,学校禁止学生带圣经进入校园,枪支与炸弹却进去了;大学校园里禁止基督徒聚集查经,却为同性恋的活动而开放;大众媒体视宗教类节目为洪水猛兽,却中情于暴力与色情类节目;学校开始安装铁网围墙,学校安保人员需要配带金属探测器工作。 [陈庆真,《世界观的交锋》,2007, P124—126]

另一方面,虽然美国教育界开始远离上帝,作为美国立国之栋梁的基督教文化却依然挺立,并出现了如葛培理为代表的一批伟大布道家在力挽狂澜,众多信徒坚守正统信仰,持守纯洁的基督教信仰生活,涌现无数可歌可泣的生命见证,但都极少出现在主流媒体上。

与此同时,异教频生,如摩门教、基督教科学会、耶和华见证人会等异端教派涌现,使原本灵性渐弱的大部分美国人更加茫然不知所措,人本思想更加乘虚坐大,占据主流。 目前公立学校教导进化论却不允许同时教导创造论,更有甚者,美国联邦政府承认同性婚姻,并在2015年6月28日,美国最高法院裁定,以宪法保护同性婚姻,成为压断了美国大众持守圣洁道德传统的最后一根稻草。

然而,尽管基督教文化在美国开始受到压制,美国本土信主人数不断减少,但正统基督教的信仰却被众多教会、圣徒以圣洁生命传承下来;尽管人本主义在美国横行,但我们仍然看到很多兴旺的教会,以及在我们身边那些热心的基督徒。 美国社会尽管道德水平在下滑,但众多敬虔基督徒在以生命支撑圣洁的传统,并且当代不敬虔的人中多少还保有其敬虔父辈的行为习惯与道德影响,因此,在我们这些看惯了国内恶化的道德风气的中国学生学者眼中看来,目前美国大体的道德水平还是相当不错的,正所谓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但是,大家可以悲观地估计,长此以往,除却不断涌进的新移民带来的信仰与道德文化的影响,美国人曾经的那种可爱的「迂腐」的道德行为习惯将渐渐消逝,取而代之的将是投机取巧式的聪明,因为越来越多的人摒弃了上帝的道德标准,却以满足自己的需要与欲望为基本人生哲学。

中国人现今的机会

其实中国对于人本思想并不陌生。 听说在新中国成立伊始,周恩来曾被问及为何中国人的道路叫「马路」时,人民敬爱的周总理轻松机智地回答:「因为中国人走的是马克思主义道路,简称马路。 」这条「马路」就是基于达尔文进化论,是不折不扣的无神人本主义思想。 当时革命刚成功,大家都是无产阶级兄弟,人民心中有个红太阳,共产主义理想是大家心中所向。

文革乱定之后,中国于20世纪70年代末开始改革开放,基本就是学习美国的工业技术与生活方式。

记得当年邓小平在改革之初曾高瞩远嘱地提醒中国人民: 「要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两手抓,两手都要硬! 」,又说:「改革开放如同打开了一扇窗,新鲜空气进来的同时,苍蝇也会飞进来。 」当时总设计师就提醒过良善纯真的中国人要坚决抵抗美国腐朽的生活方式,号称反对美国「和平演变」。 改革开放的三十年,正是美国人本主义自由思想泛滥的年代。 他们的思想与生活确实腐朽,不幸的是,中国打开的国门在收获天量经济利益的同时也放进来了腐朽的人本主义思想及其败坏的生活方式(我国人民习惯把它叫资本主义腐朽思想),却错把美国本土基督信仰的高尚道德思想拒之门外。

长年在温饱在线挣扎的「摸着石头过河」的勤劳勇敢的中国人民开始感受到窗外的新鲜空气,中国本土的人本思想与漂洋过海钻窗而入的美国人本思想一拍即合。

过去三十年,中国随处可见 「以人为本」的管理原则与处世哲学。 所谓「以人为本」就是以满足人的欲望与需要为出发点。 君可知「人之初,性本善;罪入世,人皆恶」? 神起初是按着其真理的仁义与圣洁的样式造人,人之本性确实良善,然而当人类先祖选择违背神之后,罪便入了世界,从此人人皆恶,人的欲望充满污秽与罪性。

为了「以人为本」,媒体与文学作品在色情与暴力的深渊中不能自拨,大小官员不惜溜须拍马,商家肆无忌惮地造假售假,人们习惯性地随口撒谎。

「以人为本」的哲学在满足人的欲望中摒弃了上帝的绝对道德标准,在中国甚至极大地破坏了先秦「忠孝仁义」的传统文化,是一种摆脱了笼子的自由,犹如让一个精神错乱的少年人来当家,注定要把一个家庭搞得乱七八糟。

改革开放三十年后,蓦然回首,当年的无产阶级兄弟竟摇身变成了曾经为大家所痛恨的资本家,无数的劳苦大众却在温饱在线苦苦地挣扎。 当年要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的雄心早已被个人经济利益最大化的欲望所取代。 中国进入了信仰真空的迷茫年代,享乐主义、利己主义在中国社会大行其道。

过去三十年来浸淫在人本主义思想里的中国人民,心中无王,各行己路,自以为义,在满足自己的眼目情欲、肉体情欲、与今生骄傲的昏暗大道上策马扬鞭。

然而,上帝一直在深爱、看顾着中国。 18、19世纪美国与英国灵性大复苏的时代曾派出大量宣教士到亚洲、非洲、和欧洲,中国基督教曾经发展很快,无奈在1900年代遭义和团运动的严重打击。 20世纪初中国最具影响力的人孙中山是基督徒,蒋介石也受洗成为了基督徒,当时中国的基督教稳步增长。

然而,从1920年代开始,受共产主义思潮的影响,中国基督徒开始遭受迫害。 新中国成立之前,随蒋介石撤离中国到台湾的不仅是大量的黄金、文人专家,还有大量的基督徒与宣教士,以致现在台湾这块弹丸之地涌现出比中国大陆多得多的牧师、神学院与福音机构。

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之际,中国的基督徒受迫害更趋严重,恍若当年的焚书坑儒一般。 当时外国宣教士全部被赶出中国或被杀。 1940年代离开中国的基督徒有不少随着美国宣教士迁移到美国,从中国迁移到台湾与香港部分基督徒也逐渐迁移到了美国。 这些早期来到美国的中国基督徒,大多是高等知识分子,他们大多接受美国宣教机构的帮助在美国的大学深造,并在美国大学校园成立华人查经班,随后这些查经班如星星之火呈燎原之势迅速在北美发展。 经过三十年的历练,这些查经班逐渐成长为今天我们看到的华人教会,并且日渐成熟。 据「华人教会、机构名录」网站显示,目前在美国的华人基督教会与机构共有2034家。 同时,中国在过去的三十年改革开放中经济极速发展,有了强大的经济作后盾,大量的中国学生选择到美国深造;国家也在有钱有闲之余差派大量高等学者到美国大学作短期访问。 也许是巧合,更也许是如圣经里常见的观点: 「时候满足,神就……」,当今来到美国的中国学生学者们,正好可以在成熟的美国华人教会中得到生活与精神上的帮助与喂养,了解基督教文化,感受不同的世界观与价值观,学习圣经、领受基督福音。

笔者遇到过很多的学者对华人教会提供的支持与教导赞不绝口,无数学者也因此接受真道,蒙恩重生得救,并且他们海归时也把基督真道带回中国,把祝福带回家乡,使身边的人蒙福。

反思

近年来越来越多学生学者慕名来到美国,可能要学习美国的科学技术、取得更高的学位,可能是要让自己的孩子感受、接受美国式的教育。 这些初衷无可厚非,但若然一颗雄心来到美国深造,却没有真正了解自己所处的文化环境,便囫囵吞枣一般匆匆上课做实验拿学位,或者带孩子学英语环游美利坚,最后匆匆海归,这样来一趟美国太可惜了。 来到中国教会,听着熟悉的乡音,吃着可口的家乡菜,若你只满足于领受同胞提供的慷慨与生活帮助,实在可惜,犹如给我们奉上一盘精美的黄唇鱼,却只吃光了用于装饰盘子的素菜,却从未品尝过一口名贵的佳肴,岂不悔哉?

我们身处一个人本主义与神本主义交叉的十字路口上,作为曾在国内浸淫了三十年无神人本主义思想的中国学人,我们很容易接受美国的人本思想,本能地抗拒神本思想。

然而,在这个自由的国度里,在有钱有闲之余,作为理性的知识分子,我们应该理性地分析辨别,人本的思想根源自古西腊人们对奇怪自然现象的一种本能的猜测与解释,以及进化论的假说;神本思想则是源自宇宙创造主亲自向人类所启示祂自己的旨意。 现代考古、生物、物理等科学发现越来越多证据指向宇宙是从一个原始点开始,透过智能创造而成。 耶稣基督非凡的一生,以及其无可辩驳的死里复活的历史事实值得探究。

这是一个关乎人生意义与方向、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与价值观的大是大非的问题,实在不容任何理性的学者忽略。

观察海龟的濒危状况也许可以帮助我们这些将要海归的学者们深思。 海龟妈妈在海滩上产卵后用细沙覆盖其卵,便回到海里等待自己的孩子来团聚。 小海龟从龟蛋里被孵化出来后,需要自己爬过漫长的沙滩去归海。 小海龟只凭一个秘诀认得大海的方向,就是在黑夜里海天相接的那一线亮光,小海龟紧盯着那一线亮光便能认准方向归到大海找到妈妈。 然而,现代城市的发展,各大海滩附近大量发展房地产,建筑物里通宵达旦的亮光常常迷惑着小海龟,使它们错误地以为那个明亮的城市便是他们的家乡,往往义无反顾地走向不归路。 另外,一些幸运地归海的小海龟在海中畅游时还会面临着另一项来自人类的威胁,就是海里的白色塑料袋。 海龟主要以水母为食,漂浮在海里的大量白色塑料袋和气球的形状如美味的水母一般,海龟错误地吞食这些塑料物之后即会面临生命危险,因此海龟们需要学习分辨真假食物的能力。

我们这些在海外的学生学者同胞们,肩负着父母、家庭与祖国的期望,还有造物主上帝的托付,有一天都要海归祖国报效社会,实在应该慎思明辨,分别是非善恶,认清前行的方向,才算不枉此趟美国之行,亦不负此生神之托付、达成神之使命。

参考书目:
比尔•奥斯汀,《基督教发展史》,许建人、马杰伟译,种籽出版社,2002
陈庆真,《世界观的交锋》,台北校园书房,2007
祁伯尔,《历史的轨迹:2000教会史》,李林静芝译,1984
庄祖鲲,《迵别的祝福:十二个改变时代的典范》,华文出版社,2014

P26作者来自中国广东,2009于美国佐治亚大学获农业与生物工程博士学位,做博士后研究工作期间响应上帝呼召决心全时间为主作工, 现在美国正道福音神学院接受家庭事工硕士学位训练;致力于华人学者福音工作,尤其对年轻父母在亲子教育、婚姻家庭的医治与改良事工上有负担。

 

 

 

 

 

 

___________________

扫一扫或长按以下二维码(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为基督赢得这世代的华人知识分子,好文不断哦。更多文章请登录: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
 
重要公告
從2021年起,使者雜誌文章及電子PDF將發佈在使者新網站:afcministry.org,本站將不再更新。歡迎前往我們的新網站瀏覽更多內容。
我們將在新網站持續更新聘牧專欄,有任何變動請聯繫:am@afcinc.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