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事工:我是受惠者与参与者   /贺安慈

 
 
 

AM 0910-16-All-26

 

校园事工的受惠者

1970年读高一时,思考才萌芽的我从众多哲学书籍中寻找人生的答案;在那青黄不接的年纪,我开始寻找人从哪里来、活着干什么、死后往何处去等大问题的答案。 这些哲人的书籍让我更茫然,幸好在同学的邀请下进入了校园团契,接触了圣经,才发现耶稣就是人生的答案,我也在高一下半年接受主,成为基督徒。

1970年代,中国文化大革命狂潮掀起,红卫兵叱咤时,台湾校园团契却经历复兴,校园同工们分布在台湾北、中、南区,各重点大学与高中校园里几乎都成立了基督徒学生团契。 我所就读的女子高中曾蒙当时还单身的庄碧明 (后为周神助牧师师母)、高炘(后为宣教士之妻)、忻贤礼(后为张明哲博士夫人)等姊妹担任辅导。 在她们忠心、爱心、智能的服事下,我们这批年轻信徒得到很好的关爱与造就。

进入大学后,我仍固定参加校园团契,当时文学院的辅导是来自英国的巴柝声宣教士,还有许多其他校园同工经常担任我们聚会的讲员。

他们当中多人后来成为教会的牧师,事奉果效有目共睹。 我在大学团契得到友谊、信仰造就,并在夏令会、冬令会度过快乐的时光,是个道地道地校园事工的受惠者。 大学毕业后我在一基督教机构服事了两年,之后进入神学院。

当年担任我高中、大学辅导的前辈们,如今几乎都已超过退休之年,虽然他们或许看不见或想不到自己劳苦所结的果子,但我深知他们是我的属灵恩师,他们天上的帐户有我的名字。

对年轻人情有独钟

由于自己信主的启蒙与成长多半来自高中与大学这段期间,所以进入教会服事后,对这一群体特别钟爱。 教会中的成年人多半惧怕去服事此年龄层的人,我却自然地加入这一群体的事奉,因我感恩自己生命的转变就是在这段期间,且奠定了日后人生的选择与方向。 我最后事奉的那个教会于多年后聘请了青年牧师,我才转到成年人中去服事。

感谢主,在教会青年人当中服事的这些年间,见证到许多高中、大学生因认识主而得救,生命改变,且数字后来献身于全时间福音工作。 他们延续祝福下一代的年轻人。

当外子从牧会岗位退休后,我们搬到靠近女儿家附近居住,离一大学校园不远。 我俩退而不休,实时加入他们的华人基督徒学生团契,外子也在当地华人教会担任大专组的主日学教师,我则参与大学生的门徒训练,继续服事年轻人。

我们蒙受上帝在我们年轻时对我们的诸般恩典,将这恩典回馈给年轻人。

从两个校园小故事看年轻人的福音需要

梅根的故事
大五的梅根在基督徒同学邀请下来到学生团契,同时来到教会;她在寻求人生的意义与方向。 少年期父母的离异造成她情绪的困扰,学业也变得起伏不定。 缺乏父爱导致她过早从男性身上找寻爱情,结果只是心碎与抑郁。 梅根忠实地参加团契和教会,从查经、分享、信息中得到许多个人问题与信仰疑问的解答,于四个月后接受主、在教会受洗,成为基督徒。

由于团契姊妹之间的相互门训,梅根扎实地成长,敬畏上帝得到生活的智能,渐渐地从她过去的阴影中走向光明,且愿意献上自己参与服事。

由于过往的经历,她对受苦边缘人群和情绪有困扰者特别有负担,愿意使用上帝在她的身上的经历,成为他人的帮助。 梅根明显地是校园工作与教会合作所结的果子。

梅根即将离开校园进入社会,我们为她祝福,求神在她将来的工作住处带领她找到合适的教会,继续追求主成长。

杰书的故事
杰书从小就参加教会各项活动,但内向的他常感觉被冷落,没有朋友,教会没人留意他的存在,所以上高中时他远离了教会。 大学第一学期的迎新活动中,他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加入华人基督徒团契。 由于团契里的弟兄向他伸出热情的手,并邀请他加入门训小组,且团契辅导每周三邀请契友到家里晚餐,杰书慢慢地有了朋友,而且转过来愿意去关心他人。

杰书自己见证说:「我明白团契(community) 的重要与投资在他人身上的美好。 」参加由他带领的周五团契查经小组,我一点都感觉不出杰书的羞涩,而且他的圣经知识非常深入,带领技巧让所有组员都愿意分享。 杰书申请担任下年度团契核心同工,其中一个条件是必须是受洗的基督徒,他毫不犹疑地答应了,在深蓝的海水中与基督在死与复活的形像上连合。 我对杰书说:「你确实从内到外改变了。 」

代代相传

校园服事的一个事实是学生来了又去,但把握住一个人生命中这几年最宝贵的时间,让他们被基督得着,美好的后果是超乎想象的。 借用Les Newsom在TableTalk, December 2015所发表的文章最后的一段话:「让我​​们用一个沙漏来思想校园事工。 在顶端,世界各处的学子流入这个紧张的历史性时刻-『大学』,一旦福音大能影响到他们的生命,他们将流进到社会各个层面,回到各自的方言、种族、国家,在他们人生各个阶段,把上帝的国度彰显。 有什么更大的异像是基督的新妇所能拥抱的呢? 」(Ministering to College Students in Your Church)

今年五月去夏威夷茂伊岛度假,外子与我走在美丽的海滩上。 当我们回头看,深深的脚印已一个接一个地被不断冲上来的浪花洗去。 有人或许会惆怅人生的足迹至终不被纪念,有如大江东去浪淘尽,我们却接受这人生的事实:上帝的国度一定会继续推进,我们不过是其中一个阶段的蒙恩与回馈人,我们祈愿:必有属神的年轻人继续蒙恩与回馈!

作者来自台湾,1970年信主,1976年大学毕业,1978年赴美,1981年毕业于美南浸信会西南神学院,与夫婿从事基督教教育、宣教与牧会三十余年。 目前与牧师居加州中岸,退而不休,继续参与教会及使者校园事工事奉。 师母并从事翻译,著有《病中亲近主》一书 (天恩, 2012)。

___________________

扫一扫或长按以下二维码(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为基督赢得这世代的华人知识分子,好文不断哦。更多文章请登录: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
 
重要公告
從2021年起,使者雜誌文章及電子PDF將發佈在使者新網站:afcministry.org,本站將不再更新。歡迎前往我們的新網站瀏覽更多內容。
我們將在新網站持續更新聘牧專欄,有任何變動請聯繫:am@afcinc.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