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之后,寻求禾场   /吴锦章

 
 
 

AM 0910-16-All-15

退休旅程中看见的需要

2013年6月,我与太太从马里兰州搬到气候宜人的南加州一家规模庞大的退休中心。 搬家后,我人虽在加州,但原来在马里兰州公司的工作却还在继续。 感谢神的恩典,让我在西岸的家里与东岸的公司联机上班,由于东西两岸有三小时的时差,为了配合东岸公司的上班时间,我在周间每天早上五点起床上班,工作到东岸下午下班时间。

我从1975年的第一个工作日开始上班到2015年最后一个工作日,正好满四十一年。 2015年12月底我参加基督使者协会在休斯敦举行的第一次美南华人差传大会,也是我在职场上最后一周上班,那以后真正从职场退休。

在2015年正式退休之前的感恩节后,公司多给我两个星期的休假,我决定和妻子就近从加州长堤坐游轮到夏威夷,旅游中我学习到很多夏威夷的文化,历史和自然动植物的生态,但最值得回忆的是在旅途上发生了一件很有意义的事。

我遇见一位菲律宾出生、在多伦多退休的亚伯拉罕牧师,他一年坐几次游轮来服事船上工作人员及客人灵命上的需要,他特别对他的菲律宾同胞有很重的负担。 很多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来自菲律宾,他们经年在船上工作,例如我们遇见一位厨师己在船上工作了十五年。 他们寄钱养家,与家人相处的时间很少,很多任务作人员与家人关系破裂。

我们是礼拜六上船,船上有一个教堂可以坐四十人,可是船公司没有安排主日崇拜,主日上午我们在教堂看到许多基督徒来教堂,有人私下祷告,有人读圣经,他们坐了一下就离开。 当我遇见亚伯拉罕时,他在走道上发福音单张,我和他交谈中知道他有崇拜需要的材料,所以我们决定当船不靠海港的日子就举行「海上教堂」崇拜,这个行程共有八天在海上不靠海港,在海上的日子,每天早上十点是给客人的崇拜,晚上十一点是给工作人员的崇拜,有两天也有下午三点给工作人员的崇拜。 我们就在教堂门窗上帖上崇拜时间表,也在走廊上发给过路的客人。

主日崇拜开始后,早上的崇拜最多有六十人参加,晚来的客人祗能站在后面走道上。 我看见有人掉眼泪,有人要求我们为他们祷告,有人悔改再也不去船上的赌场,有一对夫妇要求给他们重新主持一次婚姻奉献礼。 有的游客甚至要求多加一次这旅程的最后崇拜,因为那天比较晚才靠港口。

船公司不提供崇拜需要的影视音响设备,我们祗靠笔记本计算机和一个小扬声器来操作,但神给了我们一位从北卡来的雅各布,当我们唱诗歌时,他带吉它来伴奏,就这样我们甚至有圣餐和圣诞崇拜。

这旅程中我看见了人们灵命的需要,也为自己能藉此有机会服事感谢神。

中亚访宣的启示

访宣缘起

几年前得知我计划退休,多年主内朋友鼓励我参与使者协会的「下一步」(Next Step)事工,使我开始学习怎样在这事工中服事神,同时积极地装备自己,在主的恩典中长进。

2012年我参加了CS Lewis institute的Fellow课程,必须先在暑假里读十几本书。 过去这两年多我又读了很多书,大部分与退休后的规划有关,比如Bob Buford的一系列「Half Time」(人生下半场)的书,获益良多;也读了OS Guiness的「The Call」和David Platt的「Follow Me」(跟从我)系列,了解从上半人生职场的意义进到人生下半场的服事在我人生的重要性(From Success to Significance),深知人生下半生应有如何的目标和如何应用职场上的技能和人生经验在人生下半场与别人分享。

此外我参与的马鞍山教会有一系列的成长课程,其中第301课「Discovering My Ministry」和第401课「Discovering My Life Mission」, 这两课程对我这时特别有用,301课教导我认知我拥有的属灵恩赐,内心最热衷的事、能力、个性和经验等,401课教导我知道在我的恩赐里我能在大使命伴演的角色, 使我能从这些信息来决定合适的服事出发点。

2015年底按照计划从服务41年的职场退休,之后三个月我每顿饭后就在沙发上睡着,一部份原因是两年半来住在西岸,却为在东岸的公司做事,好像经常都没有腄够,另一方面可能是虽然我一直在找寻退休后事奉的机会,但我退休之后生活缺少目标。

但这种懒散的日子在我决定去中亚吉尔吉斯坦和土耳其访宣之后就改变了,这是一次跨文化的短期访宣,因为中亚各国都是以回教为主的国家,访宣队需要有所装备——首先要了解回教徒文化,他们沟通方式,及他们的处世态度、生活习惯及接待外人方式,我们上了一天课并去拜访清真寺及进中东式午餐来体验这些与我们不同的地方。 我们也每人需要准备一篇分享、一篇灵修,及教导年轻大学生生活的材料。

200812221127527272016年6月7日我们一行4人 由一位牧师带领终于成行了。 在十五小时飞行之后我们就抵达这个和中国大陆新疆祗隔着天山的国家。

访宣内容

我们在吉尔吉斯坦访问了几个基督徒办的学校,他们告诉我们他们的需要,比如想要和美国有交换学生,因为冬天太冷需要室内体育馆、建立计算机网络系统,特别需要好老师,因为俄罗斯籍老师很多都因家庭缘故回去俄国没有再回来,美国来的可以一面教英文一面学俄语和吉尔吉斯语。 他们也希望有暑假文化交流活动,美国成熟的高中或大学生都可以参加。

我们也参加当地东正教的俄语崇拜,主讲员诉说他以前有吸毒恶习,他和家人关系恶烈,现在母亲住在乌克兰,年老体弱,无法再见到她。

我们也和基金会办的四个中学的基督徒辅导老师会面,聆听他们的报告,了解他们教导的困难,比如家长非常愿意孩子上基督教学校及参与圣诞节的活动,但一出学校就受到家庭及回教庙会的压力和冲突。

我们也去拜访了中亚大学以及希望中心。 中亚大学不是向政府注册的基督教大学,所以没有教牧及学生团契,基督徒学生没有定期聚会。 希望中心在当地提供免费医疗服务,设备简陋但每日病人排长队来等着看医生,是一个宣教的大好机会。 我们也安排了两天八个项目的讲座,二十多位学生返校参加,内容包括如何去找工作、面试技巧、个人财务、人生及职业规划和小型企业开启,学生课堂参与和课后问询都非常认真。

回途中,我们在土耳其待了5天,拜访了很多在当地向回教徒宣教的宣教士,首次参加回教徒斋戒期间日落后的晚宴,非常盛大,几百人端坐在摆好副食的餐桌上,都在聊天讲话直到日全落后一声巨响,大家一起开动,主食这才上桌,吃完晚餐就是睡觉时间了。 我们也在海边看到一个宣道团体用音乐来布道,这个小音乐节目吸引了一两百年轻人来聚集,是个宣教的好方式。

访宣回顾

访宣结束后,我休息了一星期时差才恢复。 在这一周之中,脑子里常出现的不是我们看到的景色,也不是在那里的授课,出现的都是我们在那里见到的宣教士们。

在吉尔吉斯坦,有几位宣教士带着他们家人一起,小孩子也在当地比较落后的学校上学。 但通过他们的努力,有的也能从这里基督教学校毕业后进入美国的好大学。 有一位女宣教士放弃她著名的国际公司主管工作,留下她的儿子,来这里传扬主耶稣的名。 有一位年轻人才从神学院毕业就赶到了这里,她一见到我就很开心的认出我,是我们在2014年美西华人差传「下一步」工作坊的同工。 有一位在这里的基督教慈善基金会做事的女士请我们去她家吃饭,我们和她家人坐在屋外一个加高的餐桌,四面有蚊帐围着,她先生诉说他们一家如何在乌兹别克斯坦和吉尔吉斯坦南部的一个城市里被回教徙武力攻击,所幸当地警察及时赶到救了他一家,他也分享在钱不够的情形之下,神如何赐给他现在住的房子,他现在在当地学习圣经。

在土耳其伊斯坦堡,我们拜访了一位宣教士,他在街头布道,被捕下牢七次,他最近一次在牢里呆了八天,每次最后都无罪被放出来,因为土耳其没有法律禁止宣教,被下牢时他就在牢房里向犯人传耶稣的话,他也用他辨公楼的一部份给当地年轻基督徒聚会。

另一位宣教士在一个度假城市二十八年了,他们曾受到当地回教徒武力攻击,但仍然留在那里,不但向当地人传教,也教导从中国大陆来的基督徒。 他告诉我们他需要有人在课堂上把他教的从英文翻译成中文,因为从中国大陆来的学生英文程度不够好。 有一位宣教士和我们一起上跨文化课之后就来到土耳其开始找宣数伙伴或找自己可能开始宣教的工场。 近来当地有恐怖分子攻击及近日发生的军事政变,她深知宣教士不但是工作辛苦,而且在危险地区工作,也可能有生命危险,但她深信主会保守她。

在这次访宣中,我才得知我认识多年的两个朋友也经常来吉尔吉斯坦。 一位当年带我信主,现在还没有退休的医学院生理学教授,他应该快要八十岁了,但他每年数次来中亚国际大学教授晚上没有学分的课,深受学生欢迎。 另一位主领一个宣教机构,他以前经常鼓励我参加他的机构到福音比较缺乏的地区用职场技能去宣道,但我当时年轻,孩子们也还在成长,没有答应,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这次的中亚访宣让我看到禾场的需要,看到神借着宣教士给我许多激励与感动,让我明白神给我下半生的使命,如何地用我退休后的时间、用我人生下半场作合神心意的事奉。 我也鼓励在职场的青、中、壮年弟兄姐妹要把握所有机会,趁我们还可以行动时一起来事奉主。

作者生长在台湾,大学修读数学,来美进入研究院读计算机系统,毕业后任职美国东岸很多大公司,主要任务是经营大型计算机系统有效的处理工作。 从IBM退休后,目前是使者协会「下一步」团队同工,也参与职场宣教工作。

___________________

扫一扫或长按以下二维码(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为基督赢得这世代的华人知识分子,好文不断哦。更多文章请登录: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