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要我「换轮胎(Re-tire)」   /张汉光

 
 
 

AM 0910-16-All-11

上帝的呼召临到我:你总是推广宣教、鼓励别人去,为什么自己不去呢? 我跟上帝说:我当初移民多伦多,就是要来享受生活,你要我支持宣教士、奉献金钱都可以,可是让我自己走出去,这太难了。 我都快六十岁了,我想Retire(退休)啊。 上帝说,是,你是要「Re-tire」,你需要换一个轮胎,继续来事奉我……

我出生在香港,从小跟着母亲去教会,15岁信主。 后来,我做了工程师,自己开公司、做老板。 并一直在教会服事,做长老、执事。

95年,为了享受生活,我们一家人移民加拿大多伦多。 我每年要坐12次飞机,这个月在香港处理公司事宜,下个月便回多伦多享受清闲日子,并在教会服事,作执事、长老,教主日学,传福音。

我向来支持宣教工作。 我是教会宣教部的部长,并于05年加入「华传」做董事会的委员。 我还去读了神学。 我读神学不是为了作传道人,而是为了掌握知识,以便更好地带领教会推动宣教。

换个轮胎

2007年,我以华传董事会委员的身份到阿根廷参加南美宣教大会,目的是推广南美的宣教工作,招募去南美宣教的宣教士。 但是,在大会讲员呼召人去哥伦比亚开设华人教会时,却没有人响应。 哥伦比亚曾经是个很乱的地方。 每天有人被绑架、有新闻报导街头打死人的事件。 更恐怖的是哥伦比亚大毒枭,他们的势力极大,肆意妄为。

既然没有人响应,我自然很失望。 而就在这时,上帝的呼召临到我:你总是推广宣教、鼓励别人去,为什么自己不去呢? 我吓了一跳。 我跟神说:我当初移民多伦多,就是要来享受生活,你要我支持宣教士、奉献金钱都可以,可是让我自己走出去,这太难了。

我心里不愿意,就跟神犟着,不过也继续祷告,求神给更明确的呼召,也求神预备我的心。

之后的两年,我都会去哥伦比亚参加两个礼拜的短宣,在那里带人信主。 离开的时候,两位姐妹对我说,谢谢你带领我们信了主,但是我们还不会祷告,也不会读经,你要回来教我们祷告、教我们读经啊! 2009年,短宣结束的时候,弟兄姐妹跟我说,你什么时候回来建立教会牧养我们啊?

这殷殷期盼的声音一直留在我的脑海中。

回到加拿大之后的第二天,我参加一个教会新礼拜堂的筹款活动。 麦希真牧师作见证分享,他说他二十多岁的时候从香港到新加坡去宣教,当时出来,是因为听到一首歌:「走出去,向南向北,走出去,向东向西,张开你居所的幔子,扩大你帐幕之地……」他说:你听到了,也知道了,现在要走出去。 我觉得这是神在对我说话,要我走出去。

接下来的礼拜天,我做教会主日崇拜的主持。 牧师讲到他年轻时推广宣教,但是上帝要他自己去。 他知道我是宣教部的部长,讲到此,还特意靠近我,对我说,我讲得对不对? 你有没有听到神呼召你啊?

神一连借着两位牧者对我说话,我知道,神要我去。 我还跟神嘟囔,我说,神啊,我都快六十岁了,我想Retire(退休)啊。 神说,是,你是要「Re-tire」,你需要换一个轮胎,继续来事奉我。 我终于心服口服,接受了呼召。

我告诉太太丽珠,上帝呼召我去哥伦比亚全职宣教。 太太说,我才不要去那个鬼地方,要去你自己去。 还说,要不然我们去中国大陆吧,那里也有很多需要。 我就跟上帝祷告,你既然呼召我,也求你预备丽珠的心,让她和我同心。

这样祷告了一年多。 2010年,我又打算去哥伦比亚短宣了,为期三个月。 太太说,你这是不负责任,三个月有什么用? 你带人信主之后就离开,他们怎么办? 我说,没办法,你不要去嘛,我就只好短宣啊。 太太说:「好,我也要去。 」我就哈利路亚了!

P18-12011年1月12日,我们夫妇俩正式蒙教会和华传差派,去哥伦比亚的首都波哥大进行长期宣教。 那年,我60岁,还打破了华传最老宣教士的记录呢。

开展工作

到了波哥大,我们第一个礼拜去拜访华侨联会,告诉他们我们是来传福音、讲耶稣的。 他们没听过福音,但对我们很友好、很热情。 我跟他们询问波哥大的华人情况,也请他们带我们去大使馆认识中国大使。

到了中国大使馆,大使问我:「你是从哪里来的,来干什么? 」

我告诉他:「我从加拿大的多伦多来,我是天国的大使。 」

他问:「什么是天国的大使? 」

我说:「我是从基督教的国度来传福音的,要用信仰建立和谐的中国家庭和中国小区。 」

我递上名片,他把名片交给秘书,秘书出去片刻再回来,跟他促耳交流了几句,估计是汇报对我的调查情况。

他对我说:「你致力建立和谐的家庭和小区,我们很欢迎,你有什么需要的话就来找我,我会帮助你。 」

到波哥大的前两个月,除了与大使馆及侨领建立关系之外,我们每天都去拜访当地的华人餐馆。 波哥大的华人有90%是做餐馆生意的,而餐馆有餐馆的规矩,每个餐馆都各有地盘,不能靠得太近。 所以,餐馆分布得很散,几乎都相隔二、三英里路。 因为没有车,打的又太贵,所以我和太太每天步行探访六、七间餐馆,并在三月份画出了一份波哥大的餐馆地图,供以后传福音探访之用。

申请身份

到了波哥大,当务之急就是申请居留身份。 如果没有身份证的话,则不能租房,不能开银行户口,不能拿驾照。 而且,六个月就得离境。 宣教士在工场上很难拿到身份,这在宣教事工中是个普遍的问题。

我问侨领,我要拿传道人的工作准证,按照法律要怎样申请? 后来找到相关的法律条款,如果一个当地教会有10个传道人,此教会就拥有一个申请海外同工的名额。 那么,我和太太两个人需要工作准证,我们就需要一个有20个传道人的教会来帮助我们申请。

第一个月,我们拜访了所有基督教会,不管什么宗派,长老会、路德会、浸信会、弟兄会…… 但得知我们的需要后,他们都说会为我们祷告。 他们只有几个同工,也是爱莫能助。

后来,我拿到一间教会的电话号码,这个教会叫作「十字架教会」,是100年前环球宣教会派澳大利亚的两位宣教士在哥伦比亚成立的教会,几经艰难与逼迫,他们成立了在波哥大的第一间基督教会。

那是2011年3月4日,星期五,我打电话给十字架教会。 他们都讲西班牙语,听不懂我讲英文,所以还特地去找了一位懂英文的传道人来接电话。 询问了我的情况,他说,你下个星期五来吧。 挂了电话,我就告诉了太太。 太太说,为什么不能礼拜一去呢。 所以我又联系,约好了礼拜一,即3月7日早上10点去教会拜访。

周一,我们到了那里,但是传道人告诉我,他只有10分钟的时间,马上就要去巴拿马开会。 没办法,我就递了名片,约好了还是礼拜五再过来。

到了礼拜五,我们照着约定的时间再去。 那位传道人见到我们,就跟我说:「Wilson牧师,您的背景我都知道了,您有什么需要,尽管说吧。 」

我很奇怪:「我的背景你怎么会知道呢? 」他说,他去巴拿马参加宣教大会,在会上遇到他认识的两位华人牧者,就把我的名片交给他们,问他们认不认识。 谁知道两位牧师都认识我,并且跟他详细地介绍我的情况,向他举荐我。

我才知道,原来,这两位牧师是我在2007年去巴拿马参加南美洲宣教学院的宣教营时认识的。 当时我根本没有要来哥伦比亚长宣的想法,但是上帝的计划高过人的计划,他在那时就已经预备了两位牧师,在2011年为我作举荐人。

我说,我是来做华人宣教事工的,我需要传道人的身份证。

他问我,申请需要什么条件。 我说,我需要你们提供薪水、医疗保险,若期间回加拿大探访,需要往返机票;我们还需要教会提供6个月的银行帐户信息。

很巧的是,他们教会有43位同工,相当于可以办理四个海外同工名额。 且那天包括主任牧师、长老、执事在内的六位领袖在教会。 传道人将我的需要翻译给他们听,他们花了不到10分钟时间讨论、祷告,就告诉我:我们会全力支持你。

我站在那里,听到这个答复,心里很感动,忍不住流泪,脚一软,就跪了下来。 于是,六位牧师长执走到我身边,按手为我祷告,求主祝福我的服事。

后来,我们顺利地申请,并顺利地拿到了身份证。 我还成为了哥伦比亚拿到传道人身份证的第一个华人。

十字架教会在我们的宣教事工上给了我们很多无私的帮助。 他们经历过在波哥大建立基督教会的艰难,所以主动问我愿不愿意先在十字架教会下属成立华人教会,他们为我们提供场地和保护,但我们的一应运作他们都不会干涉。 所以,我们刚开始就在十字架教会的庇护下开始了华人的聚会和主日崇拜。

领人信主

我们到处探访、到处传福音,上帝也把得救的人数加给我们。

在波哥大,人们只吃早餐和午餐,他们是不吃晚餐的。 晚上七点钟以后,大街上几乎就看不到人影了。 而晚上灯火通明的地方,唯有赌场。 所以,波哥大的很多华人,白天在餐馆做生意,晚上就跑到赌场赌钱。

有一天早上,我带着皮包去餐馆传福音,包里装的是福音杂志、报纸以及福音单张。 刚到一家餐馆的门口,碰巧看到一个赌场的经理迎面走来。 他也拿着皮包,只不过他皮包里装的是赌场的优惠券。 他也要去派优惠券,揽生意。

他见到我,就问:「你是谁? 你的老板是谁? 」我说:「我的老板很大的。 」他很奇怪,说:「我没见过你的老板啊。 」因为到波哥大的中国老板,几乎没有不去赌场的,所以他说没见过我的老板。 他问我「你做的是什么生意? 」我说:「我做天国的生意,我的老板是上帝。 」

后来聊起来,他说:「我看到那么多人在赌场,赌了这么多年了,你是没办法改变他们的。 」我说:「我不行,但是我的老板上帝可以。 」我随身带着一些VCD,其中有一个是讲一个赌徒改变成为基督徒的故事。 我说,你拿去看。

晚上7点钟,我接到一个电话,是那位赌场经理打来的。

他说:「张牧师,你那个VCD里面的故事是真的吗? 」

我说:「当然是真的啊。 」

他说:「如果你的上帝真的能改变人的话,我有一个好朋友,他在赌场赌得太厉害了。 如果你的上帝能改变他,我就信你的上帝。 」

我说,好。 他就带我去朋友那里。 他的那位朋友也是餐馆老板,餐馆赚了钱,他就拿去赌,赌得没钱了再回来做餐馆生意。 他曾经交了一个女朋友,第二天就要结婚了,最终选择离开他,因为实在对他没有信心。 他的妈妈在四川生病了,他因为赌输了,没钱回去看望妈妈。 我就跟他谈。 第二次再去看他的时候,他愿意接受耶稣作生命的救主,悔改归向神。

他信主之后,一个月没有去赌场,就省下来四万美金。 他的伙计也给他作见证。 伙计说,「12月老板过生日,我们想为他庆祝。 波哥大晚上没什么好玩的地方,就只有去赌场。 他不愿意去,是我们强带他去的。 但是到了赌场,他居然不赌。 连老虎机都不碰。 人家说,你发神经啦? 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啊! 他说,他里面有个力量,他对赌博没有兴趣了。 」他知道,这是上帝的力量。

那位赌场经理看到这位朋友的改变,也信了主。 华人在波哥大做到赌场经理的位置不容易,他一个月有3500美金的收入。 但后来他告诉我:「张牧师,我不能在赌场做了,因我良心不安。 我把工作辞了,现在帮朋友送外卖,一个月700美金,但是心里特别踏实。 」

这样的生命见证还有很多,很多人因此愿意来认识主耶稣。 到2012年初,经过13个月的时间,已经有120个人信主。 随着信主人数增多,找到更大的教会场地牧养他们成了当务之急。

P18-2租到教会用房

2012年初,我跟差会报告,计划成立华人教会,因为我们需要一个更大的地方,用来牧养、聚会、查经。 差会通过了,我们便着手寻找合适的房子,我们的预算是每个月租金加水电不超过2000美金。 我们都为此同心祷告。

2012年2月28日,一位弟兄打电话说,找到一个地方,月租2000美金。 我们就去看房子。 可是房主不在,我们就只好在外面走来走去。

一位哥伦比亚人看见我们,就过来询问,你们走来走去做什么? 我们说在找房子做教会用。 他说:「我带你们去看一个更好的地方,就离这里两个街道,是个很好的楼房,而且刚刚装修好。 」

既然不远,我们就跟着他去了。 到了那里,发现是一楝漂亮的两层楼房。 师母说不行。 因为这个楼房我们每天探访餐馆时都会经过,但是一看便知会超过预算很多,我们根本付不起。 我说既然来了,就进去看看吧。

楼房大约实用面积有6,500平方英尺,地下有一个可容纳一百多人聚会和崇拜的大堂,二楼有6个房间,每间有200平方英尺,可用作教室、办公室或者客房。 令人吃惊的是天台可置放7张长椅及讲台,可作小礼拜堂。 另外,楼房还带一个车库。 房子是新装修的,地点适中交通便利,3分钟步行往Transmilenlo车站,邻近有一个大天主教堂,宁静安全。

我们问房主租金多少,他问我们租来做什么用,我们说是作教会用。 他说35000哥币,也就是1680美金。 我一听就说:我们租! 没人能够想到我们是1680美金租下来的,因为市场价要3000-4000美金。 找到这个房子,不是我们的能力,是神奇妙的预备和带领。

供应经费

找到了房子,我兴奋地跟差会与母会报告,并且申请购置桌椅家具及计算机、投影仪等设备的款项。 母会问我需要多少钱,我说8500美金,他们说没问题,并立即将款项拨给我们。

拿到款项之后,我才意识到,因为需要首付四个月的房租,也就是差不多7000美金,付了这部分款项之后,原打算用来购置设备及家具的钱已经所剩无几。

我懵了。 责怪自己怎么想得这么不周全。 如果之前申报款项的时候直接说需要一万五,母会可能也会答应。 但既然已经说了8500美金,总不好说8500不够,想再申请经费。 可是,没钱了,怎么办呢? 我就跟神祷告。 我跟神说,神啊,这个教会是你要建的,不是我要建的,现在我们没钱了,你要供应啊。

过了几天,我打开计算机,竟然收到从澳洲悉尼一个教会寄来的邮件。 邮件里说,我们教会奉献7000澳元(也就是7700美金)给你。 我很惊讶,我素来没有和澳洲什么教会有过来往,怎么会收到这么一封邮件呢?

我找到他们教会的电话,打电话过去询问。 我说,我们并不认识,也从来没有联系过,你们怎么会奉献7000澳元给我们呢? 对方答复到:我们传道部今年的预算多下来7000澳元,所以要奉献出去给需要的事工,如果不奉献出去的话,会影响第二年的预算和财务。 他说,我们往年也是如此,多下来1000或2000块的预算,都是奉献出去的。 今天比较特别,多出来7000块,经执事会讨论,得知哥伦比亚要开第一间华人教会,我们有感动,就决定把这7000块全部奉献给你们。
我唯有向神献上感恩。

2012年3月1日起,我们开始装修各种家具、配置设备。 5月22日,我们第一次在新的教会大楼里进行崇拜,有国语堂和粤语堂。 9月15日,我们聘请半职同工,增设西班牙语崇拜。 我们将一切荣耀颂赞都归给主。

要求探访

在我们的服事中,上帝为我们开了很多奇妙的门。 有一次,我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里问:「张牧师,你可以来探访我吗? 」

我说:「你是谁,在哪里呢? 」

他说:「我是李某某,在监狱里。 」

我奇怪了:「那你还可以打电话啊? 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呢? 」

他说:「可以啊,是中国大使馆的领事告诉我你的电话的,让我打电话给你,看你能不能过来探访,给我送圣经、杂志。 」

我说:「当然可以啊。 」就过去探访他。

我心里为这样的主动要求探访很高兴。 后来才知道,哥伦比亚的华人如果被抓住坐牢,政府会通知中国大使馆去做关怀照顾的工作。 所以,有的时候,我也会接到大使馆的电话:「张牧师,这里有个人犯罪,等着审判,你可以去探访他吗? 」

我们在哥伦比亚所做的工作,大使馆看在眼里。 他们看到赌徒的生命改变,看到分崩离析的家庭重新和好,所以也愿意我去探访这些被关在监狱的犯人。

而我们教会的华人,知道我和大使关系好,有的时候他们遇到困难,遇到需要办理身份等等问题,也会来找我,我再去找大使请他帮忙。 我们的上帝很幽默,竟带领我们建立这样奇妙的合作关系。

不舍离开
因为波哥大处于高原地带,太太的身体受到地域和环境的影响,晚上不能睡觉,身体承受不住,所以我们在2014年离开波哥大,回加拿大。

之前说「我才不去那鬼地方」的是她。 而今,在这里服事四年,和这里的弟兄姐妹建立了深深的情谊。 走的那天,最舍不得的也是她,她是哭着离开的。

弟兄姐妹们说,是你们到处找我们,把我们抓回来的,我们才能够认识主。

他们分享说,你们刚来的时候,到我们那里去传福音、派单张,我们不喜欢,还让你们不要阻碍我们做生意。 但是你们第二个礼拜还来。 你们从加拿大那么好的地方来到这里,为什么要这么辛苦呢? 我看到你们的爱心,所以慢慢地接纳你们,听你们讲福音,后来信主,价值观也不一样了。

这四年来,是很辛苦。 开始时我们每天步行去六七家餐馆探访,而每家都相隔两三英里,身体很累。 后来牧养教会,用国语讲道。 我在香港长大,只会粤语,刚到波哥大的时候,我讲国语基本上没人听得懂。 要用国语讲道的时候,我就对着计算机一个字一个字地练发音,每句话练习,花很多心力。

但这些辛苦都没有白费,上帝让我们经历了服事的甘甜。 看到他们认识主,看到他们生命的改变,我们很满足很喜乐。

这里的年轻人,当我们是父母。 他们多是二十来岁,离家来到这里,我们以基督的心去爱他们。 同辈的人,则把我们当成朋友,我们聆听他们的困难,为他们祷告。 在我们住的地方,常常会有弟兄姐妹来敲门,说买了菜,买了鸡,带给我和师母。 或者是从外地买了龙虾,带给我们。 我们看到他们的爱心,看到他们顾念我们。

我很感恩,在我人生的下半场,没有按照自己的心意退休(Retire),而是领受了神的使命,「换了轮胎(Re-tire)」继续服事他。 虽然有辛苦,但是很喜乐、很满足。 这是恩典之路。

作者曾任「加拿大华人福音普世差传会」委员及主席,2010年蒙神呼召与太太梁丽珠被「华传」差派去南美洲哥伦比亚开荒植堂工作;经历圣灵引导,翌年在首都波哥大建立第一所华人教会「哥伦比亚华人基督教会」;同时2001年开始于加拿大爱证浸信会参与事奉,负责推动训练传福音及宣教事工,带领教会走遍南美多国体会宣教生活。 现任教会福音事工主任。

___________________

扫一扫或长按以下二维码(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为基督赢得这世代的华人知识分子,好文不断哦。更多文章请登录: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
 
重要公告
從2021年起,使者雜誌文章及電子PDF將發佈在使者新網站:afcministry.org,本站將不再更新。歡迎前往我們的新網站瀏覽更多內容。
我們將在新網站持續更新聘牧專欄,有任何變動請聯繫:am@afcinc.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