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下半场——换边出发   /温英幹

 
 
 

AM 0910-16-All-03
我们应该如何奔跑才能蒙主喜悦,特别是下半场?

一、前言
半场或中场(halftime)的名词来自运动竞赛(大都是球赛或类似比赛),将竞赛分成上半场与下半场,半场是中间的休息时间,让竞赛双方选手有一段休息或喘息的时间。对观众也是休息或观看表演的时间。下半场时,选手要“换边,重新出发”,减少任何场地的有利性,以示公平。

布福特(Bob Buford)在1995年出版一本名为《半场(Halftime)》的畅销书,指出人生有上半场,半场与下半场;最主要的是下半场要怎么打,怎么过,因为整场输赢在下半场才能决定。很多人在上半场积极追求成功,但下半场追求人生的意义才有价值。但所谓人生上半场与下半场,甚至中间的半场,如何划分,并无定论;就像打棒球,何时上二垒,三垒及跑回本垒,每场情况都不同,每位选手的表现的进度也不一样。

基督徒在奔跑天路的历程中,也有上半场,半场与下半场的路程。我们应该如何奔跑才能蒙主喜悦,特别是下半场?还是我们不在乎,照样过日子,直到见主面?保罗的经历是我们的榜样;每次读到他尽力奔跑的经文,就是一大鼓励(腓三13-14;提后四7)。

本文描述个人在思想人生下半场时的一些回忆及反思,感恩神给我各种装备与服务机会来彰显神的荣耀。

二、人生上半场 ——从靠自己到学靠神

我的人生上半场与下半场可以用五十岁为分水岭。在上半场中,又可以分为两个阶段,前面一段是只靠自己奋斗的日子,下一段是我和妻子同时认识神,信主,成为基督徒开始依靠神之后的日子。

从成长到留美。我和妻子都在台湾长大。与大部分同时代的人一样,在我们成长过程中,从二次大战后的孩童时期直到大学,生活都很艰苦。我的求学过程还算顺利,从小学到大学,我的学业成绩都不需要父母担心。但每到开学之前,父亲都要到处奔走借钱来为还在上学的子女筹出学杂费。在1960年代,我就读台湾大学,几乎是半工半读 – 担任家教及依靠已经做事的大哥大姐来帮忙。我也不负家人期望,大学毕业后考取研究所,并到拿硕士学位后,得到美国大学的全额奖学金,于1969年夏终于圆梦,与众多来自台湾的学子一样,坐着学生包机,来美攻读博士学位。

有了奖学金,不需打工,经济情况就好转了,还可按月寄钱回家,帮助家人还债,补助生活费用。同时也于1970年底回台湾结婚,次年妻子来美团聚,开始“相依为命”的日子。

夫妇同时受洗归主。我的人生最大改变是在取得博士学位的前一年,与妻子同时在新成立的巴尔的摩中华基督教会受洗成为基督徒。那时教会规模很小,甫一受洗,带领我们信主的陈俊荣牧师与师母就立刻嘱咐要学习投入事奉。我们开始学习从自我为中心,事事靠自己,转变为事事仰望神的指引。

毕业与就业。经过一番苦读,信主后一年,靠着主的带领,1974年终于完成经济博士学位。那时刚好遇上石油危机,经济不景气,找工作困难,神却奇妙地安排我进入位于华府的联合国特别机构世界银行服务。

从1974年到1996年,从短期性的顾问,到成为正式的经济专家,这段期间可以算是我的人生上半场。职业相当稳定,收入及福利都算不错。妻子在美国拿到硕士学位后,也因神赐福进入世界银行工作,夫妇同进同出。我们随后育有一女一男,也买了自己的房子,在台的亲友看我们算是“混”得不错。

参与教会事奉。在华府找到工作后,我们于1976年秋移居到华府北郊郊区,就近参加马里兰中华圣经教会。该教会成立于1976年,人数约一百人,但却是非常活跃的教会,对海外宣教很有负担。我们转会后,也立即投入事奉。

1982年教会请刘传章牧师来牧会,在他的卓越带领下,教会迅速扩张,成为华府地区参加人数最多的教会,并分别在其地方植堂。我在教会曾经担任过宣道部执事及同工,并担任主日学老师,参与许多的传福音及灵命进深的培训与特会,参与为平信徒开设的神学课程,也参加几次短宣。一般而言,我还算是一个服事热心的基督徒。

世界银行的磨炼。在世界银行最感到有成就的是1983-1992。这段期间申请调职到“经济发展学院”担任讲师,负责对中国大陆官员和大学教师在宏观经济管理方面的培训,经常带领国外经的经济学家出差到大陆与大陆的对口大学合作开办进行培训工作,造就不少中国的官员及大学教师对西方经济管理的认识。1992-1995我又调到世行的员工退休金管理局担任高级经济专家,负责提供世界财经局势的信息给负责退休金投资的局长及同事参考。这三年除了学习金融市场及经济局势外,也参加美国财务分析师(CFA,Chartered Financial Analyst)的三级考试,三年后获得CFA证照。这也是神所赐的礼物,因为有了这张“金证照”,在后来返台任教发挥了很大的助力。

三、人生的半场(或中场)——厘清人生目标

虽然在教会里有服务,头脑知识也知道基督徒的一生就是要“荣神益人”,但对自己的人生目标或使命并不清楚。直到我过了中年了才体会到,一个人活在世上不能没有目标,神创造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都有被造的目的。那时研读一些属灵书籍,得到一些启发,就开始花时间祷告和思考,写下我的人生目标与使命,作为我生活准则。希望我能充分利用神所赐给我的恩赐才干及时间为主使用。

人生使命与目标。我把人生目标分为属灵与属世两个层次:属灵层次是立志将自己的生命完全献给神来使用(罗十二1),希望在见主面时会对我说:「你是一位忠心良善的好仆人」(太二十五21)。属世层次是立志作一个品格正直的人,并对旁人有影响力。「能影响他人」是很笼统的目标,不论神为我开启哪一条路,从事什么工作,我都要利用机会影响别人的生命往好的方面前进。以自己的生命影响周遭人,包括最亲近的家人,重要的是过一个平衡的生活,也就是在教会和各样服务工作,家庭关系与事业发展之间都能兼顾。我把这些原则打印出来钉在墙上以便随时复习反省。

有了这些原则,对我以后的生活有重大的影响,也影响我在日常生活中的时间分配,尽量按照优先顺序,过着事奉,家庭及职业三个领域都兼顾的生活。慢慢地,我觉得生活越来越有力量,神也扩张我各领域的成长。

P3除了在教会及其他服务上尽力参与外,我也养成一年通读圣经一遍的习惯,至今不曾停止。我发现读经祷告后,比较容易将事情和情绪交托并倚靠神。除了上班时间以外,多花时间与家人相处也是时间分配的原则之一。儿女小时参加许多课外活动和技术学习,我和妻子总是花很多时间陪他们,直到他们分别进入大学与高中为止。在职场上努力工作,与上司,同事和谐相处更不在话下。

职业生涯改变。神的作为非常奇妙,在适当的时间把我从舒适的环境中拉拔出来,走向自己不清楚的道路中。

1994年世界银行由于新行长上任进行结构调整的大改组,将许多职位撤销,遣散许多年资较深的员工,我的职位也在内。不过机构的福利不错,当时有两个选择,一到其它单位申请新职,另一是提早退休,开始领头月月退休金,另外还给一段时间找新工作。自从在美国拿到博士学位后就在该机构服务二十几年,这是一个新的挑战。

刚好有位大学时代的学长及好友郑治明教授,于1994年自美国的大学提早退休应聘到在台湾花莲新成立的国立东华大学创办国际经济研究所,他来电邀请我回台一起和他打造新成立的研究所。经过祷告和和家人商量后,决定返台服务,同时也有机会与年迈的母亲及岳父母相处,略尽孝道。

1995年底参加使者每三年一次在华府举办的差传大会,我和妻子去参加,在那里我再受感动站出来奉献给主使用,作双职事奉者。日后才感到这是神把我从过去舒适的环境中拉出来,呼召我出来服事的。自此,我开始步入人生下半场,换边,重新出发。

四、人生下半场——换边出发

1996年1月底,我正式回台湾,应聘到新成立的国立东华大学国际经济研究所任教,担任副教授。学校草创,全校只有五个研究所,每所教的编辑只有五人,因此整个学校教师只有约三十位,大都是海外回来的学者。我跟随郑教授先后成立经济系,开始是大学部,后来扩充到博士班。他转到管理学院担任院长之后,我也接经济系主任一职,并靠学术论文升等成为正教授。我在东华任教到2009年一月底届临退休,刚好13年。东华后来与花莲教育大学合并,目前已有超过一万的学生以及几百位教职员,成为规模不小的大学。

回台这段期间可说是我的属灵培训时期,台湾也是我的属灵培训地。神预备了许多工场让我涉及其间,自己在各方面也有进步。

教会事奉。东华位处花莲市近郊的寿峰乡,学校占地250公顷,交通不便。我住在学人宿舍,那时只有自行车代步,只能参加离校最近的志学长老教会。是以台语为主的小教会,早在1960年就成立了。东华大学的设立,及我和几位基督徒老师的加入,带给这个教会新的使命及负担,就是学生福音工作。东华的师生人数逐年增加,成为很好的福音禾场。除了志学长老教会外,附近也开始了以国语为主的福音教会。东华几位基督徒老师也开始学生团契及教职员团契,一起同心兴旺福音。

基督教概论通识课。台湾的大学院校于1984学年度开始全面实施通识教育(General Education),仿效欧美大学的通识教育,规定大学生除了符合本科规定的专业必修选修科目外,也必须修满若干学分才能毕业。许多基督徒教授趁机提议开设基督教概论或类似科目来介绍基督教,并间接传福音。由于课程设计多元活泼,吸引很多大学生选修,也带领不少大学生认识基督教信仰的内涵而信主。我在2001年开始在东华大学开设基督教概论课程,找了本校一些基督徒老师及附近教会牧长一起研讨开课方式,得到大家的支持与投入。这门课成了学校与教会合作的课程,帮助学生了解基督教信仰的内涵,但并不用传教方式。每学期开课都吸引上百学生选修。这门课到我退休后仍然由其他基督徒老师接棒,继续传承下去。

神国资源为基督及神国杂志事工。2002年暑假我在美国,与妻子参加在使者协会举办的文字营。这是当时使者杂志主编杨高俐理师母所主办的,自1999年暑假开始的第一届,到2002年已经是第四届。主要目的是要培养基督徒的文字人,借着文笔来传扬福音。第四届一共有三班,每班四天三夜,主要任课老师是当时爱家杂志的主编苏文安牧师及从加州来的作家陈惠婉(莫非)老师,为期11天,每期四天三夜。我和妻子参加全程的文字营,与大约35位来自美国各处的学员,一起学习,得益良多。学员中好几位都已是写作经验丰富,有些还出版过专书的,仍然谦卑地来学习。之后我们夫妇继续参与高俐理师母办的文字营,后改为神国资源基督协会(KRC),并出版神国杂志季刊。我们应邀在协会里担任同工,我也负责杂志的一个单元企编,并撰写有关基督信仰与经济管理相关的文章,除了刊登在神国杂志外,也散见在台湾和美国的基督教报刊或杂志里(文章请见网页ykwen.blogspot.com)。

参与冠冕圣经理财事工。由于本行是经济学与财务学,多年来我一直对根据圣经原则来理财的事工颇有负担,几年前得知美国冠冕财务事工(Crown Financial Ministries,crwon .org)在全美各地举办圣经理财有道小组长培训班时,我与妻子立刻就近报名,在一个以黑人为主的教会接受为期一整天的培训。

之后回到母会马里兰中华圣经教会,与刘传章主任牧师分享,他很支持我们在教会开展该项事工。之后我发现冠冕在台湾的分会 – 冠冕真道理财协会(crown.org.tw)刚于2006年8月成立,就趁回台之便,专程拜访该会秘书长郑宏志长老。承他不弃,邀请我参与在台湾的事工,直到现在。从台湾退休回美国后,经过该会郑长老及理事长吴道昌长老的推荐,2010年我被美国冠冕的执行长班查克(Chuck Bentley)任命为冠冕美国华人外展事工主任(Director,Crown US Chinese Outreach),负责推动美国华人基督徒的圣经理财事工。该事工目前已经有华人同工在华府地区,洛杉矶,旧金山,休士顿,纽约,及新泽西等地区推动中。

讲道与演讲。在东华任教期间,所参加的教会规模很小,服务的机会很多,加上开设基督教概论,以及开放宿舍给学生团契使用,神就逐渐的使用我,有机会应酬在附近几个教会的主日敬拜中讲道及在学生团契里分享各种信息。回到美国后,也应邀在本教会或其他教会的主日敬拜里讲道,以及在各团契及教会外的团体分享信息。参加冠冕事工后有更多的机会在各处带领圣经理财方面的特会。

五、下半场 ——回顾与反思

我觉得我的整个人生的改变是神让我走出在美国的舒适环境(comfort zone),离开待遇不错的国际机构,回到台湾服务及服事。感谢主神都预备好,让我在财务上没有后顾之忧,可以专心服事。在台湾从事学生福音工作,及与花莲地区几个大学的基督徒教职员及几个教会牧长们一起事奉,不但个人灵命得以成长,而且也因此能影响所接触的大学生,以及之后借着所写的文章和演讲信息来荣神益人。

头衔与机会。东华在我退休时,经过系、院及校评审委员会,通过聘请我为终身荣誉教授,是超过我所求所想的。不但如此,退休后,又经过郑治明教授的引介,被私立元智大学管理学院财金系特聘为教授,教授几次两个月的短期金融伦理课程。当我第一次接到英文聘书时吓了一跳,因为我原不知道特聘教授是什么名义,原来是杰出教授(Distinguished Professor)。从来没有想过在学术界并无太多学术论文的我,竟然被聘为杰出教授。此外,从2005年一月到2010年一月有五年时间,我被聘请为台湾中央银行的理事,这是荣誉职,在国内财经界有些地位。就如当年以斯贴一样,得王后的位分是为现今的机会(斯四14),相信神给我这些头衔及名誉是为了现今的服务机会以及彰显神的荣耀。

全职服事。我自2009年1月退休回到美国后,除了前面几年回台短期教学之外,几乎是全职服务,时间分散在几个福音机构上。也被邀请担任使者协会董事及使者杂志编委,另外还担任溪水旁关怀单亲协会理事长,与妻子及其他许多义工一起关怀美国东部的单亲家庭。我们的生活非常忙碌,但能事奉主是今生最大的福分及喜乐。

作者为台湾东华大学荣誉教授,冠冕财务美国华人外展事工主任,使者协会董事。与爱妻吴桂英结婚45年,育有一女一男,均全职事奉,并有六个孙儿女。

___________________

扫一扫或长按以下二维码(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为基督赢得这世代的华人知识分子,好文不断哦。更多文章请登录: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
 
重要公告
從2021年起,使者雜誌文章及電子PDF將發佈在使者新網站:afcministry.org,本站將不再更新。歡迎前往我們的新網站瀏覽更多內容。
我們將在新網站持續更新聘牧專欄,有任何變動請聯繫:am@afcinc.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