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世的愛,永世的愛——我是如何給父母傳福音的   /拉結

 
 
 

AM 01_02-17 final-31我98年信主,在剛信的頭兩三年裡,我總覺得自己的生命並沒有因為信仰有什麼改變,所以也沒怎麼跟父母傳福音。我总在想,自己都搞不清楚,怎麼傳,傳什麼呢?

2001年來到美國之後,父母離太遠,丈夫學業壓力大自身難保,我發現自己的人生沒有了依靠,所以決定要認真對待基督信仰,給自己的人生找一個根基,一個可以幫助我在人生路上面對任何難處的牢固根基。

父母的不理解
隨著自己屬靈生命的成長,我越來越認識到基督信仰的寶貴,跟父母傳福音的迫切感就越來越強烈。其實不只是父母,我對身邊的朋友也有很強的傳福音的負擔。一位同為學生家屬的朋友有一次對我說:你以前從來不提耶穌,為什麼現在每次見我都是耶穌?

十幾年的時間裡我和父母寫信,打電話,抓住一切機會跟他們傳福音,但是都沒有什麼回應。父母雖然對我們的信仰不反對,但他們覺得「你們自己信就好了,不要把小孩子也洗腦了。」我告訴他們「如果你在山裡發現了寶庫,你是不是也會飛奔回去告訴你最愛的人?」

幾年前我因為一件事情對父母心存不滿,就想以傳福音的方式、「幫助」他們認識到自己是罪人為名,寫信指出父母的種種不是,不僅傷害了他們,更是推離他們遠離了耶穌。幸虧聖靈在我身上作工,幫助我及時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很誠懇地跟他們寫信道歉。感謝神,父母也原諒了我,但傳福音的事情仍舊沒有進展。


P58爸爸的態度有所轉變

直到2015年11月,爸爸意外發現早期肺癌,12月需要手術。我當時剛剛發現懷孕,只能等到懷孕中期,也就是去年年初過年的時候回國一個月。一方面想要安慰病痛中的爸爸,更重要的是他還沒有認識主耶穌,我无法想像自己所愛的人在一個沒有主的地方度過,這是多麼可怕!

我知道單憑自己的能力是沒有辦法贏得這場屬靈征戰的,魔鬼撒旦不會願意任何的靈魂從他的魔爪下逃脫。所以出發之前我就請弟兄姐妹為我禱告,為爸爸的心禱告。

在疾病面前,爸爸意識到了生命的脆弱和無法掌控的無奈,他的心逐漸变得柔軟,開始願意跟我一起學習一本介紹基督信仰的書。每次的學習我都真切地感受到了屬靈的征戰,也隨時隨地地靠著禱告堅持跟爸爸學習。

學完整本書後,爸爸告訴我:「我以前是完全不信,現在是半信半疑。」我非常感恩,因為我知道神在他心裡作工了,我這次回國總算有些成效!

爸爸身體慢慢恢復後我們邀請父母夏天來美國。因為是十幾年來第一次簽,我很擔心他們拿不到簽證,於是就請教會的弟兄姐妹為他們的簽證禱告,我們的禱告親友團甚至包括加州、波士頓的姐妹。他們順利拿到簽證後,我們又繼續禱告求神預備我們的心,迎接他們的到來。

其實邀請他們來美國最重要的原因是,我們希望有一個和他們長期相處的機會,以便跟他們更系統深入地分享我們的基督信仰。爸爸的病始終像顆定時炸彈,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爆發,我無法接受以後在天家與他們分離。

但想到要和他們朝夕相處三個月我還是有些緊張。十幾年沒有連續相處這麼久了,還有與孩子們和丈夫之間的關係需要平衡,我這個中間人挑戰非常大,特別是聽了很多朋友和父母公婆相處的負面故事,我只有不斷禱告。

天父在禱告中提醒我:他們信不信是我的工作,你的工作是愛他們。天父的提醒照亮了我的心,給我指明了方向。

肉體的掙扎,靈裡的軟弱
父母來了之後有更多的事需要操心,特別是在日常生活起居習慣方面我們需要有很大的調整。以前我每天起來先讀經禱告,現在要先開始做早飯。每天盡量安排活動以免他們太無聊,同時還要照顧好三個孩子的暑假活動。每天這樣疲於奔命,肉體的軟弱和靈裡的軟弱越來越讓我力不從心。

我非常掙扎。一方面因為忙碌和自己在每天的讀經禱告上的懶惰鬆懈,造成「老我」抬頭,心裡常常充滿抱怨苦毒,另一方面又不得不隨時隨地禱告,因為很清楚在贏得父母靈魂的這場征戰中我無法靠自己得勝。

回頭想想,是不是聖經裡講的「聖靈用說不出的歎息為我們禱告」,正因為我已經靈裡軟弱到無法為自己禱告了,聖靈就親自上陣了。或者像是故事裡講的,我們發現自己走過的人生路上只留下了一對腳印,質問神「為什麼 祢不在呢?」神的回答是「孩子,那時候是我在背著你走。」

感謝天父,我們人雖然失信,但祂從不失信。祂也知道我的軟弱,如果父母因為自己不好的見證而無法接受信仰,我一定會非常非常難過後悔,所以聖靈常常提醒我給我隨時的幫助,要我來學習主耶穌服事和舍己的榜樣。

八月,因為丈夫工作忙,我自己一個人帶父母和三個孩子去紐約,這對我一個長駐「村裡」,從來沒有進過紐約那樣大城市的 「鄉下人」來說是很大的挑戰。我別無選擇只能禱告,自己禱告,請姐妹們禱告。我們在紐約經歷神貼心的保守和看顧,順利平安地回到家中。

意外的雙重驚喜
八月底,爸爸在回國之前突然表示想受洗,這讓我非常意外。雖然自從他們過來之後,我每天晚上陪他在網絡上看福音視頻,但他從來不表態。有一次,我藉著馮秉誠的分享信息問他: 「爸,早信早得福,你準備什麼時候信啊?」他回答說,還沒這計劃。我很灰心,也對他們在美國信主這件事不抱什麼希望了。所以後來孩子聽說姥爺要信主了,就問我「媽媽,你哭了嗎?」

雖然爸爸表示要信,可是媽媽卻仍然保持沉默,总說「我要是受洗了也是哄你們的」。聽了這話我很沮喪,心裡對她也有很多的不滿和抱怨。但是聖靈清楚地提醒:媽媽需要的不是抱怨和指責,她需要的是耐心、更多的愛還有時間。主耶穌不也曾經耐心地等待我嗎?我只有學習祂的榜樣,繼續在愛心和耐心的功課上操練。

這個星期天爸爸跟牧師約好要進行受洗前的面談,媽媽說要旁聽。原本半小時的面談進行了一個小時,出來後牧師說「他們兩位都願意接受耶穌為救主,兩個人可以一起受洗!」

我大吃一驚,連連問牧師: 「你確定我媽也清楚福音了嗎?她真的願意受洗了嗎?」神做事的方式真是出人意料。回家後想起自己信主之前,當時的好朋友、現在的先生迫切向我傳福音,我也遲遲不表態,最後告訴他我已經信主的時候,他也大吃一驚。

彼此相愛,榮耀歸於神
其實爸爸剛表示要受洗的時候,我心裡有一點沾沾自喜,覺得是自己的功勞,十幾年的寫信、打電話、年初國內的學習還有他們來美國以後我每天晚上陪看福音視頻,即使沒功勞還有苦勞。可是神卻不斷提醒我說:若不是耶和華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勞碌;若不是耶和華看守城池、看守的人就枉然儆醒。如果不是聖靈打開他們的心,我做的一切不會有任何的果效。這個提醒讓我不敢再偷竊神的榮耀了。

他們願意接受主也不是我們孤軍奮戰的結果,教會的弟兄姐妹自始至終在為我們禱告,常常關心詢問進展、分享經驗,給我們很大鼓勵。

一對新搬來教會的弟兄姐妹在我們彼此還不太認識的情況下就邀請我們到他們家做客,跟爸媽一起唱歌,鼓勵他們接受主。爸爸跟我分享說,看到教會裡大家真誠的彼此相愛讓他很受感動。

現在他們信主了,我不必再擔心在這地上失去他們,因為有一天我們要一起在天家歌頌讚美愛我們的主,就像年初回國我帶爸媽去教會,聽到他們在我旁邊唱歌時神給我的感動一樣。但受洗只是一個開始,天父會親自牽他們的手,帶領他們走充滿恩典的人生路!感謝讚美主!

作者來自中國大陸,98年信主,01年隨夫來美。經歷學業身份各方面的挑戰和難處,也在這過程中更多經歷神,認識神和自己。現在家教育三個孩子。

___________________

掃一掃或長按以下二維碼(識別圖中二維碼),關注使者雜誌微信公眾號:為基督贏得這世代的華人知識分子,好文不斷哦。更多文章請登錄: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