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改變的宣教生命——一位美國華人移民官的事奉生命反省與重建   /陳熾

 
 
 

AM 01_02-17 final-16當我們的生命還自義地要榮耀自己時,神不會用我們,傳福音也是軟弱無力的。要想宣教,生命首先要「被神拆毀」、「被神建造」,拆毀「自以為義」的價值觀、世界觀……

我願意為你禱告

去年年底,我接到一位母親從國內打來的電話,她的兒子在美國,因為家境很好,孩子是富二代,所以很順利地到加州留學。但是,兒子到美國不久後就和一個女孩同居,常常吵架,因為女孩很喜歡小寵物,吵完架後男生就在寵物身上出氣,怒氣中免不了傷到寵物,甚至也對女孩動手。女孩報了警,所以男孩被以「家暴」的罪名抓了起來,被判坐牢六個月;又因為他是F1學生簽證,沒有上訴的機會,從監獄出來之後就不能繼續留在美國,要被遣送回國。但同時,他的護照出了問題,也回不了中國,只好又呆在監獄半年。如此這般,整個人非常抑鬱消沉。他的母親非常痛心,幾乎崩潰,所以托朋友打電話聯繫我,想請我幫忙。

我就對她說:從法律的立場我幫不了你,但是我想告訴你,上帝愛你,上帝也愛你的兒子,不要因為此事而絕望。我可以為你禱告,你願意嗎?她說好。我說,那我先跟你介紹一下我們禱告的對象,讓你認識這位上帝是誰,於是我就用五分鐘跟她講了福音。

幾個月前,我又處理了另一個情況。一位傳道人坐了四個小時的大巴來找我,諮詢關於沒有身份的傳道人是否可以換身份的事,我雖然曾經是移民官,但我沒有辦法因為他是傳道人就給他蓋一個綠卡的章;況且我已經退休,更是無從幫起。我只能為他禱告,求主為他開路。得知他的情況窘迫,我在他離開的時候把口袋裡僅有的錢送給他。

類似的故事很多。我發現自己現在逐漸能夠以耶穌基督憐憫的心腸看待那些跟我碰面的同胞、弟兄姐妹了。雖然我不一定能夠解決他們很多的問題,但我能體會他們的心情,並願意盡我的能力從移民的角度來幫助他們。這其實跟我的本性很不相符。如果是當初那個我,他們是休想在我面前訴說這些悲苦之事的,因為那時的我非常自我、自義,我對他們持有異樣的眼光。

我在芝加哥做了27年的移民官后提前退休,退休前做的就是移民方面的執法審批工作。我曾經最討厭那些故意黑掉身份、留在美國很多年的人;那時候的我就想把他們一個個抓出來送回去,所以我工作做得很好,在不同部門做主管,專門追查類似假結婚、偷渡入境、各類移民欺詐的案件。我下面還有很多經驗豐富的移民官,專門調查此類案件。

我總以自我中心為出發點,我的思想、價值、心思意念等,都是集中在「我」的身上,從人的角度,從法律的角度,從「自義」的態度去看待人事物。對於違法之人,我總是用很瞧不起的眼光去看待他們。

而現在,我竟然向這些沒有身份的人傳福音,為他們禱告,提供專業性輔導,這是以前的我想都沒有想到過的。

拆毀工程被啟動

年輕的時候,我很追求事業,希望能夠爬到更高的職位。我也做過很多不同的工作和事奉,常常帶團隊去校園團契做音樂佈道。但那時的我雖然熱心,傳福音的背後卻是為了榮耀自己,而非榮耀神。得人稱讚時,我就自我膨脹。那些日子所謂的輝煌,現在看來都是草木禾稭。當我們的生命還自義地要榮耀自己時,神不用我們,因為那不是合乎祂心意的事奉,傳福音也是軟弱無力的。神在使用一個人之前,會對付那些不合祂心意,不討祂喜悅,不遵循祂旨意的事奉。

而神管教我的方式是「拆毀」。當我自我膨脹到一個程度時,我自己都覺得不對勁,我甚至一度覺得神應該聽我的,因為我有很多創意,我有很多很好的事奉概念。我抹去了神要彰顯、默示給我的旨意,有意無意間我走在神的前面。

2009年,我對神說,神啊,我和太太要到國內去為祢傳福音。所以就申請去國內工作。我太太有很好的工作,她是國際大公司工程師主任,可以被派到國內做專家。我則申請調到美國駐廣州的領事館工作,對申請去美國的移民特別把關。那時候我的心很固執,常常藉著各樣問題刁難申請者,帶著自我判斷性的眼光看待他們。但就在那時,神藉著那個機會,開始翻轉我的生命。

在領事館工作從早忙到晚,不久之後我的身體就發生了問題。有一個禮拜天,我和同事們一起吃飯時突然昏倒,他們立刻叫救護車把我送到中山大學附屬醫院,兩天後我才清醒過來。我失去視力看不清東西,也沒有辦法講話。更糟糕的是,我發現自己左半身癱瘓,連一個手指都不能動。身邊剛好沒有人,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哪裡,我後來聽見醫生在旁說,這個病人是嚴重中風。

太太接到電話馬上飛過來,但我幾乎認不出她來,只能聽見她的聲音。她就為我禱告,給我念詩篇二十三篇,一直念到我睡著。當時,我感覺自己是沒有盼望的,即使不死也可能就癱瘓了。太太安慰我說:我知道你目前的光景,但無論以後情況會怎麼樣,我都會一直在你身邊陪伴你、照顧你。這給了我很大的盼望,讓我感到被愛、被接納。這也帶給我很大的體會,以後面對相同境況的人時,應該多鼓勵安慰他們。

罪得赦免,身體得醫治

基於多種原因,我就要求領事館將我送到香港治療。我還是常有昏迷狀態,大約有三個星期的時間不能動也不能吃,那時候我才真正體會到什麽是抑鬱症和痛苦,我感覺完全沒有了盼望,我不知道怎麼辦,所以我只好一直禱告求神醫治我。

有一天,有三個人把我抬起來,放我坐到一個小窗旁,我請他們拿一本聖經給我看,我願意讀神的話語,一翻聖經剛好在路加福音五章18-23節,記載的是一個癱子想到耶穌面前,但是人太多擠不進去,他的朋友就把他從屋頂縋下來,耶穌看見就憐憫他,說:你的罪被赦了!說完以後那個人就站起來拿他的褥子走出去,將榮耀歸給神。我很奇怪,為什麼耶穌不是直接醫治他,而是說赦他的罪呢?

那一刻聖靈感動我,神的醫治是有先後順序的:先認罪悔改,接受神的潔淨,然後才有真正全人的醫治,否則就只是一點點肉身的醫治。

之後的每一分鐘我就一直認罪,認從小到大所能想到的所有罪:孩童時、工作時,與妻子、孩子、同事……凡事我能想到的,我都認罪了,那晚我睡得很甜。以後我就每天這樣做,讓認罪成為我每天的功課,而不是等發生了什麼事情了才這樣做,讓神來醫治我,潔淨我。

第四個禮拜,奇妙的事情發生了。我左邊的一個腳趾突然動了一下,這讓我完全不敢相信!緊接著一根一根腳指頭就都動了起來,太奇妙了!同時醫院也配合很多的物理針灸治療,就這樣,我慢慢恢復了有限的功能,到第七個禮拜我辦理出院時,主治醫生說我是他們醫院歷史裡嚴重中風能夠站起來走著出去的兩個病人之一。他說:「大概你的上帝在幫助你。」我想是因為他看見我有靈修,有弟兄姐妹常常來探訪我,我太太也一直為我禱告,他知道禱告是基督徒很重要的醫治力量。

感恩中我們馬上飛回美國繼續治療,我做了三年的復健。一次禱告時,我跟主說:主啊,我是帶領唱詩敬拜的,可不可以請祢讓我有機會舉起雙手來敬拜祢呢?如果祢許可的話,就再一次印證祢是那醫治的神,我願意一生服事祢,我不做別的,願意一生全然給祢使用。藉著不斷的禱告,我終於舉起了雙手,全然的敬拜這位又真又活的主!

我的手曾經完全失去能力,我的腳曾經完全不能走路,但如今卻得神完全的醫治,這就是上帝的大能!祂能使死人復活,祂能醫治我們身心靈一切的疾病,問題是我們願不願意降服在祂的腳前,把自己一生的過犯在神的面前一樣一樣認出來,讓祂做拆毀、潔淨、翻轉的工作。拆毀之後才能重建,完全被拆毀才能有被重建的機會。

所以,要想服事神,要想宣教或是做其他任何服事,其中一個重要的屬靈特質,就是我們的生命需要被神拆毀、被神翻轉。神不是拆一半,祂是全拆,這樣神才能重新建造新的能力和新的生命在我們裡面。所以我和我太太在禱告裡決定不再在這世界裡遊蕩,不再追求以自己為中心的生活方式,而是順服下來,提早退休全職事奉主。

生命先於宣教

我感謝神在我的生命中作拆毀和重建的工作。

我看到,宣教不是遵守誡命而已,而是與耶穌基督相遇的結果,就如保羅一樣,經過在大馬色的震撼,生命被翻轉,才能為神所用。我們的生命都需要被神潔淨煉盡,才能被神使用。

宣教是生命的記號,要活出聖潔敬虔的生活,彰顯出天國子民的特質,使人們看到神的榮光在我們身上。宣教是生命影響生命,它不是我們生命裡可有可無的附屬品,乃是我們蒙召行事為人的命脈。

真正討主喜悅的宣教事奉首先是願意生命被建造,而被建造之先我們必需願意被拆毀,拆毀自己心中「自以為義」的價值觀、世界觀、自我的安全區以及許多不潔淨的思想和言行上的罪。被拆毀以後,我們讓神來重新建立,讓我們有正確的身份和定位:君尊的祭司、聖潔的國度、屬神的子民。尊重神在我們生命中的主權,承認我們自己的軟弱,把一切完全交托給主,建立一座生命祭壇。

我們想要改變人心,首先要為自己建造一顆美好的心靈;想要改變社會,先要集體建造一個彼此相愛的合一見證,讓人在我們身上看到神的榮光,把祂自己的奇妙、偉大、善良、智慧的本性和作為彰顯出來。

作者畢業於國立台灣大學中文系,伊利諾州立大學社會學系博士班肆業,社會工作系碩士畢業。曾任美國聯邦「國土安全部」芝加哥移民局公民及綠卡部門主管,管轄和監督移民官作業及審批各類移民申請,有27年檢察和管理經驗。曾任芝加哥市政府文化局藝術基金審批官員。2009年五月獲美國聯邦政府芝加哥八萬職員中最佳職員獎,2014四月獲華人社區「僑民精英」。現任紐約角聲佈道團「福音廣場」總監。著有《移民官手記》。

*本文根據CMC2016錄音整理,經本人審閱修改並授權使者雜誌刊發。

___________________

掃一掃或長按以下二維碼(識別圖中二維碼),關注使者雜誌微信公眾號:為基督贏得這世代的華人知識分子,好文不斷哦。更多文章請登錄: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