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梦,我的家   /沈琅、思语

 
 
 

AM 03_04-17-32很多人愿意以身涉险、历尽艰辛,不惜偷渡也要入境美国——一个人们眼中充满梦想和自由的地方。他们是寻梦的人,可是他们不知道,我们在天上还有一个国度,那里有上帝的同在,有永生的生命,是比地上最美的国度,还要好得无比的……

 

非法移民历险记

美墨边境,一辆改装过的大货车徐徐行驶在蒂华纳通往圣地亚哥的高速公路上。司机正向着改装车座下的偷渡客发出警报。

司机:“喂!老兄,前面就是边境检查站了,你可要当心,到时候千万别作声,被警察发现我们都玩完。”

偷渡客:“知道了!大哥。我比你更紧张,是我偷渡不是你!”

司机:“知道就好,他们除了有警犬,还有红外线检查!可不是玩的。还记得那个阿平吗?他以为把自己缝在空心的座位皮套里头就肯定能蒙混过关,结果还不是被翻出来了!”

偷渡客:“唉,算他倒霉了。全因为司机是新手,惊慌失措,神色不对,巡警才起了疑;带过去用X射线检查,所以露了馅儿。待会儿见了荷枪实弹的美国大兵,你可得稳住,别出纰漏!”

司机:“少废话!你再啰嗦,小心我掉头,你就回去翻你的围墙吧!”

偷渡客:“你以为憋在这车座底下好受啊?我是没辙才这么做的。翻墙,我也试过了。上回跟着个老墨蛇头徒步走了好几天才到围墙,白天又晒又渴,晚上又冷又饿。我是连拖带拉地把我那已经虚脱的身子整到围墙边的,好不容易挨到晚上才摸黑翻上去了,却为了躲美国巡警的探照灯,从上面滑下来跌坏了脚,被捉住了,真跟演游击队警匪片似的。后来关押了好一阵子,还被遣返了。”

司机:“算你命大,有人直接跌死的。”

偷渡客:“是啊,有人更惨,他们从索诺拉沙漠那边入境,有渴死的,还有半路掉队,被土狼给咬死的。也有人从格兰德河那边入境,结果淹死了。”

司机:“你还是求老天爷保佑吧,让你这次平安入境,美梦成真。嘘……鬼门关到了,别作声!”

“哦……”偷渡客此时忐忑不安,他的憧憬中充满了无奈与沉重:通往天堂的道路,总要经过这般炼狱吗?

这,就是一个典型的非法移民偷渡历险记。

迷失的羔羊

在2000英里长的美墨边境线上,除沙漠、山脉、河流这些天险屏障之外,美国花了几十亿美金,修筑了近700英里长的防护墙,并部署了高科技的监控设备,动用37万警力,24小时执勤巡逻,戒备森严。

每年,几十万人试图从这里非法进入美国。他们中有的丧命,边境墙下密密麻麻堆积着的十字架,每一个都代表曾经一个鲜活的生命;有的侥幸越境成功,却各自都在心底藏起一段不堪回首的故事;有的被抓。而被抓的非法移民,有的被立即遣返,有的则被分送到美国各地的非法移民拘留所。

美国各地拘留所里关押着的非法移民来自世界各地,有非洲人、印度人、中东人、墨西哥人……也有华人。他们有的是从美墨边境翻墙时被抓;有的是躲在改装汽车里入关检查时被抓;有的是乘坐飞机入境,使用假证件,当场被抓。

不是不知道越境的道路艰险,不是不知道偷渡的过程辛酸,却为何前仆后继,拿着自己的生命做赌注,也要进入这国度?有的是因为宗教、政治或其他原因被迫害,不得不离开生于斯长于斯的家园。这群人的抉择是无奈的,令人同情。然而,更多的人则是为了找工作,寻一个更理想的家乡,过一个更丰盛的生活,给家人孩子一个更富裕的未来,建立一个更舒适安稳的家。

为了确保偷渡成功,很多人在越境美国之前,就联系当地的蛇头,设计偷渡行程,并已经得知被抓的可能性,做好了心理准备及应对措施。他们跟律师联系,申请宗教迫害或者政治庇护,以期可以拿到居留身份、留在美国。

在拘留所里被关押的非法移民流动性很大。长则被关一年半载,短的在几个星期之内就转去难民营(refugee settlement)。如果申请到庇护,移民官就会让他们上庭,如果法官觉得案例可信,那么只要缴保释金便可被释放。如果有家庭担保人担保,就更快捷了,法官会告知哪天释放,不过每隔几个礼拜要向有关官员报到一次。在这期间,律师会继续为他们申请身份。但也有人上庭失败,终是回到被遣返的结局。

有人欢喜有人忧。有些偷渡者终于能欢喜地合法居留于美国这自由天堂。然而,更多的人将会面临被遣返的命运。可是,欢喜之中的人也或许还要面临随之而来的未知的忧虑。

侥幸居留下来的人,大多都因为选择偷渡而欠下了大笔的高利贷。偷渡成功后,首先要找工作,要还债,要付蛇头大约8万美金的偷渡费。一位过来人这样说:开头几年还蛇头的债,接着是还餐馆的债,再后来还孩子的债,似乎这一生都在还债,很累,看不到尽头。

有人当初跟妻子分别时,曾信誓旦旦地告诉她,等我在美国挣了钱,马上回来。却发现,即便政治庇护拿到绿卡,也是去国不能还乡了。一年成了十年,十年成了二十年,当年刚出生的孩子,如今已长大成人,但在孩子心里,远在美国的爸爸却是如此陌生。

家里的老父老母早已白发苍苍,可是什至他们临离世时,也不能回去探望。不是不疼爱妻儿,不是不想念父母,只是,有太多的无奈。只能咽下眼泪,更拼命地工作,更拼命地寄钱回去。自想,有了钱,希望他们过得好,纵使自己在他们的生命中缺席,也足以弥补过失吧?

这群在拘留所里面的寻梦者,前途茫茫,不知何日出去;从拘留所出去的,茫茫前途,不知何去何从。

他们,是迷失的一群……他们可会得到丰盛的生命?他们的美梦可会成真?而成真的,可当真是美梦吗?

SOS紧急求救

阿兰托亚拘留所有一位监狱牧师,名叫史来特。多年前他刚开始这里的监狱事工时,所服事的对象多是墨西哥或中东背景的非法移民。近两年来,其他族裔人数增加,当然,也包括华人。

史牧师还记得被关押进来的第一个华人。他不会讲英文,也不与人沟通;除了吃饭、睡觉,其他时间总是一个人对着墙壁发呆。史牧师给了他一本中文圣经,他便立刻开始阅读。从那之后,每天自清晨起床,到夜晚睡觉,其间醒着的每分每秒,他都沉浸在圣经中。几个月下来,那本圣经被读了又读,翻了又翻,以至于变得破旧。后来,他被遣返回国,在临行之前,史牧师送给他一本新的圣经。这件事在史牧师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过后,拘留所里又来了一位年轻的华人,会讲一些英文,他接触过基督教,非常渴慕读圣经。在被遣返之前的几天,他告诉史牧师,他们村子里有不少信徒,但只有一本新约圣经,如今,他很兴奋要将全村第一本完整的圣经带回去。

另外,史牧师有机会拿到一些往期的使者杂志,就分发给拘留所里的华人阅读。通过使者杂志,史牧师联系到使者协会。使者协会便开始为拘留所寄发中文福音资料,以及中文圣经。后来,随着被关押进拘留所的华人越来越多,史牧师开始向外求助,希望能找到讲华语的华人牧师参与服事。

这求助仿佛是从拘留所发来的紧急求救信号(SOS-Distress Call),他们就如没有牧人的羊群一般,迷失、彷徨、无助。在美国各地的扣留所里还有许多这样的非法移民。他们从未接触过福音,不认识神。在扣留所里不但要面对无法预知的前途,更不知天家的可贵。所以这求救信号也是灵魂的求救(SOS-Save Our Soul),是来自天父的差遣。因为爱他们的父神在呼唤着他的孩子们,带领这群迷羊看到那个真正值得追求的移民目标——天上更美的家园,将他们引回那最美好的天家。

寻梦者,指梦人

随着现任美国总统的政改,更严格的偷渡法令将成为偷渡客未来更惊心的挑战。然而这一切的艰难,并没有使偷渡客缓步。他们仍然不惜代价,到此寻梦。

这些同胞以为到了美国就能找到一个更美好的家园,所以愿意以身涉险、历尽艰辛,不惜偷渡也要入境美国——一个人们眼中充满梦想和自由的地方。他们是寻梦的人。他们惊险的偷渡经历,坎坷的非法生活,听了令人心酸。

他们不知道,有一个属天的国度,只要成为她的子民,就能享受上帝的同在,拥有从神而来丰盛的生命,会有平安、喜乐、恩典伴随。那是比地上最美的国度,还要好得无比的。

更重要的是,入境那个国度,他们不需要涉险、不需要赌命,只要肯信靠耶稣。耶稣说:我就是门;凡从我进来的,必然得救,并且出入得草吃……我来了,是要叫人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约十9-10)。

愿那已经成为天国子民的,可以回应上帝的呼唤,做个指梦的人,为迷途的寻梦者点一盏心灯,带领他们看到那更美的家乡。不管时间如何改变,不管政策如何改变,天上的家不会改变。在那个家乡里,没有偷渡,没有越境,没有遣返;在那个国度里,没有惊险,没有辛酸,没有害怕。那个家乡,有神的同在;那个国度,有上帝的爱。

那里,才是我们的梦,我们永久的家。

作者二人皆毕业于加尔文大学,现居加州,参与教会服事及文字事工。

注:本文部分关于非法移民的资料来源于网络。

___________________

扫一扫或长按以下二维码(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为基督赢得这世代的华人知识分子,好文不断哦。更多文章请登录: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
 
重要公告
從2021年起,使者雜誌文章及電子PDF將發佈在使者新網站:afcministry.org,本站將不再更新。歡迎前往我們的新網站瀏覽更多內容。
我們將在新網站持續更新聘牧專欄,有任何變動請聯繫:am@afcinc.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