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种的人——非法移民监狱事工记   /许宏志

 
 
 

AM 03_04-17-30「栽种的,算不得什么,浇灌的,也算不得什么;只在那叫他生长的神。……我们是与神同工的。」(林前三7,9)

2016年6月,我收到美南浸信会区联会的一份邀请,询问我们愿不愿意参与服事非法移民拘留所里的华人。

我在南加州羚羊谷华人浸信会牧会,距阿德兰托拘留所大约一小时车程。收到来自联会的邀请,我觉得是一个传福音的机会,是来自上帝的差遣。

我和师母为此祷告之后,就回应愿意,我们希望能够带领他们认识主。

培训上岗

去拘留所前,首先我们要接受拘留所的培训,学习监狱事工中哪些可做,哪些禁做。比如,不可送东西给被关押者,连一个铜币都不行。进拘留所时不能带手机、钥匙,而可以改装成伤人器件的东西更是绝对禁带。但基督教诗歌的CD、福音单张、属灵书籍、圣经等等,都可以带进去。

经过培训之后,我和师母从 7 月起,每周四开车去拘留所服事。拘留所有几个礼拜堂,小的能容纳七十来人,大的能容纳一百多人。这里每个星期都有英文和西班牙文的礼拜。我们过来带领聚会,主要服事中国人。

在拘留所里,每次华人聚会,先是女生组进来;一个小时以后,女生组回去,男生组再进来。他们大多很年轻,20岁出头,与我们的孩子年龄相近;也有几位是四五十岁的。大部分人没有什么信仰,有的是佛教背景,有的接触过基督教。

开始去的时候,大家都很陌生。去了几次后,彼此就熟识了。有的时候,他们也会请我们帮忙。比如说,移民局的信件看不懂,他们就会拿过来请我们看。有的是上庭通知,有的是递解出境的通告。有时,信件上的专业术语我也不清楚,就告诉他们要找律师询问。

聚会的时间很短,基本上没有太多的时间个别交谈。在聚会结束大家排队出去时,有人会跟我们聊一会儿家里的情况。请我们为家人祷告;有的人私下告诉我们,下个礼拜要上庭了,请我们为他祷告。

他们也会从拘留所打电话请我们帮忙。有的时候,是姓和名弄错了;因为他们刚来,弄不清楚什么是 First Name,什么是 Last Name。我就请他们告诉我正确的姓名,然后跟监牧联系,更正过来。

虽然能够帮忙的方面有限,但我们尽量在生活中关心他们、帮助他们。

流泪撒种

我和师母之前没有做过监狱事工。第一次去的时候不知道情况如何,我就准备了一篇福音信息,师母准备了诗歌。我们带了圣经以及一些福音杂志和单张。

刚开始,女生组 34 人进来坐下。我和师母就以聊天的方式帮助他们「破冰」。然后,师母带领她们唱诗歌,我再讲信息,那天讲的主题是有一位神,讲到耶稣基督是谁,为什么他被钉死在十字架上。有的人在唱诗歌的时候就哭了。信息讲完,我做呼召,有 20 多人举手愿意信耶稣。

第一次见男生组,他们开始很安静。等到唱完诗歌,很多人都说好久没有这么放松了。他们应该是借着唱诗歌缓解心里各种压力吧。

后来每次聚会,男生组进来时候都有很多人跟我们握手,面带微笑。他们说,每周来中文聚会,就很开心。

他们很认真,读圣经的时候声音非常整齐,很有力量;唱诗歌的时候也非常用心;我祷告,他们会很大声地说阿门。他们比较放得开,还会举手问问题。

2016年12月,我生病,怕传染给他们,所以那周我们就没有去。后来听监牧说,那天我们没去,他们非常失望。对于他们来说,有中文教堂,能听到诗歌和信息,是很宝贵的。

他们的心对福音很敞开。听到福音后,90%以上的人愿意回应。去年底到今年初,有 40 人受洗。有的人信主了,生命有成长,又有领导才干,还会召集大家一起读经、祷告。

我们每次带过去的杂志和小册子,都会被拿光。他们很珍惜这些福音资料,有很多人在认真阅读。

在服事他们的过程中,他们也给我们很多鼓励。我们能做的只是撒种的工作,然而在人心里动工的乃是神,使种子发芽成长完全是圣灵自己的工作,我们没有可夸的。

欢喜收割

虽说他们在离开拘留所之后,大多就与我们天各一方了,然而有几位一直与我们保持联系。如果是留在洛杉矶地区的,我们也会去探访。上个礼拜天,我还邀请其中两位来我们教会聚会。

其中一位是个年轻弟兄,当初是我为他施浸的。他很听得进去圣经的教导,知道要先求神的旨意,要尊主为大。他很有音乐天分,那天就在我们教会带领敬拜,唱的是耶稣恩友。他的绿卡基本上通过了,所以很开心,等着拿到绿卡就可以打工了。

可惜,并不是每个人都以自己盼着的喜剧为结局。

另一位弟兄,他有些悲观,一是因为年纪比较大,劳力劳动很吃力,感觉很颓丧;另外,他觉得从拘留所出来之后,事事不顺利,没有任何合法身份,出庭也失败了。从移民角度来讲,他的处境很不好。

那天晚上吃完饭,我就陪他谈心,我们聊到夜里两点。我从属灵的角度帮他分析,一直在告诉他一个信息:要把主权交给神,让神来带领。不管是在中国,还是美国,有神在我们当中,就是最蒙福的生命。第二天,我们送他回去。分别时,他对我们说:谢谢牧师、师母,你们让我可以重新站起来。

看到他们能够明白且领受了天国的福气,这是我们很感恩欣慰的。

庄稼的主

然而,在服事过程中,我们也面临很多挑战。首先,拘留者们背景不一,有人很难把心敞开,很难与之接触。另外,虽然决志受洗的人数很多,但这才是新生命的开始。他们有的是随众,跟着别人举手决志;有的是想有个依靠,希望上帝可以帮助他们早点离开拘留所。

但也有人是心中清楚救恩,愿意相信。只是,关押者流动性大,有的这次见到下次就离开了,常常没有办法深入跟进和栽培。

每周开车去拘留所,单程要一个小时多,有时也有属灵的征战,毕竟教会的事务本来也多,再加上拘留所的服事,会觉得力不从心。但每次在去拘留所的路上,我们会听诗歌,也会祷告。我和师母彼此鼓励,是神再次给我们机会去服事他们,想着这次可能有人会信主,可能有新人会听到福音……想到这些就很开心,就带着这样的心情去服事。我们相信,我们只要忠心地做工,成事在神。

我们也求神​​在不同的地方兴起愿意施肥浇灌的人,继续撒种之后的栽培工作。我们盼望更多人能参与非法移民的事工,不只限于到拘留所探访、传福音,更是在他们从拘留所出来,进入社会,去到美国的各个地方时,能够有教会继续做跟进和喂养的工作,使新的生命不至于流失。

尽管目前还看不到前景会如何,但我们相信庄稼的主会在祂的时间,带领人来到这些人的生命中,帮助他们成长。我们也求神​​带领我们认识有共同异象的教会和机构,能与我们一起配搭事奉。

作者为电脑硕士,曾为电脑软体工程师 12年。 2006年获得神学硕士,现为华人浸信会牧师,有负担向所接触到的华人同胞传福音,并致力于华人社区服务。

本文由沈琅、思语采访整理。

___________________

扫一扫或长按以下二维码(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为基督赢得这世代的华人知识分子,好文不断哦。更多文章请登录: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