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不平凡   / 杜俊江

 
 
 

AM 05_06-17-27造物主带领我认识祂,服事的祂过程,看起来就是这么平凡。呼召平凡,但是这个呼召之下所托付的使命并不平凡……

平凡的呼召

96年初,芝加哥。太太来美读书,我为了爱情,以F2身份过来陪读,半年后也申请到学校。

我们受邀参加校园查经班,接触基督教。虽然理性上接受不了死人复活,但被查经班里平安喜乐的气氛吸引,也渴望弄明白到底有没有一位神,所以我和太太每周风雨无阻地参加查经班和主日崇拜。11月,中国城基督教联会举行布道会,冯秉诚牧师带领,他从科学的角度讲解耶稣复活,帮助我跨越了之前理性上过不去的坎。那年的感恩节,我与太太一起决志信主。

慢慢地,神借着牧师的信息和弟兄姐妹的分享促使我思考神在我身上的心意是什么,他也继续透过主日和特会信息,宣教士的见证以及同工的鼓励一步一步地预备,引导我。

信主十几年,每逢有人鼓励我读神学预备全时间服事,我都会报以一笑,并以要祷告及神的时间还没有到而搪塞过去。因为知道这是一条荣耀却不易走的路,若没有神的感动和呼召怎能前行。然而我和太太从未放弃为此祷告求神带领。

终于在参加由生命季刊举办的2013福音大会的宣教之夜中,我再也不能搪塞神的呼召。在观看宣教士在中国西南边疆贵州传福音的短片时,我看到许许多多的西国宣教士为了将福音传给中国人,不远万里去到中国边远的内陆地区。他们因着神的爱而去爱那些素不相识的中国人,甚至付上了生命的代价,将福音的种子播撒在那块土地上。不,不只是那些西国宣教士爱中国人,更是神自己爱中国人,因祂愿意拯救那里的人,使人认识祂并归向祂。我深深地被神的爱所感动,仿佛听见主对我说:「你在哪里?中国的基督徒你们在哪里?你愿意放下一切服事我吗?」我就在心里回应说:「主啊,我在这里,我愿意服事你。」

后来,刘传章牧师在大会上呼召全时间服务主的工人时,我正和大会诗班的弟兄姐妹一起站在台上。我仿佛听到主对我说:「我可以差遣谁呢? 谁肯为我们去呢?」我也仿佛听到耶稣对彼得说:「来吧,跟从我,我要让你得人如得鱼。」我再也不能抗拒神的呼召了,我说,主啊,我愿意,我愿意服事你!我就从诗班后面最高的一排上走下来,和同在诗班的太太一起手牵手下到台前,与蒙召奉献的弟兄姊妹们站在一起。

不平凡的使命

我信主和蒙召的经历并不特别,留学,查经班,布道会,信主,受洗,服事,蒙召。全没有波澜壮阔的画面,也没有跌宕起伏的情节。造物主带领我认识祂,服事祂的过程,看起来就是这么平凡。

呼召平凡,但是这个呼召之下所托付的使命并不平凡。

几年前,我曾同太太计划以后要提前退休去传福音服事主。2012年底参加在印第安那州举行的基督徒大会时,我和太太回应神的呼召愿意以专业人士的身份带职做宣教的工作。从此,如何服事主也常常放在我们的祷告,思想和交通中。

2013年9月,我们参加美中大学校园短宣,神更是让我看到福音禾场的需要。现今,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中国留学生来到美国,神把他们带到我们中间,我们怎能不体贴祂的心意,将这些学生们带到神的面前。

回想起十多年前,我和太太初到美国,教会的牧者带领我们认识神,耐心地牧养我们,他们的敬虔与摆上激励着我们。我们这些老留学生从神那里领受了祝福,如今正当将祝福传下去,服事年轻的留学生来认识主。新留学生越来越多,需要更多神的工人来做这些工作,神再次把福音的负担放在我的心里。

另外,我们教会的牧师要在2014年去非洲成为宣教士。我在教会做执事,做长老,看到会友就像羊群没有牧人一般,为之心焦。内心深处,我仿佛也听到神借着对彼得的呼召对我说话:喂养我的羊。

全然的降服

而今,我终于回应神的呼召。伫立在台前,我心中充满了感恩。主啊,我感谢你拣选我这不配的器皿来服事你这位圣洁永恒的主,感谢你引导,呼召我走这条不容易却荣耀的路。我感谢神带领我学习服事,学习全然的降服。

当时脑中浮现出这十几年来,祂如何带领我在服事中成长,让我明白,服事不是顺着自己的旨意,是按照神的旨意;不是使用自己的方法,是依照神的方法。

刚受洗后的几年,我一边在教会中参与一些服事,一边享受家庭生活中神的祝福,拿到了学位,有了孩子,车子,房子,五子登科。基本上,我还是躺在上帝的恩典中睡大觉,虽然在教会参与服事,却常常不满足。

后来,我参与的教会服事越来越多,心中也常被神的爱所感动,一腔热血总盼着要为主传福音,却始终不肯降服在神的主权之下。

2003年的一天,我像往常一样在公司工作,收到一个基督教教育机构寄来的邮件,邀请我回国参与他们的团队,负责整个中国区的财务工作。这封邮件让我热血沸腾。第一,我是注册会计师,财务工作正是我的专业,做这个工作我如鱼得水,游刃有余。第二,职位也很高,是负责整个中国区第四。第三,是教会机构,是做福音工作的。 ,回国接受这个职位,对我的生活没有什么影响,这可是一石二鸟的大好机会。

于是,我打心底已经做好准备接受这个邀请,回国发展。不过我还是回复说,要回国考察一下,也要好好祷告。

回家后,告知太太此事,太太却不同意,任我怎么劝说都没有用。我又急又气又失望,但还是和太太说好,每天一起为此事祷告。我祷告的时候,虽说是要寻求神的心意,但心里总是想着希望神能改变太太的想法,让她能和我的想法一致,支持我回国的决定。

后来,我还是回国去考察了,那里的环境,事务,工作内容等等一切都合我意,但回来之后,仍然因为太太反对而没有能够进展下去,上帝就这样为我关了门。

我很失望,但这次经历也让我有更多的反思。我是有心服事神,但这个服事的外面却裹了太多的自我发展与私欲。其实我一开始就已经自己做好了决定,要接受这个职位。因为我觉得这个职位不至于影响我的生活,没有多大的牺牲,还可以满足我的喜好,我的骄傲,也可以证明自己的能力。至于是主内机构,又可以传福音,只不过是让我的欲望可以「名正言顺」地得到满足,我可以理正气直地告诉自己,家人和教会,我接受这个职位,不是为了我自己,是为了福音,为了神至于。我的祷告,只不过是一个说起来光明正大,却有些自欺欺人的掩饰。基本上,我是主,神是仆。如今我站在神的面前悔改,放下自己的意思,存谦卑敬畏的心,寻求神的意思,全然信服上帝的带领是最美善的。

从福音大会回来,我心里充满的是神的平安和喜乐。我感恩地看到,除非全然降服,生命绝无属天的喜乐与满足。

属天的奖赏

很多人以为属天的奖赏是到天堂后才能领取的财宝,其实,属天的奖赏是在顺服神之后,在今生就可以开始享受的祝福,而这些是金钱和物质所不能提供的。

态度的奖赏 

首先,我看到自己态度的改变,我从自我中心转向以神为中心。而这个改变对我来说,是生命中一个很大的奖赏。

以前我带领查经,看重的是在人前出头,在人前的表现,以赢得辩论为目标。我在准备查经的时候快速到网上搜索各种资料,希望带领的时候别人没有办法跟我争论,查经的时候若能将人辩到无话可说,我就心满意足了。但现在我是以忠实传讲神的话语赢得灵魂为目标,让神居首位,带领查经不再是秀辩论技巧,而是以神的话触摸灵魂。因此查经前真理的扎实预备对我来说就变得更重要了。

在服事方面,我也学习放下自己的喜好和满足。我喜欢唱歌,受洗后一直参与诗班与敬拜的服事。但是后来在教会做长老,要参与的服事越来越多,要管理的范围也越来越大。事工很忙,我仍然坚持带领敬拜。我不肯放手,因为带领敬拜是我所喜爱的。后来,我慢慢学习放下,学习不是按照自己的喜好,乃是按照上帝的指引来服事教会的需要。

另外,我从依靠自己转而学习依靠神。我曾是名牌大学意气风发的天之骄子,学生会里叱咤风云的少年,国家机关养尊处优的公子,证券公司股海风云中的弄潮儿。我习惯总是依靠自己。然而,2014年,我辞了职去读神学院,才开始在神学院里补修依靠神的功课。

为了赶要交的论文,我常到图书馆一借就是十多本厚厚的英文注释书加论著,一本一本地啃好友龚文辉牧师打电话时好心提醒我:你可要做好准备呀,神学院不好读,以后学业紧张起来,你可能每天睡不到五六个小时。我则告诉他,不用等以后了,我现在就睡不足五六个小时!

记得刚修第一门课的时候,从教授口里蹦出来的英文神学辞汇,一个又一个地打击着我的心。我云里雾里听得晕晕乎乎,郁闷又沮丧。回到家中,只好每天加班加点,熬夜看书。我常常熬到深夜仍然写不出神学论文,跪地祷告求神怜悯。这两年来,我靠着神的恩典逐渐适应了听课,在一次次的备考中学习依靠神,在写不出论文的急难中呼求神。而每一次,神都信实地带领我走了过来。

我也在经济上学习依靠神。我曾经是家庭的经济支柱。如今辞了职念神学院,面对学费和生活费时成为伸手族,我不得不仰望神的供应,而太太就是神所差派供应一家人需要的「乌鸦」。在这个过程中,神帮助我学习谦卑,操练信心,经历祂的信实供应,享受在神里面的平安稳妥。

装备的奖赏 

我很感恩上帝带领我在神学院读书,并带领我在一间美国教会实习。这个教会有五千多会众,七十多个全职的同工,十几位牧师。

以前,我在自己的教会什么服事都做过,但到了实习的教会,才发现自己很多的不足,也感谢上帝赐给我学习的机会,在语言上,教会行政上,祂都打开我的眼界,给我无价的装备。

在这个美国教会,所有的全职同工组成了一个支持小组:大家按时开会,商讨教会事宜,彼此关怀,互相帮助,同心代祷这宝贵的经验,让我学习到总是付出的传道人如何从小组中支取关怀与鼓励,好让自己能继续面对长年累月精力,体力,灵里的支出,并可靠主承受教会,经济,生活等各方面的压力。这有效的内部支持小组不但为我目前之所以能继续奋斗提供了动力,也将会是我未来服事的借鉴和实践,成为服事中的有力工具。

家庭的奖赏 

我心中最感恩的,莫过于上帝赐给我一个全心全力支持我的家庭。在我蒙召的时候,太太手牵手陪我走到前台,在我辞职去读神学院的时候,她一肩挑起家里的经济重担,毫无怨言地支持我。

福音大会回来,我们跟孩子谈及蒙召奉献的事。那天,在饭桌上,我对两个孩子说,爸爸妈妈决定回应上帝的呼召,全时间服事上帝,所以爸爸会辞去工作,去读神学院爸爸妈妈的这个决定会对你们的生活有影响,因为爸爸没有收入了,可能以后有些东西不能给你们买了,你们愿意吗?两个孩子都说:没问题,我们支持爸爸。孩子的体贴,给了我们很大的安慰。

当我披星戴月奔波在学校和教会之间,没时间陪伴他们时,太太照样的支持,孩子依然的体贴。一家人站在同一战线上为神的呼召而奋斗,这是上帝所给我更大的祝福和奖赏。

衷心的感恩

我要向神献上衷心的感恩。在我迷失于自我的世界时,神是我的指引,带我归回祂的旨意中;在我软弱时,祂是我随时的帮助,赐我所需要的力量;在我挣扎时,祂是我的避难所,使我得安慰;在我缺乏时,祂是我的供应者,使我一无所缺。

因着神所赐充充足足的属天奖赏,我愿以一生回报祂的恩眷。借着祂信实的引领,靠着祂大能的同在,我将继续学习顺服神的功课,并享受在祂里面的平安,喜乐。

作者于九十年代赴美,14年蒙召成为神学院全职学生。与太太和两个儿子定居芝加哥,担任教会长老和两间福音机构董事。本文由沈琅采访整理。

___________________

扫一扫或长按以下二维码(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为基督赢得这世代的华人知识分子,好文不断哦。更多文章请登录: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