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卑难成   /纪恩

 
 
 

AM 05_06-17-22圣经里关于谦卑的经文太多了,放眼一看,尽是好的:「尊荣以前,必有谦卑」,「耶和华扶持谦卑人」,「谦卑人必承受地土」,「敬畏耶和华心存谦卑,就得富有,尊荣,生命为赏赐。」,「谦卑的人,神必拯救」,「神阻挡骄傲的人,赐恩给谦卑的人」,「谦卑人必吃得饱足」等等。从小到大,多少次我们被师长教育「要谦卑」啊,然而我们得见有人生来谦卑的吗?

人的原罪,使得谦卑在有生之初,就成为可望而不可及的境界。信主前,都知道骄傲不好,可是很奇怪,当我们在任何方面高于别人的时候,骄傲就会象杂草一样,在内心生长出来,自己想拔也拔不掉。

神是自有永有,完全谦卑的:「谁像耶和华我们的神呢他坐在至高之处,自己谦卑,观看天上地下的事?」(诗篇一一三5-6)有多少人,早年有些谦卑,晚年又自傲起来,以至倾覆。我们穷毕生之力,能学得多像基督,就有多谦卑。

遗憾的是,教会里有许多基督徒,误会了重生得救的含义,以为信主受洗之后,自己就可以不需要再认真自省了。顺带以为,教会里都是不再会犯罪的人,或至少都是「比外面好的人」。这一条路,是死路,结局不是成为耶稣所说的「洗净杯盘的外面,里面却满了勒索和邪恶」的人,就是见到教会里的罪恶后,离开了教会和爱我们的主。

在美国宾州,有一位专为癌症病人做辅导的基督徒Lynn。在她的书中,记录了一位基督徒在辞世之前吐露的秘密 – 原来他和太太有三十多年没去教会,起源于一件事。

那时他信主不久,满有热心,十分追求,很快已经在教会事奉,并且进入了执事的队伍。不知为什么,在开会讨论事工的时候,他总是与一位牧长不断发生争执。有一次,这位弟兄忍不住当众质疑了那位牧长的信仰,使他很尴尬。第二天主日,他和太太去教会,见到那位牧长照例站在门口迎接众人,一看到他们夫妇,目光就移开了,好像没见到他们一样。一连数次主日,都是如此。不仅在主日,在教会各个场合,他们都开始不断地受到类似的冷落,终于停止去那个教会。

更糟的是,此后,他们也再没走进任何一间教会,直到他生命的最后一刻,他把这个秘密告诉了Lynn,因为神光照他,让他不再看见别人的骄傲,只见自己的。他们一起,在神面前祷告,认罪,重担终于脱落。可惜的是,他们夫妇错过了三十多年在教会成长,事奉和无数次成为别人祝福的机会。

其实,重生得救以后,神的工作才刚刚开始。祂耐心地在我们生命里面做工,一丝一丝地,从骨头里把我们深埋的骄傲拔出来。这过程很痛苦,也很甜蜜。慢慢地,名利地位不再能使我们骄傲。然而,新的骄傲又冒出来:若我们爱主比别人深,奉献比别人多,领会比别人透彻,我们又开始骄傲 – 属灵的骄傲,这常常埋藏更深。不知不觉,我们唱着圣歌,做着圣工,热烈讨论着神学问题,心却远离神了。

人信主后,来到教会学习改变的时候,不能离开基督,因为除了基督,无人拥有完全的谦卑。耶稣说「我的羊认得我声音」。基督的声音是从一颗真正柔和谦卑的内心发出。

如何辨别我们内心有没有这样那样的属灵骄傲?

首先,我们虽不能直接看到自己的骄傲,却能从内心知道我们与神的关系,经常是隔绝的。即使我们坚持去教会,敬拜和祷告都徒劳的。灵命的成长停滞,罪又过来辖制我们。

其次是祷告与敬拜。骄傲的表像是自我中心:祷告时,经常“我差遣神”,不是“神差遣我”。敬拜时,不像是造造者对造物主的欢呼赞美,自下而上,而更像是我们对别人的情绪宣泄,自上而下。这里面,有时候很难辨别。比如说,求神保守旅途平安,这算是差遣神吗?又比如说,听上去很噪杂的摇滚式赞美诗,算是情绪宣泄吗?好在有神知道,我们是自下而上的,还是自上而下的,自我中心的祷告和赞美,往往没有耐心安静下来,安安静静,聆听神的「细小的声音」,在神给的回应中得到造就。

我曾经陪伴好几个罹患癌症的朋友,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第一次,是自己不信主的同学。我陪他和全家走了五年,常常祷告,求主救他的生命直到。他信主受洗的时候,我以为神终于听了祷告,要救他了。然而他在受洗后17天就去世,年仅37岁。当我们不得不面对他的娇妻和5岁儿子天真无邪的大眼睛,向他公布父亲去世的消息时,我的内心翻腾,对这位「不听祷告」的主充满疑虑和愤怒,好似一位愤青在面对社会。现在看当时的自己,对待神的态度是犯罪的。因为那时我眼睛里看到的主,不是「不听祷告」的,而是「不听指挥」的,这是骄傲带来的罪。

骄傲的人不喜欢同类。当你特别反感教会里面某个骄傲人的时候,自己就很可能已经是他或她的同类。骄傲的结果是疏远。如果说,灵命成长的停滞,或内心对别人的反感只是一个警告的信号,那当我们发现自己被众人疏远的时候,可能骄傲已经大到一个程度,不是一般人所能包容的了。「我真是苦啊。」(罗七24)使徒保罗也感到身不由己。

好在神能包容我们。救恩恰恰是为罪人预备的。真正来到神面前认主为王,省查自己的罪,就能凭着基督的宝血得救。「谁能使我们与主耶稣基督的爱隔绝呢?」(罗八35)

三十岁时,我信主了。由于从小到大读书工作都轻松过关,骄傲已经根植在生命中。信主后,又经历属灵的骄傲,深感自己的败坏和无药可救。我感到,谦卑和骄傲是自内而外发生的一种形态,如同人外在的身高,相貌等形态,无法通过命令来完成。就如同我无力命令自己长高,也无法命令自己谦卑,对自己很失望,连带着,对周遭的人也很失望。直到遇见基督,降服于他的爱与大能之下,我才开始看见希望,开始求主改变自己,求神除去自己的骄傲,信实的主也从未放弃。

十年后,我从经理的职位上辞职,移民到美国,成为教会秘书。当时自我感觉很轻松,因为自己一直是在用基督的「仆人式领导」来管理整个团队,服务众人,很有果效,这秘书的工作应该是更容易。然而,这仅仅是技术上的容易。没想到「仆人式领导」和「真正的仆人」有极大的差别。 – 不仅没有地位,厚薪,而且做事常没有自己的选择,被人以任意的态度,指挥来指挥去。

成为教会秘书六年后的今天,回看自己内心所经历大大小小的风雨,深感原来的“仆人式领导”不知有多少自鸣得意的伪谦虚在里面。而在教会这个卑微的职位,正是一把最好的除草镰刀,使真正的生命得以健康地成长,使内心的谦卑气质得以塑造。我深信,只有内心被主改变了,外在才能真正谦卑下来,这功课应是一生之久。

「在祢没有难成的事。」(耶三十二17)。全能的主既然能道成肉身,为我们钉在十字架上,也定能使我们这一群骄傲的罪人改变成祂爱子的模样, 「内心柔和谦卑」。

愿怜悯的主除去我们的骄傲,使我们能成为合式的器皿,为主使用。

作者为教会秘书。

___________________

扫一扫或长按以下二维码(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为基督赢得这世代的华人知识分子,好文不断哦。更多文章请登录: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