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遷徙時代的穆宣契機   / 思溫格

 
 
 

AM 05_06-17-07一年一度的齋戒月(Ramadan)剛剛結束,在世界其它地方或許感覺不到節慶的氛圍,但在我們居住的中東,一種節慶特有的忙碌、焦躁、熱切充斥著街頭巷尾。在齋戒月時穆斯林從日出到日落開齋(Iftar)之前都必須禁食、禁水,這對於居住在非穆斯林國家(例如歐美國家)的穆斯林而言其實是更加辛苦的,因為在穆斯林國家,他們可以通宵吃喝,早上補眠,然後上幾小時的班就可以回家;但是在非穆斯林國家,穆斯林還是必須正常時間上下班、上下學,即使他們白天不能吃喝,晚上又晚睡。

感謝「為穆斯林世界禱告30天」禱告小冊子二十多年來的推動,並且因著中文版的發行,越來越多華人教會開始參與齋戒月為穆斯林的禱告運動,也注意到穆斯林的屬靈需要。

最近五、六年以來,任何聽得見、看得見新聞報導的人,恐怕都無法不注意到穆斯林這個群體。無論是阿拉伯之春造成的革命風浪,以及之後敘利亞內戰造成的難民危機,還有西方各國的穆斯林移民後代對西方國家發動的自殺攻擊(例如最近才發生在曼徹斯特的攻擊事件),以及三年前崛起的伊斯蘭國(ISIS)血腥殘暴的惡行……

這些新聞每天都觸動人們的敏感神經,讓人對穆斯林這個群體有複雜的觀感。身為基督徒的我們,究竟該如何看待穆斯林群體,這是許多人關切的問題。

去年我和先生返回美國述職,在教會分享時,我感覺大部分華人基督徒對穆斯林的偏見還不算太嚴重,或許本身也是移民群體,且在科技業、學術研究等工作環境較容易認識穆斯林,每次分享完通常會有一兩個弟兄姊妹告訴我們,他們有穆斯林同事或鄰居,想要知道如何和他們接觸。但是美國(以白人為主體)的教會就不是如此了。

有一次我們在某個美國福音派教會的大堂分享完後到兒童主日學教導,有個白人小朋友坦率地舉手發問:「為什麼穆斯林都是壞蛋?」我們聽了感到詫異,小孩子單純不會掩飾真實的想法,或許這種看法是來自孩子的父母親,只是父母不會如此直白地表達吧?「不,穆斯林不全都是壞蛋,他們和我們一樣都是罪人,跟我們一樣都需要認識耶穌。」我的丈夫親切平和地回答那位小朋友。而這也我們一直以來的想法。

多年前我們還在芝加哥唸神學院時,就開始參與當地的中東難民事工,進而和許多穆斯林結交為友。如今我們生活在穆斯林國家,鄰舍都是穆斯林,我們很清楚知道,不是所有的穆斯林都是 「壞蛋」。他們跟我們一樣是平凡人,一樣要討生活、一樣養兒育女,當然也一樣有罪性私慾。

事實上我們在工場這幾年唯一遇過可稱之為「壞蛋」的當地人,並不是穆斯林,而是一個掛名的傳統基督徒,他作為我們的二房東竟然盜用了房東的所有房租半年之久,我們房東從歐洲前來處理此事,他不肯歸還也就罷了,兩人狹路相逢他居然還想毆打我們的房東!

在中東存在一些傳統的基督徒,他們的宗教傳統接近東正教或天主教,如新聞所報導的他們在伊拉克和敘利亞遭受迫害,但他們很多只是掛名基督徒,並不真正認識耶穌,如上述的那位二房東。因此「基督徒都是好人,穆斯林都是壞蛋」,這種二分法的標籤和假設,即使是在中東也是不成立的。

我想在這裡分享一個真實的故事。我們在中東聚會的福音派教會前幾個月陸續有基督徒背景的伊拉克難民申請政治庇護通過,全家移居到澳洲。

其中有位伊拉克弟兄令我們印象深刻,記得兩年前我們在教會退修會認識他時,他沉默寡言神情落寞,與他交談也反應冷淡。然而經過兩年教會的造就,他改變很大,每次在教會看到他都開朗喜樂地與我們寒暄。當他們全家即將移居澳洲時,他在教會分享他的見證。他說:「兩年半前當ISIS攻陷我的故鄉摩蘇爾,我逃難到這裡,那時我一無所有,離神很遠,離真理很遠」。他雖然是來自傳統基督徒背景,但其實不認識耶穌。接著他說:「但在這裡,在這個教會,我找到了耶穌,找到了真理。我覺得非常富足,我什麼都有了!」他的見證震撼了聚會的會眾。我們聽了都感動落淚。

我們深深為著這位弟兄的生命見證感恩。神確實透過中東的苦難,在這些散居的難民中動工,而且不僅僅是在掛名基督徒的難民群體,穆斯林難民當中也有許多激勵人心的故事,而這些穆斯林改變信仰要付出更大的代價,有時可能是犧牲他們的生命,但他們的歸信是我們親眼看見的,包括流亡的巴勒斯坦人、敘利亞難民,以及常被媒體忽略的葉門難民。

當我們回顧教會歷史,以及研讀聖經使徒行傳的記載,同樣看到神如何使用散居之民(Diaspora) 擴展祂的國度,如果你的教會曾參與留學生或新移民事工,或者你自己就是留學生或新移民,應該也曾親身經歷神的工作。我過去曾對於華人散居之民的事工作過研究[這份研究包括對美國652個華人教會進行問卷調查,且電話專訪六位教會牧長。],許多學者的研究都指出,散居者——不論是新移民、難民、或是留學生——在遷徙、離開自己的國家之後都更容易信主。

遺憾的是,媒體和政客的渲染往往使得人們對穆斯林移民產生恐懼與偏見。然而主教導我們基督的教會並非是效法這個世界、跟隨媒體和政客的價值觀,而是以基督的恩慈活出福音。如果一個教會願意支持、差派宣教士到海外,卻不希望穆斯林進入他們的國家,那他們可能對於大使命有錯誤的理解。

在這個全球化、大遷徙的時代,因著工作、求學、戰亂等等因素,神把許多穆斯林從那些我們不想去、或是去不了的國家帶來我們身邊。我和我先生衷心祈求,世界各地的基督教會能夠把穆斯林移民、難民、留學生等等視為失落的寶貴靈魂,是來到家門口的未得之民。我很感恩許多弟兄姊妹以禱告奉獻等各種方式支持海外的宣教事工,其實不需要來到中東,在你居住的城市也可以實踐大使命。

如果我們能走出去接觸不同的人群,聆聽他們的故事,或許就能消除恐懼與偏見。而你可能就是他們聽見福音的唯一機會。

讓我們一起為我們的穆斯林鄰舍禱告代求。尤其是那些在非穆斯林國家的穆斯林們,他們守齋戒月更加地辛苦,若是我們能對他們親切問候,或許會比較容易談及宗教、屬靈方面的話題。願神繼續透過各樣方式—不論是他們身邊的鄰舍、同事、朋友,或是異夢異象—吸引穆斯林認識主耶穌基督。

作者為宣教士與宣教研究者,芝加哥三一神學院文化學博士。曾為工程師與譯者,現與夫婿居住中東,服事中東難民。著有Mission through Diaspora: The Case of the Chinese Church in the USA 一書。

___________________

掃一掃或長按以下二維碼(識別圖中二維碼),關注使者雜誌微信公眾號:為基督贏得這世代的華人知識分子,好文不斷哦。更多文章請登錄: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