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见之事——我不以为耻的盼望     /王一澳

 
 
 

070817_09

用什么公式来解释烂漫的春花,沉静的秋月,孩子们的欢笑,和恋人们眼中的光芒?又有谁能用科学来解释我们生命的意义呢?

真理是什麽?

我从小就爱瞎琢磨,喜欢思考一些大人们都不太关心的「终极问题」。例如,我经常会思考「存在」的真实性,或万物的源头丶终点在哪里……这些思考让我爱上了科普书籍。所以和身边同龄的小孩相比,我显得多知多懂。而这种优越感也使我坚信,我所了解的科学就是真理的唯一注解,只要我努力学习科学知识,凭借自己的能力,将来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并且我也相信,凭借「积善成德,而神明自得」的道德自律,我可以成为一个高尚的、受人尊敬的人。在当时看来,我似乎做得不错。我人缘很好,在班里是受人欢迎的焦点人物;我成绩优异,中招考试以骄人的成绩来到省会最好的中学读书。那时的我自信心膨胀,自以为走在了通向真理和成功的路上。

然而刚进入高中的我就感到了陡然倍增的压力,这压力部分来自加重的课业负担,而更多则是来自于自己的内心。家人对我有很高的期望,我也给自己树立了远大的目标。每次考试我都渴望名列前茅。但激烈的竞争使我渐渐远离了曾经的「精英」行列。这使我经常焦虑失眠,心中的弦也越绷越紧。我看到了自己能力的局限。更为重要的是,在这个思想动荡的时期,我开始经历信仰上的迷惘——我所坚信的科学和理性在很多事情上无法给人满意的答案,我所坚信的「真理」正一点点褪色。这使我或多或少开始怀疑人对自身命运的掌控力,甚至人生的意义。

科学的稚嫩,是每一个尊重科学并深入思考的人迟早要认清的事实。基于经验和条件假设所得的规律往往受制于人自身的局限性而存在许多盲点。

随着我涉猎更多,被灌输了多年的无神论和进化论变得滑稽可笑。教科书告诉我们自然界在无数随机过程中逐渐从低级原始进化到高级复杂,然而企图重复 「自然发生论」的实验却都印证了一个相反的趋势。并且,如果世间的一切只是微观粒子的无规则碰撞,随机过程中的排列组合。那又用什么公式来解释烂漫的春花,沉静的秋月,孩子们的欢笑,和恋人们眼中的光芒?又有谁能用科学来解释我们生命的意义呢?同样,道德也显得稚嫩。人的标准随着时代不停变化。什么才是永恒不变的真理?

为了寻求心理安慰,我也曾和母亲一起烧香拜佛,但事后觉得这种虚假的自我欺哄更是寄希望于虚妄。身边一些「过来人」也给出了建议:别想太多,及时行乐,开心就好。然而我不想随波逐流,麻木不仁,我想这些关于人生意义和真理的困惑必须要得到解答。不然,每一个坐在教室里的同学都你追我赶地追逐一个没有意义的人生目标,何苦呢?那时我常会在周六的夜晚坐上任意一班公交车,不拘到哪里,就在旅途上思考这些人生的困惑。我看着城市里来来往往、各式各样的人,他们为着各样的事情忙碌奔波。这些忙碌的人们,他们有多少人曾经思考过我的问题,又有多少人有了答案,亦或是他们未曾像我这么闲,去思考这些「琐事」?

爱我的神?

庆幸的是,我不是唯一爱「异想天开」的人。高中的一些朋友也很热衷于讨论「真理」,老冯便是其中一个。老冯为人沉稳,待人真诚,向来以渊博的知识和严密的逻辑为人称道。我觉得他对问题的看法很有启发性,便常和他交流。

那是五月的一个夜晚,高考前的紧张气氛丝毫没有影响男生们在课间谈天说地的兴致,只是那一晚的话题异于寻常。

讨论由老冯引起,题目为「犹太人为什么聪明」。你来我往的辩论从历史和科学渐渐转向了一个我从没接触过的领域——宗教信仰。这些关于犹太人和神的事情让我难以理解,而老冯的凿凿之言也让我逐渐意识到——他和我曾熟知的那个人似乎不太一样。我惊讶于一个一向理性的人竟相信这些超乎理性的事情。他看出了我的惊讶,便用一句话回答了我的困惑:「我是基督徒。」我想也许因为同窗们即将在六月作别,他传福音的热心愈发火热。我至今难忘的是,当他讲到 「你们若不悔改,都要如此灭亡」时,眼里竟泛起了泪光!

一位刚强的弟兄落了泪,这在我心里激起了不小的波澜。究竟什么样的信仰可以使人如此笃定?虽然「理性」的声音仍让我难以立时接受这些超乎寻常的事,但从那一夜起,这颗种子就被神栽种在我的心里。对于我心中思考已久的问题,这次交谈似乎给我开了一扇崭新的门,虽满腹疑惑,我还是决定走进去瞧瞧。

冯弟兄对我也很有耐心,循循善诱。让我触动最大的是他送给我的两本福音漫画。第一本叫 《查理的蚂蚁》。查理很喜爱他的小蚂蚁,每天都来河谷观察小蚂蚁忙碌的生活。但有一天,他的朋友告诉他大雨将至,河谷会被淹没,他的小蚂蚁也都会被淹死。伤心的查理向小蚂蚁大声疾呼,告诉他们这性命攸关的信息。然而,小蚂蚁们听不到他的呼声。于是朋友告诉查理,要想让小蚂蚁听见,除非,他自己变成一只蚂蚁!可以想见,当你成为蚂蚁中的一员,不顾一切试图劝说同类逃命,得到的下场只有被误解、被排斥、被视为异类而最终被咬死。

看到这些忙碌而可怜的蚂蚁,我忽然想到,这不正是我在公交车上看到的那些终日忙碌的人们吗?这不正是我自己的真实写照吗?这样一个形象的比喻让我明白了世人愚昧无知的可怜光景,以及主耶稣降世为人的意义。于是我更加渴望认识这位耶稣,想更清楚地知道祂和我们有着怎样的关系。

接着我读到了第二本漫画,一本真实记载主耶稣一生传道、受死、复活经历的漫画,它的名字叫《空坟墓》。我被主的慈爱形象吸引,因主的教训而愧悔,为主所受的残忍刑罚心痛。然而最让我震撼的,是当主耶稣受尽百般折磨在十字架上将要断气前,说出的最后一句话:「成了!」

那一瞬间,我心中的骄傲和那些虚妄的偶像彷佛瞬间崩塌,好像有一个开关被神轻轻触动,我的心突然变得明亮。这不可能是一个宗教运动的失败者说出的话,因为祂自始至终都知道自己的使命——为救赎世人的罪而死;这也不是任何一个宗教的神可以做到的事情——深爱世人不惜牺牲自己去拯救他们。

而更值得的庆幸的是,主耶稣从死里复活,把这救恩带给了全世界相信祂的人。我们甚至不用为这恩典付什么代价,只要认罪悔改,相信祂。我想,这才是真正的神。我看到了自己在罪里挣扎时的可怜光景,也明白了主的救恩何等宝贵。于是,我试着与主沟通,把我的心思意念说给主听,急切地想听到祂的回应。

一个安静的午后,我从睡梦中醒来,那是我向神祈求的,在紧张的高考复习中从未有过的安睡。我想我心中的问题有了答案,我的生命也有了意义和方向。我便告诉了冯弟兄:「我现在相信主了。」于是那天下午,在课后喧闹嘈杂的教室里,两个人低着头,他带我做了一个简短的决志祷告,我的生命就这样恢复了与神的关系。

我愿跟随!

然而十字架的道路并不好走,就像主所作的撒种的比喻。信主后不久,我遇到了一次对信仰的巨大考验。

那时正值高考,我最大的祈求就是考出好分数,读一所名牌大学。然而,事与愿违,我在高考中意外地失利,考出了高三以来的最低分。而更让我伤心的是家人对我信仰的误解。

我母亲甚至认为,是我随意选错了信仰才导致了我高考的失利,因而对我颇有埋怨。

人都说初信之时即蒙恩典,我一时难以接受,为什么神让我重重跌倒,甚至家人都不理解我?然而,我现在却可以坚定地说,这苦难正是神的恩典!祂帮我一点点拆毁了心中旧有的价值观,破碎我的虚荣,让我学会放下自己心里迫切所求的东西,顺服祂的旨意并接受祂美好的恩赐。虽然很艰难,但我还是放下了自己的虚荣和不甘,顺服主来到了南京,就读了一所不算名牌但专业很棒的大学。更重要的是,我在这里认识了校园团契的弟兄姊妹,融入了一个爱的大家庭,而那位冯弟兄也和我在同一个城市。主的引领使我的属灵生命得到不断地成长。

后来的路,主都始终带领着我。虽然我也有过软弱和跌倒,也曾被世界诱惑而一时远离神,也曾面对巨大的困难而心生胆怯,但神都不曾停止爱我。

祂陶造了我的品格,让我能常常思想祂舍己的爱和「爱人如己」的教导。然而最让我感到神奇的改变,是我学会了在重大的事情面前拥有顺服、信心和平安。特别是在我申请博士生入学的时候,我在祷告中学会了放下了自己的小心思,顺服神的旨意。在最后等候最终录取结果的过程中,我内心始终平静。虽然在身边同学看来这是一个影响我未来的重大事件,但我没有丝毫的焦虑,因为我知道谁掌管明天。那种感觉就如同主让彼得从船上走向水面时的呼唤:「你来吧!」于是我欣然顺服了主的旨意,来到了明尼苏达州。

当我回头看时,我清楚地看见神的奇妙恩典,祂的美意是超过人所能想像的。如今我在一个十分喜欢的实验室里做着自己很享受的研究。

而最让我感谢神的,是祂一路带领我来到双城华人基督教会,让我认识了一群有爱的弟兄姊妹们。是他们的鼓励和帮助让我的属灵生命在这短短的一年之中又有了极大的成长!

最后,我想以近段时间的一个思考作总结。当我来到一个新的环境,向新朋友介绍自己时,我往往在想什么形象才最能代表我。是学识、兴趣、才艺,还是品格、经历?回首成长的道路,我发现真正想告诉别人的就是:「我叫王一澳,我是一个基督徒。」

愿神能借着我这卑微的器皿,让更多人看见祂的光!

作者祖籍河南,现于明尼苏达大学化学博士生。2012年开始接触福音,2017年在明州双城华人基督教会受洗,在该教会和校园团契参与服事。

___________________

扫一扫或长按以下二维码(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为基督赢得这世代的华人知识分子,好文不断哦。更多文章请登录: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