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見之事——我不以為恥的盼望     /王一澳

 
 
 

070817_09

用什麼公式來解釋爛漫的春花,沉靜的秋月,孩子們的歡笑,和戀人們眼中的光芒?又有誰能用科學來解釋我們生命的意義呢?

真理是什麼?

我從小就愛瞎琢磨,喜歡思考一些大人們都不太關心的「終極問題」。例如,我經常會思考「存在」的真實性,或萬物的源頭、終點在哪裡……這些思考讓我愛上了科普書籍。所以和身邊同齡的小孩相比,我顯得多知多懂。而這種優越感也使我堅信,我所了解的科學就是真理的唯一註解,只要我努力學習科學知識,憑藉自己的能力,將來就沒有解決不了的問題。並且我也相信,憑藉「積善成德,而神明自得」的道德自律,我可以成為一個高尚的、受人尊敬的人。在當時看來,我似乎做得不錯。我人緣很好,在班裡是受人歡迎的焦點人物;我成績優異,中招考試以驕人的成績來到省會最好的中學讀書。那時的我自信心膨脹,自以為走在了通向真理和成功的路上。

然而剛進入高中的我就感到了陡然倍增的壓力,這壓力部分來自加重的課業負擔,而更多則是來自於自己的內心。家人對我有很高的期望,我也給自己樹立了遠大的目標。每次考試我都渴望名列前茅。但激烈的競爭使我漸漸遠離了曾經的「精英」行列。這使我經常焦慮失眠,心中的弦也越繃越緊。我看到了自己能力的局限。更為重要的是,在這個思想動蕩的時期,我開始經歷信仰上的迷惘——我所堅信的科學和理性在很多事情上無法給人滿意的答案,我所堅信的「真理」正一點點褪色。這使我或多或少開始懷疑人對自身命運的掌控力,甚至人生的意義。

科學的稚嫩,是每一個尊重科學並深入思考的人遲早要認清的事實。基於經驗和條件假設所得的規律往往受制於人自身的局限性而存在許多盲點。

隨著我涉獵更多,被灌輸了多年的無神論和進化論變得滑稽可笑。教科書告訴我們自然界在無數隨機過程中逐漸從低級原始進化到高級複雜,然而企圖重複 「自然發生論」的實驗卻都印證了一個相反的趨勢。並且,如果世間的一切只是微觀粒子的無規則碰撞,隨機過程中的排列組合。那又用什麼公式來解釋爛漫的春花,沉靜的秋月,孩子們的歡笑,和戀人們眼中的光芒?又有誰能用科學來解釋我們生命的意義呢?同樣,道德也顯得稚嫩。人的標準隨著時代不停變化。什麼才是永恆不變的真理?

為了尋求心理安慰,我也曾和母親一起燒香拜佛,但事後覺得這種虛假的自我欺哄更是寄希望於虛妄。身邊一些「過來人」也給出了建議:別想太多,及時行樂,開心就好。然而我不想隨波逐流,麻木不仁,我想這些關於人生意義和真理的困惑必須要得到解答。不然,每一個坐在教室裡的同學都你追我趕地追逐一個沒有意義的人生目標,何苦呢?那時我常會在週六的夜晚坐上任意一班公交車,不拘到哪裡,就在旅途上思考這些人生的困惑。我看著城市裡來來往往、各式各樣的人,他們為著各樣的事情忙碌奔波。這些忙碌的人們,他們有多少人曾經思考過我的問題,又有多少人有了答案,亦或是他們未曾像我這麼閒,去思考這些「瑣事」?

愛我的神?

慶幸的是,我不是唯一愛「異想天開」的人。高中的一些朋友也很熱衷於討論「真理」,老馮便是其中一個。老馮為人沉穩,待人真誠,向來以淵博的知識和嚴密的邏輯為人稱道。我覺得他對問題的看法很有啟發性,便常和他交流。

那是五月的一個夜晚,高考前的緊張氣氛絲毫沒有影響男生們在課間談天說地的興致,只是那一晚的話題異於尋常。

討論由老馮引起,題目為「猶太人為什麼聰明」。你來我往的辯論從歷史和科學漸漸轉向了一個我從沒接觸過的領域——宗教信仰。這些關於猶太人和神的事情讓我難以理解,而老馮的鑿鑿之言也讓我逐漸意識到——他和我曾熟知的那個人似乎不太一樣。我驚訝於一個一向理性的人竟相信這些超乎理性的事情。他看出了我的驚訝,便用一句話回答了我的困惑:「我是基督徒。」我想也許因為同窗們即將在六月作別,他傳福音的熱心愈發火熱。我至今難忘的是,當他講到 「你們若不悔改,都要如此滅亡」時,眼裡竟泛起了淚光!

一位剛強的弟兄落了淚,這在我心裡激起了不小的波瀾。究竟什麼樣的信仰可以使人如此篤定?雖然「理性」的聲音仍讓我難以立時接受這些超乎尋常的事,但從那一夜起,這顆種子就被神栽種在我的心裡。對於我心中思考已久的問題,這次交談似乎給我開了一扇嶄新的門,雖滿腹疑惑,我還是決定走進去瞧瞧。

馮弟兄對我也很有耐心,循循善誘。讓我觸動最大的是他送給我的兩本福音漫畫。第一本叫 《查理的螞蟻》。查理很喜愛他的小螞蟻,每天都來河谷觀察小螞蟻忙碌的生活。但有一天,他的朋友告訴他大雨將至,河谷會被淹沒,他的小螞蟻也都會被淹死。傷心的查理向小螞蟻大聲疾呼,告訴他們這性命攸關的信息。然而,小螞蟻們聽不到他的呼聲。於是朋友告訴查理,要想讓小螞蟻聽見,除非,他自己變成一隻螞蟻!可以想見,當你成為螞蟻中的一員,不顧一切試圖勸說同類逃命,得到的下場只有被誤解、被排斥、被視為異類而最終被咬死。

看到這些忙碌而可憐的螞蟻,我忽然想到,這不正是我在公交車上看到的那些終日忙碌的人們嗎?這不正是我自己的真實寫照嗎?這樣一個形象的比喻讓我明白了世人愚昧無知的可憐光景,以及主耶穌降世為人的意義。於是我更加渴望認識這位耶穌,想更清楚地知道祂和我們有著怎樣的關係。

接著我讀到了第二本漫畫,一本真實記載主耶穌一生傳道、受死、復活經歷的漫畫,它的名字叫《空墳墓》。我被主的慈愛形象吸引,因主的教訓而愧悔,為主所受的殘忍刑罰心痛。然而最讓我震撼的,是當主耶穌受盡百般折磨在十字架上將要斷氣前,說出的最後一句話:「成了!」

那一瞬間,我心中的驕傲和那些虛妄的偶像彷彿瞬間崩塌,好像有一個開關被神輕輕觸動,我的心突然變得明亮。這不可能是一個宗教運動的失敗者說出的話,因為祂自始至終都知道自己的使命——為救贖世人的罪而死;這也不是任何一個宗教的神可以做到的事情——深愛世人不惜犧牲自己去拯救他們。

而更值得的慶幸的是,主耶穌從死裡復活,把這救恩帶給了全世界相信祂的人。我們甚至不用為這恩典付什麼代價,只要認罪悔改,相信祂。我想,這才是真正的神。我看到了自己在罪裡掙扎時的可憐光景,也明白了主的救恩何等寶貴。於是,我試著與主溝通,把我的心思意念說給主聽,急切地想听到祂的回應。

一個安靜的午後,我從睡夢中醒來,那是我向神祈求的,在緊張的高考複習中從未有過的安睡。我想我心中的問題有了答案,我的生命也有了意義和方向。我便告訴了馮弟兄:「我現在相信主了。」於是那天下午,在課後喧鬧嘈雜的教室裡,兩個人低著頭,他帶我做了一個簡短的決志禱告,我的生命就這樣恢復了與神的關係。

我願跟隨!

然而十字架的道路並不好走,就像主所作的撒種的比喻。信主後不久,我遇到了一次對信仰的巨大考驗。

那時正值高考,我最大的祈求就是考出好分數,讀一所名牌大學。然而,事與願違,我在高考中意外地失利,考出了高三以來的最低分。而更讓我傷心的是家人對我信仰的誤解。

我母親甚至認為,是我隨意選錯了信仰才導致了我高考的失利,因而對我頗有埋怨。

人都說初信之時即蒙恩典,我一時難以接受,為什麼神讓我重重跌倒,甚至家人都不理解我?然而,我現在卻可以堅定地說,這苦難正是神的恩典!祂幫我一點點拆毀了心中舊有的價值觀,破碎我的虛榮,讓我學會放下自己心裡迫切所求的東西,順服祂的旨意並接受祂美好的恩賜。雖然很艱難,但我還是放下了自己的虛榮和不甘,順服主來到了南京,就讀了一所不算名牌但專業很棒的大學。更重要的是,我在這裡認識了校園團契的弟兄姊妹,融入了一個愛的大家庭,而那位馮弟兄也和我在同一個城市。主的引領使我的屬靈生命得到不斷地成長。

後來的路,主都始終帶領著我。雖然我也有過軟弱和跌倒,也曾被世界誘惑而一時遠離神,也曾面對巨大的困難而心生膽怯,但神都不曾停止愛我。

祂陶造了我的品格,讓我能常常思想祂捨己的愛和「愛人如己」的教導。然而最讓我感到神奇的改變,是我學會了在重大的事情面前擁有順服、信心和平安。特別是在我申請博士生入學的時候,我在禱告中學會了放下了自己的小心思,順服神的旨意。在最後等候最終錄取結果的過程中,我內心始終平靜。雖然在身邊同學看來這是一個影響我未來的重大事件,但我沒有絲毫的焦慮,因為我知道誰掌管明天。那種感覺就如同主讓彼得從船上走向水面時的呼喚:「你來吧!」於是我欣然順服了主的旨意,來到了明尼蘇達州。

當我回頭看時,我清楚地看見神的奇妙恩典,祂的美意是超過人所能想像的。如今我在一個十分喜歡的實驗室裡做著自己很享受的研究。

而最讓我感謝神的,是祂一路帶領我來到雙城華人基督教會,讓我認識了一群有愛的弟兄姊妹們。是他們的鼓勵和幫助讓我的屬靈生命在這短短的一年之中又有了極大的成長!

最後,我想以近段時間的一個思考作總結。當我來到一個新的環境,向新朋友介紹自己時,我往往在想什麼形象才最能代表我。是學識、興趣、才藝,還是品格、經歷?回首成長的道路,我發現真正想告訴別人的就是:「我叫王一澳,我是一個基督徒。」

願神能藉著我這卑微的器皿,讓更多人看見祂的光!

作者祖籍河南,現於明尼蘇達大學化學博士生。2012年開始接觸福音,2017年在明州雙城華人基督教會受洗,在該教會和校園團契參與服事。

___________________

掃一掃或長按以下二維碼(識別圖中二維碼),關注使者雜誌微信公眾號:為基督贏得這世代的華人知識分子,好文不斷哦。更多文章請登錄: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