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中的中国留学生(上)    /董家骅

 
 
 

091017_dong

从对中国社会的分析和在美适应策略的探讨,认识当今这独特的留学生世代。

全球人口流动日益频繁,如今世界各地都在关注因人口流动带来的影响。2014年,全球媒体的眼光聚焦在欧洲的难民潮;2015年,美国大选的焦点之一是移民政策。2016年,欧盟各国的移民政策成为政治焦点。与此同时,中国正默默地向世界各地输出大量的人口。北美的中国留学生近年不断再增加,据Open Door的统计,2016年有将近33万拿学生签证的中国留学生在美国,而且有愈来愈年轻的趋势,本科生人数已超越研究生人数。

教会与留学生

面对人数不断增长的中国留学生,近年有愈来愈多的华人教会和华人福音机构投身于这一波留学生事工中。随着时代的变迁,今日的中国留学生与过去的中国留学生有许多相同之处,也有不同之处。

美国社会学家Charles Hirschman认为,宗教生活在三方面满足了移民的需要:被庇护、被尊重和取得生活资源的需要。1杨凤岗(美国普度大学社会学教授)则指出,基督教信仰在华人移民的身份建构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他们透过参加美国的华人教会,使本身是华人、基督徒和美国人这三重身份得以共存。2曹南来则透过研究纽约的年轻华人移民归信基督教的过程,认为这些身处异地缺乏引导的年轻人在加入教会皈依信仰的过程中,在教会辅导和牧师的身上找到可以寻求引导的权威,以此代替原本在中国本地扮演此角色的父母与亲族长辈。3

简言之,整理学者们过去的研究,美国华人教会对初到北美的华人提供三个主要功能:第一,教会群体提供他们一个归属的地方。第二,基督信仰提供他们一个融合本身多重身份的基础,同时在这基础上建构新身份认同。第三,教会领袖的关心和引导填补移民初到美国的失落感,提供他们在异地安身立命的过程中一个可信赖的权威。

模塑群体的过去

要理解当代的中国留学生,就需要了解他们的过去,追溯中国当代社会如何塑造他们父母辈及教养的方式。以下简单就文化大革命、经济改革和一胎化政策出发,分析这三个影响中国的社会事件对当今留学生所产生的影响。

1.文化大革命

美国政治家季辛吉评论道,文化大革命(1966-1976)改变了原本强调尊师重道的中国文明:学生起来反抗老师,孩子起来反抗父母,农民起来反抗知识精英。在传统社会中,原本被赋予教育和引导孩子的父母、老师和知识分子被贬低,甚至被送入农村接受再教育。4

今日中国留学生的父母,大多在文革中度过他们的童年。文革所灌输的意识形态教导他们,年轻人是未来世界的主人,他们不需要父母亲的引导,而应该反过来对抗上一代的老旧思维。然而随着文革的落幕,文革时期成长的孩子们在意识形态上经历了一次巨大的失落;他们被灌输年轻人不需要接受父母和老师的引导,然而若舍弃了家庭和学校,那么他们该向谁学习?

而今,这群文革的孩子已长大,成为中国当今留学生的父母。面对自己的孩子,许多人心中可能仍觉得自己没有能力教育和引导孩子,因此采取较为放任的管教方式。表面上看起来是尊重孩子的自由选择,其实內里很可能是在自身成长的过程中,因缺乏被父母亲引导的经验,因此面对教养孩子不知所措。今天的中国留学生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中成长,在缺乏长辈的引导下,同侪和社交媒体对他们人生观和世界观的影响力日增。

2.经济改革

随着文革的落幕,中国在新一代领导人邓小平的指导下,启动了改革开放的政策,成功地填补了文化大革命结束后所遗留下的意识形态真空。在一系列的经济政策调整下,追求经济成长成为了人们新的意识形态和生活目标。

根据华裔文化人类学家阎云翔的分析,中国的改革开放政策一方面试图降低个体对建制机构的依赖,减少建制机构对个体生存的支持(例:人民公社),另一方面则加强政府对个体的控制。5在失去建制机构的保护和支持下,面对自由市场的竞争,每个人都需要对自己的生存承担更大的责任和风险。过去所依赖的社会安全网随着改革开放而逐渐消失,每个人都得为自己的生存来奋斗。

受到文革和经济改革的影响,当代中国留学生的父母辈,普遍对孩子采取较宽松的教养方式,习惯以经济上的支持来表达对孩子的支持和关爱。对父母来说,在每个人都需要为自身的生存而奋斗的社会中,能够让孩子在经济上无后顾之忧是父母之爱的表现。然而与此同时,许多父母却因追求经济上的富裕而忽略花时间陪伴孩子,甚至把教养的工作外包,托付给年长的祖父母或寄宿学校承担。

3.一胎化生育政策

中国自1979年开始实行一胎化生育政策,今日的中国留学生是在一胎化政策实行后所出生的孩子,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出现整个世代的独生子女。到底独生子女的性格特征是否有别于非独生子女?近年中外的社会科学家已做了许多研究,探究一胎化政策对中国青年世代的影响。学者观察到,当今的中国独生世代至少有三个特征:渴望亲密和归属、既独立又依附、和背负着高度的期待与压力。这三个特征,也反映在今天的中国留学生身上。

当今的中国留学生非常重视关系,渴望归属以及与他人间的亲密关系。根据孙云晓和赵霞的研究,在中国当代青年人的道德判断中,情感需求是他们的主要考量因素。6在面对抉择和道德判断时,中国青年的主要考量并不是某些抽象的道德原则,而是能否维系所看重的关系,能否透过这决定满足自身的情感需求。

中国留学生也普遍认为自身拥有高度的独立性,很少意识到自身对家人在经济和情感上的依赖。一方面,他们认为自己在生活上的独立性高,自主性强;另一方面,实证研究却显示他们在经济和情感上高度依赖家人和朋友。郝克明在他的研究中指出,当代中国独生子女拥有高度的自我意识和独立意识,但在遇到困难和挑战时却又高度依赖他人的帮助。7

今日的留学生也长期背负着家人高度的期待。身为父母亲的唯一孩子,整个家庭的期待都落在他们身上。他们普遍被期待在课业上有好的表现,赢在起跑点,并能在社会上出人头地,立足于竞争激烈的中国社会和全球化的资本主义社会中。8在如此竞争的高压生活中,他们与其他孩子玩的时间被压缩,忙碌地参加各样的课程,接受各式的装备,承担着家人的高度期待,承受着不能失败的压力。

持续塑造的现在

人们不只受到过去的影响,也被当下的环境和对未来的期待所塑造。在中国留学生的成长过程中,除了受到过去中国社会重大事件的塑造,同时也在面对搬到美国后的调适以及未来的不确定性。

1.背负家人期待异乡求学

一般来说,人们会搬离家乡,到异国生活,不外乎出于经济动机(移工)和政治动机(难民)。然而今天的中国留学生,大多数是出于得到更好的教育和完成父母对他们的期待,而选择留学美国。根据Open Doors的统计,中国留学生已经是美国最大的留学生族群。9陆尊恩传道带领的使者培训事工部曾在《认识85/90后:分析新一代留学生特质的六个维度》中,细分中国学生选择出国留学的八种原因,其中四种都和父母亲的期待相关。10

然而在一个由美国中国留学生自己拍摄的纪录片《Us》中,当被问及为何出国留学时,受访的学生一面倒地谈到这是自己的选择。11有人选择出国,因为对中国的教育环境感到失望;有人感叹中国教育资源太过竞争,因此选择到美国试试看;也有人单纯希望开阔眼界。

如果以非此即彼的思维模式来看这些结果,陆尊恩的分析和中国留学生的自我理解是有出入的。然而若把传统中国家庭的思维模式考量进去,则中国留学生的自我理解和陆尊恩的分析则能互相调和。在传统华人家庭中,每个人不是独立存在的个体,而是家族的一分子,承担着延续家族传统和声名的责任。因此,对中国留学生来说,他们一方面背负着父母的期待而选择出国留学,另一方面却真诚地认为出国留学是出于自己的意愿。

2.弹性面对未来的不确定性

留学生来到美国后,马上要面对的就是适应问题。受到美国移民政策的影响,不同时代移民的适应策略也略有不同。二十世纪中叶,研究移民如何适应新环境的美国学者,大多以「同化理论」(assimilation theory)为主流思想,来理解移民的适应问题。「同化理论」假定了一个社会中存在某一种主流文化,由于新移民本身的母国文化,妨碍了他们去学习和适应这主流文化,同化成了必然的过程。新移民逐渐放弃自己母国的文化,开始接受主流文化,最终被主流文化所同化。12

一九七零年代的民权运动,挑战了「同化理论」的假设和思维。以「大熔炉理论」(melting pot)代之,来理解移民适应美国社会的过程,「文化多元主义」(multiculturalism)遂成为主流。13在「大熔炉理论」中,新移民不再被视为被同化者,而是主动地参与在新居地的社会中。透过与本地人的交流,在双方既有文化的基础上创造出新的文化。「文化多元主义」认为,在新文化被建构的过程中,新移民的某些特色仍被保留下来,表现在该族群的语言和社交行为上。14「文化多元主义」为在美国的中国青年创造了一个空间,使他们能够保有自身「华人」或「中国人」的身份认同,同时选择性地拥抱「美国人」的身份。

在此同时,还有一批学者坚持「同化理论」的核心价值,认为文化多元过度美化了差异和不同的社会经济阶级。这批学者认为,真实的社会仍按照社会经济阶级而分化,同化仍在进行,只不过同时有不同的同化过程继续进行中。社会学家称这理论为「多向分层同化理论」(segmented assimilation theory)。移民按照他们本身的种族、经济和居住位置等,「同化」进入不同的社会群体。15有的新移民向上同化,进入上流社会;有的平行同化,融入和原本阶级类似的群体;也有的向下同化,陷入贫穷中。

移民理论是社会学家透过观察当下的移民而发展出来的,理论的变迁在某种程度上也反映出不同时期移民的差异和适应策略。与1970-80年代华人移民不同的是,接受美国社会的同化而努力融入美国中产阶级的生活方式,已不是现今在美中国留学生的唯一选项。美国虽是他们此刻读书或工作的地方,但许多人已不视美国为最终的落脚处。

充满契机的未来

中国留学生在过去十年,数量上以惊人的速度成长。北美华人教会在面对他们时,难免会以自己过去求学移民的经历和与早期中国学人相处的经验框框来看待他们。然而这一代的留学生在许多方面与早期中港台的留学生有许多不同之处,本文尝试从对中国社会的分析和在美适应策略的探讨,认识当今这独特的留学生世代。或许当北美华人教会放下自己的框框,退后一步用不同的眼光认识他们,同时审视自己的信仰实践时,将会发现上帝给予我们在今天留学生当中传福音和牧养的契机。

作者为洛杉矶台福基督教会牧师,正道神学院与创欣神学院兼任老师。本文改编自《移动中的中国青年世代:从移民理论与教会论探索美国华人教会的身份与实践》一文,原发表于《台湾神学刊论》。

备注:
1 Charles Hirschman, “The Role of Religion in the Origins and Adaptation of Immigrant Groups in the United States,” in Rethinking Migration: New Theoretical and Empirical Perspectives, ed. Alejandro Portes and Josh
DeWind (New York: Berghahn, 2007), 413.
2 Fenggang Yang, Chinese Christians in America: Conversion, Assimilation, and Adhesive Identities (University
Park: Pennsylvania State University Press, 1999), 187.
3 Nanlai Cao, “The Church as a Surrogate Family for Working Class Immigrant Chinese Youth: An Ethnography of
Segmented Assimilation,” Sociology of Religion 66, no. 2 (2005): 198.
4 Henry Kissinger, On China (New York: Penguin, 2011), 193.
5 Yunxiang Yan, “Introduction: Conflicting Images of the Individual and Contested Process of Individualization,”
in iChina: The Rise of the Individual in Modern Chinese Society, ed. Mette Halskov Hansen and Rune Svarverud
(Copenhagen: NIAS, 2010),18.
6 Yunxiao Sun and Xia Zhao, “Only Children in China,”, in Chinese Youth in Transition, ed. Jieying Xi,
Yunxiao Sun, and Jing J. Xiao (Burlington: Ashgate, 2006), 211.
7 郝克明主编,《中国独生子女群体实证研究》(广东:广东教育,2013),223。张新洲主编,《中国大
学生生活型态研究报告(2013)》(北京:社会科学文献,2013),75。
8 风笑天,《中国独生子女问题研究》(北京:经济科学,2013),37。
9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 “Open Doors Data: Fact Sheets by Country, 2013: China,” 2015, http://www.iie.org/Research-and-Publications/Open-Doors/Data/Fact-Sheets-by-Country/2013 (Accessed
October 8, 2014)
10 使者培训事工部,《认识85/90后:分析新一代留学生特质的六个维度》,使者杂志57(2014 年 3 /4月号):13‒14。
11 沃克(Walker)工作室,《大型美国留学生纪录片〈Us〉》,2013 年 11 月 23 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9ajzaZ0XCi0 (取自2014年10月8日)。
12 Min Zhou summarizes classical assimilation theory in Min Zhou, Contemporary Chinese America: Immigration,
Ethnicity, and Community Transformation (Philadelphia: Temple University Press, 2009), 5.
13 Gungwu Wang, The Chinese Overseas: From Earthbound China to the Quest for Autonomy (Cambridge: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00), 95.
14 Khalid Koser, International Migration: 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7), 24.
15 Zhou, Contemporary Chinese America, 5‒6.

___________________

扫一扫或长按以下二维码(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为基督赢得这世代的华人知识分子,好文不断哦。更多文章请登录: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