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動中的中國留學生(上)    /董家驊

 
 
 

091017_dong

從對中國社會的分析和在美適應策略的探討,認識當今這獨特的留學生世代。

全球人口流動日益頻繁,如今世界各地都在關注因人口流動帶來的影響。2014年,全球媒體的眼光聚焦在歐洲的難民潮;2015年,美國大選的焦點之一是移民政策。2016年,歐盟各國的移民政策成為政治焦點。與此同時,中國正默默地向世界各地輸出大量的人口。北美的中國留學生近年不斷再增加,據Open Door的統計,2016年有將近33萬拿學生簽證的中國留學生在美國,而且有愈來愈年輕的趨勢,本科生人數已超越研究生人數。

教會與留學生

面對人數不斷增長的中國留學生,近年有愈來愈多的華人教會和華人福音機構投身於這一波留學生事工中。隨著時代的變遷,今日的中國留學生與過去的中國留學生有許多相同之處,也有不同之處。

美國社會學家Charles Hirschman認為,宗教生活在三方面滿足了移民的需要:被庇護、被尊重和取得生活資源的需要。1楊鳳崗(美國普度大學社會學教授)則指出,基督教信仰在華人移民的身份建構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他們透過參加美國的華人教會,使本身是華人、基督徒和美國人這三重身份得以共存。2曹南來則透過研究紐約的年輕華人移民歸信基督教的過程,認為這些身處異地缺乏引導的年輕人在加入教會皈依信仰的過程中,在教會輔導和牧師的身上找到可以尋求引導的權威,以此代替原本在中國本地扮演此角色的父母與親族長輩。3

簡言之,整理學者們過去的研究,美國華人教會對初到北美的華人提供三個主要功能:第一,教會群體提供他們一個歸屬的地方。第二,基督信仰提供他們一個融合本身多重身份的基礎,同時在這基礎上建構新身份認同。第三,教會領袖的關心和引導填補移民初到美國的失落感,提供他們在異地安身立命的過程中一個可信賴的權威。

模塑群體的過去

要理解當代的中國留學生,就需要了解他們的過去,追溯中國當代社會如何塑造他們父母輩及教養的方式。以下簡單就文化大革命、經濟改革和一胎化政策出發,分析這三個影響中國的社會事件對當今留學生所產生的影響。

1.文化大革命

美國政治家季辛吉評論道,文化大革命(1966-1976)改變了原本強調尊師重道的中國文明:學生起來反抗老師,孩子起來反抗父母,農民起來反抗知識精英。在傳統社會中,原本被賦予教育和引導孩子的父母、老師和知識份子被貶低,甚至被送入農村接受再教育。4

今日中國留學生的父母,大多在文革中度過他們的童年。文革所灌輸的意識形態教導他們,年輕人是未來世界的主人,他們不需要父母親的引導,而應該反過來對抗上一代的老舊思維。然而隨著文革的落幕,文革時期成長的孩子們在意識形態上經歷了一次巨大的失落;他們被灌輸年輕人不需要接受父母和老師的引導,然而若捨棄了家庭和學校,那麼他們該向誰學習?

而今,這群文革的孩子已長大,成為中國當今留學生的父母。面對自己的孩子,許多人心中可能仍覺得自己沒有能力教育和引導孩子,因此採取較為放任的管教方式。表面上看起來是尊重孩子的自由選擇,其實內裡很可能是在自身成長的過程中,因缺乏被父母親引導的經驗,因此面對教養孩子不知所措。今天的中國留學生在這樣的家庭環境中成長,在缺乏長輩的引導下,同儕和社交媒體對他們人生觀和世界觀的影響力日增。

2.經濟改革

隨著文革的落幕,中國在新一代領導人鄧小平的指導下,啟動了改革開放的政策,成功地填補了文化大革命結束後所遺留下的意識形態真空。在一系列的經濟政策調整下,追求經濟成長成為了人們新的意識形態和生活目標。

根據華裔文化人類學家閻雲翔的分析,中國的改革開放政策一方面試圖降低個體對建制機構的依賴,減少建制機構對個體生存的支持(例:人民公社),另一方面則加強政府對個體的控制。5在失去建制機構的保護和支持下,面對自由市場的競爭,每個人都需要對自己的生存承擔更大的責任和風險。過去所依賴的社會安全網隨著改革開放而逐漸消失,每個人都得為自己的生存來奮鬥。

受到文革和經濟改革的影響,當代中國留學生的父母輩,普遍對孩子採取較寬鬆的教養方式,習慣以經濟上的支持來表達對孩子的支持和關愛。對父母來說,在每個人都需要為自身的生存而奮鬥的社會中,能夠讓孩子在經濟上無後顧之憂是父母之愛的表現。然而與此同時,許多父母卻因追求經濟上的富裕而忽略花時間陪伴孩子,甚至把教養的工作外包,託付給年長的祖父母或寄宿學校承擔。

3.一胎化生育政策

中國自1979年開始實行一胎化生育政策,今日的中國留學生是在一胎化政策實行後所出生的孩子,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次出現整個世代的獨生子女。到底獨生子女的性格特徵是否有別於非獨生子女?近年中外的社會科學家已做了許多研究,探究一胎化政策對中國青年世代的影響。學者觀察到,當今的中國獨生世代至少有三個特徵:渴望親密和歸屬、既獨立又依附、和背負著高度的期待與壓力。這三個特徵,也反映在今天的中國留學生身上。

當今的中國留學生非常重視關係,渴望歸屬以及與他人間的親密關係。根據孫雲曉和趙霞的研究,在中國當代青年人的道德判斷中,情感需求是他們的主要考量因素。6在面對抉擇和道德判斷時,中國青年的主要考量並不是某些抽象的道德原則,而是能否維繫所看重的關係,能否透過這決定滿足自身的情感需求。

中國留學生也普遍認為自身擁有高度的獨立性,很少意識到自身對家人在經濟和情感上的依賴。一方面,他們認為自己在生活上的獨立性高,自主性強;另一方面,實證研究卻顯示他們在經濟和情感上高度依賴家人和朋友。郝克明在他的研究中指出,當代中國獨生子女擁有高度的自我意識和獨立意識,但在遇到困難和挑戰時卻又高度依賴他人的幫助。7

今日的留學生也長期背負著家人高度的期待。身為父母親的唯一孩子,整個家庭的期待都落在他們身上。他們普遍被期待在課業上有好的表現,贏在起跑點,並能在社會上出人頭地,立足於競爭激烈的中國社會和全球化的資本主義社會中。8在如此競爭的高壓生活中,他們與其他孩子玩的時間被壓縮,忙碌地參加各樣的課程,接受各式的裝備,承擔著家人的高度期待,承受著不能失敗的壓力。

持續塑造的現在

人們不只受到過去的影響,也被當下的環境和對未來的期待所塑造。在中國留學生的成長過程中,除了受到過去中國社會重大事件的塑造,同時也在面對搬到美國後的調適以及未來的不確定性。

1.背負家人期待異鄉求學

一般來說,人們會搬離家鄉,到異國生活,不外乎出於經濟動機(移工)和政治動機(難民)。然而今天的中國留學生,大多數是出於得到更好的教育和完成父母對他們的期待,而選擇留學美國。根據Open Doors的統計,中國留學生已經是美國最大的留學生族群。9陸尊恩傳道帶領的使者培訓事工部曾在《認識85/90後:分析新一代留學生特質的六個維度》中,細分中國學生選擇出國留學的八種原因,其中四種都和父母親的期待相關。10

然而在一個由美國中國留學生自己拍攝的紀錄片《Us》中,當被問及為何出國留學時,受訪的學生一面倒地談到這是自己的選擇。11有人選擇出國,因為對中國的教育環境感到失望;有人感嘆中國教育資源太過競爭,因此選擇到美國試試看;也有人單純希望開闊眼界。

如果以非此即彼的思維模式來看這些結果,陸尊恩的分析和中國留學生的自我理解是有出入的。然而若把傳統中國家庭的思維模式考量進去,則中國留學生的自我理解和陸尊恩的分析則能互相調和。在傳統華人家庭中,每個人不是獨立存在的個體,而是家族的一份子,承擔著延續家族傳統和聲名的責任。因此,對中國留學生來說,他們一方面背負著父母的期待而選擇出國留學,另一方面卻真誠地認為出國留學是出於自己的意願。

2.彈性面對未來的不確定性

留學生來到美國後,馬上要面對的就是適應問題。受到美國移民政策的影響,不同時代移民的適應策略也略有不同。二十世紀中葉,研究移民如何適應新環境的美國學者,大多以「同化理論」(assimilation theory)為主流思想,來理解移民的適應問題。「同化理論」假定了一個社會中存在某一種主流文化,由於新移民本身的母國文化,妨礙了他們去學習和適應這主流文化,同化成了必然的過程。新移民逐漸放棄自己母國的文化,開始接受主流文化,最終被主流文化所同化。12

一九七零年代的民權運動,挑戰了「同化理論」的假設和思維。以「大熔爐理論」(melting pot)代之,來理解移民適應美國社會的過程,「文化多元主義」(multiculturalism)遂成為主流。13在「大熔爐理論」中,新移民不再被視為被同化者,而是主動地參與在新居地的社會中。透過與本地人的交流,在雙方既有文化的基礎上創造出新的文化。「文化多元主義」認為,在新文化被建構的過程中,新移民的某些特色仍被保留下來,表現在該族群的語言和社交行為上。14「文化多元主義」為在美國的中國青年創造了一個空間,使他們能夠保有自身「華人」或「中國人」的身份認同,同時選擇性地擁抱「美國人」的身份。

在此同時,還有一批學者堅持「同化理論」的核心價值,認為文化多元過度美化了差異和不同的社會經濟階級。這批學者認為,真實的社會仍按照社會經濟階級而分化,同化仍在進行,只不過同時有不同的同化過程繼續進行中。社會學家稱這理論為「多向分層同化理論」(segmented assimilation theory)。移民按照他們本身的種族、經濟和居住位置等,「同化」進入不同的社會群體。15有的新移民向上同化,進入上流社會;有的平行同化,融入和原本階級類似的群體;也有的向下同化,陷入貧窮中。

移民理論是社會學家透過觀察當下的移民而發展出來的,理論的變遷在某種程度上也反映出不同時期移民的差異和適應策略。與1970-80年代華人移民不同的是,接受美國社會的同化而努力融入美國中產階級的生活方式,已不是現今在美中國留學生的唯一選項。美國雖是他們此刻讀書或工作的地方,但許多人已不視美國為最終的落腳處。

充滿契機的未來

中國留學生在過去十年,數量上以驚人的速度成長。北美華人教會在面對他們時,難免會以自己過去求學移民的經歷和與早期中國學人相處的經驗框框來看待他們。然而這一代的留學生在許多方面與早期中港臺的留學生有許多不同之處,本文嘗試從對中國社會的分析和在美適應策略的探討,認識當今這獨特的留學生世代。或許當北美華人教會放下自己的框框,退後一步用不同的眼光認識他們,同時審視自己的信仰實踐時,將會發現上帝給予我們在今天留學生當中傳福音和牧養的契機。

作者為洛杉磯臺福基督教會牧師,正道神學院與創欣神學院兼任老師。本文改編自《移動中的中國青年世代:從移民理論與教會論探索美國華人教會的身份與實踐》一文,原發表於《臺灣神學刊論》。

備註:
1 Charles Hirschman, “The Role of Religion in the Origins and Adaptation of Immigrant Groups in the United States,” in Rethinking Migration: New Theoretical and Empirical Perspectives, ed. Alejandro Portes and Josh
DeWind (New York: Berghahn, 2007), 413.
2 Fenggang Yang, Chinese Christians in America: Conversion, Assimilation, and Adhesive Identities (University
Park: Pennsylvania State University Press, 1999), 187.
3 Nanlai Cao, “The Church as a Surrogate Family for Working Class Immigrant Chinese Youth: An Ethnography of
Segmented Assimilation,” Sociology of Religion 66, no. 2 (2005): 198.
4 Henry Kissinger, On China (New York: Penguin, 2011), 193.
5 Yunxiang Yan, “Introduction: Conflicting Images of the Individual and Contested Process of Individualization,”
in iChina: The Rise of the Individual in Modern Chinese Society, ed. Mette Halskov Hansen and Rune Svarverud
(Copenhagen: NIAS, 2010),18.
6 Yunxiao Sun and Xia Zhao, “Only Children in China,”, in Chinese Youth in Transition, ed. Jieying Xi,
Yunxiao Sun, and Jing J. Xiao (Burlington: Ashgate, 2006), 211.
7 郝克明主編,《中國獨生子女群體實證研究》(廣東:廣東教育,2013),223。張新洲主編,《中國大
學生生活型態研究報告(2013)》(北京:社會科學文獻,2013),75。
8 風笑天,《中國獨生子女問題研究》(北京:經濟科學,2013),37。
9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 “Open Doors Data: Fact Sheets by Country, 2013: China,” 2015, http://www.iie.org/Research-and-Publications/Open-Doors/Data/Fact-Sheets-by-Country/2013 (Accessed
October 8, 2014)
10 使者培訓事工部,《認識85/90後:分析新一代留學生特質的六個維度》,使者雜誌57(2014 年 3 /4月號):13‒14。
11 沃克(Walker)工作室,《大型美國留學生紀錄片〈Us〉》,2013 年 11 月 23 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9ajzaZ0XCi0 (取自2014年10月8日)。
12 Min Zhou summarizes classical assimilation theory in Min Zhou, Contemporary Chinese America: Immigration,
Ethnicity, and Community Transformation (Philadelphia: Temple University Press, 2009), 5.
13 Gungwu Wang, The Chinese Overseas: From Earthbound China to the Quest for Autonomy (Cambridge: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00), 95.
14 Khalid Koser, International Migration: 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7), 24.
15 Zhou, Contemporary Chinese America, 5‒6.

___________________

掃一掃或長按以下二維碼(識別圖中二維碼),關注使者雜誌微信公眾號:為基督贏得這世代的華人知識分子,好文不斷哦。更多文章請登錄: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