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俗化洪流中,我们如何站立?    /仲谦

 
 
 

091017_liu

从约书亚看生命的谦卑与顺服

有时候我们坐在教会,觉得安然无恙,但当审判来临的时候,该如何面对神?

这个世界不选择神

记得有一年奥斯卡金像奖,有一首入选音乐是赞美诗,后来因为各种原因被取消提名。有人觉得惋惜,说要是这首歌能得奖多好啊,如果能得奖确实不错,不过这个世界不会选择神。如果你在这世上并不如鱼得水,你就知道你的路不一定走错了。

一个悖逆狂妄冷漠的世界就好像耶利哥城,它不会打开城门欢迎你。如果在教会中,我们只依靠自己,用人的智慧试图攻陷这个堡垒的话,一定不会成功。撒旦知道如何用各样声音充斥我们,比如成功、煽情、败坏来吸引我们的耳朵;用美食来填塞我们的肚子,让我们听不进福音;即便进到教会,教会的世俗化也是腐蚀教会很严重的一点。有时候我们坐在教会,觉得安然无恙,但当审判来临的时候,你如何面对神?

最近我在读一本书觉得很有帮助,Richard Baxter的The Reformed Pastor。读神学的时候这是一本必读书,但当年我读是为了要完成作业,这次我再读感受很不一样。书中说「你们作牧师的,要求神加给你们能够牧养的人数。」哪个作牧师的不想人多,但有可能我的能力只能牧养一百人的教会,但是我们每个人都想牧养一千人、一万人、十万人的教会,这是美国,多和大总是好的。

前不久我到德州的San Antonio,了解了那里的The Missions:大概在十八世纪左右,西班牙人在美国建立的一些福音据点,有的像一个村子一样,四面有围墙,目的是把当地人带进来。他们过着非常原始的生活,养牲畜、种地、教当地人语言等等。每个事工的中心就是教会,带领的是牧师。他们所做的,为的是带来改变。当时我在参观的时候,对殖民这个词有了更全面的认识。殖民都是不好的,但在当时并不是这样。一百年之后,大批商人进来想要claim这个mission,接着更多商人进来,然后就是掠夺战争屠杀,原本The Missions渐渐变成废墟。过了一两百年,又有些人重新回到这里,建立missions,但已经不再是原来的模样,而是变成了博物馆和旅游景点。

世俗化是教会最大的问题,我们以为我们在遵行圣经,但是这个世界无孔不入,不知不觉中你就被影响了。最近我们教会有一位弟兄得了晚期癌症,他的时间不多了。他在我们教会认识主并且生命有极大的改变,我们看到他就看到了神的恩典,我们花很多时间和这位弟兄一起祷告。当有一天你知道自己要面对神的时候,你要准备好,我们的一生在神面前敞开,神都知道。

我们也许会觉得自己在主里面这么追求、事奉,委身,但是当我们在神面前打开我们的一生的时候,我们知道自己不配,在神面前乏善可陈。当我们去面对那真实圣洁的神的时候,就知道自己的地位了。

你有信心吗?

从约书亚记第五章可以看出,以色列人经过四十年旷野漂流之后,终于踏上了他们朝思暮想的迦南地,就是神应许之地。

开始的时候,他们一进去就在一个叫吉甲的地方安营。在那个地方,神就吩咐他们要行割礼,并且守逾越节。所以,以色列人就在神的面前遵行一切,然后就预备好他们的军队。到了晚上,整个营地都寂静下来,因为第二天他们就要攻打耶利哥。对于百姓来说,这是一个重大的日子,他们需要养精蓄锐,预备第二天的战争。但是约书亚却睡不着,他一个人起身出去巡视耶利哥城。

对约书亚来说,这是一个重大事件来临之前,特别令人焦虑和不安的一个时刻。还记得四十年前,当约书亚第一次踏上这片土地时,他还很年轻,他是十二个探子的其中之一,和他们一起勘察迦南地。之后,他们中间起了分歧,只有他和迦勒两个人坚持说这是神赐给我们的产业,我们一定能得着。但是另外十个探子认为他们没有胜算,因为看到这些迦南地的人高大威武。所以他们说,我们这是白白送死,并且全城的百姓在听到两边不同的报告以后,因为缺乏信心,就听从了那十个探子的恶报。

我们到底能够听懂什么话在于我们的内心。这些百姓之所以接纳那十个人的报告,说明他们没有信心,并且他们还要打死约书亚和迦勒,因为他们觉得这两个人会把他们害死。所以神就向他们启示,发怨言的以色列人不可以进入那安息地(民十四)。接下来我们就看到这些以色列人一个个倒地在旷野中,我想约书亚看到这些人的遭遇心里应该是非常痛的。

真正的元帅

时间飞逝,约书亚已经成为了以色列的最高统帅,带领百姓的重担肩负在他一个人的身上。所以他没有办法入睡,半夜起来,出了营地向西面走。在他们面前是强大的敌人,在他们后面就是湍流的约旦河。只可以胜利,不可以失败。在此之前他们和亚玛力人也打过仗,他们也战胜过西宏和噩这样的王,但是那是在平原作战,两军是对垒的,这跟攻下一座固若金汤的城池是完全不同的战役。

书五13-15说:「约书亚靠近耶利哥的时候,举目观看,不料,有一个人手里有拔出来的刀,对面站立。约书亚到他那里,问他说:你是帮助我们呢,是帮助我们敌人呢?他回答说:不是的,我来是要作耶和华军队的元帅。约书亚就俯伏在地下拜,说:我主有什么话吩咐仆人。耶和华军队的元帅对约书亚说:把你脚上的鞋脱下来,因为你所站的地方是圣的。约书亚就照着行了。」

约书亚沉思着,猛然间抬头,就见到一个人站在他面前。这里说「不料」,就是他没想到的意思,「有一个人手里有拔出来的刀,对面站立。」我想,约书亚应该是大吃一惊,「拔出来的刀」表明对方已经预备好来攻击敌人,但到底是敌是友约书亚不知道。所以他走上去说:「你是帮助我们呢,是帮助我们敌人呢?」「帮助」这个词表示约书亚感觉到对方不是一般的存在,因为一个人不可能帮助一个军队。对方的回答不但让约书亚知道他是谁,也揭示了神绝对的主权。他说:「不是的,我来是要作耶和华军队的元帅。」所以约书亚听到了就俯伏在地下拜,并且说:「我主有什么话吩咐仆人。」这个人说他是耶和华军队的元帅,显然不是一般人,甚至不是一个天使,因为天使不会接受人的敬拜。

在启示录里,当约翰看到那将一切的荣耀启示给他的天使的时候,天使说:「千万不可!我与你和你的弟兄众先知,并那些守这书上言语的人,同是作仆人的。你要敬拜神。」(启二十二9)但是在这里,约书亚下拜的时候,那个人没有拦阻他,就像在渔船上,耶稣站着,当彼得来到祂的面前敬拜的时候,没有被拦阻。而且这人命令约书亚用一种更敬畏的方式来敬拜,说:「把你脚上的鞋脱下来,因为你所站的地方是圣的。」

旧约里有一些特别的显现,和一般的天使不同,当摩西在何烈山看到那燃烧的荆棘时,神向他说话,让他把脚上的鞋脱下来,因为这地是圣的。神所在的地是圣的。在以赛亚书里,称这位主是引导祂百姓的司令;在彼得书信里,称祂为王和生命的元帅;在希伯来书里,祂是救恩的元帅,祂因为受苦得了完全。在最后圣经的末卷,天开了的时候,天上的万军出来,有一个元帅来带领他们,祂的名字被称为神的道。

今天,主向约书亚显现,告诉他谁才是真正的元帅,谁才能带领他们得胜。在那之后,约书亚的胜利无疑证实了这位元帅一直与他们同在,只是他们肉眼不可见,有的战役他们一个兵都没有折损。作为一位不会打仗的人,这很不可思议。但是这个异象对约书亚来说有特别的意义,耶和华军队的元帅来是为了取代他,取代他成为一个至高的统帅。

属灵的争战

敬畏神的人,四面就有天使来扎营。约书亚带领的以色列军队是看得见的,但是神耶和华的军队是看不见的。我们有那天使天军,但也有那黑暗的使者,任何一场和敌人的争战背后都有一场肉眼看不见的争战,这个胜败才是最关键的。所以耶利哥城倒塌之前,一场属灵争战已经展开,并且以耶和华军队大获全胜而告终。

四十年前,迦勒就说过这样的话:「荫庇他们的已经离开他们,有耶和华与我们同在,不要怕他们!」(民十四9)如果我们把以色列征服迦南的这个故事映射到我们人类救恩的历史上,我们就发现里面含有很多耐人寻味的新意义。这不仅仅是历史记载,而是自从罪进到我们里面,直到神的儿子带来和平之前,不断在灵界里的激烈争战。所以当耶稣来到这世上的时候,从出生到死,这背后有无数黑暗的势力在反击,有魔鬼的试探、与祂作对的、在客西马尼园的、甚至使用彼得来拦阻祂,一直到上十字架以及到主的复活。

但是在那之前,妇人所生的,没有一个人可以战胜邪灵,但是主来到这世上,祂的生和死扭转了整个局面。所以当祂复活的时候,「远超过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有能的、主治的,和一切有名的;不但是今世的,连来世的也都超过了。」(弗一21)

我们虽然没有能力来对抗魔鬼,但是在基督里与神的儿子联合,我们不仅可以得胜,而且通过那加给我们力量的,凡事都能做。所以那时当教会胜过罗马希腊偶像异教哲学的时候,他们就知道教会得胜的成功不在于本身骁勇善战,而是他们有属灵的军队并肩作战。不是依靠我们的财富、学识、人数或威望,而是靠着那一位耶和华军队的元帅。

你站在哪一边?

约书亚见到那位元帅说:「你是帮助我们呢,是帮助我们敌人呢?」约书亚问对了问题,因为他知道,将要临到的争战是没有中立立场的,不是朋友就是敌人。约书亚不像我们很多基督徒那样,在我们表明立场之前先前后左右看清楚,周围人的到底是谁再决定我们的立场。

有的人在虔诚的人面前特别虔诚,在无所谓的人面前表现得无所谓,在不信的人面前表现得像没有信仰一样等等,我们会为了讨好这个世界而改变我们的立场。但这位元帅回答约书亚,我来不是为了你们,而是代表神,在这场争战中有的只是神一方和与神作对的另一方。

实际上,并不是神参与了以色列人征服埃及,而是以色列人参与在神的争战中。神不用选择站在任何一边,而是人选择顺服还是敌对。就像在南北战争林肯说的那句话,「不要问上帝是不是站在我们这一边,要问我们是否站在上帝那边。」

基督教信仰是神本的信仰,不是人本的信仰,神是中心,而不是人。《标杆人生》这本书,第一章第一句,「生命的重心不是在你。」It’s not about you. 但是我们从小到大努力是为了什么?我们付出一切代价是为了什么?It’s about me. 有人说我是为了父母,可到最终还是为了你。所以,这本书中说,人生的目的不是你个人的满足和喜乐,因为你生命的重心比你的家庭事业重要得多。自从人堕落以后,寻找人生目的就成了人的一大困扰,我为什么活着?我追求什么?堕落让我们失去了神造人的目的,所以我们就从自我中心这个错误的起点开始寻找。

这本书说,你不是自己的创造者,你怎么知道你的目的。比如一个刚刚发明出来的新产品,你也许并不知道如何使用,唯一的方法就是从那位发明家口中得知如何使用。我们是为神而造的,神不是为我们而存在的。神使用我们去成就祂的目的,不是我们用神去达到自己的目的。

我们在给别人传福音的时候有人会问,「你告诉我,信耶稣有什么好?」这种思想是人本,也就是说,如果你让我信这位神,祂会给我我要的吗?如果我们顺着他的思路,告诉他有什么好什么好,比如对他说我刚来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只有两个箱子,你看看我现在!假设我们把他说服了,但他没有经历到神。当他们遇上拦阻、困难的时候,就会想,向我传福音的人是不是在骗我呀,我祷告神没有被应许,我求神医治身体也没有蒙垂听,我学习还是不好工作还是找不到……一大堆问题。他会问神,我在你面前什么好处都没有,为什么要信神呢?所以,这样的人即使不是马上离开教会也会慢慢离开。

我们教会有些弟兄姐妹就是这样,他们很热心祷告、事奉、聚会,但是很多人不见了。有一天你在路上遇见他,你问他怎么回事最近。他怎么说?最近没时间。逻辑上就没道理,说没钱我还会信,每个人都有24小时,一个人怎么可能「没」时间呢?所以当别人告诉你没时间,这意味着他清楚地告诉你,你不重要。

我们每个人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事。但是如果我们的孩子病了要做手术,我们为什么就可以做到不去学校、不去工作而去陪孩子?可见如果有一个更重要的事情等着我们去做,我们还是可以腾出时间来的。当他们回答没时间时,不是真的没时间,而是他们对神失望,神没有满足他们,他们选择我爱这个世界而不是爱神。

所以我们每个人都有两种选择,不是站在神这边,就是站在敌对神的那一边。如果我们选择事业、家庭、享乐、挣钱多过信仰,或者说我选择一半一半,得了天也得了地,或者80%的信仰加20%的自我,都等于站在敌对神的那边。

我们和神的关系就跟我们和降落伞的关系一样。要不就是全身的重量完全在降落伞上,要么就是完全不在降落伞上。所以现在唯一的问题是,如果我们要在降落伞上,我们要和它要保持什么样的关系?是把自己结结实实绑在降落伞上,还是用一根小手指勾着降落伞,全身吊在下面?这两种看起来体重都在降落伞上,但后者比较「悬」,随时有可能掉下去,或者说早晚会掉下去。

如果一部分属神,那么全部都不属神;但是只要我们有一部分属了撒旦,他就有办法让我们全人都属于他。

把你脚上的鞋脱下来

约书亚清楚明白这是一场属灵的争战,他选择站在神那边,但他需要有一个举动,「把脚上的鞋脱下来」。把鞋脱下来表明一个人的谦卑和降服,他听到这命令,马上就脱下来,没有任何意见。如果换了我们就不一定这么顺服了,圣经中很多内容我们都不遵行,因为我们觉得自己比神聪明。

如果今天这个人来到我们面前说祂是元帅,「什么?原来我不是元帅?!」我们也许还会发问,「那个带领神军队的不是我吗?过去出生入死的不是我吗?神选中的不是我吗?摩西不是按手在我的头上吗?怎么现在多出一个人来了,神怎么不能早点跟我说一声呢?」

另外,「把脚上的鞋脱下来」代表除去一切污秽。在约书亚看来,神所在的地方是圣洁的,所以他脱下鞋,脱去他的惧怕、思虑、小信等等,这是作为神的仆人、我们每个人都需要做的。圣经里说,你能不能作神贵重的器皿,不是因为材料,而是你愿不愿意得洁净。不管什么杯子,干净才好。神要选的,是那洁净的,所以在神里面,我们的事奉需要圣洁。

只要我们有那清洁的心,在神面前有圣洁的生命,聪明不聪明,有没有能力,都没关系,神什么都能成就。

作者现居北美,在华人教会牧会。

___________________

扫一扫或长按以下二维码(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为基督赢得这世代的华人知识分子,好文不断哦。更多文章请登录: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