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练感恩品格    /王乾

 
 
 

091017_wang1

我们可以信手拈来的感恩,往往是那些曾经走投无路时,人生在神介入后峰回路转的片段;而那些被遗忘的感恩,常常是我们以为理所当然,甚至在潜意识中不经意地认为归功于自己的部分……

2014年,一场为肌肉萎缩性脊髓侧索硬化症(ALS,俗称「渐冻人症」)募款的「冰桶挑战(Ice Bucket Challenge)」慈善活动,通过网络在短时间内迅速席卷全球。不少政界、商界、影视界名人纷纷响应。尽管过后出现一些批评的声音,譬如浪费水资源、挑战具有危险性、以及道德绑架(因为参与者要么接受冰桶挑战,要么需要向ALS协会捐款100美金),不过就其目的是要引起人们对渐冻人的关注,以及为相关科研机构募款来看,这无疑是一场相当有效且成功的活动。

就在这场轰轰烈烈的网络众筹过后,随即一个名为「感恩接力」的类似点名游戏开始通过脸书(Facebook)散播开来,尤其是在基督徒群体中产生一定影响。游戏规则要求参与者连续三天,每天在个人脸书上发布三件个人的感恩事项。「感恩接力」虽不及「冰桶挑战」那样声势浩大,但在一段时间内,仍旧掀起一股感恩的浪潮。

确实,感恩有时会被忽视或轻视,同样需要被提醒,才会引起人们的关注。圣经中就记载了一件感恩被遗忘的事件,颇具戏剧性和讽刺性。

耶稣往耶路撒冷去,经过撒玛利亚和加利利。进入一个村子,有十个长大痲疯的,迎面而来,远远地站着,高声说:「耶稣,夫子,可怜我们吧!」耶稣看见,就对他们说:「你们去把身体给祭司察看。」他们去的时候就洁净了。内中有一个见自己已经好了,就回来大声归荣耀与神,又俯伏在耶稣脚前感谢祂;这人是撒玛利亚人。耶稣说:「洁净了的不是十个人吗?那九个在哪里呢?除了这外族人,再没有别人回来归荣耀与神吗?」就对那人说:「起来,走吧!你的信救了你了。」(路十七11-19)

痲疯病是一种古老且常见的疾病,圣经以及古今中外众多文学作品中皆有提及。现代医学证明,痲疯病是由细菌引起的一种慢性传染病,主要伤及皮肤、神经和眼睛,进而导致手脚溃烂、截肢和失明。此外,由于其传染性,患者还会受到家庭和社会的排斥(参考利十三45-46)。不难想象,痲疯病患者定要忍受身体上和心理上的双重折磨。尽管痲疯病如今已经不再是困扰人类的主要疾病(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随着20世纪抗生素的发明,截至2015年底,全球痲疯病患病人数只有17万人左右),但在古代社会,痲疯病是不治之症,如同今天的癌症,患此病者就好比宣告死亡。

相信许多人初读这个故事,产生的第一个疑问就是:如此大的恩典,怎会有人不感恩?古罗马政治哲学家西塞罗曾说,「感恩不只是美德,更是美德之母。」英国诗人斯宾塞也说过,「感恩是天使的曲调。」今天我们进出时,前面的人帮忙扶了下门,我们尚且会说声谢谢,而这十位痲疯病患者被主医治,竟会有人连句感谢都没有,而且不止一位,是九位。

感恩关乎神的荣耀

圣经中有关「感恩」的教导,并非指人类道德层面的修养,而是指人类对神的荣耀应有的回应:感谢神=荣耀神(将荣耀归与神,即承认神当得的荣耀)。

圣经常常将「感谢神」和「荣耀神」等同,譬如:「凡以感谢献上为祭的便是荣耀我;」(诗五十23)「凡事都是为你们,好叫恩惠因人多越发加增,感谢格外显多,以致荣耀归与神。」(林后四15)

同样,在这个短短的故事中,也两次将「感谢神」和「荣耀神」联系在一起(v.15,18),耶稣将那位回头的撒玛利亚人的感谢之举视为荣耀神的表现。

道德层面的感恩,是人本的感恩,受恩者因着个人利益的获得向施恩者予以善意地回应。这种感恩是自我中心的,以个人利益为前提和视角,即我获得利益,我才会感恩;若自认并无获利,则无法感恩。然而圣经中描述的真正的感恩,是神本的感恩,神主动施人以恩典,为要引起人的注意,使人在产生感恩之余,透过恩典看见背后施恩主的荣耀,进而产生一种持续性的感恩和倚靠。倘若感恩只在道德层面,那么十个人中有九个人感谢,似乎更符合现实(譬如上述扶门的例子,绝大多数人都会说声谢谢);然而感恩若关乎在神的荣耀面前人的回应,那么十人中有九人不感谢,似乎更符合现实(譬如一般教会接触到的慕道朋友中,只有极少数人会接受福音)。

「因为,他们虽然知道神,却不当作神荣耀祂,也不感谢祂。」(罗一21)

对非基督徒而言,即便我们每个人都活在神的普遍恩典之下,知道神(know about God),但由于还不认识神(know God),即圣经中所谓的「罪」,因此无法感谢神(归荣耀与神)。然而更可悲的是,对许多基督徒而言,随着信主时间的加增,对神的荣耀的洞察力似乎并未一起加增,「感谢神」似乎渐渐冷却为一种道德层面的形式,以至于对「常常祷告,不住地感谢」的生活方式不以为然,甚至嗤之以鼻,觉得厌烦。在教会团契生活中,在分享感恩代祷时,很多弟兄姐妹常常无话可说。究其原因,一方面我们忽视神的荣耀、神的圣洁和十字架的救恩;另一方面我们无视人的罪性,陶醉在自我中心的利己主义的世界里,将神弱化成我们的服务员。这时,我们对神的感恩,与在接受服务生带给我们便利和满足之后予以小费式的「感谢」,并无差异。

相信你我早已发现,岁月沉淀过后,我们可以信手拈来的感恩,往往是那些曾经走投无路时,人生在神介入后峰回路转的片段;而那些被遗忘的感恩,常常是我们以为理所当然,甚至在潜意识中不经意地认为归功于自己的部分。不知不觉间,我们就在不感谢中,窃取了神当得的荣耀。

感恩关乎人的信心

这个故事的焦点,在最后耶稣和那位回头者的对话中。耶稣对那位回来感谢祂的痲疯病康复者说,「你的信救了你了」(v.19)。

在耶稣诸多医治的神迹中不乏类似的宣告,那些在身体得着医治之后,进一步透过神迹这个记号,相信耶稣是神的少数人,因着这样的信心,得到神第二次的医治――救恩。「感谢」(v.16)一词的原文是「Eucharisteo」,新约中出现37处,其中有36处指向神。这个词衍生出一个英文单词,Eucharist,即「圣餐」,因为耶稣在「五饼二鱼」等神迹和「最后的晚餐」上,都向天父「祝谢了(Eucharist)」,然后擘开饼(约六11,路二十二19)。这也就回答了为什么耶稣最后肯定那位回来的撒玛利亚人的信心,并且这个人因信得救,因为这个人感恩的回应,在路加看来,是指向神的一种举动,宣告他承认耶稣是神的身份。

让我们暂时试着将我们的镜头,从这位回头感恩的康复者身上,切换到另外九位扬长而去的康复者身上,这样更能体会这个故事的讽刺之处:先前高呼「可怜我们吧」的这些病人,在得医治后竟然大都离医治他们的人远去,这是何等讽刺――困境反倒驱使人靠近神,顺境反倒驱使人远离神。之前提到过,利未记十三章描述了痲疯病人因被视为不洁而要面对的悲惨人生;而紧接着十四章就描述痲疯病人得医治后的忙碌日程:首先要让祭司察看确认;接着要准备两只鸟,一只献祭并将血洒在这人身上七次,象征此人洁净,另一只鸟则放生,象征罪已离开这人;之后这人要洗衣服、理发、洗澡、自己住七天、行洁净礼;最后要再献赎愆祭,然后才算洁净。

可以想象这一群曾经几乎被宣告死刑的人,在经历过无数个暗无天日的日子之后,有一天突然重获新生,那种难以言表的喜悦。我们可以想象,当他们得医治后,一定迫不及待地要冲到祭司面前得到洁净的确认;他们或许急不可耐地到那些过去鄙视和攻击他们的人面前予以还击;他们或许马不停蹄地回家和日思夜念的家人朋友相见;他们或许有许多之前已经破灭的梦想又再次燃起希望;他们或许有太多事情要做,忙碌到一个地步,没有时间没有精力去感谢神;他们或许觉得自己已不再是nobody,而是somebody;他们或许告诉自己,我已经不再需要那位耶稣。

让我们再次切换镜头,重新回到那位回来感恩的撒玛利亚人身上。对比另外九位,这位已经痊愈的健康者,屈膝在耶稣面前,是何等令人动容的画面。他或许并不觉得痊愈后的自己有多么了不起,而是渴望持续性地认识和倚靠这位奇妙的救主。他感谢神的声音,无疑是「可怜我们吧」这个呼求的延续。

对基督徒而言,感恩关乎人的信心,绝不只体现在基督徒因信称义的那一刻,更体现在整个成圣的过程中。在他的著作《神的主权(The Sovereignty of God)》一书中,这位20世纪英国最有影响力的神学家之一,宾克(A. W. Pink),在论及祷告时这样写道:与其说祷告是一种行动,不如说是一种态度,一种倚靠神的态度/Prayer is not so much an act as it is an attitude – an attitude of dependency, dependency upon God.

感恩是祷告的一个组成部分,宾克的话也可以套用在感恩这件事上――与其说感恩是一种行动,不如说是一种态度,一种倚靠神的态度。感恩是基督徒信心的温度计,而不依赖于我们的环境。一个对神有信心的基督徒,纵使在惊涛骇浪中,仍旧向神充满感恩;反之,一个对神缺乏信心的基督徒,纵使在风平浪静中,仍旧无法向神感恩。

感恩品格的操练

当我们意识到感恩关乎神的荣耀,也关乎人的信心,我们便能够在感恩的事上操练自己,愈加有感恩的属灵品格,而一切属灵的品格,都要回到各各他的十字架,都萌发于人类在基督伟大救赎恩典之下所催生出的悔改与谦卑。有趣的是,英语中的「感谢(thank)」一词,源于法语「merci」。而法语中的「感谢/merci」和英语中的「怜悯/mercy」拼写相似,且在词源学上都源自古法语mercit和更早的拉丁语merces,即「工价/wage」。莫非古时先贤对感恩的理解,从来都关乎神的怜悯,以及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所付的代价?

感恩品格的塑造,也可以通过我们的祷告生活加以操练,试着从过去以自我为中心的祷告模式,转变为以神为中心的祷告模式。以自己为中心的祷告,只专注于自己的需要与得失;以神为中心的祷告,则专注于神的荣耀,以及我如何可以荣耀神。比如:

为婚姻祷告
不再只是感谢神赐给我一位爱我的好妻子/好丈夫,而是思想自己应该如何在婚姻中活出圣洁、如何爱自己的配偶、如何来荣耀神。

为孩子祷告
不再只是祈求或感谢神保守孩子平安、健康、上名校,而是祷告求神让我的孩子圣洁,以神为乐,他的学习、工作、交友、婚姻,一生都能荣耀神。

为工作祷告
不再只是感谢神让我抽中H1B,赐给我这份工作,或是让我升职加薪,而是祷告寻求神让我明白祂给我这份工作的心意,以及我如何能够在职场上荣耀神。

为教会祷告
不再只是以消费者的心态抱怨这个不对,那个不好(事实上感恩的反面恰恰就是抱怨,也是圣经中神最恨恶的罪之一),而是求神使用自己,如何去服事别人,让教会变得更好。

为用好钱财祷告
不再只是一味地积攒财富在地上,而是在感恩中作合神心意的管家,相信施比受更为有福,凭着信心使用神所赐的财富,使其有永恒的价值。

作者为85后,北美一华人教会传道。

___________________

扫一扫或长按以下二维码(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为基督赢得这世代的华人知识分子,好文不断哦。更多文章请登录: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