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練感恩品格    /王乾

 
 
 

091017_wang1

我們可以信手拈來的感恩,往往是那些曾經走投無路時,人生在神介入後峰迴路轉的片段;而那些被遺忘的感恩,常常是我們以為理所當然,甚至在潛意識中不經意地認為歸功於自己的部分……

2014年,一場為肌肉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ALS,俗稱「漸凍人症」)募款的「冰桶挑戰(Ice Bucket Challenge)」慈善活動,通過網絡在短時間內迅速席捲全球。不少政界、商界、影視界名人紛紛響應。盡管過後出現一些批評的聲音,譬如浪費水資源、挑戰具有危險性、以及道德綁架(因為參與者要麼接受冰桶挑戰,要麼需要向ALS協會捐款100美金),不過就其目的是要引起人們對漸凍人的關注,以及為相關科研機構募款來看,這無疑是一場相當有效且成功的活動。

就在這場轟轟烈烈的網絡眾籌過後,隨即一個名為「感恩接力」的類似點名遊戲開始通過臉書(Facebook)散播開來,尤其是在基督徒群體中產生一定影響。遊戲規則要求參與者連續三天,每天在個人臉書上發佈三件個人的感恩事項。「感恩接力」雖不及「冰桶挑戰」那樣聲勢浩大,但在一段時間內,仍舊掀起一股感恩的浪潮。

確實,感恩有時會被忽視或輕視,同樣需要被提醒,才會引起人們的關注。聖經中就記載了一件感恩被遺忘的事件,頗具戲劇性和諷刺性。

耶穌往耶路撒冷去,經過撒瑪利亞和加利利。進入一個村子,有十個長大痲瘋的,迎面而來,遠遠地站著,高聲說:「耶穌,夫子,可憐我們吧!」耶穌看見,就對他們說:「你們去把身體給祭司察看。」他們去的時候就潔淨了。內中有一個見自己已經好了,就回來大聲歸榮耀與神,又俯伏在耶穌腳前感謝祂;這人是撒瑪利亞人。耶穌說:「潔淨了的不是十個人嗎?那九個在哪裡呢?除了這外族人,再沒有別人回來歸榮耀與神嗎?」就對那人說:「起來,走吧!你的信救了你了。」(路十七11-19)

痲瘋病是一種古老且常見的疾病,聖經以及古今中外眾多文學作品中皆有提及。現代醫學證明,痲瘋病是由細菌引起的一種慢性傳染病,主要傷及皮膚、神經和眼睛,進而導致手腳潰爛、截肢和失明。此外,由於其傳染性,患者還會受到家庭和社會的排斥(參考利十三45-46)。不難想象,痲瘋病患者定要忍受身體上和心理上的雙重折磨。盡管痲瘋病如今已經不再是困擾人類的主要疾病(據《世界衛生組織》統計,隨著20世紀抗生素的發明,截至2015年底,全球痲瘋病患病人數只有17萬人左右),但在古代社會,痲瘋病是不治之症,如同今天的癌症,患此病者就好比宣告死亡。

相信許多人初讀這個故事,產生的第一個疑問就是:如此大的恩典,怎會有人不感恩?古羅馬政治哲學家西塞羅曾說,「感恩不只是美德,更是美德之母。」英國詩人斯賓塞也說過,「感恩是天使的曲調。」今天我們進出時,前面的人幫忙扶了下門,我們尚且會說聲謝謝,而這十位痲瘋病患者被主醫治,竟會有人連句感謝都沒有,而且不止一位,是九位。

感恩關乎神的榮耀

聖經中有關「感恩」的教導,並非指人類道德層面的修養,而是指人類對神的榮耀應有的回應:感謝神=榮耀神(將榮耀歸與神,即承認神當得的榮耀)。

聖經常常將「感謝神」和「榮耀神」等同,譬如:「凡以感謝獻上為祭的便是榮耀我;」(詩五十23)「凡事都是為你們,好叫恩惠因人多越發加增,感謝格外顯多,以致榮耀歸與神。」(林後四15)

同樣,在這個短短的故事中,也兩次將「感謝神」和「榮耀神」聯繫在一起(v.15,18),耶穌將那位回頭的撒瑪利亞人的感謝之舉視為榮耀神的表現。

道德層面的感恩,是人本的感恩,受恩者因著個人利益的獲得向施恩者予以善意地回應。這種感恩是自我中心的,以個人利益為前提和視角,即我獲得利益,我才會感恩;若自認並無獲利,則無法感恩。然而聖經中描述的真正的感恩,是神本的感恩,神主動施人以恩典,為要引起人的注意,使人在產生感恩之余,透過恩典看見背後施恩主的榮耀,進而產生一種持續性的感恩和倚靠。倘若感恩只在道德層面,那麼十個人中有九個人感謝,似乎更符合現實(譬如上述扶門的例子,絕大多數人都會說聲謝謝);然而感恩若關乎在神的榮耀面前人的回應,那麼十人中有九人不感謝,似乎更符合現實(譬如一般教會接觸到的慕道朋友中,只有極少數人會接受福音)。

「因為,他們雖然知道神,卻不當作神榮耀祂,也不感謝祂。」(羅一21)

對非基督徒而言,即便我們每個人都活在神的普遍恩典之下,知道神(know about God),但由於還不認識神(know God),即聖經中所謂的「罪」,因此無法感謝神(歸榮耀與神)。然而更可悲的是,對許多基督徒而言,隨著信主時間的加增,對神的榮耀的洞察力似乎並未一起加增,「感謝神」似乎漸漸冷卻為一種道德層面的形式,以至於對「常常禱告,不住地感謝」的生活方式不以為然,甚至嗤之以鼻,覺得厭煩。在教會團契生活中,在分享感恩代禱時,很多弟兄姐妹常常無話可說。究其原因,一方面我們忽視神的榮耀、神的聖潔和十字架的救恩;另一方面我們無視人的罪性,陶醉在自我中心的利己主義的世界裡,將神弱化成我們的服務員。這時,我們對神的感恩,與在接受服務生帶給我們便利和滿足之後予以小費式的「感謝」,並無差異。

相信你我早已發現,歲月沈澱過後,我們可以信手拈來的感恩,往往是那些曾經走投無路時,人生在神介入後峰迴路轉的片段;而那些被遺忘的感恩,常常是我們以為理所當然,甚至在潛意識中不經意地認為歸功於自己的部分。不知不覺間,我們就在不感謝中,竊取了神當得的榮耀。

感恩關乎人的信心

這個故事的焦點,在最後耶穌和那位回頭者的對話中。耶穌對那位回來感謝祂的痲瘋病康復者說,「你的信救了你了」(v.19)。

在耶穌諸多醫治的神蹟中不乏類似的宣告,那些在身體得著醫治之後,進一步透過神蹟這個記號,相信耶穌是神的少數人,因著這樣的信心,得到神第二次的醫治——救恩。「感謝」(v.16)一詞的原文是「Eucharisteo」,新約中出現37處,其中有36處指向神。這個詞衍生出一個英文單詞,Eucharist,即「聖餐」,因為耶穌在「五餅二魚」等神蹟和「最後的晚餐」上,都向天父「祝謝了(Eucharist)」,然後擘開餅(約六11,路二十二19)。這也就回答了為甚麼耶穌最後肯定那位回來的撒瑪利亞人的信心,並且這個人因信得救,因為這個人感恩的回應,在路加看來,是指向神的一種舉動,宣告他承認耶穌是神的身份。

讓我們暫時試著將我們的鏡頭,從這位回頭感恩的康復者身上,切換到另外九位揚長而去的康復者身上,這樣更能體會這個故事的諷刺之處:先前高呼「可憐我們吧」的這些病人,在得醫治後竟然大都離醫治他們的人遠去,這是何等諷刺——困境反倒驅使人靠近神,順境反倒驅使人遠離神。之前提到過,利未記十三章描述了痲瘋病人因被視為不潔而要面對的悲慘人生;而緊接著十四章就描述痲瘋病人得醫治後的忙碌日程:首先要讓祭司察看確認;接著要準備兩隻鳥,一隻獻祭並將血灑在這人身上七次,象徵此人潔淨,另一隻鳥則放生,象徵罪已離開這人;之後這人要洗衣服、理髮、洗澡、自己住七天、行潔淨禮;最後要再獻贖愆祭,然後才算潔淨。

可以想象這一群曾經幾乎被宣告死刑的人,在經歷過無數個暗無天日的日子之後,有一天突然重獲新生,那種難以言表的喜悅。我們可以想象,當他們得醫治後,一定迫不及待地要衝到祭司面前得到潔淨的確認;他們或許急不可耐地到那些過去鄙視和攻擊他們的人面前予以還擊;他們或許馬不停蹄地回家和日思夜念的家人朋友相見;他們或許有許多之前已經破滅的夢想又再次燃起希望;他們或許有太多事情要做,忙碌到一個地步,沒有時間沒有精力去感謝神;他們或許覺得自己已不再是nobody,而是somebody;他們或許告訴自己,我已經不再需要那位耶穌。

讓我們再次切換鏡頭,重新回到那位回來感恩的撒瑪利亞人身上。對比另外九位,這位已經痊癒的健康者,屈膝在耶穌面前,是何等令人動容的畫面。他或許並不覺得痊癒後的自己有多麼了不起,而是渴望持續性地認識和倚靠這位奇妙的救主。他感謝神的聲音,無疑是「可憐我們吧」這個呼求的延續。

對基督徒而言,感恩關乎人的信心,絕不只體現在基督徒因信稱義的那一刻,更體現在整個成聖的過程中。在他的著作《神的主權(The Sovereignty of God)》一書中,這位20世紀英國最有影響力的神學家之一,賓克(A. W. Pink),在論及禱告時這樣寫道:與其說禱告是一種行動,不如說是一種態度,一種倚靠神的態度/Prayer is not so much an act as it is an attitude – an attitude of dependency, dependency upon God.

感恩是禱告的一個組成部分,賓克的話也可以套用在感恩這件事上——與其說感恩是一種行動,不如說是一種態度,一種倚靠神的態度。感恩是基督徒信心的溫度計,而不依賴於我們的環境。一個對神有信心的基督徒,縱使在驚濤駭浪中,仍舊向神充滿感恩;反之,一個對神缺乏信心的基督徒,縱使在風平浪靜中,仍舊無法向神感恩。

感恩品格的操練

當我們意識到感恩關乎神的榮耀,也關乎人的信心,我們便能夠在感恩的事上操練自己,愈加有感恩的屬靈品格,而一切屬靈的品格,都要回到各各他的十字架,都萌發於人類在基督偉大救贖恩典之下所催生出的悔改與謙卑。有趣的是,英語中的「感謝(thank)」一詞,源於法語「merci」。而法語中的「感謝/merci」和英語中的「憐憫/mercy」拼寫相似,且在詞源學上都源自古法語mercit和更早的拉丁語merces,即「工價/wage」。莫非古時先賢對感恩的理解,從來都關乎神的憐憫,以及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所付的代價?

感恩品格的塑造,也可以通過我們的禱告生活加以操練,試著從過去以自我為中心的禱告模式,轉變為以神為中心的禱告模式。以自己為中心的禱告,只專注於自己的需要與得失;以神為中心的禱告,則專注於神的榮耀,以及我如何可以榮耀神。比如:

為婚姻禱告
不再只是感謝神賜給我一位愛我的好妻子/好丈夫,而是思想自己應該如何在婚姻中活出聖潔、如何愛自己的配偶、如何來榮耀神。

為孩子禱告
不再只是祈求或感謝神保守孩子平安、健康、上名校,而是禱告求神讓我的孩子聖潔,以神為樂,他的學習、工作、交友、婚姻,一生都能榮耀神。

為工作禱告
不再只是感謝神讓我抽中H1B,賜給我這份工作,或是讓我升職加薪,而是禱告尋求神讓我明白祂給我這份工作的心意,以及我如何能夠在職場上榮耀神。

為教會禱告
不再只是以消費者的心態抱怨這個不對,那個不好(事實上感恩的反面恰恰就是抱怨,也是聖經中神最恨惡的罪之一),而是求神使用自己,如何去服事別人,讓教會變得更好。

為用好錢財禱告
不再只是一味地積攢財富在地上,而是在感恩中作合神心意的管家,相信施比受更為有福,憑著信心使用神所賜的財富,使其有永恆的價值。

作者為85後,北美一華人教會傳道。

___________________

掃一掃或長按以下二維碼(識別圖中二維碼),關注使者雜誌微信公眾號:為基督贏得這世代的華人知識分子,好文不斷哦。更多文章請登錄: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