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射神的荣光    /英苗

 
 
 

p58

蔡锡惠、周主培创办的使者杂志,已经走过了六十年。它的长盛不衰,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我上高中的时候,中国正宣传「二十一世纪是生物科学的世纪」,于是我选择了分子生物专业。来美留学拿到博士学位后,面临工作抉择,我才体会到选择的错误。我没兴趣当教授、拿经费、发论文;我只想快快做完工作,好有时间读自己喜欢的书、写喜欢的文章。接受了多年专业训练,却发现学非所爱,下一步何去何从,迷茫痛苦。

感谢神,我认识了一位在使者服事的姐妹,在她的鼓励和帮助下,我开始有文字的服事;更借着使者杂志这个平台,找到了自己的方向和价值。过去几年,因为改写周主培牧师的自传,我查阅了许多资料,对蔡锡惠、周主培两位老前辈,有了详尽的了解和奇妙的交集。特撰此文,以资回顾和庆贺。

很荣幸应约为使者杂志成立六十周年写下一点文字,琢磨写什么的时候,忽然想起徐志摩的一首诗《偶然》,里面有这样一段:

「你我相逢在黑暗的海上,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你记得也好,最好你忘掉,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能对蔡锡惠、周主培有深入的了解,确是偶然。论年龄,他们都是祖父级的人物了,均已过世多年。然而因着基督的爱、因着使者杂志这个平台,我进入到他们的人生历程。碰撞出的火花和光亮,温暖着我灵命成长的路程。

蔡锡惠弟兄

1916年,蔡锡惠出生于广东汕头。那时英国的宣教士已经在汕头建立了医院,借着医病向病人传福音。蔡父年轻时病重被送到医院,许诺说,如果得医治,他会认真思索基督信仰。彻底康复后,蔡父信守诺言,成为一个虔诚爱主的信徒。蔡锡惠的祖母亦由此接受了耶稣为救主。因白内障失明的老祖母,每天早早起床,打开临街的大门,跪在门口大声为家人、邻舍、甚至街上路过嘲笑她的顽童祷告。蔡锡惠幼年的深刻印象,就是祖母长长的晨祷、以及老人家对主单纯的爱和跟随。

蔡家一共有十个孩子,五男五女,蔡锡惠在男孩中排行老四。所有孩子均在宣教士办的学校中接受了小学教育。之后,十二岁的蔡锡惠去香港读高中,住在大哥那里。他的大哥已经在蔡家的分店做事,父兄都忙于生意,无暇他顾。蔡锡惠一个人很寂寞,也不适应香港的英文教学,成绩不佳;百无聊赖中,蔡锡惠结交了一些不好的朋友。他总结那是一段黑暗苦闷的日子。

祖母的祷告保守了他。三十年代初,蔡锡惠在宋尚节的奋兴会上决志信主,高中毕业后赴南京神学院就读。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神学院关门,蔡锡惠回到香港,转入广东圣经学院,1939年毕业。

蔡锡惠的兄弟均经商,他是唯一渴望继续学习的高中毕业生。拿着父亲给的一百美元,蔡锡惠坐船来到美国,去芝加哥的三一神学院就读。三年后学完课程,抗日战争打得正烈,家国难回,蔡锡惠遂到惠顿大学继续深造。在那里他认识了来自爱荷华的莉奥娜。莉奥娜的父母是来自捷克斯洛伐克的第一代移民,只有她一个女儿。1947年八月二人结婚,次年回香港,蔡锡惠到九龙的一家教会做牧师。

牧会几年后,蔡锡惠应邀去新加坡的一所神学院任教,莉奥娜则带孩子回美探亲。为了避免签证的麻烦,莉奥娜建议丈夫申请改变身份。蔡锡惠从新加坡返美后,便着手解决身份问题。在等待的过程中,他在爱荷华大学继续神学研究,于1955年获得硕士学位。

蔡锡惠在自传中回忆,由于语言障碍,他书读得很辛苦,需要妻子的很多帮助。加上他青少年时期香港的经历,深深了解学生离开家、到外求学的艰辛以及种种诱惑与危险。蔡锡惠对北美的华人留学生有很大的负担,希望把基督信仰介绍给他们,帮助年轻学生健康成长。

在爱荷华大学,蔡锡惠和莉奥娜接触到一个基督教组织:国际学生协会(International Students Incorporated, ISI),喜欢他们的运转方式。取得学位后,两人正式加入该协会,被分派到费城地区工作。他们致力于帮助国际学生与美国的基督徒家庭建立友谊,帮助学生认识主耶稣。六七十年代,美国有来自台湾、香港、新加坡、马来西亚及东南亚地区的大约一万名华人留学生。国际学生协会的主席看到华人学生事工的需要,邀请蔡锡惠搬到华盛顿的ISI总部,专门建立了华人学生事工分部。

蔡锡惠经常奔波于美国各个大学校园,帮助华人学生建立团契。他在家的时候,周日一大早,便开车到宿舍、居民区接人,参加主日的聚会。最早聚会地点包括ISI大楼的办公室和蔡家的客厅。后来人数愈来愈多,大家经过祷告,正式成立了华府华人教会。蔡锡惠邀请了周主培做教会的第一任牧师。

周主培牧师

周主培于1925年出生于浙江绍兴,是家中独子。上小学的时候,周主培和同学参加教会的主日学,决志信主。基督信仰就从一个小孩子进入周家。周父信主后,对神的教导笃信不疑、绝不苟且。因为拒绝参加祭拜祖先,一家三口被赶出大家族。他们辗转来到宁波,因为那里有多所宣教士创办的教堂。周父虔诚爱主、热心传福音,成为教会的长老。他天天清晨为家族里不信的亲友祷告,为子孙祷告。他特别寄厚望于主培,为之起名摩西,希望儿子能带领不信的国人出黑暗、入光明。

周主培十六岁时就有小传道人的美名,甚至被邀去外地讲道。他和宁波教会的徐文田姐妹结婚,二人均接受了神学装备。周主培在华东神学院尚未毕业,就被邀请到上海灵粮堂牧会,和赵世光牧师亲密同工。

赵世光是一个胸怀世界的布道家,对周主培有很大影响。1949年3月,周主培被差派到印尼雅加达牧会,称得上是中国委派的最早一批宣教士。在印尼服事了七年之后,周主培享受安息年,赴美进修神学。他先在宾夕法尼亚州的亚伦镇圣经学院进修一年,后在南卡的哥伦比亚神学院获得硕士学位。

初到宾州的时候,周主培应教授邀请,去乐园镇看望蔡苏娟和玛丽李曼。在那里,他与蔡锡惠夫妇首次相遇。蔡锡惠年长六岁,从一个大家庭出来,沉稳内敛。周主培是独生子,豪爽热情。二人很多方面互补,一见如故,成为好搭档。他们经常分享彼此的异象、为华人学生事工祈祷。共同的心志和异象成为二人合作的牢固基础。

使者杂志、使者协会

1957年,周主培协助蔡锡惠在宾州松溪(Penn Grove),筹办了第一届华人基督徒学生夏令营。参加的学生们回应热烈,许多人在营会坚定了信仰、把自己全然奉献给主。第一届夏令营后,以中英文出版的《使者》杂志开始发行。文字促进了不断增长的北美校园查经班加强彼此间的交流,建立灵性上的联结。

1962年,蔡锡惠在国际学生协会任职,而新成立的华府华人教会需要专职牧者,便请来周主培分担服事的重担。华人学生工作的蓬勃发展、快速增长,需要专人的全职服事,及相应的机构进行管理。经过祷告,蔡锡惠和周主培决定从国际学生协会独立出来。1963年5月6日,基督使者协会(Ambassadors For Christ, Inc.)正式在华盛顿成立。

有六七年的时间,蔡锡惠夫妇与周主培撑起使者协会的运作。蔡锡惠和周主培均担任总干事的职责,莉奥娜则负责协会的一般事务和接待工作。每个人都非常忙碌,身兼数职。除了协会的日常工作,蔡锡惠负责使者杂志的出版事宜,周主培则要牧养教会。莉奥娜的文学功底帮了很大忙,她尽心尽力协助使者杂志的工作,组稿、修改、定稿、校对、印刷、邮寄,每一步都亲力亲为。

六十年代的华人留学生对信仰非常火热,庄稼熟了,收割的人少,工作量非常大。很多个星期四,蔡锡惠和周主培出城到较远的校园带领聚会。忙到星期六晚上最后一堂聚会结束,两人才驾车返回华盛顿。有时要通宵开车,才能赶上星期日早上十点的聚会。周主培经常躺在沙发上打个盹儿;或者连打盹的时间都没有,下了车冷水洗把脸,便上台讲道。惟有靠着主的恩典和力量,他们才能长时间超负荷地服事,把一生最美好的年华献给神。

因着信徒的忠心事奉,各地区举办联合退修会,加上定期出版的使者杂志,美国各地的信徒、慕道友联结起来。有心寻求的,给他们指引和鼓励;已经信主的,给他们进一步的门徒培训。

三股合成的绳子不容易折断,因着彼此间的联络和激励,北美的华人学生查经班一处处成立,发展壮大,后来发展为教会。及至一九八零年代中国大门开放,大批学生学者赴美,神已经为他们预备了属灵的大家庭。福音更因此传回封闭了三十多年的中华大地。

蔡锡惠、周主培创办的使者杂志,已经走过了六十年。一波波思潮兴起、过去了;一部部作品火了、过时了;一个个杂志因为网络的流行,停刊了…然而使者还在!它的成功,不是因为人的能力,而是因着它传讲神的话、彰显神的爱。神的话坚立在天,存到永恒;无论世界如何变化,神的爱仍然可以感动哪怕最玩世不恭的新新人类,触动哪怕最麻木不仁的灵魂。使者杂志等属灵刊物所提供的,是真正可以满足人心的东西。它的长盛不衰,不是偶然,而是必然。愿神祝福、坚立我们手中的工!

「我们相逢在神的殿堂,分享共同的爱、信心和盼望,愿我们都记得、并让世人看见,我们传递的爱、反射的神的荣光!」

作者来自山西太原,1998年赴美留学,次年复活节在科罗拉多州丹城华人福音教会受洗归主。2004年起在杜克大学做肿瘤治疗研究,2008年加入北卡华人基督福音教会,经历属灵复兴。2010年开始为使者撰稿,先后参与蔡苏娟《踏光而行》纪录片、周主培自传改编等文字工作。

___________________

扫一扫或长按以下二维码(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为基督赢得这世代的华人知识分子,好文不断哦。更多文章请登录: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