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歸兩年後……    /Elaine Chen

 
 
 

returnee-1

從學校畢業進入職場,和從教會出來進入社會,感覺有點像。2015年年底,我從美國回到北京,開始了這一趟雙重轉變之旅。那種感覺大約是這樣的—以為自己知道很多,但很快發現,自己好像什麼都不知道。

回國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決定。當時十分猶豫糾結,好像是腳已經抬起來,不知道下一步該往哪裡落,同時心裡擔心著:一腳踩下去,萬一是個坑呢?心裡懼怕,最怕錯過神的呼召,理解錯神的帶領。不住禱告,向神要一個答案,很是任性。然而並未得到直接答案,只是內心明白了一點,神是愛我的。加上不想為了留在美國而留在美國,就回來了。

回國後第一年在主內電商公司工作,做的是和專業完全不相關的事情,拿最基本的工資,但身邊都是弟兄姐妹。當時的想法是,人都是上帝的,肥水不流外人田,能做點什麼就做什麼。然而家人堅決反對,尤其是我的父親,非常不理解我為什麼要這麼做。我自己也很難過,糾結於家人的不理解不支持。

後來讀到摩西的岳父去曠野中看望他,其實沒什麼太大關聯,但突然間明白,家人的反應是正常的,在不信的人看來,我的決定的確是瘋狂的,其實是我過於要求他們。於是我終於理解了父親為什麼會有那樣的反應,心裡反而覺得對他有些虧欠。

第一年工作經歷了很多,好壞都有。最重要的是明白了,神的帶領是活潑的。意識到這一點讓我終於感受到自由。在一個完全沒想到的契機之下,我轉行進入電影行業。做電影,是我想都不敢想的夢。美夢成真的感覺很棒,但夢想照進現實,轉行依然是艱難的。挫敗感、焦慮感和苦悶是家常便飯,但無論如何,我的內心都十分篤定。電影行業不像理工科,很多事沒有所謂的「標準答案」,因此,權威變得尤其重要。風險高收益也高,人際關係非常複雜。在這樣一個環境中,人性像被置於放大鏡之下被細細觀察,看自己也更為清楚。「人心比萬物都詭詐,壞到極處,誰能識透呢?」(耶十七9);「因為凡世界上的事,就像肉體的情慾、眼目的情慾、並今生的驕傲,都不是從父來的,乃是從世界來的。」(約壹二16)對於這些教導,我有了更深的體會。

軟弱是真實的,恩典也是真實的。最能體會神愛我的時刻,也是最看清自己罪的時刻。還記得看《我們的世界》和《天使的孩子》時,這種感受很明顯。一想到自己的罪,就為之悔恨,忍不住地流淚,同時心裡又嚮往美好與聖潔。這不是道德的感化,而是聖靈的作為。

回想起來,在美國做學生的日子是舒適的,但總感覺生活好像被蒙上了一層紗,很多感受和體會是遲鈍的。回國後,不得不面對更多現實的壓力,這層紗好像也被揭開了。不得不承認,大環境對人的影響的確很大。想要進入世界,卻不屬於世界,不容易。一不留意就開始以自我為中心,很多問題就變得無解了。但是,在世界的邏輯裡無解的問題,在神那裡往往都有答案。因此很多時候,我需要不斷地問自己一個問題,我到底把自己交付於誰?

Eugene Peterson曾講過一個冒險家的故事。森林中,突然電閃雷鳴,大雨如注。在其他人都躲在林中小屋避雨取暖時,冒險家走到風雨中,爬到樹頂,去見證神在大自然中彰顯的奇妙。他說,生命亦如此,不在於舒適,而在於豐盛。全人全心交付於祂,去親身經歷、去充分感受:神在我們生命中奇妙而美好的作為。明白了這點,我的不安也就融化在神的恩典中了。

作者在美國留學,2015年回國工作。

___________________

掃一掃或長按以下二維碼(識別圖中二維碼),關注使者雜誌微信公眾號:為基督贏得這世代的華人知識分子,好文不斷哦。更多文章請登錄: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