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归两年后……    /Elaine Chen

 
 
 

returnee-1

从学校毕业进入职场,和从教会出来进入社会,感觉有点像。2015年年底,我从美国回到北京,开始了这一趟双重转变之旅。那种感觉大约是这样的—以为自己知道很多,但很快发现,自己好像什么都不知道。

回国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决定。当时十分犹豫纠结,好像是脚已经抬起来,不知道下一步该往哪里落,同时心里担心着:一脚踩下去,万一是个坑呢?心里惧怕,最怕错过神的呼召,理解错神的带领。不住祷告,向神要一个答案,很是任性。然而并未得到直接答案,只是内心明白了一点,神是爱我的。加上不想为了留在美国而留在美国,就回来了。

回国后第一年在主内电商公司工作,做的是和专业完全不相关的事情,拿最基本的工资,但身边都是弟兄姐妹。当时的想法是,人都是上帝的,肥水不流外人田,能做点什么就做什么。然而家人坚决反对,尤其是我的父亲,非常不理解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自己也很难过,纠结于家人的不理解不支持。

后来读到摩西的岳父去旷野中看望他,其实没什么太大关联,但突然间明白,家人的反应是正常的,在不信的人看来,我的决定的确是疯狂的,其实是我过于要求他们。于是我终于理解了父亲为什么会有那样的反应,心里反而觉得对他有些亏欠。

第一年工作经历了很多,好坏都有。最重要的是明白了,神的带领是活泼的。意识到这一点让我终于感受到自由。在一个完全没想到的契机之下,我转行进入电影行业。做电影,是我想都不敢想的梦。美梦成真的感觉很棒,但梦想照进现实,转行依然是艰难的。挫败感、焦虑感和苦闷是家常便饭,但无论如何,我的内心都十分笃定。电影行业不像理工科,很多事没有所谓的“标准答案”,因此,权威变得尤其重要。风险高收益也高,人际关系非常复杂。在这样一个环境中,人性像被置于放大镜之下被细细观察,看自己也更为清楚。“人心比万物都诡诈,坏到极处,谁能识透呢?”(耶十七9);“因为凡世界上的事,就像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并今生的骄傲,都不是从父来的,乃是从世界来的。”(约壹二16)对于这些教导,我有了更深的体会。

软弱是真实的,恩典也是真实的。最能体会神爱我的时刻,也是最看清自己罪的时刻。还记得看《我们的世界》和《天使的孩子》时,这种感受很明显。一想到自己的罪,就为之悔恨,忍不住地流泪,同时心里又向往美好与圣洁。这不是道德的感化,而是圣灵的作为。

回想起来,在美国做学生的日子是舒适的,但总感觉生活好像被蒙上了一层纱,很多感受和体会是迟钝的。回国后,不得不面对更多现实的压力,这层纱好像也被揭开了。不得不承认,大环境对人的影响的确很大。想要进入世界,却不属于世界,不容易。一不留意就开始以自我为中心,很多问题就变得无解了。但是,在世界的逻辑里无解的问题,在神那里往往都有答案。因此很多时候,我需要不断地问自己一个问题,我到底把自己交付于谁?

Eugene Peterson曾讲过一个冒险家的故事。森林中,突然电闪雷鸣,大雨如注。在其他人都躲在林中小屋避雨取暖时,冒险家走到风雨中,爬到树顶,去见证神在大自然中彰显的奇妙。他说,生命亦如此,不在于舒适,而在于丰盛。全人全心交付于祂,去亲身经历、去充分感受:神在我们生命中奇妙而美好的作为。明白了这点,我的不安也就融化在神的恩典中了。

作者在美国留学,2015年回国工作。

___________________

扫一扫或长按以下二维码(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为基督赢得这世代的华人知识分子,好文不断哦。更多文章请登录: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