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磨一劍    /Cameron Kuey

 
 
 

cam

小時候大家都認為我是一個害羞又喜歡安靜的孩子,缺乏自信心。我從來沒想過要做任何事去讓別人來注意我;我也不願向教會里的人敞開自己。我認為我是一名基督徒,但這只不過是因為我每週和我的家人一起參加主日崇拜罷了。

青少年團契—靈命成長

自從我開始參加我們教會(聖地亞哥華人傳道會CECSD)的青少年團契後,事情開始發生變化。這是我生命中第一次把自己當成了一個親密大群體的一部分,也使我開始思考自己將如何被神使用並能榮耀祂。

2009年聖誕節期間,我有個朋友說服我跟他一起買一台單反相機,因為他想學攝影。我覺得這個主意不錯,它可以逼著我去學習攝影。我一直認為攝影是一個不錯的業餘愛好,但從來沒想過會作為一種職業。我仍然想成為一名像我父親一樣的藥劑師,所以我只是把攝影或者攝像當成課後能與朋友分享的業餘愛好而已。與此同時,我有機會與我的青少年團契小組參加了一些短宣,有去城市的短宣,也有國際短宣。我也開始有機會在其中鍛煉我的領導能力,這也漸漸幫助我克服了害羞的個性,並讓我在靈命上有很大長進。

我開始為我們青少年團契的活動製作一些短片或宣傳視頻,並成為了我們小組的「媒體協調員」。當我在做媒體相關的工作時,發現攝影攝像可以成為一種很特別的榮耀神的方式。但那時,我仍然想成為一名藥劑師,所以我並沒有太在意我在攝影攝像方面的特長。

2011年的秋天,我進入了緊張的大學申請階段。雖然我對攝影和攝像的愛好在不斷增加,但我不確定究竟應該申請什麼專業,所以我決定把一半的申請投到電影專業,另外一半投到生物專業。我不斷地向神禱告,希望神可以把一些必要的門關上或打開,帶領我走上祂想讓我走的路。

差傳大會—開我心眼

在2011年的12月,我有機會參加了美西華人差傳大會(CMC West)。老實講,我並不知道這個大會是關於什麼的,我去的主要原因是因為我教會的朋友們也都參加。第一天晚上,我查看工作坊的時間表,發現其中有一個是關於宣教工場中媒體的使用。我很感興趣,因為我申請了一些電影專業的大學,我想說去多學一點也沒什麼壞處,於是我就去參加這個工作坊了。

在那個CMC的媒體工作坊上,講員說,宣教工場上一個很大的需要就是需要有人去幫助傳講宣教的故事。他舉了很多例子,重點提到宣教工場極其需要有創造性的會講故事的人,因為大部分宣教士並不太知道該如何向新的支持者介紹自己,或是通過媒體清楚地解釋他們究竟在做什麼事工。他還強調了在這個時代,視覺媒體是最好的且最有效的講故事的方式,尤其是宣教故事,但在這方面人才非常缺乏。在觀看了一些很有說服力的紀錄片,看到視覺媒體對宣教士事工的幫助後,我開始認真嚴肅地思考是否要把電影專業當成自己的職業目標,而不是藥學。但我也知道,電影攝影這個行業的收入比不上藥劑師,可能會有經濟上的不穩定,所以我的內心很糾結,不知道自己究竟應該選擇什麼職業。

在那次差傳大會期間,我聽到了很多引人思考的信息,讓我從全新的角度去看待宣教。我意識到宣教不僅僅是一種職業選擇,而是一種主動去愛基督的生活方式;它不僅僅是對有恩賜的人的呼召,而是對所有屬基督的人的呼召;它不是某一時刻的決定,而是一個終生的決定,決定去跟隨一位真正的王。我在教會也聽類似的信息,但從來沒有像那次大會一樣對我有這麼深的影響。

在那次差傳大會上,聖靈在我裡面工作,讓我學習謙卑,最終我做了一個決定,要把攝影這個專長為神所用。但我並沒有準備好全時間去事奉神,只是決定把空餘的時間獻給神,去做一些視覺媒體的服事。儘管我仍然想要做一名藥劑師,但我朝著正確的方向又邁進了一步。

申請大學—意外驚喜

差傳大會結束後,我逐漸收到一些大學錄取的結果。我發現我申請的所有生物專業都被拒了,但卻被兩個有電影專業的大學錄取,一個是聖地亞哥州立大學(SDSU),另一是加州州立大學長灘分校(CSULB)。除此以外,我還在另外兩所有著頂尖電影學院的大學候補名單上,一個是南加州大學(USC),另一個是紐約大學(NYU)。我震驚了。其實就讀電影專業並非我的初衷,更加沒有想到的是,我竟然會被兩所有著世界頂尖電影學院的大學列為候補,但卻發生了。我聯繫了南加州大學和紐約大學,瞭解到我之所以在候補名單上(沒有立刻被錄取)是因為我的成績不如其他的申請者,但是他們喜歡我的作品。他們的肯定激勵了我,也讓我對走電影製作這條路更有信心。

2012年秋天,我最終決定留在我的家鄉聖地亞哥,進入聖地亞哥州立大學(SDSU)就讀「電視、電影和新媒體製作」專業。這和我起先對於未來的大學和職業的規劃完全不一樣,雖然我並沒有打算要留在聖地亞哥上大學,但我堅信神會帶領我。

在大學里,我繼續在聖地亞哥華人傳道會聚會,並參加了他們的大學生團契。但是那邊幾乎所有的學生都是來自於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UCSD)。一開始在小組中,我很少遇到和我同校的大學新生,更不用說一起去參加校園活動了,因為我是唯一的SDSU學生,但我從未想過要換一個團契聚會。

大概過了一個學期以後,我的英文堂牧師來詢問我的情況,我告訴他我很難融入這個團契,因為SDSU的學生很少。他直視我的眼睛對我說,「也許這是神在呼召你建立一個SDSU事工。」我笑著說怎麼可能,但後來發現他是認真地說這話。牧師的話挑戰了我並鼓勵我要不要考慮在SDSU開始建立一個小組。

大學團契—順服禱告

從那天起我就開始向神禱告,希望神能敞開我的心扉,使用我去接觸SDSU的其他學生,同時我也繼續在電影製作方面的呼召尋求神的帶領。雖然神還沒有直接帶領讓我成為一名電影製作者,但是我覺得祂想讓我在SDSU建立一個團契,於是我就從組建小組開始一點點做起。在我的一個大學輔導老師的幫助下,我開始接觸到其他基督徒學生,並在第一學期結束的時候與另外三位弟兄一起組成了一個每週聚會的小組。

這是我第一次做小組長,我驚奇地看到了神的真實與同在,儘管我還是會時不時地緊張。我更加有意識地去深入鑽研神的話,並在小組分享交流時真正感受到了聖靈是如何引領我。在我大二的一次小組聚會中,我問大家有沒有人曾經經歷過被神呼召去作全職宣教。儘管其他人都分享了他們的想法,但我還是不太敢在大家面前分享神在2011年差傳大會時對我的啟示。最終,我還是在小組內分享了我的感受,我感覺神要呼召我去做更大的事,可能是成立一個製作宣教士故事的紀錄片的機構。我還告訴大家,這應該是個長期目標,因為我根本就不知道要如何開始,更別說要帶領別人去做這件事。但讓我驚訝的是,大家都強烈支持並鼓勵我大膽去追尋這個目標。雖然受到大家鼓勵,但我還是有點害怕,老實講我真的無從下手,所以我試圖把自己的這些想法放在腦後。儘管我嘗試忽略神對我的呼召,但神仍然滿有恩典,祂是信實的。在每週帶領小組和校園服事的過程中,神不斷地預備我,為宣教工作做準備。

在即將進入大三的那個暑假,我們小組正在準備迎新活動的時候,決定花一點時間特意為SDSU的校園和我們的團契來禱告。那時候我們小組只有四名SDSU的學生,再加上我的女朋友Josephine,雖然她是UCSD的學生,但為了支持我,她也來參加了我們的小組。她和其他弟兄姐妹一樣,都希望我們這個團契小組可以擴展,成為一個讓更多學生願意來認識神的地方。
大家一起禱告希望新學年里會有兩位SDSU的新生,而且是女生能加入我們的小組,因為小組內都是男生。她很聰明,不是禱告只有一位,而是來兩位女生,這樣她們以後在信心的道路上可以攜手同行。

讓我們驚訝的是,新學期開始後,剛好有兩位新來的女生想參加我們的小組,和我們一起團契。這太神奇了!我從未親身體驗過禱告被應允得如此具體和準確。神垂聽了我們的禱告,我帶著敬畏的心開始繼續為我們小組的成長禱告。到大三結束時,我們小組一共有8位固定參加聚會的學生,男生女生都有。到大四結束時,我們小組約有16位固定聚會的組員,代表聖地亞哥華人傳道會在SDSU校園裡的大學團契。

在我大學四年中,我事奉的心志和對禱告的信心都有成長,通過這些經歷我意識到,小組的成長不是因為我的能力或特長,而是因為神的信實,祂在恰當的時候為我們提供充分的供應。在幾年的時間裡,神陸陸續續帶領學生來到我們小組,堅固我們,繼續保守我們在SDSU校園裡的聚會。

The Cultivation Project—宣教之路

隨著2016年大學畢業,我開始面臨接下來要做什麼的難題。大學期間,我有做一些婚紗攝影的兼職,我不太確定神是不是想讓我繼續幹這一行,或是要我去好萊塢學習電影,或是重拾神在2011年差傳大會期間放在我心中的感動。我又一次猶豫了,不知道自己究竟該往哪裡走。

然而,當我回顧大學四年的經歷時,我意識到神是如此的信實,祂讓我學習領導力,提升我的信心,並且通過建立SDSU校園團契的事工讓我學習順服。我連續禱告了一個月,問神我是不是應該繼續追尋祂對我有一個更大的呼召。在我為未來道路禱告的時候,神確確實實賜給了我許多平安。

2016年9月8日,我下定決心,邁出信心的跨越,建立了The Cultivation Project。The Cultivation Project的異象和神在2011年差傳大會放在我心上的仍然一致。我們希望通過展現宣教禾場上的真人真事去培養新一代的基督徒投身宣教。我們的使命是為在世界各地的宣教士製作簡短的紀錄片,讓支持者和教會可以透過視頻,更深經歷、更多瞭解他們的事工,也能更加看到聖靈是如何在他們身上作工的。希望透過這樣的視頻,可以幫助宣教士們更好地宣傳他們的事工以及能夠得到更多來自大家的支持。除此以外,神也希望我通過The Cultivation Project去建立一個社會網絡,以此來幫助宣教士和他們的支持者建立更方便而有效的溝通。

雖然我沒有任何建立或運作非盈利機構的經驗,但是神已經在各方面為我預備好了道路。我沒有上過任何一門商業管理,會計,計算機,或是神學課程,但神卻滿有恩典地為我提供了20多位攝影、攝像、編輯、網站設計師和市場營銷專長的義工,幫助我一起實現了這個異象。這是神真真實實的恩典,使我有能力去追尋祂對我的呼召,讓我可以投身宣教事工、支持宣教。
我特別感謝華人差傳大會,在2011年的時候幫助我更深經歷了神,也更多認識了自己。

六年前的美西華人差傳大會,神第一次呼召我,要我在宣教工場上使用祂給我的恩賜;六年後的2017年美西華人差傳大會上,我作為參展機構之一,帶著The Cultivation Project回應了神對我的呼召。我花了好幾年的時間思想要不要把自己的一生擺上獻給神,但是在這段時間裡,我學習到宣教意味著一生跟隨主,是用恩賜、才能和生命中各種境遇來榮耀神。神永遠掌權,祂的應許永遠信實,回應神的呼召會是我們這輩子最好的決定。

如果你還在掙扎著想要知道神對你的呼召是什麼,祂要你做什麼,我鼓勵你為此迫切、持續地禱告,直到你和我一樣,跨出那信心的一步。

作者來自加州聖地亞哥,大學期間學習電視、電影和新媒體製作專業,2016年畢業於聖地亞哥州立大學(SDSU),現在加州聖地亞哥華人傳道會聚會,擔任大學生團契的輔導。The Cultivation Project的創辦人和機構主席,這是一個501(c)(3)非營利機構,旨在使用多媒體培養新一代有宣教使命感的基督徒。

___________________

掃一掃或長按以下二維碼(識別圖中二維碼),關注使者雜誌微信公眾號:為基督贏得這世代的華人知識分子,好文不斷哦。更多文章請登錄: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