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磨一剑    /Cameron Kuey

 
 
 

cam

小时候大家都认为我是一个害羞又喜欢安静的孩子,缺乏自信心。我从来没想过要做任何事去让别人来注意我;我也不愿向教会里的人敞开自己。我认为我是一名基督徒,但这只不过是因为我每周和我的家人一起参加主日崇拜罢了。

青少年团契—灵命成长

自从我开始参加我们教会(圣地亚哥华人传道会CECSD)的青少年团契后,事情开始发生变化。这是我生命中第一次把自己当成了一个亲密大群体的一部分,也使我开始思考自己将如何被神使用并能荣耀祂。

2009年圣诞节期间,我有个朋友说服我跟他一起买一台单反相机,因为他想学摄影。我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它可以逼着我去学习摄影。我一直认为摄影是一个不错的业余爱好,但从来没想过会作为一种职业。我仍然想成为一名像我父亲一样的药剂师,所以我只是把摄影或者摄像当成课后能与朋友分享的业余爱好而已。与此同时,我有机会与我的青少年团契小组参加了一些短宣,有去城市的短宣,也有国际短宣。我也开始有机会在其中锻炼我的领导能力,这也渐渐帮助我克服了害羞的个性,并让我在灵命上有很大长进。

我开始为我们青少年团契的活动制作一些短片或宣传视频,并成为了我们小组的“媒体协调员”。当我在做媒体相关的工作时,发现摄影摄像可以成为一种很特别的荣耀神的方式。但那时,我仍然想成为一名药剂师,所以我并没有太在意我在摄影摄像方面的特长。

2011年的秋天,我进入了紧张的大学申请阶段。虽然我对摄影和摄像的爱好在不断增加,但我不确定究竟应该申请什么专业,所以我决定把一半的申请投到电影专业,另外一半投到生物专业。我不断地向神祷告,希望神可以把一些必要的门关上或打开,带领我走上祂想让我走的路。

差传大会—开我心眼

在2011年的12月,我有机会参加了美西华人差传大会(CMC West)。老实讲,我并不知道这个大会是关于什么的,我去的主要原因是因为我教会的朋友们也都参加。第一天晚上,我查看工作坊的时间表,发现其中有一个是关于宣教工场中媒体的使用。我很感兴趣,因为我申请了一些电影专业的大学,我想说去多学一点也没什么坏处,于是我就去参加这个工作坊了。

在那个CMC的媒体工作坊上,讲员说,宣教工场上一个很大的需要就是需要有人去帮助传讲宣教的故事。他举了很多例子,重点提到宣教工场极其需要有创造性的会讲故事的人,因为大部分宣教士并不太知道该如何向新的支持者介绍自己,或是通过媒体清楚地解释他们究竟在做什么事工。他还强调了在这个时代,视觉媒体是最好的且最有效的讲故事的方式,尤其是宣教故事,但在这方面人才非常缺乏。在观看了一些很有说服力的纪录片,看到视觉媒体对宣教士事工的帮助后,我开始认真严肃地思考是否要把电影专业当成自己的职业目标,而不是药学。但我也知道,电影摄影这个行业的收入比不上药剂师,可能会有经济上的不稳定,所以我的内心很纠结,不知道自己究竟应该选择什么职业。

在那次差传大会期间,我听到了很多引人思考的信息,让我从全新的角度去看待宣教。我意识到宣教不仅仅是一种职业选择,而是一种主动去爱基督的生活方式;它不仅仅是对有恩赐的人的呼召,而是对所有属基督的人的呼召;它不是某一时刻的决定,而是一个终生的决定,决定去跟随一位真正的王。我在教会也听类似的信息,但从来没有像那次大会一样对我有这么深的影响。

在那次差传大会上,圣灵在我里面工作,让我学习谦卑,最终我做了一个决定,要把摄影这个专长为神所用。但我并没有准备好全时间去事奉神,只是决定把空余的时间献给神,去做一些视觉媒体的服事。尽管我仍然想要做一名药剂师,但我朝着正确的方向又迈进了一步。

申请大学—意外惊喜

差传大会结束后,我逐渐收到一些大学录取的结果。我发现我申请的所有生物专业都被拒了,但却被两个有电影专业的大学录取,一个是圣地亚哥州立大学(SDSU),另一是加州州立大学长滩分校(CSULB)。除此以外,我还在另外两所有着顶尖电影学院的大学候补名单上,一个是南加州大学(USC),另一个是纽约大学(NYU)。我震惊了。其实就读电影专业并非我的初衷,更加没有想到的是,我竟然会被两所有着世界顶尖电影学院的大学列为候补,但却发生了。我联系了南加州大学和纽约大学,了解到我之所以在候补名单上(没有立刻被录取)是因为我的成绩不如其他的申请者,但是他们喜欢我的作品。他们的肯定激励了我,也让我对走电影制作这条路更有信心。

2012年秋天,我最终决定留在我的家乡圣地亚哥,进入圣地亚哥州立大学(SDSU)就读“电视、电影和新媒体制作”专业。这和我起先对于未来的大学和职业的规划完全不一样,虽然我并没有打算要留在圣地亚哥上大学,但我坚信神会带领我。

在大学里,我继续在圣地亚哥华人传道会聚会,并参加了他们的大学生团契。但是那边几乎所有的学生都是来自于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UCSD)。一开始在小组中,我很少遇到和我同校的大学新生,更不用说一起去参加校园活动了,因为我是唯一的SDSU学生,但我从未想过要换一个团契聚会。

大概过了一个学期以后,我的英文堂牧师来询问我的情况,我告诉他我很难融入这个团契,因为SDSU的学生很少。他直视我的眼睛对我说,“也许这是神在呼召你建立一个SDSU事工。”我笑着说怎么可能,但后来发现他是认真地说这话。牧师的话挑战了我并鼓励我要不要考虑在SDSU开始建立一个小组。

大学团契—顺服祷告

从那天起我就开始向神祷告,希望神能敞开我的心扉,使用我去接触SDSU的其他学生,同时我也继续在电影制作方面的呼召寻求神的带领。虽然神还没有直接带领让我成为一名电影制作者,但是我觉得祂想让我在SDSU建立一个团契,于是我就从组建小组开始一点点做起。在我的一个大学辅导老师的帮助下,我开始接触到其他基督徒学生,并在第一学期结束的时候与另外三位弟兄一起组成了一个每周聚会的小组。

这是我第一次做小组长,我惊奇地看到了神的真实与同在,尽管我还是会时不时地紧张。我更加有意识地去深入钻研神的话,并在小组分享交流时真正感受到了圣灵是如何引领我。在我大二的一次小组聚会中,我问大家有没有人曾经经历过被神呼召去作全职宣教。尽管其他人都分享了他们的想法,但我还是不太敢在大家面前分享神在2011年差传大会时对我的启示。最终,我还是在小组内分享了我的感受,我感觉神要呼召我去做更大的事,可能是成立一个制作宣教士故事的纪录片的机构。我还告诉大家,这应该是个长期目标,因为我根本就不知道要如何开始,更别说要带领别人去做这件事。但让我惊讶的是,大家都强烈支持并鼓励我大胆去追寻这个目标。虽然受到大家鼓励,但我还是有点害怕,老实讲我真的无从下手,所以我试图把自己的这些想法放在脑后。尽管我尝试忽略神对我的呼召,但神仍然满有恩典,祂是信实的。在每周带领小组和校园服事的过程中,神不断地预备我,为宣教工作做准备。

在即将进入大三的那个暑假,我们小组正在准备迎新活动的时候,决定花一点时间特意为SDSU的校园和我们的团契来祷告。那时候我们小组只有四名SDSU的学生,再加上我的女朋友Josephine,虽然她是UCSD的学生,但为了支持我,她也来参加了我们的小组。她和其他弟兄姐妹一样,都希望我们这个团契小组可以扩展,成为一个让更多学生愿意来认识神的地方。
大家一起祷告希望新学年里会有两位SDSU的新生,而且是女生能加入我们的小组,因为小组内都是男生。她很聪明,不是祷告只有一位,而是来两位女生,这样她们以后在信心的道路上可以携手同行。

让我们惊讶的是,新学期开始后,刚好有两位新来的女生想参加我们的小组,和我们一起团契。这太神奇了!我从未亲身体验过祷告被应允得如此具体和准确。神垂听了我们的祷告,我带着敬畏的心开始继续为我们小组的成长祷告。到大三结束时,我们小组一共有8位固定参加聚会的学生,男生女生都有。到大四结束时,我们小组约有16位固定聚会的组员,代表圣地亚哥华人传道会在SDSU校园里的大学团契。

在我大学四年中,我事奉的心志和对祷告的信心都有成长,通过这些经历我意识到,小组的成长不是因为我的能力或特长,而是因为神的信实,祂在恰当的时候为我们提供充分的供应。在几年的时间里,神陆陆续续带领学生来到我们小组,坚固我们,继续保守我们在SDSU校园里的聚会。

The Cultivation Project—宣教之路

随着2016年大学毕业,我开始面临接下来要做什么的难题。大学期间,我有做一些婚纱摄影的兼职,我不太确定神是不是想让我继续干这一行,或是要我去好莱坞学习电影,或是重拾神在2011年差传大会期间放在我心中的感动。我又一次犹豫了,不知道自己究竟该往哪里走。

然而,当我回顾大学四年的经历时,我意识到神是如此的信实,祂让我学习领导力,提升我的信心,并且通过建立SDSU校园团契的事工让我学习顺服。我连续祷告了一个月,问神我是不是应该继续追寻祂对我有一个更大的呼召。在我为未来道路祷告的时候,神确确实实赐给了我许多平安。

2016年9月8日,我下定决心,迈出信心的跨越,建立了The Cultivation Project。The Cultivation Project的异象和神在2011年差传大会放在我心上的仍然一致。我们希望通过展现宣教禾场上的真人真事去培养新一代的基督徒投身宣教。我们的使命是为在世界各地的宣教士制作简短的纪录片,让支持者和教会可以透过视频,更深经历、更多了解他们的事工,也能更加看到圣灵是如何在他们身上作工的。希望透过这样的视频,可以帮助宣教士们更好地宣传他们的事工以及能够得到更多来自大家的支持。除此以外,神也希望我通过The Cultivation Project去建立一个社会网络,以此来帮助宣教士和他们的支持者建立更方便而有效的沟通。

虽然我没有任何建立或运作非盈利机构的经验,但是神已经在各方面为我预备好了道路。我没有上过任何一门商业管理,会计,计算机,或是神学课程,但神却满有恩典地为我提供了20多位摄影、摄像、编辑、网站设计师和市场营销专长的义工,帮助我一起实现了这个异象。这是神真真实实的恩典,使我有能力去追寻祂对我的呼召,让我可以投身宣教事工、支持宣教。
我特别感谢华人差传大会,在2011年的时候帮助我更深经历了神,也更多认识了自己。

六年前的美西华人差传大会,神第一次呼召我,要我在宣教工场上使用祂给我的恩赐;六年后的2017年美西华人差传大会上,我作为参展机构之一,带着The Cultivation Project回应了神对我的呼召。我花了好几年的时间思想要不要把自己的一生摆上献给神,但是在这段时间里,我学习到宣教意味着一生跟随主,是用恩赐、才能和生命中各种境遇来荣耀神。神永远掌权,祂的应许永远信实,回应神的呼召会是我们这辈子最好的决定。

如果你还在挣扎着想要知道神对你的呼召是什么,祂要你做什么,我鼓励你为此迫切、持续地祷告,直到你和我一样,跨出那信心的一步。

作者来自加州圣地亚哥,大学期间学习电视、电影和新媒体制作专业,2016年毕业于圣地亚哥州立大学(SDSU),现在加州圣地亚哥华人传道会聚会,担任大学生团契的辅导。The Cultivation Project的创办人和机构主席,这是一个501(c)(3)非营利机构,旨在使用多媒体培养新一代有宣教使命感的基督徒。

___________________

扫一扫或长按以下二维码(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为基督赢得这世代的华人知识分子,好文不断哦。更多文章请登录: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