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中最大的未得之民    /溫永生

 
 
 

wen-1

我在台灣最南端屏東的一個客家村莊長大,後來有機會到台北讀大學,在讀大學的時候我參加台北客家教會。當時那間教會剛成立沒多久,只有二三十人。我聽到客家人信主的比例很低,只有0.3%,而且客家教會都比較弱小、荒涼。

我生長的教會在屏東內埔,是一間長老教會,我小時候並不覺得那間教會弱小,當時有三千多平方米的地,禮拜堂也蓋得挺大,有一兩百戶信徒,直到到了台北讀大學,才聽到那樣的資訊。後來有一次我到了新竹的一個教會,他們的禮拜堂破破舊舊的,只有二三十人聚會且老人居多,那天聚會回來我就感覺很不好,心想,大概客家教會的弱小就是這樣子吧。

被神呼召服事客家

我懷著失落的心情回到台北唸書,當時大概是大二,心中就突然有一個感動,客家教會若是想復興,人才很重要,我也感受到了神的呼召,並為此禱告求主帶領。不禱告還好,越禱告越有感動,越禱告前面道路就越清楚。到了大三大四,我就越來越確定,畢業後要走全職事奉的道路。所以當我大學畢業,當兵兩年,工作一年後,我就去讀神學院,神奇妙地帶領我在神學院的第二年來到桃園的平鎮山子頂,一邊實習一邊開拓教會。

兩年後我畢業了,上帝送給我兩份大禮物,第一是我結婚了,上帝賜給我一個好太太。溫師母是我的學姐,台南人,跟我結婚後,她就很認真地學客家話,幾年前,她就可以開始用客家話講道了。自從溫師母可以開始用客家話講道後,我就封她為台灣的「溫家寶」,嫁到我們溫家的寶。我們結婚三十一年了,溫師母一直陪著我,在客家的地方事奉。

十七年前,我們有一位客家的長輩同工說,客家工作若要做得好,一定要有人才。客家不是沒有弟兄姐妹蒙召事奉,不過那個年代很多蒙召讀神學事奉的都到了閩南教會或是國語教會,真的回到客家莊的不多,所以客家的情況還是不太好。感謝神,我們最後決定要有一個訓練工人的地方。所以在十七年前,他們就在竹東借了一個信義會教會,開始了客家宣教神學院。第一任院長是美國宣教士,他做了一年回美國了,所以第二年他們就請我去,一做就是十六年,一邊牧會一邊代理院長(三年後義務兼任十三年)。 我非常感謝神給我這樣的經歷,能夠在客家神學院服事,過去十年我們在推動客家神學院建校的時候,我們經歷到台灣近代教會歷史152年來,在客家的地方難得一見的神蹟。

客家人口全球分佈

根據全球客家福音協會的網站,全球客家人口有9000多萬,中國大陸就有7500萬、印尼有800萬、台灣有600萬、其它世界各地有500多萬。台灣客家福音協會估計的數字稍微保守一些,估計全球大約有8000萬客家人,中國大陸有6500萬。中國大陸的客家人在哪裡?大多在廣東、福建、江西交界的山區。

我們今年到青海的玉樹去短宣,經過成都,那裡有個地方叫洛帶古鎮,那裡有客家文化博物館介紹說,成都有兩三百萬的客家人。印尼的華僑有一半是客家人。

有一句話說,有太陽的地方就有華人,有華人的地方就有客家人。我記得我第二次來美國到洛杉磯,也去了很多華人教會分享客家福音的需要,我每到一間教會就會問有沒有客家人,幾乎每間教會都有。巴拿馬、秘魯、蘇利南……都有客家人。台灣客家人最多的在桃竹苗、中部和高雄屏東,花東也有一些,台灣的客家人保守估計也有四百萬。客家人的組織,香港有成立崇正總會、台北有客屬總會,洛杉磯也有客家會館和客家活動中心。

我們非常感謝海內外的教會過去支持全球唯一的客家神學院,讓建校在不需要跟銀行貸款的前提下完成了,雖然後來又追加到一億五千七百多萬,但是這些款項到最近也全部付清了,是上帝顧念客家一個很好的印證。同時,我也知道上帝的作為不只是把客家神學院的硬件建設完就停了,我相信上帝後面有更大的託付。除了培育客家人才之外,我們也要看重宣教,事實上現在已經有不少客家的同工到世界各地宣教,我們也開始有一些神學生畢業後表示有心志出去宣教。

客家宣教三重挑戰

客家宣教其實也面臨挑戰。有人說,台灣的客家是一塊硬土,好像在台灣的客家人要信主很不容易。從馬雅各醫生從英國來到台南宣教,馬偕博士從加拿大到台灣北部宣教,那麼多年來,為什麼客家教會還是比較弱小?據我的觀察可能主要有三個原因。

1. 宣教策略的忽略

早些年的時候,沒有一位宣教士是學習用客家話,鎖定客家這個族群來傳福音、建立教會的,約九十年後才慢慢有宣教士開始學習客家話。

2. 傳統文化的攔阻

客家人的祭祖問題比較大,其實華人都有祭祖的習慣,為什麼客家人在台灣這個現象比較嚴重?因為在台灣的客家人,對於大陸拜祖先的傳統保留得最好,直到現在,客家人在台灣還是整個家族整個家族在拜祖先。因為這樣的原因,很多客家人在都市聽到福音,有人勸他們受洗,他們就很難做這個決定。我就知道很多這樣的情況,比如有先生允許太太和孩子去教會,可是自己遲遲不敢受洗,就是怕過年過節回到老家要拜祖先的時候,不知道自己該如何面對大家族的壓力。

3. 地理環境的限制

早期的客家都在鄉村的地方,所以經濟條件不太好,雖然有教會建立,可是發展受限制,人才外流,影響到後來的福音工作。特別是祭祖的問題,我們也在思考,該如何化解客家人接受福音的障礙。我有機會到華神進修教牧博士的時候,就決定研究祭祖的問題。

我是第五代基督徒,所以從小就沒有祭祖的壓力。我生長在鄉下的一個四合院,有六七家溫家人,只有兩家是基督徒,其餘都不是基督徒。每年過年的時候,他們都知道有兩家是不會拜的,所以也不會勉強我們,可是我知道,他們每年除夕吃完午飯都會去祠堂祭祖,每年都是如此。前面提到我畢業後上帝賜給我兩個大禮,一個是賜給我好太太,還有一個就是接下去要跟大家分享的後來我在平鎮開拓的一件事。

那個年代我們有一種說法,說在台灣有三種人很難信耶穌。第一種是老人家,兒童最容易,年紀越大思想想要改變越不容易;第二種是鄉下人,都市的比較容易,鄉下人很難;第三種是客家人很難信耶穌。

有一對老夫婦說要受洗,上面所說的這三種特點他們都符合,所以我就很興奮;他們說要拆偶像,我就更興奮了。因為當時讀神學院的時候,我們被鼓勵畢業後去開拓教會,學校就邀請了一些開拓教會很成功的牧者來作見證。我聽到他們作見證如何把一家一家的人帶信主然後拆偶像,就很佩服。我是第五代基督徒,我的家鄉教會已經有100年歷史了,偶像早就拆了,所以我也沒見過拆偶像,也很少聽到。這一次輪到我了,就很興奮,可是我沒有經驗,就邀請了台北母會的彭牧師來幫忙。

彭牧師就從台北帶了幾個弟兄姐妹過來幫忙,那天有位執事開了3.5噸的小卡車要來幫忙拆偶像,我們所在的地方在鄉下比較偏僻,所以我們不敢驚動太多人,怕大家知道這家人要拆偶像信耶穌,閒言閒語又給他們夫妻壓力,所以就很隱密。那時候房子不像現在都是電動鐵門,當時都是木頭門,用鐵栓栓起來。我們就把木門推到最旁邊,把卡車開進去,把門關起來。我們一群人走到第四層,第四層樓蓋了一半,前頭是個小陽台,後頭有個房間是神明廳。我們就在裡面一起唱詩、禱告,然後就把觀世音的像和其他拜拜的東西收拾好,也把桌上左側的祖先牌也拿下來。等這些都完成了,我們就一起禱告,把東西搬到樓下的卡車上,卡車就開走了,整個過程非常順利。

但等我第二週去探訪老弟兄的時候,他就跟我說,「溫傳道,你上週來我家,把我家的觀世音拿下來,我一點感覺都沒有。我服事觀世音六十多年了,但他沒有保佑我,我一輩子得到的就是車禍和財產敗光。」這也是我們認識這對夫婦的原因,老弟兄出了很嚴重的車禍,腦部受傷,開了兩次腦部手術才慢慢清醒過來,因著這樣,我每週六實習的時候就去探訪他,為他禱告。我畢業的時候,他已經好了清醒了,他說要信耶穌。第二,他說他的財產都敗光了,後來我才知道,原來那個地方一片茶園都是他的土地。後來,建商與他合蓋了三條街的房子,分了二十幾棟房子,在那個地方是有錢人。

我們都在騎腳踏車,稍微有點錢的騎摩托車,他家已經有四輪的汽車了。不過他說,他獨生兒子生活太安逸,也不好好做生意,虧了很多錢。等到我們認識他的時候,原先二十幾棟房子全都賣光了,只剩那間大馬路邊的三層樓半的房子,還有銀行貸款。他說:「你把觀世音拿下來時我沒什麼感覺,但當你把祖先牌拿下來的時候,我的心像刀割一樣!」

說實話,我無法體會他的感受,但我把他的話記在心裡,我想,假如我要繼續在這裡傳福音、把教會建立起來的話,祭祖的問題不解決,大概會很難。從那開始,我就更認真地思考這個問題,也推動敬祖事工。

聖經中的孝道觀

聖經裡的孝道觀我們應該不陌生,舊約十誡中人倫的第一條誡命就是「當孝敬父母」(出二十12)。新約裡我們也看到耶穌的教訓與榜樣,還有保羅的教導,以弗所書第六章說「要孝敬父母,使你得福,在世長壽。這是第一條帶應許的誡命。」(弗六2-3)新舊約我們都看到孝道很重要,而且會影響我們跟神的關係。不過,我們需要跟儒家的孝道觀做一個比較。儒家思想中,孝經講到孝道最多,但我們用大家比較熟悉的論語中的一段話來比較:

孟懿子問孝。子曰:「無違」。樊遲御,子告之曰:「孟孫問孝於我,我對曰:『無違』。」樊遲曰:「何謂也?」子曰:「生,事之以禮;死,葬之以禮,祭之以禮。」意思是父母在世時,作兒女的應當依禮來奉侍,父母過世了,要依照禮節來埋葬,依禮來祭祀。在儒家思想裡,孝道不只是說我們要在父母生前孝敬他們,他們死後,我們也還要繼續表達孝道。
這和我們現今教會的教導是有不同的,最大的不同是,儒家思想不僅看重生孝也看重死孝,所以基督徒有可能被誤解為「不孝」。如何改變這種印象呢?採取「取代模式」。

耶穌會的傳教士大約400年前到大陸傳福音,後來造成了禮儀之爭。基督教一直採取「摒棄模式」,意思是「燒香」不合聖經,不能燒香;祖先牌不合聖經,基督徒不能用祖先牌;基督徒好像什麼都不能做。直到現在,祭祖還是華人信福音最普遍的障礙。所以,我覺得「摒棄」模式不能解決問題,比較好的做法是「取代模式」。

什麼是「取代模式」?一個是長期性的做法,還有一個是定期性的做法。長期性的比如像客廳擺設,可以用祖先紀念表來取代祖先牌。很多人會問為什麼傳統的祖先牌不合聖經,因為那上面有寫「神位」或者是「靈位」。我們製作好祖先紀念表後,可掛在客廳,這樣還沒有信主的家人朋友來也可以看到,我們就可以告訴他們,這是基督徒的做法,我們並沒有忘記祖先,而是用不同的方式紀念。

另外一個定期性的做法是儀式的設計。我們設計了兩個儀式,「追思三禮」和「致敬禮」,可以在創新的基督教喪禮裡使用。現在我們也鼓勵台灣的一些教會,在清明節期間或之前舉辦「敬祖大會」,就是一場禮拜,有唱詩、讀經、禱告與講道,只是多了「追思三禮」。稱「敬祖大會」是因為這樣方便邀請未信主的家人親友來參加,讓他們親自來體會基督徒如何追思我們的祖先。

什麼是「追思三禮」?就是敬拜三一真神的儀式,有倒水禮—飲水思源;獻花禮—祖德流芳;點燭禮—榮神益人,跟三一神論結合在一起。做倒水禮的儀式時,我們就向聖父上帝禱告;鮮花禮的時候向聖子上帝禱告;點燭禮的時候就求聖靈光照。

結尾

在最偉大的機會、最艱鉅的挑戰中,歡迎加入全球為客家禱告網絡(hakkaforchrist@gmail.com),常為8000萬的客家人得救禱告,並歡迎組短宣隊到各地的客家地區傳福音;也請為全球唯一的「客家」宣教神學院代禱,能為全球客家的教會培育合神使用的人才。

作者於1986年台灣華神道學碩士畢業;2003年台灣華神教牧博士畢業;1984年開拓平鎮崇真堂教會,並牧養至今。曾任「原住民戒酒得勝關懷協會」和「真福氣全人關懷協會」創會理事長。現任客家宣教神學院院長(專任),桃園平鎮崇真堂主任牧師(兼任)與好消息電視台客家新事講員。

___________________

掃一掃或長按以下二維碼(識別圖中二維碼),關注使者雜誌微信公眾號:為基督贏得這世代的華人知識分子,好文不斷哦。更多文章請登錄: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