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中最大的未得之民    /温永生

 
 
 

wen-1

我在台湾最南端屏东的一个客家村庄长大,后来有机会到台北读大学,在读大学的时候我参加台北客家教会。当时那间教会刚成立没多久,只有二三十人。我听到客家人信主的比例很低,只有0.3%,而且客家教会都比较弱小、荒凉。

我生长的教会在屏东内埔,是一间长老教会,我小时候并不觉得那间教会弱小,当时有三千多平方米的地,礼拜堂也盖得挺大,有一两百户信徒,直到到了台北读大学,才听到那样的资讯。后来有一次我到了新竹的一个教会,他们的礼拜堂破破旧旧的,只有二三十人聚会且老人居多,那天聚会回来我就感觉很不好,心想,大概客家教会的弱小就是这样子吧。

被神呼召服事客家

我怀着失落的心情回到台北念书,当时大概是大二,心中就突然有一个感动,客家教会若是想复兴,人才很重要,我也感受到了神的呼召,并为此祷告求主带领。不祷告还好,越祷告越有感动,越祷告前面道路就越清楚。到了大三大四,我就越来越确定,毕业后要走全职事奉的道路。所以当我大学毕业,当兵两年,工作一年后,我就去读神学院,神奇妙地带领我在神学院的第二年来到桃园的平镇山子顶,一边实习一边开拓教会。

两年后我毕业了,上帝送给我两份大礼物,第一是我结婚了,上帝赐给我一个好太太。温师母是我的学姐,台南人,跟我结婚后,她就很认真地学客家话,几年前,她就可以开始用客家话讲道了。自从温师母可以开始用客家话讲道后,我就封她为台湾的“温家宝”,嫁到我们温家的宝。我们结婚三十一年了,温师母一直陪着我,在客家的地方事奉。

十七年前,我们有一位客家的长辈同工说,客家工作若要做得好,一定要有人才。客家不是没有弟兄姐妹蒙召事奉,不过那个年代很多蒙召读神学事奉的都到了闽南教会或是国语教会,真的回到客家庄的不多,所以客家的情况还是不太好。感谢神,我们最后决定要有一个训练工人的地方。所以在十七年前,他们就在竹东借了一个信义会教会,开始了客家宣教神学院。第一任院长是美国宣教士,他做了一年回美国了,所以第二年他们就请我去,一做就是十六年,一边牧会一边代理院长(三年后义务兼任十三年)。 我非常感谢神给我这样的经历,能够在客家神学院服事,过去十年我们在推动客家神学院建校的时候,我们经历到台湾近代教会历史152年来,在客家的地方难得一见的神迹。

客家人口全球分布

根据全球客家福音协会的网站,全球客家人口有9000多万,中国大陆就有7500万、印尼有800万、台湾有600万、其它世界各地有500多万。台湾客家福音协会估计的数字稍微保守一些,估计全球大约有8000万客家人,中国大陆有6500万。中国大陆的客家人在哪里?大多在广东、福建、江西交界的山区。

我们今年到青海的玉树去短宣,经过成都,那里有个地方叫洛带古镇,那里有客家文化博物馆介绍说,成都有两三百万的客家人。印尼的华侨有一半是客家人。

有一句话说,有太阳的地方就有华人,有华人的地方就有客家人。我记得我第二次来美国到洛杉矶,也去了很多华人教会分享客家福音的需要,我每到一间教会就会问有没有客家人,几乎每间教会都有。巴拿马、秘鲁、苏利南……都有客家人。台湾客家人最多的在桃竹苗、中部和高雄屏东,花东也有一些,台湾的客家人保守估计也有四百万。客家人的组织,香港有成立崇正总会、台北有客属总会,洛杉矶也有客家会馆和客家活动中心。

我们非常感谢海内外的教会过去支持全球唯一的客家神学院,让建校在不需要跟银行贷款的前提下完成了,虽然后来又追加到一亿五千七百多万,但是这些款项到最近也全部付清了,是上帝顾念客家一个很好的印证。同时,我也知道上帝的作为不只是把客家神学院的硬件建设完就停了,我相信上帝后面有更大的托付。除了培育客家人才之外,我们也要看重宣教,事实上现在已经有不少客家的同工到世界各地宣教,我们也开始有一些神学生毕业后表示有心志出去宣教。

客家宣教三重挑战

客家宣教其实也面临挑战。有人说,台湾的客家是一块硬土,好像在台湾的客家人要信主很不容易。从马雅各医生从英国来到台南宣教,马偕博士从加拿大到台湾北部宣教,那么多年来,为什么客家教会还是比较弱小?据我的观察可能主要有三个原因。

1. 宣教策略的忽略

早些年的时候,没有一位宣教士是学习用客家话,锁定客家这个族群来传福音、建立教会的,约九十年后才慢慢有宣教士开始学习客家话。

2. 传统文化的拦阻

客家人的祭祖问题比较大,其实华人都有祭祖的习惯,为什么客家人在台湾这个现象比较严重?因为在台湾的客家人,对于大陆拜祖先的传统保留得最好,直到现在,客家人在台湾还是整个家族整个家族在拜祖先。因为这样的原因,很多客家人在都市听到福音,有人劝他们受洗,他们就很难做这个决定。我就知道很多这样的情况,比如有先生允许太太和孩子去教会,可是自己迟迟不敢受洗,就是怕过年过节回到老家要拜祖先的时候,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大家族的压力。

3. 地理环境的限制

早期的客家都在乡村的地方,所以经济条件不太好,虽然有教会建立,可是发展受限制,人才外流,影响到后来的福音工作。特别是祭祖的问题,我们也在思考,该如何化解客家人接受福音的障碍。我有机会到华神进修教牧博士的时候,就决定研究祭祖的问题。

我是第五代基督徒,所以从小就没有祭祖的压力。我生长在乡下的一个四合院,有六七家温家人,只有两家是基督徒,其余都不是基督徒。每年过年的时候,他们都知道有两家是不会拜的,所以也不会勉强我们,可是我知道,他们每年除夕吃完午饭都会去祠堂祭祖,每年都是如此。前面提到我毕业后上帝赐给我两个大礼,一个是赐给我好太太,还有一个就是接下去要跟大家分享的后来我在平镇开拓的一件事。

那个年代我们有一种说法,说在台湾有三种人很难信耶稣。第一种是老人家,儿童最容易,年纪越大思想想要改变越不容易;第二种是乡下人,都市的比较容易,乡下人很难;第三种是客家人很难信耶稣。

有一对老夫妇说要受洗,上面所说的这三种特点他们都符合,所以我就很兴奋;他们说要拆偶像,我就更兴奋了。因为当时读神学院的时候,我们被鼓励毕业后去开拓教会,学校就邀请了一些开拓教会很成功的牧者来作见证。我听到他们作见证如何把一家一家的人带信主然后拆偶像,就很佩服。我是第五代基督徒,我的家乡教会已经有100年历史了,偶像早就拆了,所以我也没见过拆偶像,也很少听到。这一次轮到我了,就很兴奋,可是我没有经验,就邀请了台北母会的彭牧师来帮忙。

彭牧师就从台北带了几个弟兄姐妹过来帮忙,那天有位执事开了3.5吨的小卡车要来帮忙拆偶像,我们所在的地方在乡下比较偏僻,所以我们不敢惊动太多人,怕大家知道这家人要拆偶像信耶稣,闲言闲语又给他们夫妻压力,所以就很隐密。那时候房子不像现在都是电动铁门,当时都是木头门,用铁栓栓起来。我们就把木门推到最旁边,把卡车开进去,把门关起来。我们一群人走到第四层,第四层楼盖了一半,前头是个小阳台,后头有个房间是神明厅。我们就在里面一起唱诗、祷告,然后就把观世音的像和其他拜拜的东西收拾好,也把桌上左侧的祖先牌也拿下来。等这些都完成了,我们就一起祷告,把东西搬到楼下的卡车上,卡车就开走了,整个过程非常顺利。

但等我第二周去探访老弟兄的时候,他就跟我说,“温传道,你上周来我家,把我家的观世音拿下来,我一点感觉都没有。我服事观世音六十多年了,但他没有保佑我,我一辈子得到的就是车祸和财产败光。”这也是我们认识这对夫妇的原因,老弟兄出了很严重的车祸,脑部受伤,开了两次脑部手术才慢慢清醒过来,因着这样,我每周六实习的时候就去探访他,为他祷告。我毕业的时候,他已经好了清醒了,他说要信耶稣。第二,他说他的财产都败光了,后来我才知道,原来那个地方一片茶园都是他的土地。后来,建商与他合盖了三条街的房子,分了二十几栋房子,在那个地方是有钱人。

我们都在骑脚踏车,稍微有点钱的骑摩托车,他家已经有四轮的汽车了。不过他说,他独生儿子生活太安逸,也不好好做生意,亏了很多钱。等到我们认识他的时候,原先二十几栋房子全都卖光了,只剩那间大马路边的三层楼半的房子,还有银行贷款。他说:“你把观世音拿下来时我没什么感觉,但当你把祖先牌拿下来的时候,我的心像刀割一样!”

说实话,我无法体会他的感受,但我把他的话记在心里,我想,假如我要继续在这里传福音、把教会建立起来的话,祭祖的问题不解决,大概会很难。从那开始,我就更认真地思考这个问题,也推动敬祖事工。

圣经中的孝道观

圣经里的孝道观我们应该不陌生,旧约十诫中人伦的第一条诫命就是“当孝敬父母”(出二十12)。新约里我们也看到耶稣的教训与榜样,还有保罗的教导,以弗所书第六章说“要孝敬父母,使你得福,在世长寿。这是第一条带应许的诫命。”(弗六2-3)新旧约我们都看到孝道很重要,而且会影响我们跟神的关系。不过,我们需要跟儒家的孝道观做一个比较。儒家思想中,孝经讲到孝道最多,但我们用大家比较熟悉的论语中的一段话来比较:

孟懿子问孝。子曰:“无违”。樊迟御,子告之曰:“孟孙问孝于我,我对曰:『无违』。”樊迟曰:“何谓也?”子曰:“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意思是父母在世时,作儿女的应当依礼来奉侍,父母过世了,要依照礼节来埋葬,依礼来祭祀。在儒家思想里,孝道不只是说我们要在父母生前孝敬他们,他们死后,我们也还要继续表达孝道。
这和我们现今教会的教导是有不同的,最大的不同是,儒家思想不仅看重生孝也看重死孝,所以基督徒有可能被误解为“不孝”。如何改变这种印象呢?采取“取代模式”。

耶稣会的传教士大约400年前到大陆传福音,后来造成了礼仪之争。基督教一直采取“摒弃模式”,意思是“烧香”不合圣经,不能烧香;祖先牌不合圣经,基督徒不能用祖先牌;基督徒好像什么都不能做。直到现在,祭祖还是华人信福音最普遍的障碍。所以,我觉得“摒弃”模式不能解决问题,比较好的做法是“取代模式”。

什么是“取代模式”?一个是长期性的做法,还有一个是定期性的做法。长期性的比如像客厅摆设,可以用祖先纪念表来取代祖先牌。很多人会问为什么传统的祖先牌不合圣经,因为那上面有写“神位”或者是“灵位”。我们制作好祖先纪念表后,可挂在客厅,这样还没有信主的家人朋友来也可以看到,我们就可以告诉他们,这是基督徒的做法,我们并没有忘记祖先,而是用不同的方式纪念。

另外一个定期性的做法是仪式的设计。我们设计了两个仪式,“追思三礼”和“致敬礼”,可以在创新的基督教丧礼里使用。现在我们也鼓励台湾的一些教会,在清明节期间或之前举办“敬祖大会”,就是一场礼拜,有唱诗、读经、祷告与讲道,只是多了“追思三礼”。称“敬祖大会”是因为这样方便邀请未信主的家人亲友来参加,让他们亲自来体会基督徒如何追思我们的祖先。

什么是“追思三礼”?就是敬拜三一真神的仪式,有倒水礼—饮水思源;献花礼—祖德流芳;点烛礼—荣神益人,跟三一神论结合在一起。做倒水礼的仪式时,我们就向圣父上帝祷告;鲜花礼的时候向圣子上帝祷告;点烛礼的时候就求圣灵光照。

结尾

在最伟大的机会、最艰钜的挑战中,欢迎加入全球为客家祷告网络(hakkaforchrist@gmail.com),常为8000万的客家人得救祷告,并欢迎组短宣队到各地的客家地区传福音;也请为全球唯一的“客家”宣教神学院代祷,能为全球客家的教会培育合神使用的人才。

作者于1986年台湾华神道学硕士毕业;2003年台湾华神教牧博士毕业;1984年开拓平镇崇真堂教会,并牧养至今。曾任“原住民戒酒得胜关怀协会”和“真福气全人关怀协会”创会理事长。现任客家宣教神学院院长(专任),桃园平镇崇真堂主任牧师(兼任)与好消息电视台客家新事讲员。

___________________

扫一扫或长按以下二维码(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为基督赢得这世代的华人知识分子,好文不断哦。更多文章请登录: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