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著和平福音的鞋子到中東    /王美鐘

 
 
 

Dr Ong

在廿一世紀的普世宣教運動中,我們最關心的是穆斯林的大本營—中東。這麼多年來,中東的戰爭從未間斷,因此很難有和平。為什麼而戰?是為石油而戰嗎?之前伊拉克南下併吞科威特也是因為石油的緣故,最後又被美軍打回老家,走之前一把大火燒了許多油田,但油還是燒不盡的。也有人說是為民族而戰、為信仰而戰、為領土而戰…總之,中東的衝突未曾斷過。

中東是一個特別的地方

我覺得華人教會應當要關心中東的未得之民,要參與中東宣教。為什麼?因為這是牽一髮而動全身的阿拉伯土地。當我們關注中東時,我們不只是關注這片土地,也關注阿拉伯的人民、以色列的人民以及其他少數族群人民的命運。當然,我們關心的不只是民與民,國與國之間的衝突,我們更關心的是他們的救恩還有屬靈的命運。

說起中東,我們會想到阿拉伯,然後想到亞伯拉罕的孩子,然後是以實瑪利。其實在聖經裡,對以實瑪利是有應許的。雖然以實瑪利不是應許之子,但是卻在上帝的憐憫裡,以實瑪利和他的後代是有一片土地的。

「耶和華的使者在曠野書珥路上的水泉旁遇見她,對她說:『撒萊的使女夏甲,你從哪裡來?要往哪裡去?』夏甲說:『我從我的主母撒萊面前逃出來。』耶和華的使者對她說:『你回到你主母那裡,服在她手下』;又說:『我必使你的後裔極其繁多,甚至不可勝數』;並說:『你如今懷孕要生一個兒子,可以給他起名叫以實瑪利(就是神聽見的意思),因為耶和華聽見了你的苦情。他為人必像野驢。他的手要攻打人,人的手也要攻打他;他必住在眾弟兄的東邊。』」(創十六7-12)

所以,在聖經裡已經有預言,給以實瑪利和他後人住在東邊。而今天以實瑪利的後代,是得到了很大祝福的,但也像應許之前,應許之子和肉身之子的衝突和緊張,過去那麼多年來也越加劇烈,並且影響了整個世界。

我們講到中東的民族講到以撒的後代、以實瑪利的後代,但我想讓大家多留意一下,亞伯拉罕不只有兩個兒子。拉伯拉罕的妻子撒拉去世以後,「亞伯拉罕又娶了一妻,名叫基土拉。基土拉給他生了心蘭、約珊、米但、米甸、伊施巴,和書亞。約珊生了示巴和底但。底但的子孫是亞書利族、利都是族,和利烏米族。米甸的兒子是以法、以弗、哈諾、亞比大,和以勒大。這都是基土拉的子孫。亞伯拉罕將一切所有的都給了以撒。」(創二十五1-5)所以,我們看以色列的時候不光是以撒、以實瑪利的後裔,也有基土拉的後裔,都是亞伯拉罕的後裔,他們都應敬拜耶和華。

我們傳的是和平的福音,人和神要和好,人和人要和好。和平的福音是上帝給我們的信息和策略。

五海三洲之地

中東連接了歐亞非三洲,也被稱為五海三洲之地,在東半球的中央,自古以來就是溝通東西兩方文化的橋樑,也是交通要道。這是一片很具戰略性的土地,是一個全世界需要關注的宣教地帶。這也是世界石油出產銷售最大的地區。

中東的各族宗教領土紛爭非常複雜,且使中東長期處於動蕩之中,猶太人和阿拉伯人都想在巴勒斯坦建國。我們知道猶太人的源主希伯來人到巴勒斯坦被羅馬人管轄,羅馬帝國懲罰猶太人,就把他們的聖地改名為巴勒斯坦(取自以色列人的死對頭「非利士」的名字),這對他們是一個很大的羞辱,而巴勒斯坦成了阿拉伯人常駐的地方。雖然在1947年,聯合國通過了成立以色列國的決議,但是這塊土地還是經歷長期動蕩。我們要關心中東,因為這是基督教、伊斯蘭教和猶太教的發源地。特別是聖殿山那裡有許多穆斯林,他們否認那是聖殿山。為什麼哭牆在那裡?因為那是最神聖的地方,但對穆斯林來說也是神聖的地方,所以那裡就成為了兩大宗教的爭奪地。

可以這麼說,中東有和平,世界就會有和平,所以在我們的宣教異象裡不能沒有中東這片土地。

中國製造的宣教士

在全世界的宣教中,中東是宣教成果最少的,所以,如果福音能夠得到中東就能夠得到全世界。感謝神,福音從中國出來,也有了行動,但有了行動是否有成果呢?以前的福音興旺之地現在成了荒土,所以我們普世華人教會一定要關心中東宣教,而且我相信平安的福音是這個時代最需要的。

911事件時我在中東得到了從主而來的平安。912到埃及時,我探訪了一位埃及人,我們在喝咖啡的時候看見許多中國製造的東西,埃及人就說他看見了來自美國、英國和韓國的宣教士,但是卻沒看見過中國宣教士。中國是大國,但為什麼在屬靈上卻沒有大的影響呢?回去之後,神就給了我一個異象,那就是中國製造,所以我就開始做宣教的訓練和神學的訓練,是為了讓世界看到中國製造的宣教士。

這十六年來神讓我有福氣在世界各地,包括中東,見證了中國製造的宣教士的事奉。但我們海外的華人教會,特別是北美的弟兄姐妹們去中東宣教的有多少呢?如果中國教會只是接受不願付出,就會永遠軟弱、貧窮和缺乏;只有願意學習分享的時候我們才會豐富起來。全世界的華人教會也是一樣。

宣教的工作不是到容易的地方去,而是要知難而進。怎麼進?我們不送死,但需要死的時候,要高舉十字架。在中東這樣的地方,我們需要求主幫助我們,穿著和平福音的鞋子到中東。

鞋子是保護腳的,穿鞋子是預備走路的。我們要像保羅所說的一樣穿全副的軍裝,「好在磨難的日子抵擋仇敵,並且成就了一切,還能站立得住。所以要站穩了,用真理當作帶子束腰,用公義當作護心鏡遮胸,又用平安的福音當作預備走路的鞋穿在腳上。此外,又拿著信德當作盾牌,可以滅盡那惡者一切的火箭;並戴上救恩的頭盔,拿著聖靈的寶劍,就是神的道;靠著聖靈,隨時多方禱告祈求;並要在此警醒不倦,為眾聖徒祈求,也為我祈求,使我得著口才,能以放膽開口講明福音的奧祕,我為這福音的奧祕作了帶鎖鍊的使者,並使我照著當盡的本分放膽講論。」(弗六13-20)

我們有不少同工成了帶鎖鍊的使者在中東,我們要穿著平安福音的鞋子,帶平安的福音給那些戰亂中的人。我向神禱告讓我有機會看到福音得到中東。

福音如何到中東

因為身份的問題,傳統的宣教士很難有簽證到中東,但雙職的宣教就是一種很好的策略。不只是領人歸主、領人作門徒而已,而是建立團契、建立教會的、發揮教會全方位的功能的宣教。也可以是結合環保的宣教或是營商的宣教,因為這些是受歡迎的。但無論用什麼方法,我們只是一粒麥子,要落地長出籽粒來。我們要重視呼召、培訓與合作的差派,因為也許我們缺乏經驗,但可以通過合作與其它機構搭配。

我相信在中東,最好的策略是中東製造。前陣子在約旦,當我與五十個摩押人在一起和他們交流時,是何等的甜蜜!十六七年的合作,他們常常溫暖我的心,許多高難度付代價的福音工作他們可以做我們卻不能,但他們也和我們一起分享。我從中看到上帝作了多麼奇妙的工!我在約旦與當地民族有多次交流合作的機會,也數次舉辦有猶太人與華人共同參加的會議,也一起交流鼓勵服務敘利亞和非洲難民。

難民有許多種,比如兇惡的難民、有錢的難民…但最苦的難民在中東,特別是約旦河的邊界,這也是最需要福音的地方。去到那樣的地方開展未得之民的福音工作並不容易,但二十年了,我們還可以在中東宣教,因為著重和平。我們也訓練和差派阿拉伯本土的宣教士去中東的十五個國家宣教。這是一個異象也是一個應許。

「當那日,必有從埃及通亞述去的大道。亞述人要進入埃及,埃及人也進入亞述;埃及人要與亞述人一同敬拜耶和華。當那日,以色列必與埃及、亞述三國一律,使地上的人得福;因為萬軍之耶和華賜福給他們,說:『埃及─我的百姓,亞述─我手的工作,以色列─我的產業,都有福了!』」(賽十九23-25)以賽亞書已經給了我們一個異象,三國一律敬拜耶和華上帝。當三大族群在一起敬拜耶和華上帝的時候,上帝要透過他們給世界作一個屬靈的見證。

華人教會的使命與挑戰

猶宣和穆宣既是一個大使命也是一個很大的挑戰。以巴衝突不斷,我們相信耶穌基督是答案,希望可以藉著宣教讓他們認識耶穌也知道饒恕。之前我們向巴勒斯坦一位婦人傳福音,她鼓起勇氣告訴她的丈夫,說不管怎樣她都要信耶穌,她的丈夫眼淚奪眶而出,說其實他已經為妻子禱告六個月了。其實在巴勒斯坦有許多默默信主的人。當ISIS起來的時候我們是多麼懼怕,因為他們迫害了很多基督徒,但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使得更多的阿拉伯人信主。

海外華人教會是二十一世紀的約瑟,我們漂泊流離到海外扎根,被興起,特別是北美的華人教會有許多好的資源,很受祝福,但我們要像約瑟一樣祝福那些最有需要的人,同時也祝福祖國。

差派宣教士並不容易。首先,我們可以找一些有經驗的宣教機構,大家對同樣國家和地區有負擔的一起,因為他們已經有專人了。不一定非要把每一位宣教士都放在自己教會或團隊的旗幟下,因為重點不是我們的名義,而是禾場、是未得之民、是基督的名。其次,與當地工場的合作很重要,可以少走很多彎路、歪路、苦路,並且使我們可以有一個合法的平台在中東宣教。公益社會服務、關懷弱勢群體、職場事工和營商宣教,是穿著和平福音鞋子的形式到禾場。

作者為現任馬來西亞浸信會神學院院長、一帶一路福音聯絡中心(國際)創辦人及總幹事、全球華人浸信會宣教促進會總幹事、華夏宣教神學使團創辦人兼總幹事及馬來西亞聯合差傳事工促進會(中文)會長。王牧師常年受邀擔任區域性及國際性宣教、培靈會講員,事奉區域包括東南亞、北美、歐洲、港台、中國、中東、尼泊爾、澳紐、韓日等超過70個國家。王牧師有負擔透過神學教育及與其他宣教機構通力的合作,致力推動全球宣教事工。王牧師妻子美蓮Rebecca在中學執教多年,理科大學教育學碩士,常主領兒童、青少年專題,著有《只要你長大》,育有一子一女(以珥Joel及以昕Eunice)。

___________________

掃一掃或長按以下二維碼(識別圖中二維碼),關注使者雜誌微信公眾號:為基督贏得這世代的華人知識分子,好文不斷哦。更多文章請登錄: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