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着和平福音的鞋子到中东    /王美钟

 
 
 

Dr Ong

在廿一世纪的普世宣教运动中,我们最关心的是穆斯林的大本营—中东。这么多年来,中东的战争从未间断,因此很难有和平。为什么而战?是为石油而战吗?之前伊拉克南下并吞科威特也是因为石油的缘故,最后又被美军打回老家,走之前一把大火烧了许多油田,但油还是烧不尽的。也有人说是为民族而战、为信仰而战、为领土而战…总之,中东的冲突未曾断过。

中东是一个特别的地方

我觉得华人教会应当要关心中东的未得之民,要参与中东宣教。为什么?因为这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阿拉伯土地。当我们关注中东时,我们不只是关注这片土地,也关注阿拉伯的人民、以色列的人民以及其他少数族群人民的命运。当然,我们关心的不只是民与民,国与国之间的冲突,我们更关心的是他们的救恩还有属灵的命运。

说起中东,我们会想到阿拉伯,然后想到亚伯拉罕的孩子,然后是以实玛利。其实在圣经里,对以实玛利是有应许的。虽然以实玛利不是应许之子,但是却在上帝的怜悯里,以实玛利和他的后代是有一片土地的。

“耶和华的使者在旷野书珥路上的水泉旁遇见她,对她说:『撒莱的使女夏甲,你从哪里来?要往哪里去?』夏甲说:『我从我的主母撒莱面前逃出来。』耶和华的使者对她说:『你回到你主母那里,服在她手下』;又说:『我必使你的后裔极其繁多,甚至不可胜数』;并说:『你如今怀孕要生一个儿子,可以给他起名叫以实玛利(就是神听见的意思),因为耶和华听见了你的苦情。他为人必像野驴。他的手要攻打人,人的手也要攻打他;他必住在众弟兄的东边。』”(创十六7-12)

所以,在圣经里已经有预言,给以实玛利和他后人住在东边。而今天以实玛利的后代,是得到了很大祝福的,但也像应许之前,应许之子和肉身之子的冲突和紧张,过去那么多年来也越加剧烈,并且影响了整个世界。

我们讲到中东的民族讲到以撒的后代、以实玛利的后代,但我想让大家多留意一下,亚伯拉罕不只有两个儿子。拉伯拉罕的妻子撒拉去世以后,“亚伯拉罕又娶了一妻,名叫基土拉。基土拉给他生了心兰、约珊、米但、米甸、伊施巴,和书亚。约珊生了示巴和底但。底但的子孙是亚书利族、利都是族,和利乌米族。米甸的儿子是以法、以弗、哈诺、亚比大,和以勒大。这都是基土拉的子孙。亚伯拉罕将一切所有的都给了以撒。”(创二十五1-5)所以,我们看以色列的时候不光是以撒、以实玛利的后裔,也有基土拉的后裔,都是亚伯拉罕的后裔,他们都应敬拜耶和华。

我们传的是和平的福音,人和神要和好,人和人要和好。和平的福音是上帝给我们的信息和策略。

五海三洲之地

中东连接了欧亚非三洲,也被称为五海三洲之地,在东半球的中央,自古以来就是沟通东西两方文化的桥梁,也是交通要道。这是一片很具战略性的土地,是一个全世界需要关注的宣教地带。这也是世界石油出产销售最大的地区。

中东的各族宗教领土纷争非常复杂,且使中东长期处于动荡之中,犹太人和阿拉伯人都想在巴勒斯坦建国。我们知道犹太人的源主希伯来人到巴勒斯坦被罗马人管辖,罗马帝国惩罚犹太人,就把他们的圣地改名为巴勒斯坦(取自以色列人的死对头“非利士”的名字),这对他们是一个很大的羞辱,而巴勒斯坦成了阿拉伯人常驻的地方。虽然在1947年,联合国通过了成立以色列国的决议,但是这块土地还是经历长期动荡。我们要关心中东,因为这是基督教、伊斯兰教和犹太教的发源地。特别是圣殿山那里有许多穆斯林,他们否认那是圣殿山。为什么哭墙在那里?因为那是最神圣的地方,但对穆斯林来说也是神圣的地方,所以那里就成为了两大宗教的争夺地。

可以这么说,中东有和平,世界就会有和平,所以在我们的宣教异象里不能没有中东这片土地。

中国制造的宣教士

在全世界的宣教中,中东是宣教成果最少的,所以,如果福音能够得到中东就能够得到全世界。感谢神,福音从中国出来,也有了行动,但有了行动是否有成果呢?以前的福音兴旺之地现在成了荒土,所以我们普世华人教会一定要关心中东宣教,而且我相信平安的福音是这个时代最需要的。

911事件时我在中东得到了从主而来的平安。912到埃及时,我探访了一位埃及人,我们在喝咖啡的时候看见许多中国制造的东西,埃及人就说他看见了来自美国、英国和韩国的宣教士,但是却没看见过中国宣教士。中国是大国,但为什么在属灵上却没有大的影响呢?回去之后,神就给了我一个异象,那就是中国制造,所以我就开始做宣教的训练和神学的训练,是为了让世界看到中国制造的宣教士。

这十六年来神让我有福气在世界各地,包括中东,见证了中国制造的宣教士的事奉。但我们海外的华人教会,特别是北美的弟兄姐妹们去中东宣教的有多少呢?如果中国教会只是接受不愿付出,就会永远软弱、贫穷和缺乏;只有愿意学习分享的时候我们才会丰富起来。全世界的华人教会也是一样。

宣教的工作不是到容易的地方去,而是要知难而进。怎么进?我们不送死,但需要死的时候,要高举十字架。在中东这样的地方,我们需要求主帮助我们,穿着和平福音的鞋子到中东。

鞋子是保护脚的,穿鞋子是预备走路的。我们要像保罗所说的一样穿全副的军装,“好在磨难的日子抵挡仇敌,并且成就了一切,还能站立得住。所以要站稳了,用真理当作带子束腰,用公义当作护心镜遮胸,又用平安的福音当作预备走路的鞋穿在脚上。此外,又拿着信德当作盾牌,可以灭尽那恶者一切的火箭;并戴上救恩的头盔,拿着圣灵的宝剑,就是神的道;靠着圣灵,随时多方祷告祈求;并要在此警醒不倦,为众圣徒祈求,也为我祈求,使我得着口才,能以放胆开口讲明福音的奥秘,我为这福音的奥秘作了带锁炼的使者,并使我照着当尽的本分放胆讲论。”(弗六13-20)

我们有不少同工成了带锁炼的使者在中东,我们要穿着平安福音的鞋子,带平安的福音给那些战乱中的人。我向神祷告让我有机会看到福音得到中东。

福音如何到中东

因为身份的问题,传统的宣教士很难有签证到中东,但双职的宣教就是一种很好的策略。不只是领人归主、领人作门徒而已,而是建立团契、建立教会的、发挥教会全方位的功能的宣教。也可以是结合环保的宣教或是营商的宣教,因为这些是受欢迎的。但无论用什么方法,我们只是一粒麦子,要落地长出籽粒来。我们要重视呼召、培训与合作的差派,因为也许我们缺乏经验,但可以通过合作与其它机构搭配。

我相信在中东,最好的策略是中东制造。前阵子在约旦,当我与五十个摩押人在一起和他们交流时,是何等的甜蜜!十六七年的合作,他们常常温暖我的心,许多高难度付代价的福音工作他们可以做我们却不能,但他们也和我们一起分享。我从中看到上帝作了多么奇妙的工!我在约旦与当地民族有多次交流合作的机会,也数次举办有犹太人与华人共同参加的会议,也一起交流鼓励服务叙利亚和非洲难民。

难民有许多种,比如凶恶的难民、有钱的难民…但最苦的难民在中东,特别是约旦河的边界,这也是最需要福音的地方。去到那样的地方开展未得之民的福音工作并不容易,但二十年了,我们还可以在中东宣教,因为着重和平。我们也训练和差派阿拉伯本土的宣教士去中东的十五个国家宣教。这是一个异象也是一个应许。

“当那日,必有从埃及通亚述去的大道。亚述人要进入埃及,埃及人也进入亚述;埃及人要与亚述人一同敬拜耶和华。当那日,以色列必与埃及、亚述三国一律,使地上的人得福;因为万军之耶和华赐福给他们,说:『埃及─我的百姓,亚述─我手的工作,以色列─我的产业,都有福了!』”(赛十九23-25)以赛亚书已经给了我们一个异象,三国一律敬拜耶和华上帝。当三大族群在一起敬拜耶和华上帝的时候,上帝要透过他们给世界作一个属灵的见证。

华人教会的使命与挑战

犹宣和穆宣既是一个大使命也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以巴冲突不断,我们相信耶稣基督是答案,希望可以借着宣教让他们认识耶稣也知道饶恕。之前我们向巴勒斯坦一位妇人传福音,她鼓起勇气告诉她的丈夫,说不管怎样她都要信耶稣,她的丈夫眼泪夺眶而出,说其实他已经为妻子祷告六个月了。其实在巴勒斯坦有许多默默信主的人。当ISIS起来的时候我们是多么惧怕,因为他们迫害了很多基督徒,但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使得更多的阿拉伯人信主。

海外华人教会是二十一世纪的约瑟,我们漂泊流离到海外扎根,被兴起,特别是北美的华人教会有许多好的资源,很受祝福,但我们要像约瑟一样祝福那些最有需要的人,同时也祝福祖国。

差派宣教士并不容易。首先,我们可以找一些有经验的宣教机构,大家对同样国家和地区有负担的一起,因为他们已经有专人了。不一定非要把每一位宣教士都放在自己教会或团队的旗帜下,因为重点不是我们的名义,而是禾场、是未得之民、是基督的名。其次,与当地工场的合作很重要,可以少走很多弯路、歪路、苦路,并且使我们可以有一个合法的平台在中东宣教。公益社会服务、关怀弱势群体、职场事工和营商宣教,是穿着和平福音鞋子的形式到禾场。

作者为现任马来西亚浸信会神学院院长、一带一路福音联络中心(国际)创办人及总干事、全球华人浸信会宣教促进会总干事、华夏宣教神学使团创办人兼总干事及马来西亚联合差传事工促进会(中文)会长。王牧师常年受邀担任区域性及国际性宣教、培灵会讲员,事奉区域包括东南亚、北美、欧洲、港台、中国、中东、尼泊尔、澳纽、韩日等超过70个国家。王牧师有负担透过神学教育及与其他宣教机构通力的合作,致力推动全球宣教事工。王牧师妻子美莲Rebecca在中学执教多年,理科大学教育学硕士,常主领儿童、青少年专题,著有《只要你长大》,育有一子一女(以珥Joel及以昕Eunice)。

___________________

扫一扫或长按以下二维码(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为基督赢得这世代的华人知识分子,好文不断哦。更多文章请登录: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