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自我舒適圈    /姬慶生

 
 
 

——有關蜉蝣、井蛙與帝王蝶的反思

weiqing-2

蜉蝣篇

蜉蝣是一種長得有點像蜻蜓的昆蟲。《淮南子•說林訓》說它:「朝生暮死,而盡其樂」。《詩經》說它「衣裳鮮艷,燦爛華美,麻衣如雪」。它們短短幾小時的生命,忙著覓食、交配,似乎也充滿了幸福滿足。

蜉蝣們會相信一年有365天?世界上有春夏秋冬四季?一個人可以活到80歲到90歲嗎?不可能。莊子說:你無法與井蛙談大海,無法與夏天的蟲論冰凍,無法教彎曲的人以道德準則。蜉蝣的有限一目瞭然,但很多人生命的深度和廣度,其實也與蜉蝣類似。他們不知道神給人預備了永生。

蜉蝣生命相對於人生命的短暫,就如同屬世生命相對於永恆的短暫一樣。

井蛙篇

《莊子•秋水》講了一個故事。一隻青蛙對海龜誇口道:「住在這廢井裡太快樂了!我可以在井欄邊跳躍,在井壁小洞裡睡覺,或者在井底淤泥裡散步。那些小蝦、蝌蚪,誰也比不上我!真是幸福到了極點。你何不進來看一看?」海龜想進去,剛伸進左腳,右腳就進不去了。於是海龜把大海告訴井蛙:「大海廣度何止千里,深度何止千丈。古時十年九澇,海水未漲;後來八年七旱,海水不少。住在那裡,才真是快樂呢!」井蛙聽了,悵然若失。

一個廢井,井壁的破洞、井底的淤泥,構成了井蛙的「自我舒適圈」。幸虧有了海龜,井蛙眼前似乎出現了一片寬闊的世界。 年輕時曾有朋友用這個井蛙的故事鼓勵我出國看看。於是,經歷一番辛苦,我得以飛過太平洋,看到了大海的浩瀚,看到了群山的巍峨。在美國大學裡,我看到了科學的精深;在生活中,我也領略了白人文化、黑人文化、南美洲文化、越南文化、泰國文化、印度文化等等。可謂看到了世界的千姿百態。

然後我想:「能再進一步追求嗎?追求一個更加偉大絢爛的世界,再來一次從井蛙到海龜的飛躍?」

聖奧古斯丁說:「人們周遊世界,讚歎群山之高,海浪之闊,大河源遠流長,大洋浩瀚無邊,星空周而復始。但是當他們走過自己時,卻沒有任何讚歎。」法國作家雨果說:「世界上最廣闊的是海洋,比海洋更廣闊的是天空,比天空更廣闊的是人的心靈。」

在我們的心靈之中,神創造了更廣闊的海洋,更高聳的青山,更無邊的星空。這個屬靈世界如此美好,怎樣才能看見呢?要看見、體驗這樣一個無比美麗的世界,需要在屬靈上完成一次從井蛙到海龜的飛躍。看見那榮光,需要我們打開「心的眼睛」。詩篇如此說:「求你開我的眼睛,使我看出你律法中的奇妙。」(詩一百十九18)「並且照明你們心中的眼睛,使你們知道祂的恩召有何等指望,祂在聖徒中得的基業有何等豐盛的榮耀。」(弗一18)

開「心的眼睛」就是尋找神的榮耀。在美國,我們常常有機會聽到福音,但很多人像井蛙一樣,心嚮往之,但跳不出舒適圈。在自己的小圈子裡蠅營狗苟,止步不前。很可惜,他們離那個廣闊絢爛的世界不過一步之遙,卻終生無法跨過。

帝王蝶篇

每年秋天,帝王蝶從加拿大飛到墨西哥,那是兩千到三千英里的旅程。帝王蝶的翅膀寬3.5到4英吋,壽命只有幾個星期。帝王蝶在遷徙途中要經歷三、四代,才最終抵達墨西哥山區的生化圈保留地,然後產卵、死亡。那些孵化出的帝王蝶,在次年早春,又會北上飛往加拿大。這樣一個看似自討苦吃的遷徙,卻使得帝王蝶有了不凡的含義。除了美麗,人們更看到了堅毅、執著、神秘的召喚等等豐富的內容。

人類何嘗不也如此?很多奮鬥打拼的華人,跨越了蜉蝣的無知、井蛙的局限,在北美建立了自己的舒適圈。然後在神的召喚下,放下一切,去到偏遠落後的地區,傳福音、榮耀神。他們的生命便如同帝王蝶,在己是艱辛苦難;但在世人面前,卻是一道美麗、激勵的風景。

聖經說:「因為凡有血氣的,盡都如草;他的美榮都像草上的花。草必枯乾,花必凋謝;惟有主的道是永存的。」(彼前一24-25)蜉蝣無法看到冬雪,井蛙無法看到大海。但是作為基督徒,我們可以看到天堂裡的永生,知曉何為最有價值的生命。

朋友們,走出你的舒適圈吧!讓我們破繭成蝶,活出蛻變、美麗的生命。

作者80年代來美,現為軟件工程師。慕道多年,於2002年受洗歸主。

___________________

掃一掃或長按以下二維碼(識別圖中二維碼),關注使者雜誌微信公眾號:為基督贏得這世代的華人知識分子,好文不斷哦。更多文章請登錄: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