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自我舒适圈    /姬庆生

 
 
 

——有关蜉蝣、井蛙与帝王蝶的反思

weiqing-2

蜉蝣篇

蜉蝣是一种长得有点像蜻蜓的昆虫。《淮南子•说林训》说它:“朝生暮死,而尽其乐”。《诗经》说它“衣裳鲜艳,灿烂华美,麻衣如雪”。它们短短几小时的生命,忙着觅食、交配,似乎也充满了幸福满足。

蜉蝣们会相信一年有365天?世界上有春夏秋冬四季?一个人可以活到80岁到90岁吗?不可能。庄子说:你无法与井蛙谈大海,无法与夏天的虫论冰冻,无法教弯曲的人以道德准则。蜉蝣的有限一目了然,但很多人生命的深度和广度,其实也与蜉蝣类似。他们不知道神给人预备了永生。

蜉蝣生命相对于人生命的短暂,就如同属世生命相对于永恒的短暂一样。

井蛙篇

《庄子•秋水》讲了一个故事。一只青蛙对海龟夸口道:“住在这废井里太快乐了!我可以在井栏边跳跃,在井壁小洞里睡觉,或者在井底淤泥里散步。那些小虾、蝌蚪,谁也比不上我!真是幸福到了极点。你何不进来看一看?”海龟想进去,刚伸进左脚,右脚就进不去了。于是海龟把大海告诉井蛙:“大海广度何止千里,深度何止千丈。古时十年九涝,海水未涨;后来八年七旱,海水不少。住在那里,才真是快乐呢!”井蛙听了,怅然若失。

一个废井,井壁的破洞、井底的淤泥,构成了井蛙的“自我舒适圈”。幸亏有了海龟,井蛙眼前似乎出现了一片宽阔的世界。 年轻时曾有朋友用这个井蛙的故事鼓励我出国看看。于是,经历一番辛苦,我得以飞过太平洋,看到了大海的浩瀚,看到了群山的巍峨。在美国大学里,我看到了科学的精深;在生活中,我也领略了白人文化、黑人文化、南美洲文化、越南文化、泰国文化、印度文化等等。可谓看到了世界的千姿百态。

然后我想:“能再进一步追求吗?追求一个更加伟大绚烂的世界,再来一次从井蛙到海龟的飞跃?”

圣奥古斯丁说:“人们周游世界,赞叹群山之高,海浪之阔,大河源远流长,大洋浩瀚无边,星空周而复始。但是当他们走过自己时,却没有任何赞叹。”法国作家雨果说:“世界上最广阔的是海洋,比海洋更广阔的是天空,比天空更广阔的是人的心灵。”

在我们的心灵之中,神创造了更广阔的海洋,更高耸的青山,更无边的星空。这个属灵世界如此美好,怎样才能看见呢?要看见、体验这样一个无比美丽的世界,需要在属灵上完成一次从井蛙到海龟的飞跃。看见那荣光,需要我们打开“心的眼睛”。诗篇如此说:“求你开我的眼睛,使我看出你律法中的奇妙。”(诗一百十九18)“并且照明你们心中的眼睛,使你们知道祂的恩召有何等指望,祂在圣徒中得的基业有何等丰盛的荣耀。”(弗一18)

开“心的眼睛”就是寻找神的荣耀。在美国,我们常常有机会听到福音,但很多人像井蛙一样,心向往之,但跳不出舒适圈。在自己的小圈子里蝇营狗苟,止步不前。很可惜,他们离那个广阔绚烂的世界不过一步之遥,却终生无法跨过。

帝王蝶篇

每年秋天,帝王蝶从加拿大飞到墨西哥,那是两千到三千英里的旅程。帝王蝶的翅膀宽3.5到4英寸,寿命只有几个星期。帝王蝶在迁徙途中要经历三、四代,才最终抵达墨西哥山区的生化圈保留地,然后产卵、死亡。那些孵化出的帝王蝶,在次年早春,又会北上飞往加拿大。这样一个看似自讨苦吃的迁徙,却使得帝王蝶有了不凡的含义。除了美丽,人们更看到了坚毅、执着、神秘的召唤等等丰富的内容。

人类何尝不也如此?很多奋斗打拼的华人,跨越了蜉蝣的无知、井蛙的局限,在北美建立了自己的舒适圈。然后在神的召唤下,放下一切,去到偏远落后的地区,传福音、荣耀神。他们的生命便如同帝王蝶,在己是艰辛苦难;但在世人面前,却是一道美丽、激励的风景。

圣经说:“因为凡有血气的,尽都如草;他的美荣都像草上的花。草必枯干,花必凋谢;惟有主的道是永存的。”(彼前一24-25)蜉蝣无法看到冬雪,井蛙无法看到大海。但是作为基督徒,我们可以看到天堂里的永生,知晓何为最有价值的生命。

朋友们,走出你的舒适圈吧!让我们破茧成蝶,活出蜕变、美丽的生命。

作者80年代来美,现为软件工程师。慕道多年,于2002年受洗归主。

___________________

扫一扫或长按以下二维码(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为基督赢得这世代的华人知识分子,好文不断哦。更多文章请登录: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