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九零后直击江歌案    /尹伟力

 
 
 

从基督信仰的角度,与九零后一同来探讨、回应近期媒体关注的“江歌案”所引发的议题。

photo2

箴言告诉我们,“未曾听完先回答的,便是他的愚昧和羞辱。”(箴十八13)我们对世界传福音,需要先了解这个世界的需要;因此,聆听应该在传讲以先。

当今是一个资讯爆炸和多元化的世代,而基督徒对世界的回应却往往偏向两个极端。首先,有些基督徒缺乏基督信仰的价值观,在社交媒体中不加分辨地转发来自大众传媒的消息。另一个极端是有些基督徒认为来自世界的声音都是罪恶的,因而拒绝聆听和回应时事。基督徒中这两种截然相反的态度,凸显了当今护教所需要的一个重要环节:在吵闹纷杂的时事评论上,人们需要听到从基督信仰发出的有力回应,因为这个世界的危机正是福音的机遇。

本文会引用近期媒体关注的“江歌案”作为案例,先聆听部分九零后学生对于“江歌案”的看法;并尝试从基督信仰的角度,与九零后一同来回应“江歌案”所引发的几个被广泛争论的议题。

案件简介

2016年11月3日淩晨,就读于日本东京法政大学的中国留学生江歌,被闺蜜刘鑫的前男友陈世峰用匕首杀害。江歌成长在单亲家庭,是母亲江秋莲的独生女。“江歌案”在网路媒体上引发了三方面较大的争议。首先,是陈世峰的量刑问题。日本法律对一般故意杀人罪不判死刑。因此江母开展请愿活动,征集到四百五十一万人签名支持判处陈世峰死刑。2017年12月20日,日本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陈世峰有期徒刑20年。这引发了中国民众对于日本法律公正性的争论。案件的第二个争议,是关于刘鑫的道德诉求。江歌是替刘鑫挡住前男友而被杀的。案发时,刘鑫没有出门施救;案发后,刘鑫拒绝见面并失联两百多天,露面后又持续与江母在网路上互相攻击。刘鑫试图撇清责任的态度受到大众舆论的批评谴责。案件的第三个争议,是江母的个人行为。案发后,江母在网路上发布了刘鑫的私人资料,通过舆论施压让刘鑫露面。二人最终见面后未达成和解,江母后来表示会继续起诉刘鑫。江母对陈世峰死刑的诉求未果后,江母表示对日本法律的失望并拒绝接受判决结果。江母对涉案者持续诉求的合理性也引发了人们的争议。

九零后眼中的“江歌案”

在“江歌案”宣判后,我邀请北卡州立大学就读的7位九零后华人基督徒学生参与一次专题讨论,分享他们对于这个案件三个主要争议的看法。

我发现学生们对于“江歌案”的关注程度很大,一方面由于他们自身跟江歌有很多共同点:同样身为留学生独自在海外生活,大多数也是独生子女,得到家庭的全力支持,同时背负着父母的深切期待;另一方面,由于“江歌案”成为网络热点新闻,他们参与的社交媒体上频繁出现与此案相关的探讨。

在我们分享的过程中,从同学们的论点可以很明显看出他们自身的观点并没有受到大众舆论的影响;而对于讨论过程中彼此的观点不一致,学生们互相的接纳度也很强——这正是他们成长在后现代多元价值观环境的独特现象。

学生们对陈世峰量刑的观点

对于陈世峰死刑诉求,与签名的四百五十一万人不同,7位学生都明确表示他们不会在江母的请愿书上签名(这是他们在本次讨论中唯一一致的看法),然而,他们的理由却各不相同。

有同学表示古代中国礼仪社会曾强调道义上为亲人复仇的重要,而当今的法治社会则是通过法律来界定和执行公义。也有同学提到大量的签名可以代表民众对法律的质疑,甚至可以成为修改法律的契机;然而呼吁修改法律是一件事,按照法律审判是另一件事,二者需要区分。也有同学从道德角度提出,一旦请愿对审判产生影响,那么签名的人就间接参与执行了这个人的死刑。

学生们对刘鑫行为的观点

对于刘鑫的道德诉求,有一位同学通过回忆自己曾经在恐惧状况下做出不理性的反应,推论刘鑫当场没有开门救助江歌是可以理解的应激行为。也有同学表示即便如此,之后将近一年的时间她有很多机会可以悔过,持续回避江母是很明显违反道德的行为。还有同学认为媒体舆论极力声讨刘鑫,却很少提及陈世峰的罪恶,有可能是陈世峰的家庭雇佣水军引导舆论,以减少陈世峰所面临的压力和指控。另外有同学指出,刘鑫面对江歌因她而死却没有感恩的情况,恰与很多人面对基督的舍命并不感恩的情况非常类似。

学生们对江母追诉的观点

对于江母的追诉行为,有同学提到自己是家中独生女,可以想像自己如果被害,母亲必然失去全部盼望,因此能征集到数百万人支持本案死刑判决,对江母的心理上是极大的安慰。还有同学认为如果陈世峰真的被判死刑,而刘鑫也诚心道歉的话,他反而会担心江母自杀——因为给女儿伸冤是江母存活的全部动力。还有几位同学提到,江母被心中仇恨捆绑折磨,饶恕是江母得到平安释放的真正出路。也有同学对此提出,不用说江母,即使基督徒面临这样的伤痛,选择饶恕也是很难做到的。

从基督信仰来回应“江歌案”

在与学生们的沟通中,我发现他们通过社交媒体也接触到了许多与基督信仰相悖的看法。有媒体认为刘鑫所承受的舆论暴力是法律无能时道义的武器;也有媒体指出大部分日本人不支持陈世峰判死刑,从而引发中国舆论对于日本人的攻击。这些声音中充满了世俗的价值观和民族主义偏见。尽管学生们没有全盘接受这些观点,但是他们所接触的各种观点中,明显缺失了来自基督信仰的回应。于是我尝试与他们一起从基督信仰的世界观来思考“江歌案”的上述议题。我的回应未必完善,但盼望能引导这些年轻人从信主的初期,就意识到这个世界在失去真理的环境下急切寻索的,其实都存在于主耶稣基督的丰富里。

从陈世峰的审判看对公义和法理的认识

基督教伦理学特别强调神是善恶对错的终极标准。神在十诫中明确宣告了“不可杀人”,陈世峰的做法是必然会被审判的。然而,虽然圣经不反对死刑的存在——“杀人的必被致死”(民三十五16),我们还是要注意圣经关于伦理的教导不能够单独抽出来看。新约完善了旧约的价值体系,罗马书告诉我们现世审判和执行的权柄属于政府(罗十三4)。这样,在与信仰不相悖的情况下,我们应该服从法律而不鼓励个人替天行道(罗十二19)。所以,我同意“江歌案”的司法审判不应该受到江母个人请愿的干预。另一方面,我也认为这次审判从法律的角度是公正的,因为日本法律的确是慎用死刑,而这次对陈世峰的量刑已经是故意杀人罪的最高量刑。中国民众对陈世峰的死刑诉求,应该区分于对日本法制公正与否的攻击;同时应将陈世峰的量刑,与对日本的民族偏见区分开来。

从刘鑫的躲避看道德责任和人的罪性

刘鑫案发时躲避的行为,的确是大多数人在危险中的反应。然而对于江歌被害,刘鑫事后在道德上应该为朋友对自己的舍命而感恩。刘鑫的后续行为,确实是人罪性中自私忘恩的行为。民众对刘鑫进行道德层面的攻击,可以反映出许多人有超越法律的更高道德标准的诉求。这种诉求不但证明了不可见的道德律的客观存在性,并且证明了人们相信并试图寻找有绝对位格的道德权威。只可惜很多人没有意识到神才是那一位,却把有罪的自己摆在了审判者的位置,因此对刘鑫的舆论暴力也同样出于人的罪性。唯有完全良善公义的神,才能为道德进行终极的判定。

从江母的未来看苦难与福音

的确,对于失去独生女的江母,无论陈世峰是否判死刑,刘鑫是否悔过,她的余生都必然会被极大的痛苦所折磨。在面对这个世界因为苦难而产生的质疑时,我们要明白基督信仰从来不回避苦难的存在。神不但亲自经历了十字架的痛苦,而且神应许祂会与我们同在,让我们能够以盼望的心面对苦难。圣经也告诉我们,苦难的根源是人的罪。无论陈世峰出于心中的仇恨去杀人,还是江母出于心中的仇恨不断追诉,都无法通过他们选择的方式来摆脱苦毒和绝望。只有耶稣基督通过祂自己代替我们承受了最大的苦难,才能让我们可以摆脱罪的捆绑,并且期待神应许更加美好的复活——这是唯独基督信仰才能赋予人们的盼望。

对于年轻一代信仰的建立,用聆听的态度与他们共同面对来自这个世界的声音是极为重要的。有一位同学跟我分享他对这次参与“江歌案”专题讨论的感受:“我觉得形式挺好的,重要的是大家没有想着去驳倒对方,而是都选择了听取别人的看法,也没有苛责别人的疏漏。”

希望通过这篇文章,鼓励弟兄姐妹陪伴这些年轻的基督徒,面对他们身边的时事,并且帮助他们明白基督里的丰富,足以回应来自世界不同角度对信仰的挑战。

作者来自中国大陆,英国华威大学应用语言学硕士,英国伦敦神学院神学与心理辅导专科文凭,北美中华福音神学院道学硕士在读。目前与先生一同在北卡州立大学学生团契服事,育有一子一女。

___________________

扫一扫或长按以下二维码(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为基督赢得这世代的华人知识分子,好文不断哦。更多文章请登录: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