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九零後直擊江歌案    /尹偉力

 
 
 

從基督信仰的角度,與九零後一同來探討、回應近期媒體關注的「江歌案」所引發的議題。

photo2

箴言告訴我們,「未曾聽完先回答的,便是他的愚昧和羞辱。」(箴十八13)我們對世界傳福音,需要先瞭解這個世界的需要;因此,聆聽應該在傳講以先。

當今是一個資訊爆炸和多元化的世代,而基督徒對世界的回應卻往往偏向兩個極端。首先,有些基督徒缺乏基督信仰的價值觀,在社交媒體中不加分辨地轉發來自大眾傳媒的消息。另一個極端是有些基督徒認為來自世界的聲音都是罪惡的,因而拒絕聆聽和回應時事。基督徒中這兩種截然相反的態度,凸顯了當今護教所需要的一個重要環節:在吵鬧紛雜的時事評論上,人們需要聽到從基督信仰發出的有力回應,因為這個世界的危機正是福音的機遇。

本文會引用近期媒體關注的「江歌案」作為案例,先聆聽部分九零後學生對於「江歌案」的看法;並嘗試從基督信仰的角度,與九零後一同來回應「江歌案」所引發的幾個被廣泛爭論的議題。

案件簡介

2016年11月3日淩晨,就讀于日本東京法政大學的中國留學生江歌,被閨蜜劉鑫的前男友陳世峰用匕首殺害。江歌成長在單親家庭,是母親江秋蓮的獨生女。「江歌案」在網路媒體上引發了三方面較大的爭議。首先,是陳世峰的量刑問題。日本法律對一般故意殺人罪不判死刑。因此江母開展請願活動,徵集到四百五十一萬人簽名支持判處陳世峰死刑。2017年12月20日,日本法院以故意殺人罪判處陳世峰有期徒刑20年。這引發了中國民眾對於日本法律公正性的爭論。案件的第二個爭議,是關於劉鑫的道德訴求。江歌是替劉鑫擋住前男友而被殺的。案發時,劉鑫沒有出門施救;案發後,劉鑫拒絕見面並失聯兩百多天,露面後又持續與江母在網路上互相攻擊。劉鑫試圖撇清責任的態度受到大眾輿論的批評譴責。案件的第三個爭議,是江母的個人行為。案發後,江母在網路上發佈了劉鑫的私人資料,通過輿論施壓讓劉鑫露面。二人最終見面後未達成和解,江母後來表示會繼續起訴劉鑫。江母對陳世峰死刑的訴求未果后,江母表示對日本法律的失望并拒絕接受判決結果。江母對涉案者持續訴求的合理性也引發了人們的爭議。

九零後眼中的「江歌案」

在「江歌案」宣判後,我邀請北卡州立大學就讀的7位九零後華人基督徒學生參與一次專題討論,分享他們對於這個案件三個主要爭議的看法。

我發現學生們對於「江歌案」的關注程度很大,一方面由於他們自身跟江歌有很多共同點:同樣身為留學生獨自在海外生活,大多數也是獨生子女,得到家庭的全力支持,同時背負著父母的深切期待;另一方面,由於「江歌案」成為網絡熱點新聞,他們參與的社交媒體上頻繁出現與此案相關的探討。

在我們分享的過程中,從同學們的論點可以很明顯看出他們自身的觀點並沒有受到大眾輿論的影響;而對於討論過程中彼此的觀點不一致,學生們互相的接納度也很強——這正是他們成長在後現代多元價值觀環境的獨特現象。

學生們對陳世峰量刑的觀點

對於陳世峰死刑訴求,與簽名的四百五十一萬人不同,7位學生都明確表示他們不會在江母的請願書上簽名(這是他們在本次討論中唯一一致的看法),然而,他們的理由卻各不相同。

有同學表示古代中國禮儀社會曾強調道義上為親人復仇的重要,而當今的法治社會則是通過法律來界定和執行公義。也有同學提到大量的簽名可以代表民眾對法律的質疑,甚至可以成為修改法律的契機;然而呼籲修改法律是一件事,按照法律審判是另一件事,二者需要區分。也有同學從道德角度提出,一旦請願對審判產生影響,那麼簽名的人就間接參與執行了這個人的死刑。

學生們對劉鑫行為的觀點

對於劉鑫的道德訴求,有一位同學通過回憶自己曾經在恐懼狀況下做出不理性的反應,推論劉鑫當場沒有開門救助江歌是可以理解的應激行為。也有同學表示即便如此,之後將近一年的時間她有很多機會可以悔過,持續迴避江母是很明顯違反道德的行為。還有同學認為媒體輿論極力聲討劉鑫,卻很少提及陳世峰的罪惡,有可能是陳世峰的家庭雇傭水軍引導輿論,以減少陳世峰所面臨的壓力和指控。另外有同學指出,劉鑫面對江歌因她而死卻沒有感恩的情況,恰與很多人面對基督的捨命並不感恩的情況非常類似。

學生們對江母追訴的觀點

對於江母的追訴行為,有同學提到自己是家中獨生女,可以想像自己如果被害,母親必然失去全部盼望,因此能徵集到數百萬人支持本案死刑判決,對江母的心理上是極大的安慰。還有同學認為如果陳世峰真的被判死刑,而劉鑫也誠心道歉的話,他反而會擔心江母自殺——因為給女兒伸冤是江母存活的全部動力。還有幾位同學提到,江母被心中仇恨捆綁折磨,饒恕是江母得到平安釋放的真正出路。也有同學對此提出,不用說江母,即使基督徒面臨這樣的傷痛,選擇饒恕也是很難做到的。

從基督信仰來回應「江歌案」

在與學生們的溝通中,我發現他們通過社交媒體也接觸到了許多與基督信仰相悖的看法。有媒體認為劉鑫所承受的輿論暴力是法律無能時道義的武器;也有媒體指出大部分日本人不支持陳世峰判死刑,從而引發中國輿論對於日本人的攻擊。這些聲音中充滿了世俗的價值觀和民族主義偏見。儘管學生們沒有全盤接受這些觀點,但是他們所接觸的各種觀點中,明顯缺失了來自基督信仰的回應。於是我嘗試與他們一起從基督信仰的世界觀來思考「江歌案」的上述議題。我的回應未必完善,但盼望能引導這些年輕人從信主的初期,就意識到這個世界在失去真理的環境下急切尋索的,其實都存在於主耶穌基督的豐富裡。

從陳世峰的審判看對公義和法理的認識

基督教倫理學特別強調神是善惡對錯的終極標準。神在十誡中明確宣告了「不可殺人」,陳世峰的做法是必然會被審判的。然而,雖然聖經不反對死刑的存在——「殺人的必被致死」(民三十五16),我們還是要注意聖經關於倫理的教導不能夠單獨抽出來看。新約完善了舊約的價值體系,羅馬書告訴我們現世審判和執行的權柄屬於政府(羅十三4)。這樣,在與信仰不相悖的情況下,我們應該服從法律而不鼓勵個人替天行道(羅十二19)。所以,我同意「江歌案」的司法審判不應該受到江母個人請願的干預。另一方面,我也認為這次審判從法律的角度是公正的,因為日本法律的確是慎用死刑,而這次對陳世峰的量刑已經是故意殺人罪的最高量刑。中國民眾對陳世峰的死刑訴求,應該區分於對日本法制公正與否的攻擊;同時應將陳世峰的量刑,與對日本的民族偏見區分開來。

從劉鑫的躲避看道德責任和人的罪性

劉鑫案發時躲避的行為,的確是大多數人在危險中的反應。然而對於江歌被害,劉鑫事後在道德上應該為朋友對自己的捨命而感恩。劉鑫的後續行為,確實是人罪性中自私忘恩的行為。民眾對劉鑫進行道德層面的攻擊,可以反映出許多人有超越法律的更高道德標準的訴求。這種訴求不但證明了不可見的道德律的客觀存在性,並且證明了人們相信並試圖尋找有絕對位格的道德權威。只可惜很多人沒有意識到神才是那一位,卻把有罪的自己擺在了審判者的位置,因此對劉鑫的輿論暴力也同樣出於人的罪性。唯有完全良善公義的神,才能為道德進行終極的判定。

從江母的未來看苦難與福音

的確,對於失去獨生女的江母,無論陳世峰是否判死刑,劉鑫是否悔過,她的餘生都必然會被極大的痛苦所折磨。在面對這個世界因為苦難而產生的質疑時,我們要明白基督信仰從來不迴避苦難的存在。神不但親自經歷了十字架的痛苦,而且神應許祂會與我們同在,讓我們能夠以盼望的心面對苦難。聖經也告訴我們,苦難的根源是人的罪。無論陳世峰出於心中的仇恨去殺人,還是江母出於心中的仇恨不斷追訴,都無法通過他們選擇的方式來擺脫苦毒和絕望。只有耶穌基督通過祂自己代替我們承受了最大的苦難,才能讓我們可以擺脫罪的捆綁,並且期待神應許更加美好的復活——這是唯獨基督信仰才能賦予人們的盼望。

對於年輕一代信仰的建立,用聆聽的態度與他們共同面對來自這個世界的聲音是極為重要的。有一位同學跟我分享他對這次參與「江歌案」專題討論的感受:「我覺得形式挺好的,重要的是大家沒有想著去駁倒對方,而是都選擇了聽取別人的看法,也沒有苛責別人的疏漏。」

希望通過這篇文章,鼓勵弟兄姐妹陪伴這些年輕的基督徒,面對他們身邊的時事,並且幫助他們明白基督裡的豐富,足以回應來自世界不同角度對信仰的挑戰。

作者來自中國大陸,英國華威大學應用語言學碩士,英國倫敦神學院神學與心理輔導專科文憑,北美中華福音神學院道學碩士在讀。目前與先生一同在北卡州立大學學生團契服事,育有一子一女。

___________________

掃一掃或長按以下二維碼(識別圖中二維碼),關注使者雜誌微信公眾號:為基督贏得這世代的華人知識分子,好文不斷哦。更多文章請登錄: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