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跨文化宣教的策略    /劉彤

 
 
 

我們是否只看見自己的需要,而看不見主的憐憫?我們是否信心不夠,而走不出去?

Tong-Africa2

也許有人認為,跨文化宣教是宣教機構的工作、是宣教士的工作,但作為一個本地教會,我們能做些什麼?

這些年,當我在全世界宣教的時候,我看見神的腳步越來越快。越是在黑暗的時刻,越是在充滿危機的時刻,越能看見我們要經歷屬靈大豐收。如今,我們教會在全世界24個國家已經建立了190間教會。神藉著我們進入不同國家,使用本地同工建立擴展神的國度。

我常覺得,神給我們在北美的華人有這麼豐富的恩典與資源,難道不就是為了現今的時刻嗎?特別是在2013年,中國發佈了「一帶一路」旗艦工程的計劃,我仿佛看見了神的手把華人教會往跨文化宣教的道路再次往前推了一步。特別是如果我們有機會去第三世界的國家的話,就會發現,他們對中國人有一種特別友好的熱情,無論我們造訪哪裡,中國人都非常受歡迎。神為我們華人教會預備了這樣好的機會,而我們需要抓住這樣的機會,起來為主傳福音。

體會主的憐憫

宣教的事工一定要從體會主的憐憫開始。是父神的憐憫,差派祂的兒子來到這個世界,為要拯救世人;是主耶穌基督祂自己的憐憫,讓祂甘願道成肉身來到這個世界上。

馬太福音中說,「祂看見許多的人,就憐憫他們;因為他們困苦流離,如同羊沒有牧人一般。」(太九36)今天我們也看見許多人,不過常常我們看見很多人就覺得厭煩。耶穌不僅僅看見人的外表,更看見人在這個地上被罪惡所捆綁,被黑暗的權勢所轄制的光景。祂看見許多人困苦流離,如同羊沒有牧人一般,正是因為這原因,主差遣我們,進入這個世界,作宣教的工作。所以主自己說,父怎樣差遣我,我也照樣差遣你們。作宣教的工作一定要從體會主的憐憫開始。今天教會福音傳不出去一個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教會只看見自己的需要卻看不見主的憐憫。

有一次主耶穌對門徒說,「你們豈不說到收割的時候還有四個月嗎?」,門徒們以為還早,但是主說,「舉目向田觀看,莊稼已經熟了,可以收割了。」(約四35)主耶穌講這句話以前,正在與撒瑪利亞婦人對話,當撒瑪利亞婦人發現耶穌就是他們尋找等候的彌賽亞救主的時候,她丟下了水罐到城裡對眾人說,「有一個人將我素來所行的一切事都給我說出來了,莫非這就是基督嗎?」(約四29)很多人因此就信了耶穌,他們來到耶穌面前,求耶穌住下來。換句話說,並不像門徒所說,以為還有四個月,其實只有兩天就讓許多人就信主了。

其實在耶穌與撒瑪利亞婦人對話之前,門徒們也進城了。可是門徒們進城沒有人信主,撒瑪利亞人進城,許多人就相信了耶穌了。這些門徒難道不是當時最「屬靈」的人嗎?天天和耶穌在一起,每天讀經、敬拜讚美、禱告。他們進城沒有人信主,而撒瑪利亞婦人,一個在當時被定為有罪的人,進了城,竟然有許多人歸向耶穌基督。門徒們為什麼要進城?因為肚子餓了,為了食物,他們根本沒有看見人的需要,他們只看見自己的需要,肚子餓了要吃飯。而這位撒瑪利亞婦人看見了城市裡人的需要,因為她看見了自己是個罪人。

弟兄姐妹們,今天我們生活在城市裡,不要只看人的外表。要是我們只看人的外表珠光寶氣,你就以為他不需要耶穌嗎?一個人看起來罪惡滿貫,你就覺得他不配得耶穌?只要是一個人,他心裡就有一個空處,而這個空處只有耶穌可以填滿。

宣教要從禱告開始

這些年當我在作宣教工作的時候,越來越看見禱告是宣教最重要的一個策略。當主耶穌在馬可福音中說,「經上不是記著說:我的殿必稱為萬國禱告的殿嗎?你們倒使它成為賊窩了。」(可十一17)主很清楚地講到神的殿是「萬國萬民禱告的殿」。很有意思,耶穌沒有說我的殿要成為「講道的殿」?很多時候,牧師卻以為講道是最重要的事。耶穌有沒有說我的殿要成為「聽道的殿」?耶穌有沒有說我的殿要成為「團契吃喝的殿」?我們在教會裡,什麼聚會人都到不齊,一到potluck,全部到齊。

我相信神的殿不單是「萬國萬民禱告的殿」,也是「為萬國萬民禱告的殿」。所以,我們教會每一個主日都會為一個國家或是未得之民禱告,不僅在禱告會禱告,主日的時候也為此禱告。既然耶穌如此說,我們就要如此行。

我還記得有一次一位宣教士來到我們教會,一看我們都是華人,就向我們提出挑戰,問我們當中有多少人曾經為中國禱告過?全體舉手。大家都是中國人,當為中國人禱告,不奇怪。那請問有多少人為吉布地禱告過?一半人舉手。他嚇一跳。那有多少人為西撒哈拉禱告過?也是一半人舉手。他又嚇一跳。後來他下來問我,「劉牧師啊,你們教會是個什麼樣的教會啊?很多教會聽也沒聽到過吉布地這個國家,你們教會怎麼有一半的人舉手啊?」我說,「另一半的人大概是忘記了,其實我們每週都有為不同國家禱告,這些年不知已經輪過多少次了。」

我們也為未得之民禱告。我還記得有一次我們為富拉尼人禱告,他們是回教徒,在我們所有的資料裡顯示富拉尼信耶穌的人非常少。我還記得那次禱告的時候,我們特別禱告求神幫助我們。我們的主席甚至禱告說,好讓我們能夠親眼看見富拉尼的信徒站在我們中間,大家說「阿門!」接著週五我去非洲宣教,我在一個部落裡呼召,很多人信了耶穌。就有一個非洲同工帶著一個人來到我面前,他說,「劉牧師,這個人很特別,他是富拉尼人,富拉尼人很少信耶穌,但是今天他信了耶穌。」大家可以想象我那天有多興奮嗎?前一個禮拜我們還在禱告說,主啊,讓我們能夠親眼看見,下一個禮拜我就真的親眼看見一個富拉尼人在我眼前,他信了耶穌。哈利路亞!大家能想象再下一個禮拜我回到教會跟弟兄姐妹分享的時候他們有多興奮嗎?

弟兄姐妹們,禱告太重要了!禱告我們才能夠體會神的心,當牧者帶領大家為萬國萬民禱告的時候,會眾才會有一顆宣教的心,才能夠懂得進入跨文化宣教的工作。

我們不但在主日崇拜的時候教導弟兄姐妹來為萬國萬民禱告,更要差派禱告行軍的隊伍,到一些宣教地區去做宣教工作。為什麼?難道我們在教會為萬國萬民禱告還不夠嗎?是的,我們是可以為萬國萬民禱告;但是,只有當我們的腳踏在那個土地上禱告的時候,我們才能真正看見那片土地的需要。

就好像今天我們提到蒙古,請問說到蒙古大家想到什麼?蒙古包?我常說一句話,東離西有多遠,一個蒙古包離另一個蒙古包就有多遠。有時候去到那邊跟遊牧民族傳福音,真的很困難,太遠了。還能想到什麼?草原?蒙古草原真的很大,有時候開幾個小時的車,景色沒有改變過,真是大到叫人發瘋。還想到什麼?烤肉?大家有沒有想到蒙古也有人啊!只有當我們站在蒙古的土地上,看著那一張張臉,才會明白這個國家的需要。

1997年,我第一次站立在蒙古的土地上,我看見的是一個貧窮的國家。男人找不到工作,酗酒、家暴,街上充滿了無家可歸的人,我看見的是一個沒有盼望的國家。我還記得那時我們站在蒙古烏蘭巴托的獨立山崗上為這個國家來禱告,我們求神憐憫的江河湧流在這個國家。只有當我們站在那片土地上看著那一張張的臉,就無法忘懷,心中就有主憐憫的心腸,就願意把福音傳到這個國家去。如果教會還不知道如何開始跨文化宣教的工作,那就從禱告開始吧。主日為萬國萬民禱告,差派禱告行軍的隊伍到這些國家,把關懷的負擔帶回到教會中來。

憑信心走出去

宣教士是要憑信心的。我們看見神對約書亞的應許,「凡你們腳掌所踏之地,我都照著我所應許摩西的話賜給你們了。」(書一3)這裡說,「腳掌所踏之地」,意思是要先踏出去,不踏出去當然就沒有了。換句話說,宣教是要憑信心的,要憑信心走出去。

以前我傳福音的對象只是華人,那時候我的想法是,中國人那麼多,即使我用盡一生的時間也傳不完啊,那幹嘛還要跨文化宣教呢?直到有一次我讀到馬太福音的這幾句話,大家應該也非常熟悉,「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 。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二十八19-20)

當我在讀這段話的時候,神的聲音好像在發問「聖經怎麼說?」聖經上有說去使華人作主的門徒嗎?我說:「不是啊。」主說「聖經怎麼說?」我說聖經上說「使萬民作主的門徒」。主說「那你就去吧!」我說「怎麼去呢?主啊,雖然我來美國已經有三十多年了,可是講起英文來別人還會說『Beg your pardon?(你說什麼?)』我英文太爛,不行啊。」

我總以為跨文化宣教一定要英文很好的人才能去做,直到我們教會開始作宣教工作的時候,弟兄姐妹問有誰可以出去,沒人出去的話那牧師你去吧,就這樣把我「踢」出去了。我一出去就發現我的英文雖然不完美,但是到了第三世界,英文水平竟然「呱呱叫」,事實上如果在第三世界英文講得太完美他們反而還可能聽不懂。我們這種破破的英文,人家都連連「阿們!阿們!阿們!」

還記得有一次,我跟四位美國牧師帶領一個非洲牧者的訓練會,有500多位非洲的牧者。我們五位牧師在台上坐著,我也是第一次見到他們,其中有一位牧師把他寫的書給我,我一看,其中有一半的字看不懂就收起來了。輪到他講道的時候,每講一句話翻譯就「啊?」聽不懂,他用的詞太深奧了。輪到我講道的時候,那位翻譯行雲流水啊。

我們太多時候被屬靈的自卑感所捆綁,特別在華人教會,我們以為我們不行,這是西方教會才能做的事情。那天,主對我說,「我給你的英文也許不是完美的英文,但是我給你的英文是夠用的英文。」我們要憑信心走出去。

那麼去哪裡呢?還記得神呼召亞伯拉罕出去的時候,他甚至還不知道要往哪裡去呢。這些年很多人問我,我們教會的跨文化宣教策略和方法是什麼?我很抱歉跟大家說,我們一開始既無策略、也無方法,只是順從聖靈的聲音,就這麼簡單。當我們看見神的機會,我們就抓住機會,勇敢向前。

1997年,那時候福音剛剛傳進蒙古,我們看見神給我們進入蒙古的機會,就去傳福音。感謝神,現在我們已經在那邊建立了46間教會,其中最大的一間在烏蘭巴托,有1500多人。2000年,我們看見神給我們進入非洲的機會,進入西非一個叫多哥(Togo)的國家。當時的西非對於我們是完全陌生的,而且大多講法語。我的法語除了「Bonjour」以外什麼都不會,而多哥這個地方我也沒有聽說過。但是我們看見神擺在我們面前的機會,進去傳福音,感謝神,現在多哥已經建立了17間教會,而且從多哥開始,進到十一個不同的非洲國家建立了70多間教會。2003年,神給了我們一個機會進入中亞,中亞大多數是回教國,傳福音非常艱難。我們禱告了六年,到了2009年我們才終於找到一位當地合適的牧者建立分堂。而現在的中亞,我們不但在哈薩克斯坦、烏茲別克斯坦,還有土耳其都建立了分堂。2012年,神也帶領我們進入印度、緬甸、菲律賓……就這樣一步一步,在神的帶領下勇敢向前。

也許有人會問,這樣是否太冒險?可是信心本來就是一種為神的冒險,不是嗎?信仰的本身就應當有冒險的成分在裡面。如果我們的信仰到一個地步已經不再有蹦蹦跳的感覺,那很可能我們的信仰已經死了!我很喜歡看電影《泰山》,每一次看泰山抓著樹藤從一棵樹飛到另一顆樹,是多麼美啊!我在想,如果我是泰山就會很痛苦,往上看看,「這個樹藤夠堅韌支撐得了我嗎?」往下看看,「哇,萬丈深淵,跌下去肯定必死無疑!」

我們今天的基督徒,是不是也常往上看看,「神的話語是信實可靠的嗎?支撐得了我嗎?」往下看看,「哇,世界太險惡!跌下去必死無疑啊!」多少人就這樣往上看看、往下看看,一輩子飛不出去。神的話就是我們手中的藤蔓,是信實可靠的;神的應許絕不落空,神會拖住你飛越生命中的重重難關。

當然大家也會問,萬一失敗呢?我們中國人最怕失敗,但失敗永遠不是結果,而是過程,沒什麼好害怕的,最重要的是緊緊跟隨神。

記得有一次我到一個華人教會作宣教年會講員,去到那邊發現他們一直想準備進入跨文化宣教。我就問他們,既然準備了那有沒有行動呢?沒有。為什麼?因為怕萬一失敗。那次主日崇拜最後一堂聚會,我就給他們教會一個我從來沒有給過的祝福。他們都很高興,一個從來沒有過的祝福要臨到他們身上。我說,「神感動我今天我要祝福你們,存著必定失敗的決心往前走!」幾個月之後,那個教會的牧師打電話給我,「牧師,我們已經進入墨西哥,開始作宣教工作了!」感謝讚美神!

尋求新的策略

在現今這樣一個宣教緊迫的時代中,我們要尋求神給我們新的策略進入宣教工場。

1. 合作的策略

宣教切記單打獨鬥,一定要學習跟宣教機構的合作。合作可以幫助我們學習當地文化,只有了解了當地文化,才能作福音工作。

比如非洲的教會,和華人教會不太一樣,一敬拜就是兩個小時,而且是唱唱跳跳不帶停,我們半小時都嫌長了,連我這麼愛敬拜的人都有點累了。他們奉獻也不是傳奉獻袋,而是每個人都要唱歌跳舞,用自己的舞步到前面來。常常跟他們講華人教會有些是坐在那裡唱詩,他們都十分驚訝。

不同地區有不同文化,也有不同的需要。記得我們在蒙古傳福音的時候,我們住在蘇聯的公寓裡,挨家挨戶傳福音、發單張。到非洲部落裡發單張的時候,他們也很喜歡五顏六色的單張,但是都看不懂,因為不識字。我們一開始到村落去傳福音的時候,敲鑼打鼓,吆喝一下村民就來了,後來就有人信耶穌。後來我們到喀麥隆,在叢林區裡有一個矮人族,他們都是住在樹叢裡的。記得我們的同工帶領我們去作宣教,走進樹叢一個人都沒有,他就開始傳福音了。我說你在幹什麼,一個人都沒有啊。他講完就開始呼召了,有誰要信耶穌。我說你瘋了嗎,人都沒有,有誰信耶穌啊!沒想到他呼召的時候,就有一隻隻小手從樹上伸出來,因為他們都住在樹上。

這些年,我們和宣教機構的密切合作也幫助我們作植堂的工作。當我們幫助機構去傳福音的時候,他們也在我們植堂的時候幫助我們尋找合適的當地同工。

2. 植堂的策略

傳統的傳福音方式有大型佈道會,這樣確實可以帶來大量得救的人潮,但是流失率也很高。

在非洲,神使用一位德國佈道家叫Reinhard Bonnke(布永康),他現在已經退休了,但在非洲還是有很多事工。他常常舉辦大型佈道會,上一次在多哥舉辦佈道會的時候,有60萬人信主。沒錯,60萬人填了單子信主,可是流失率也非常高。教會並沒有看見明顯的增長。問題不在於教會、不在於佈道家、不在於跟進的工作,問題是大多數教會處於飽和的狀態,人來來去去,無論多少新人進來,卻無法融入教會,這也是現在很多教會的光景。

在北美,有多少華人教會也成飽和狀態?每週都有新人來,但如果每週新人都留下,早就成為千人大教會了。可是,無論多少新人來,教會人數始終就保持在那裡。如何解決教會的飽和問題?一定要透過植堂。當我們不斷植堂的時候,我們為神不斷保存福音的種子。我自己有一個植堂的理念,植堂就好像台北的7-Eleven一樣,每一個街角都有一個7-Eleven。植堂就應該這樣,何必要千人大教會,小小的,每一個街口都有一間教會,就會帶來影響力。

3. 興起本地同工

傳統的宣教工作都是差派宣教士,學習當地的語言文化然後向當地傳福音、建立教會。這樣非常好,過去神也是如此祝福我們,可是近些年來我們看見宣教的緊迫性。現在到第三世界已經不像以前,現在到處有神學院,到處都有準備好、裝備好的同工,只要給他們機會,給他們裝備,他們就能夠起來建立教會。事實上,使用當地同工有很多好處,他們沒有語言文化的障礙,很容易就開始傳福音、建立教會,特別是有些地區外來宣教士很難進入,本地同工則是最好的解決方案。

當然,使用本地同工也面臨一些困難,比如溝通困難、或是他們生命不夠成熟、異象不太容易配合等等。但如果給這些同工適當的訓練、幫助和操練,這些問題都是可以解決的。
求神幫助我們,在這樣一個新的世代中,讓我們尋求新的策略,為主傳福音,將福音傳到地極。

作者於一九九五年開創矽谷生命河靈糧堂並擔任主任牧師,致力以四個軌道─敬拜讚美、聖靈更新、小組教會、全地轉化,建立神榮耀的教會。廿多年來事工蓬勃興旺,他更奔走世界各地致力跨文化宣教工作,在北美、西非、蒙古、歐洲、中亞、南亞等地已建立一百九十間分堂,目前教會正在興建容納兩千人的嶄新會堂Shekinah Glory。劉牧師講道感人及有力於一身,多年來在華人電視台開闢勵志節目,敏銳觀察與生動敘述深得人心,現有《跨越的人生》、《跨越的時刻》、《跨越的一天》等著作。

___________________

掃一掃或長按以下二維碼(識別圖中二維碼),關注使者雜誌微信公眾號:為基督贏得這世代的華人知識分子,好文不斷哦。更多文章請登錄: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