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之行,始於足下    /林祥源

 
 
 

——邁向本地跨文化宣教的第一步

在這個新的時代,華人教會要尋求突破,邁出步伐,從本地跨文化宣教開始。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c9 preset

擁有廣闊心胸尋求突破

使徒行傳中有一章內容特別長,講的是義大利營的百夫長哥尼流。一直以來,他都很羨慕、景仰猶太人所敬拜的上帝,但是他不知道耶穌基督的故事,卻希望接近上帝。他禱告、救濟窮人,希望可以靠這些來得到上帝的接納。神就差遣彼得向這個百夫長傳福音。

彼得在正午禱告時,「覺得餓了,想要吃。那家的人正預備飯的時候,彼得魂遊象外,看見天開了,有一物降下,好像一塊大布,繫著四角,縋在地上,裡面有地上各樣四足的走獸和昆蟲,並天上的飛鳥;又有聲音向他說:『彼得,起來,宰了吃!』彼得卻說:主啊,這是不可的!凡俗物和不潔淨的物,我從來沒有吃過。第二次有聲音向他說:神所潔淨的,你不可當作俗物。」(徒十10-15)這是神對猶太人的提醒,猶太人常常覺得只有自己才是神的選民,高人一等,所以看外邦人是二等公民,即使像彼得這樣偉大的使徒,他的信仰還是沒有辦法突破。

哥尼流這個聖靈降臨的事件,發生在使徒行傳第二章後的第十年,但十年後,福音並未在外邦人中普及。所以,聖靈必須要用一個異象、一個重要的異象,向一個重要的使徒顯現,讓他面對外邦人得救的挑戰。為什麼是彼得?因為他是當時很重要的一位領袖。教會的領袖是教會的推動力,如果領袖沒有辦法突破,整個教會也很難有突破;如果彼得沒有突破,當時的教會也很難有突破。

主耶穌在世上的三年半,向外邦人傳福音最明顯的一個例子就是撒瑪利亞婦人。一個是夫子,一個在當時被認為是道德有問題的女人,還有性別的差異,但主耶穌願意把活水的真理告訴這個撒瑪利亞婦人。耶穌自己就是好的榜樣,祂有大使命(太二十八19-20),也有聖靈的大能。如使徒行傳第二章中,當聖靈降臨的時候,使徒們勇敢地站起來宣揚福音的好消息。

很多教會每年會有一個主題,有一次我們的主題是「A18」,「A」代表使徒行傳Acts的首字母,「1」代表第一章,「8」代表第8節。「但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並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瑪利亞,直到地極,作我的見證。」(徒一8)「從這日起,耶路撒冷的教會大遭逼迫,除了使徒以外,門徒都分散在猶太和撒瑪利亞各處。」(徒八1)很有意思,「A18」主的吩咐是要把福音傳到地極,但是門徒們卻不肯把福音傳出去,一直都在耶路撒冷,對猶太人傳福音。逼不得已,上帝用逼迫來成就祂的旨意。所以我常常跟教會的弟兄姐妹開玩笑說,如果不「A18」就要「A81」了。

有如此多的正面因素都不能促使他們作跨文化宣教,說明缺乏心胸。今天的教會最大的問題不在於恩賜、不在於資源、也不在於策略,而在於缺乏一個寬大的心胸。看什麼都不順眼,看人不順眼、看牧師不順眼、看同工不順眼,來到教會愁眉苦臉,心胸狹窄。

所以,一個教會如要作對外跨文化宣教或是本地跨文化宣教,必須要有一個「文化」,意思是做一件事的時候很自然、甚至不需要經過思考就會去做。舉個例子,日本人很愛乾淨,很少看見他們亂扔垃圾,這已經成為了他們的一種「文化」。我們需要創造、培養一種「文化」,跨文化宣教才會變得非常自然。為什麼很多教會一談到宣教,就會討論策略、方法、資源?那是因為他們本身沒有這樣一種文化,結果就會很辛苦。教會要從「祝福收集器」變成「祝福傳播器」,華人教會很喜歡祝福,白白得來,但不捨得給出去,像「死海」而不是「活水江河」。

堅持感恩圖報的精神

我們以前在香港的教會有一名瑞典宣教士,24歲就奉差遣來到中國傳道了。他於七、八十年前先到蒙古的包頭,後來又到了陝西的榆林,解放後即來到香港建立了好幾個教會,我和妻子就是在其中一個教會信主、受洗和成長的。如果沒有那位瑞典宣教士的犧牲,也就沒有我們兩個的今天。我常常跟我們教會的弟兄姐妹說,你們今天面前能有這位牧師,也是因為那位宣教士願意踏出跨文化宣教的第一步。

又好比戴德生那個年代,如果他們想等英國的每一個人都得救了再去中國的話,我想我們很多人今天仍沒有機會聽見福音了。我們現在的教會也是一樣,從當初的團契慢慢發展成現今的教會,其中少不了外國教會的幫助,比如讓我們用他們的圖書館,開放他們的副堂、教室給我們使用。其實這亦是美國的弟兄姐妹藉著借給我們地方作教會用途而成就本地跨種族跨文化事工。

關於奉獻的問題,有人會問,錢不斷地捐出去,我們豈不是會「乾枯」嗎?其它事有可能會「枯乾」,可是為神所做的,永遠不會「枯乾」。我們要捫心自問一下,自己是不是感恩圖報的基督徒。

何謂本地跨文化宣教?

舉些例子。比如,台灣的教會向原住民傳福音,香港的教會向在香港的尼泊爾人傳福音。為什麼香港有很多尼泊爾人?當時香港作為英國殖民地的時候,尼泊爾人作為英國的僱傭兵進到香港。還有大陸的漢族向少數民族傳福音;緬甸的教會向羅興亞人傳福音;美國的教會向美洲本土人傳福音;菲律賓教會向當地少數民族傳福音;美國的華人教會向伊拉克人傳福音;英國教會向當地猶太人傳福音……這些都是本地跨文化宣教。

我們要確認這是神安排的機遇,為什麼他們會來到我所在的城市?為什麼我又在這座城市?這是神安排的機遇,並非偶然。好比約瑟被他的哥哥們出賣後卻對他們說,「從前你們的意思是要害我,但神的意思原是好的,要保全許多人的性命,成就今日的光景。」(創五十20)好像那些難民,因為國家戰亂逃到這裡來,神也把我們放在這裡,讓我們相遇,以至我們可以向他們傳福音。還有一個很重要的是認同感,我們在北美的華人從前也是新移民,經歷過壓抑、失意、碰壁,所以我們理解他們的感受,可以拉近彼此的距離。

往下扎根,向上結果

也許有人問,我們教會本身不夠堅固怎麼辦?我們都很喜歡用以賽亞書中一句話,「往下扎根,向上結果」(賽三十七31)。但是一直扎根扎到什麼時候才算扎好呢?根基要多穩固才算好呢?扎根只是手段和過程,不是目標,結果才是目標。耶穌揀選我們是為了讓我們去扎根嗎?不是。祂揀選我們是為了讓我們去結果子,果子就是宣教、傳福音、門徒訓練等等。

為什麼華人教會裹足不前?我們憂慮太多,比如我的英文不夠好等理由。全世界十大英語國家第一是美國,第二是印度,第三是巴基斯坦,第四是尼日利亞,第五才是英國,第六是菲律賓,然後是德國、孟加拉……每個地區有每個地區的不同英語口音。比如我是香港背景,所以我的母語是粵語,但二十幾年來我一直用帶著廣東味的國語講道。以前我對口音很敏感,會盡量把國語講得標準一點,後來想想,很多中國的國家領導人的國語也講得不準,我何必太在意呢?

所以,口音並不重要,關鍵要把講道講好,我的心繭就突破了。我還勸我們教會粵語堂的弟兄姐妹,不要對口音過於緊張而不敢跟講普通話的同胞做朋友、傳福音。要跨越文化,用我們的愛去關懷別人,這種關懷是超越語言的。

本地跨文化宣教的策略

策略上,我們必須要用海陸空三軍的方式去傳福音、去宣教。

空軍——與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我們要先用空軍、用持續性的禱告來「轟炸」他們,直到他們的「營壘」被禱告一個個擊破,接下去的工作才有果效。很多弟兄姐妹很有熱情和負擔,想要明天就去哪裡哪裡宣教、傳福音,心想心動不如行動,要記得,心動不如「禱告的」行動,不然行動就變成「衝動」了。

海軍——福音預工,佈道性的行動,可以是撒種、收割型的大型佈道會、福音話劇、生活主題的講座、社區園遊會、信仰調查等大規模的活動。我們要把基督的旌旗顯明地插在其中,讓他們知道基督在這個地方。

除了禱告和大型活動,我們也需要陸軍——深入敵後的福音槍戰,是個別的、持續的、關懷性的個人福音工作。很多教會舉辦完佈道會以為就結束了,其實根本不夠,佈道會只是打開了局面而已,還需要深入跟進。不能過分強調佈道會中舉手不舉手,關鍵的是後面的跟進工作。舉手、不跟進,不會結果子;不舉手、但跟進,也有可能得救。

實例——聖地亞哥主恩堂在本地宣教的起步

我在十二年前有一個奇妙的經歷。我在聖地亞哥參加一個會議時,有一位牧師坐在我的旁邊,我看他的名字很眼熟就問他是不是某某人,在菲律賓事奉過嗎?他說是,然後問我是不是某某,結果我們都在菲律賓事奉過,但因大家二十幾年都沒有見過面,所以彼此都有點不認得了。我問他怎麼會在聖地亞哥,他說他從科羅拉多來,還說「你不知道嗎,聖地亞哥有三萬中東難民(當時),我每個月飛來一次向他們傳福音。」

我聽後很受挑戰,我住在這裡開車就可以去接觸到這些從中東來的難民向他們傳福音,但我沒有去,他卻特意每月坐飛機來向他們傳福。因為那次奇遇,心裡就有感動要在這些中東難民做福音工作。後來我遇到一位約旦人牧師,他週一到週五在超市上班,週末在一個小小的、說阿拉伯語的教會作牧師,因為他的教會沒有辦法付他薪水。當時他正在從事中東難民的事工,我就問他能不能去拜訪他。結果一到那社區,我還以為到了伊拉克的巴格達,各種阿拉伯人開的店,到處都說阿拉伯語。

我開始慢慢接觸他們的事工,也鼓勵我們教會的弟兄姐妹出錢出力,一起參與到其中,比如過節的時候舉辦一些活動,送一些小禮物給他們。但那個階段我們還沒有完全和他們接軌,只是個別的提供一些幫助。接著,我們開始有固定的夥伴關係,我們教會開始在經濟上支持他們。因為回教徒不願意進到教會,他們又非常有家庭、家族觀念,所以我們出錢支持他們在另外一個地方建立了Family Welcome Center(家庭歡迎中心),也定期在家庭歡迎中心提供電腦、英語等方面的幫助。另外,他們有營會需要兒童看顧,我們就派我們的牧者去作他們兒童事工的負責;我們還派同工去主持文化交流營會,其實是通過這個營會給他們介紹福音;舉辦回教工作訓練班;贈送家具……

就這樣,慢慢建立起了合作夥伴的關係。

結語

最後,如有想去作中東難民宣教的,可以考慮來加州聖地亞哥,因為聖地亞哥是全美中東難民第二多的城市。另外,非專職的宣教士也都能參與其中,難民工作特別需要各式各樣的技能培訓,特別是職業技能,弟兄姐妹可以發揮這方面的恩賜,關懷這些難民,搭建愛的橋樑。

在這個新的時代,華人教會要尋求突破,邁出步伐,從本地跨文化宣教開始。千里之行始於足下……

作者為本刊總編,在香港出生長大。1982年至1990年間,曾擔任菲律賓聖經神學院講師及靈惠基督教會駐堂牧師。1991年受美國加州聖地牙哥主恩堂之邀聘成為該會首位主任牧師。林牧師及其師母李絢華女仕共同在該會負責牧養、教導、訓練及拓展工作至今已有21年之時間。林牧師先後畢業於香港海外神學院及美國Grand Rapids Baptist Seminary,最後在Westminster Theological Seminary獲其教牧學博士學位。除教會工作外,林牧師亦經常受邀請在美國、加拿大、亞洲地區等主講各特會及夏令會。此外,林牧師亦同時在北美及歐洲幾間神學院擔任客座教授。

___________________

掃一掃或長按以下二維碼(識別圖中二維碼),關注使者雜誌微信公眾號:為基督贏得這世代的華人知識分子,好文不斷哦。更多文章請登錄: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