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林祥源

 
 
 

——迈向本地跨文化宣教的第一步

在这个新的时代,华人教会要寻求突破,迈出步伐,从本地跨文化宣教开始。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c9 preset

拥有广阔心胸寻求突破

使徒行传中有一章内容特别长,讲的是义大利营的百夫长哥尼流。一直以来,他都很羡慕、景仰犹太人所敬拜的上帝,但是他不知道耶稣基督的故事,却希望接近上帝。他祷告、救济穷人,希望可以靠这些来得到上帝的接纳。神就差遣彼得向这个百夫长传福音。

彼得在正午祷告时,“觉得饿了,想要吃。那家的人正预备饭的时候,彼得魂游象外,看见天开了,有一物降下,好像一块大布,系着四角,缒在地上,里面有地上各样四足的走兽和昆虫,并天上的飞鸟;又有声音向他说:『彼得,起来,宰了吃!』彼得却说:主啊,这是不可的!凡俗物和不洁净的物,我从来没有吃过。第二次有声音向他说:神所洁净的,你不可当作俗物。”(徒十10-15)这是神对犹太人的提醒,犹太人常常觉得只有自己才是神的选民,高人一等,所以看外邦人是二等公民,即使像彼得这样伟大的使徒,他的信仰还是没有办法突破。

哥尼流这个圣灵降临的事件,发生在使徒行传第二章后的第十年,但十年后,福音并未在外邦人中普及。所以,圣灵必须要用一个异象、一个重要的异象,向一个重要的使徒显现,让他面对外邦人得救的挑战。为什么是彼得?因为他是当时很重要的一位领袖。教会的领袖是教会的推动力,如果领袖没有办法突破,整个教会也很难有突破;如果彼得没有突破,当时的教会也很难有突破。

主耶稣在世上的三年半,向外邦人传福音最明显的一个例子就是撒玛利亚妇人。一个是夫子,一个在当时被认为是道德有问题的女人,还有性别的差异,但主耶稣愿意把活水的真理告诉这个撒玛利亚妇人。耶稣自己就是好的榜样,祂有大使命(太二十八19-20),也有圣灵的大能。如使徒行传第二章中,当圣灵降临的时候,使徒们勇敢地站起来宣扬福音的好消息。

很多教会每年会有一个主题,有一次我们的主题是“A18”,“A”代表使徒行传Acts的首字母,“1”代表第一章,“8”代表第8节。“但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并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和撒玛利亚,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徒一8)“从这日起,耶路撒冷的教会大遭逼迫,除了使徒以外,门徒都分散在犹太和撒玛利亚各处。”(徒八1)很有意思,“A18”主的吩咐是要把福音传到地极,但是门徒们却不肯把福音传出去,一直都在耶路撒冷,对犹太人传福音。逼不得已,上帝用逼迫来成就祂的旨意。所以我常常跟教会的弟兄姐妹开玩笑说,如果不“A18”就要“A81”了。

有如此多的正面因素都不能促使他们作跨文化宣教,说明缺乏心胸。今天的教会最大的问题不在于恩赐、不在于资源、也不在于策略,而在于缺乏一个宽大的心胸。看什么都不顺眼,看人不顺眼、看牧师不顺眼、看同工不顺眼,来到教会愁眉苦脸,心胸狭窄。

所以,一个教会如要作对外跨文化宣教或是本地跨文化宣教,必须要有一个“文化”,意思是做一件事的时候很自然、甚至不需要经过思考就会去做。举个例子,日本人很爱干净,很少看见他们乱扔垃圾,这已经成为了他们的一种“文化”。我们需要创造、培养一种“文化”,跨文化宣教才会变得非常自然。为什么很多教会一谈到宣教,就会讨论策略、方法、资源?那是因为他们本身没有这样一种文化,结果就会很辛苦。教会要从“祝福收集器”变成“祝福传播器”,华人教会很喜欢祝福,白白得来,但不舍得给出去,像“死海”而不是“活水江河”。

坚持感恩图报的精神

我们以前在香港的教会有一名瑞典宣教士,24岁就奉差遣来到中国传道了。他于七、八十年前先到蒙古的包头,后来又到了陕西的榆林,解放后即来到香港建立了好几个教会,我和妻子就是在其中一个教会信主、受洗和成长的。如果没有那位瑞典宣教士的牺牲,也就没有我们两个的今天。我常常跟我们教会的弟兄姐妹说,你们今天面前能有这位牧师,也是因为那位宣教士愿意踏出跨文化宣教的第一步。

又好比戴德生那个年代,如果他们想等英国的每一个人都得救了再去中国的话,我想我们很多人今天仍没有机会听见福音了。我们现在的教会也是一样,从当初的团契慢慢发展成现今的教会,其中少不了外国教会的帮助,比如让我们用他们的图书馆,开放他们的副堂、教室给我们使用。其实这亦是美国的弟兄姐妹借着借给我们地方作教会用途而成就本地跨种族跨文化事工。

关于奉献的问题,有人会问,钱不断地捐出去,我们岂不是会“干枯”吗?其它事有可能会“枯干”,可是为神所做的,永远不会“枯干”。我们要扪心自问一下,自己是不是感恩图报的基督徒。

何谓本地跨文化宣教?

举些例子。比如,台湾的教会向原住民传福音,香港的教会向在香港的尼泊尔人传福音。为什么香港有很多尼泊尔人?当时香港作为英国殖民地的时候,尼泊尔人作为英国的雇佣兵进到香港。还有大陆的汉族向少数民族传福音;缅甸的教会向罗兴亚人传福音;美国的教会向美洲本土人传福音;菲律宾教会向当地少数民族传福音;美国的华人教会向伊拉克人传福音;英国教会向当地犹太人传福音……这些都是本地跨文化宣教。

我们要确认这是神安排的机遇,为什么他们会来到我所在的城市?为什么我又在这座城市?这是神安排的机遇,并非偶然。好比约瑟被他的哥哥们出卖后却对他们说,“从前你们的意思是要害我,但神的意思原是好的,要保全许多人的性命,成就今日的光景。”(创五十20)好像那些难民,因为国家战乱逃到这里来,神也把我们放在这里,让我们相遇,以至我们可以向他们传福音。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是认同感,我们在北美的华人从前也是新移民,经历过压抑、失意、碰壁,所以我们理解他们的感受,可以拉近彼此的距离。

往下扎根,向上结果

也许有人问,我们教会本身不够坚固怎么办?我们都很喜欢用以赛亚书中一句话,“往下扎根,向上结果”(赛三十七31)。但是一直扎根扎到什么时候才算扎好呢?根基要多稳固才算好呢?扎根只是手段和过程,不是目标,结果才是目标。耶稣拣选我们是为了让我们去扎根吗?不是。祂拣选我们是为了让我们去结果子,果子就是宣教、传福音、门徒训练等等。

为什么华人教会裹足不前?我们忧虑太多,比如我的英文不够好等理由。全世界十大英语国家第一是美国,第二是印度,第三是巴基斯坦,第四是尼日利亚,第五才是英国,第六是菲律宾,然后是德国、孟加拉……每个地区有每个地区的不同英语口音。比如我是香港背景,所以我的母语是粤语,但二十几年来我一直用带着广东味的国语讲道。以前我对口音很敏感,会尽量把国语讲得标准一点,后来想想,很多中国的国家领导人的国语也讲得不准,我何必太在意呢?

所以,口音并不重要,关键要把讲道讲好,我的心茧就突破了。我还劝我们教会粤语堂的弟兄姐妹,不要对口音过于紧张而不敢跟讲普通话的同胞做朋友、传福音。要跨越文化,用我们的爱去关怀别人,这种关怀是超越语言的。

本地跨文化宣教的策略

策略上,我们必须要用海陆空三军的方式去传福音、去宣教。

空军——与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我们要先用空军、用持续性的祷告来“轰炸”他们,直到他们的“营垒”被祷告一个个击破,接下去的工作才有果效。很多弟兄姐妹很有热情和负担,想要明天就去哪里哪里宣教、传福音,心想心动不如行动,要记得,心动不如“祷告的”行动,不然行动就变成“冲动”了。

海军——福音预工,布道性的行动,可以是撒种、收割型的大型布道会、福音话剧、生活主题的讲座、社区园游会、信仰调查等大规模的活动。我们要把基督的旌旗显明地插在其中,让他们知道基督在这个地方。

除了祷告和大型活动,我们也需要陆军——深入敌后的福音枪战,是个别的、持续的、关怀性的个人福音工作。很多教会举办完布道会以为就结束了,其实根本不够,布道会只是打开了局面而已,还需要深入跟进。不能过分强调布道会中举手不举手,关键的是后面的跟进工作。举手、不跟进,不会结果子;不举手、但跟进,也有可能得救。

实例——圣地亚哥主恩堂在本地宣教的起步

我在十二年前有一个奇妙的经历。我在圣地亚哥参加一个会议时,有一位牧师坐在我的旁边,我看他的名字很眼熟就问他是不是某某人,在菲律宾事奉过吗?他说是,然后问我是不是某某,结果我们都在菲律宾事奉过,但因大家二十几年都没有见过面,所以彼此都有点不认得了。我问他怎么会在圣地亚哥,他说他从科罗拉多来,还说“你不知道吗,圣地亚哥有三万中东难民(当时),我每个月飞来一次向他们传福音。”

我听后很受挑战,我住在这里开车就可以去接触到这些从中东来的难民向他们传福音,但我没有去,他却特意每月坐飞机来向他们传福。因为那次奇遇,心里就有感动要在这些中东难民做福音工作。后来我遇到一位约旦人牧师,他周一到周五在超市上班,周末在一个小小的、说阿拉伯语的教会作牧师,因为他的教会没有办法付他薪水。当时他正在从事中东难民的事工,我就问他能不能去拜访他。结果一到那社区,我还以为到了伊拉克的巴格达,各种阿拉伯人开的店,到处都说阿拉伯语。

我开始慢慢接触他们的事工,也鼓励我们教会的弟兄姐妹出钱出力,一起参与到其中,比如过节的时候举办一些活动,送一些小礼物给他们。但那个阶段我们还没有完全和他们接轨,只是个别的提供一些帮助。接着,我们开始有固定的伙伴关系,我们教会开始在经济上支持他们。因为回教徒不愿意进到教会,他们又非常有家庭、家族观念,所以我们出钱支持他们在另外一个地方建立了Family Welcome Center(家庭欢迎中心),也定期在家庭欢迎中心提供电脑、英语等方面的帮助。另外,他们有营会需要儿童看顾,我们就派我们的牧者去作他们儿童事工的负责;我们还派同工去主持文化交流营会,其实是通过这个营会给他们介绍福音;举办回教工作训练班;赠送家具……

就这样,慢慢建立起了合作伙伴的关系。

结语

最后,如有想去作中东难民宣教的,可以考虑来加州圣地亚哥,因为圣地亚哥是全美中东难民第二多的城市。另外,非专职的宣教士也都能参与其中,难民工作特别需要各式各样的技能培训,特别是职业技能,弟兄姐妹可以发挥这方面的恩赐,关怀这些难民,搭建爱的桥梁。

在这个新的时代,华人教会要寻求突破,迈出步伐,从本地跨文化宣教开始。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作者为本刊总编,在香港出生长大。1982年至1990年间,曾担任菲律宾圣经神学院讲师及灵惠基督教会驻堂牧师。1991年受美国加州圣地牙哥主恩堂之邀聘成为该会首位主任牧师。林牧师及其师母李绚华女仕共同在该会负责牧养、教导、训练及拓展工作至今已有21年之时间。林牧师先后毕业于香港海外神学院及美国Grand Rapids Baptist Seminary,最后在Westminster Theological Seminary获其教牧学博士学位。除教会工作外,林牧师亦经常受邀请在美国、加拿大、亚洲地区等主讲各特会及夏令会。此外,林牧师亦同时在北美及欧洲几间神学院担任客座教授。

___________________

扫一扫或长按以下二维码(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为基督赢得这世代的华人知识分子,好文不断哦。更多文章请登录: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