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客:抵達天城    /郭振游

 
 
 

門徒訓練與《天路歷程》之五

Crossing the river of death

《天路歷程》裡的主人翁基督徒,歷經艱難終於來到天城。開始時,基督徒在滅亡城看聖經,看到自己有很大的罪,他覺得自己有一個大包袱很辛苦——就是他背著的罪。幸運的是,有一位傳道人找到他並告訴他:「這是一個將要毀滅的城——滅亡城。你要往外走,往錫安山的方向走,可以走到天城。中間會經過一個窄門,但不要偏離,要直走。」他回去跟妻子說但妻子不聽:「你瘋了,為什麼要走?」妻子不願跟他一起走,於是基督徒獨自離開了罪惡城。

一路上,他看到了十字架,主耶穌為他的罪而死,於是他卸下重擔,變成了一個自由人。雖然途中仍然遭遇迷惑讓他走歪路,比如心裡的屬靈爭戰,外在明顯的魔鬼攻擊等等;但在這些苦難中,神給了基督徒很多鼓勵,也派了很多屬靈的弟兄姐妹陪伴他,甚至送他禮物,就是全副軍裝,幫助他打屬靈的爭戰。

渡過死河抵達天城

抵達天城前,基督徒需要先過死河。基督徒與他的朋友希望開始涉水,一下到河裡,基督徒漸漸下沉,他向他的好伴侶喊著說,「我在深水裡沉下去了;波濤從我頭上打過;波浪在我身上漫過。」當時他非常害怕,河的深度跟信心是成反比的。河很深是因為他的信心不夠,他想起自己有許多罪。魔鬼很喜歡挑毛病,搖動我們的信心。牠說,你還沒有得救啊?你還有很多問題啊?基督徒軟弱了,不肯定自己是否得救,反而他的朋友——希望,很有信心。希望說他夠得到河底,所以就托著基督徒過去。

他們過了死河,有天使來迎接他們並往錫安山走去,走向新天新地那頭。天使說,那兒是「錫安山,就是天上的耶路撒冷,那裡有千萬的天使,和被成全之義人的靈魂。你們現在是到上帝的樂園裡去,在那兒你們會看見生命樹,吃它那永不凋謝的果子。」他們一走進門,就變了形,穿上了像黃金那樣發亮的衣服。還有拿著豎琴和冠冕的天使迎接他們,把那些東西遞給他們。天國裡的豎琴是作讚美用的,冠冕是榮耀的象徵。有人對他們說,「來參加主的歡樂。」那些人高聲地唱,「但願頌讚、尊貴、榮耀、權勢都歸給寶座的羔羊,直到永永遠遠。」(《天路歷程》第20章)

白色大寶座的審判

信徒都知道末日人類要面臨審判,審判有兩種,一種是對沒有信主的,一種是對信主的。
「我又看見一個白色的大寶座與坐在上面的;從他面前天地都逃避,再無可見之處了。我又看見死了的人,無論大小,都站在寶座前。案卷展開了,並且另有一卷展開,就是生命冊。死了的人都憑著這些案卷所記載的,照他們所行的受審判。」(啟二十11-12)對於還沒有信主的人,將被扔在火湖里面,第二次死。「於是海交出其中的死人;死亡和陰間也交出其中的死人;他們都照各人所行的受審判。死亡和陰間也被扔在火湖裡;這火湖就是第二次的死。若有人名字沒記在生命冊上,他就被扔在火湖裡。」(啟二十13-15)
我很注重傳福音,自己傳也帶弟兄姐妹一起去傳。一個靈魂沒有得救,就會永遠沉淪,被扔在火湖裡。我為福音著急,特別為還沒信主的親友著急。

我很早就信主了,我太太也跟著我信主。但一直讓我們遺憾的是我父母。我父母很疼我,有時我問他們要不要信主,他們就陪我禱告。他們禱告接受神,但純粹是因為愛我的緣故,並沒有真正的新生命流露。所以我每次回家探望他們的時候說「我們去教會吧」,他們就陪我去。但我走了以後,他們就不去教會了,我恐怕他們只是應付我,並沒有真正得救,而且老人家因為身體軟弱,家人也不在身邊,就生出很多埋怨和苦毒,覺得自己是活受罪。

我這個「不孝子」向神禱告。為什麼是「不孝」呢?我說「神啊,一個人不用活很久,但我們需要活得有意義!我爸媽活到九十歲,但是他們活得不開心。神啊,如果你覺得時候到了,可以早點接他們走。我服事你多年,帶了很多人信主,如果我父母不信主,我心裡會一生遺憾的。請你憐憫我!」

我跟神作了三個禱告。第一個禱告,跟神說他們不需要活得太長,你喜歡便接他們回去。第二個禱告,你接他們回去前,希望他們可以真的信主,就當送個禮物給我,讓我沒有遺憾。我的條件很多,還有第三個,我希望我父母信主後在離世前能有一段時間,享受與你同在的喜樂。最好不要在臨死的時候,禱告就走了。於是我跟我太太養成習慣,每個禮拜找一天禁食禱告,為還沒有信主的家人禱告。我們作兒女的都希望我們的父母能真的得救,所以我們常常流淚迫切為他們禱告,我們不希望他們被扔在火湖裡,在天國不能相見!

有一次我回家看我父母的時候,發現我父親變得特別瘦。一去醫院檢查發現是胃癌,因父親已經九十多歲,醫生勸我們不要開刀,手術過程有風險也很辛苦。我問父親的意見,他說:「我就平平安安地去就好了,不動手術了。」回到家裡我問他:「爸爸,我已經問過你好多次了,人總是要面對死亡,你這次願不願意真的接受耶穌為救主?我希望以後在天國能見到你呢!」他說:「孩子呀,我不是不要,我是怕。因為你常常不在我們身邊,但你哥哥在,我要靠你哥哥。」

我哥平時是拜佛祭祖的,父親怕信了以後,哥哥就不理他了。我私下問我哥如果爸爸信主他會不會介意,他說:「不會啊,我尊重他信仰自由」。有一次,當我們三個人都在場時,我特意在爸爸面前再一次問我哥,哥哥確定說他不介意。回家後,我和爸爸單獨傾談,我問:「哥哥說他不介意,你真的願意信主嗎?」他說願意,就拉著我媽過來,「你也願意吧。」於是他們跪下來,我們就禱告,真正地接受神。我有個侄女是基督徒,後來她安排教會的牧師上門拜訪我的父母,特別為他們講清楚什麼是救恩,正式為他們施洗,我們就非常安心了。

以前我父親很怕死,而且年紀越大對死亡越恐懼。但是感謝主,他信主以後仿佛變了一個人。他在病床上說:「你們不用擔心,我不痛。」我感覺神真的垂聽我的禱告了!第一,主接他走。第二,他真的信主。第三,他信主並且走之前真的嘗到了主恩的滋味。父親離世時非常安詳,這就是Dying Grace,沒有痛苦,一睡覺就走了。我的父母是一對恩愛夫妻,大半年後,母親也走了。

我不是追求特別屬靈經驗的人,但有一件事給我很大鼓勵。我侄女的丈夫是一位很好的基督徒,他分享自己有一次在教會禱告時看到的異象,就是看到我的父母在天堂裡非常開心。他不是做夢,是真的看到了異象,這給我們很大安慰。神送我一份大禮,就是我的父母真的信主,以後在天堂可以看到他們了,我沒有遺憾了!

弟兄姐妹,如果你還有未信主的親友,我鼓勵你常為他們禁食禱告,如果你的身體承受得了的話。禁食禱告很管用,神會藉這樣的經歷磨練你,看看你是否真的愛你的親友。得益處的其實是你自己,在掙扎的過程中,屬靈越來越成長,也越來越有愛心和耐心。

末日對基督徒的審判

對於信徒也是有審判的。如果真的悔改信主,死後肯定會去天國,但天國有不同情況。「因為那已經立好的根基就是耶穌基督,此外沒有人能立別的根基。若有人用金、銀、寶石、草木,禾秸在這根基上建造,各人的工程必然顯露,因為那日子要將他表明出來,有火發現;這火要試驗各人的工程怎樣。」(林前三11-13)這根基就是耶穌基督。

我們每個人一生都在蓋一棟房子,而蓋房子一定要扎好根基。有人費很大力氣,有人馬馬虎虎。但不管你力氣多大,蓋以前一定要選好根基。「所以,凡聽見我這話就去行的,好比一個聰明人,把房子蓋在磐石上;雨淋,水沖,風吹,撞著那房子,房子總不倒塌,因為根基立在磐石上。凡聽見我這話不去行的,好比一個無知的人,把房子蓋在沙土上;雨淋,水沖,風吹,撞著那房子,房子就倒塌了,並且倒塌得很大。」(太七24-27)那磐石就是主耶穌基督。如果蓋在別的東西上面,蓋多高也沒用,一定會塌。

下一步是選建築材料。有些人用金銀寶石,有些人用草木禾秸,好像看起來都不錯。但不管什麼材料,最後都要經歷火的試驗。「人在那根基上所建造的工程若存得住,他就要得賞賜。人的工程若被燒了,他就要受虧損,自己卻要得救;雖然得救,乃像從火裡經過的一樣。」(林前三14-15)

在火燒的過程中,有些人能挺得住,有些人一燒就什麼都沒了,這就是以後對基督徒的審判。得救是本乎恩,也因著信,這是免費的,只要靠著神的恩典就可以了。得勝的功夫,是可以努力的,就是我們得救以後,有了根基如何蓋房子。若我們肯努力,與神一起來建造,就是與神同工。所以,要有一個不斷往前的願望與行動,不斷地積極往前跑是很重要的。如果用金銀寶石去蓋房子,會蓋得很好;但如果用草木禾秸的話,一燒就什麼都沒有了。

在對基督徒的審判中,神要檢驗我們在一生中,用祂給的短暫的財寶換來多少永恆的財寶。永恆的財寶包括兩種果子:一個是福音的果子,一個是屬靈的果子。在我們的一生中,神給了我們很多地上的財寶,有家庭、學位、金錢、地位等等,這些都是帶不走的,只有永恆的財寶能夠長存。

第一個永恆的財寶就是人的靈魂,一人得救就永遠得救,一人沉淪就是永恆的沉淪。另外一個就是屬靈果子,就是耶穌的品格。以後神會問我們,自己有多少地方像祂的愛子耶穌?我們說,人生的目標就是要榮耀神並享受祂,人生第一要務就是在我們所處的崗位裡,將神創造的美好彰顯出來。別人問我們心中盼望的緣由,要常作準備,在適當的時機回答他們,帶領他們信主。但帶人信主會遇到不少難處,我們一定要跟神求,在苦難裡能夠與神更加接近。越接近神,我們裡面就會結出屬靈果子,一舉兩得,一方面有福音果子,一方面有屬靈果子。最後抵達天城時,就有永久的冠冕賜給我們。

「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就是按著公義審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賜給我的;不但賜給我,也賜給凡愛慕他顯現的人。」(提後四8)

我聽過一個有趣的故事。有一位教會執事做了一個夢,夢到天使帶他去天堂一日遊。他去了天堂發現那裡非常漂亮,有寶石鋪的街道,街道很寬、很美,還有許多大大小小的漂亮房子。再往前走,看見一個大房子,他很好奇那麼大的房子是什麼人住的?進前一看,上面寫著教會牧師的名字。他想,牧師為主辛勤擺上,願意傳福音,服事眾弟兄姐妹,住大房子是應該的。他繼續往前走,看到一間比牧師那間更大的房子,他想,誰造的房子比牧師的更大呢?他好奇地去看房子上的名字,是教會一位老媽媽的。他問天使,老媽媽沒有去傳福音,為什麼能住那麼大的房子,比牧師的更大?天使說:「你們是看外表,神不是看外表。老媽媽做的很多事是表面看不到的。她身體不好,不方便去傳福音,但她每天早上很早起來為教會弟兄姐妹禱告,流淚禱告,你們都不曉得。」

他覺得有道理,就繼續往前走,走到街尾,看見一個破舊的房子。他詫異,天堂居然會有這麼破舊的房子?赫然發現上面寫得居然是自己的名字。他說「這不公平,我為神做那麼多工,那麼努力,為什麼只能住那麼破的房子?」天使說:「老兄啊,你知道嗎?我們上面蓋房子,用的材料是你們下面送上來的。你送上寶石,我們就蓋寶石房子,你送上的是草木禾秸,我們蓋的當然就是草木禾秸的房子!」

所以,弟兄姐妹們,不要看外表。聖經上說,有些以為在前的反而在後,在後面的反而在前。神不是看外表,不是看草木禾秸,不是只看秀,而是看我們的真實內心,是否踏踏實實、真心為神作工。結果可能會是,我還在後面排隊,你們以後就要照顧我一下了(一笑!)。

house

天國還分等級嗎?

有人問,以後我們跟耶穌一同坐王,有冠冕留給我們,我們都希望天堂是平等的、是好的,為什麼還要分階級呢?怎麼有點不公平的感覺?

容我分享一個我個人的看見,聖經沒有明說,是我個人的見解。想像我們在畫一幅畫,畫一個太陽,還有一雙眼睛。太陽在左邊,眼睛在右邊。太陽和眼睛中間隔著一塊玻璃。第一種玻璃是完全黑的、不透明的,所以眼睛看不到光。第二種玻璃去掉了一些雜質,但還有一些污點在上面,光雖可以透過,但也很模糊。第三種玻璃完全透明,光線完全能穿透。這個比喻說明神就是永遠的光,祂就是天堂的光,但每個人感受卻不同。

並非是神不公平,光線是一樣的,因著我們接受能力的不同所感知到的光也不同。不透明的玻璃看不見光,就如同沒有得救永遠在黑暗裡;有些在服事中結出了屬靈果子,去掉了許多瑕疵,但光也只能透過一部分,還是不純;有些人則為神多作工,與神親近,為神受苦,結出許多屬靈果子,慢慢就變得越來越透明,光越來越清晰。不要說神不公平,不要埋怨神,神沒有變,而是我們的吸收能力不同。

有一次,一位姐妹跟我分享了一個比喻對我很有啟發。她說,神的恩典就好像大雨一樣,有人拿杯子去接,有人拿盤子去接,也有人用更大的容器去接。雨水是相同的,關鍵看我們能裝多少。

你用的是哪種材料蓋你的生命(房子)呢?草木禾秸還是金銀寶石?

新天新地沒有疼痛哀哭

天城的生活再也沒有眼淚與疼痛,神將與人同住,人面對面與神相交,跟耶穌一起做作王。新天新地裡有生命河,有寶座流出的水,水滋養了生命樹,結出十二樣果實。人在天堂裡以讚美、服事神為樂,神是我們永遠的光。「以後再沒有咒詛;在城裡有神和羔羊的寶座;祂的僕人都要事奉祂,也要見祂的面。祂的名字必寫在他們的額上。不再有黑夜;他們也不用燈光、日光,因為主神要光照他們。他們要作王,直到永永遠遠。」(啟二十二3-5)

對於很多默默為主作工、為主受苦的基督徒,以上這段經文給他們很大鼓勵。我遇過一班宣教士,其中有些是大學畢業生,畢業不久後奉獻作宣教士。他們分享說家人很不理解,辛辛苦苦供他們讀書,希望他們出人頭地,但他們畢業後不好好找份工作卻去當傳道人,枉費家人的一番心血。家人從此斷絕往來!

有兩個姐妹到公園去傳福音發單張。過路人拿了一看是福音單張,便大罵:「你們這班大學生,不務正業,傳什麼迷信。還吐口水一腳踩在單張上。兩個姐妹很難過,回到家裡哭,哭了一會決定不哭了,拿起吉他唱歌讚美神,然後又出去傳福音。哎!不少無名的宣教士就是靠著天國這個景象支撐著。「看哪,神的帳幕在人間。祂要與人同住,他們要作祂的子民。神要親自與他們同在,作他們的神。神要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因為以前的事都過去了。」(啟二十一3-4)

從瀕臨死亡看天堂的存在

有些人會問天堂是否真的存在,讓我們從瀕臨死亡的現象談起。現在醫學搶救技術越來越厲害,很多人本來被宣佈死亡,後來又被搶救回來,醒來後,很多會談起他們遇到的奇怪經歷。他們說自己經過一個隧道,很快有一道光迎接他們,死去的親人在身旁,自己過去的一生一幕幕重演。然後耳邊有聲音說他的時間還沒到,便噗的一下回去,突然被搶救回來。

我去很多教會服事過,一講到這種話題,偶爾會有弟兄姐妹過來分享他們有類似的經驗。我聽過一個瀕臨死亡的見證。

有位媽媽是很好的基督徒,但是孩子不信主,很放浪。可是媽媽從來沒有放棄他,總是為她的兒子禱告。她的兒子很喜歡戶外運動,特別是潛水。有一次兒子外出潛水被一隻方水母抓到,這不是普通的水母,是有毒的,他意識到後馬上游到岸邊大喊救命。在救護車開往醫院的途中,他感覺自己很不對勁,聽到有個聲音對他說,「你要禱告,要禱告。」他並不是基督徒,不看聖經也不知如何禱告,但有經句浮現在他眼前,他看到後就按著經文禱告。

在醫院搶救過程中,他感覺自己的靈魂飄了出來,有兩個人抓住他,帶他去一個漆黑的地方。在黑暗中有很多聲音說他是該死的,不停地在罵他。他聽了非常難過、恐懼。突然間,有一道光出現,他的靈魂慢慢地朝著光前進,越往上走,光越強烈。光的中間有一個人的形象,手上有釘痕,原來是耶穌基督。

他看見光後面非常美,就是天國。當時耶穌跟他說,「你現在有兩個選擇,一是選擇跟我進到這個地方,一是選擇回去。」他說「我要跟你去,我在人間沒有什麼值得珍惜的。我是有一些朋友,但都是吃喝玩樂的酒肉朋友,沒有人真正關心我。我在這個世上沒什麼眷戀,我要跟你去。」耶穌說,「真的嗎?你回頭看看。」他回頭看到了她媽媽跪著禱告,還看到成千上萬的人在後面。他就問耶穌他媽媽後面的是什麼人?耶穌說「如果你要回去,要作見證,會有很多人因為你的見證而得救信主。」他說,「其他人我就不顧了,但是我媽媽的確是愛我的,我也愛她。她常為我禱告,為了不讓她傷心我就回去吧。」本來醫生已經宣佈他死亡,但他突然又活了過來,嚇壞了醫生。後來這個浪子悔改信主還當了牧師,到處傳福音,很多人因為他的見證而信主。

近年來,越來越多的報告表明死亡並不是如燈滅。那些瀕臨死亡又回來的人,生活態度有很大的改變。他們對死亡不再那麼害怕,生活不再那麼緊張,喜歡接近大自然,欣賞大自然的美景,也很會利用時間,常常反思甚麼才是人生重要的事情,對名和利不像以前那麼在乎了!

他們的經歷給我一個很好的提醒,我們不需要自己親身經歷,有人經歷過再回來作見證表明這些事情是真的。瀕臨死亡的人回來以後變得不同,他們有永恆的生命和盼望。永恆的盼望再回頭,套用工程學的一個術語:逆向工程(Reverse Engineering),從結果倒推,如果我們明白永恆的生活是如何,反觀現在應該如何過每一天?

最後再分享一個小故事。有兩個人所住的村落發生旱災,他們就搬到了另一個很遠的地方重建家園。兩人帶著簡單的行李和一些乾糧,走著走著就累了在河邊歇息。突然聽到一個聲音:「你們將石頭撿起來,放在你們的包裡」。他們覺得很奇怪,怎麼會有一個聲音?剛開始不想理會,但這個聲音又重複出現了好幾次。他們就勉強應付,撿了兩塊石頭放在包裡。

過了河,河水變深,回不去了。他們又走了很多路,終於到達目的地,他們打算在這裡生活,準備蓋房子。因為趕路飢餓,他們又拿出乾糧吃。沒想到他們打開包驚訝地發現,剛剛裝進包裡的石頭變成黃金寶石了!他們非常開心,有了黃金寶石,生活不用愁了。但隨之而來的還有惆悵,後悔剛才為什麼不聽從那聲音多拿一些。

不少天路客抵達天城後會有這種感受:一方面有寶石很開心,另一方面又後悔當初為什麼沒有多拿一點。各人的工程都要被火燒了,有用金銀寶石,也有用草木禾秸建造的。
當我們知道天國的生活將如何,要反過來想想,今天應該怎麼活?

編者注:本篇為郭振游教授從《天路歷程》一書提煉出來的一系列門徒屬靈成長的門訓要訣第五篇(末篇)。以後將出版專書,把幾篇文章放在一起,並加上小組討論問題,方便基督徒一起分享他們走天路的經驗。

作者為基督使者協會副會長,國際商務博士,南卡羅萊納州大學教授、與妻子郭偉英多年致力於校園中國學生學者福音工作。郭博士出版了一系列門徒訓練的DVD:《以生命影響生命的門徒訓練》,《如何有效傳福音》,《如何有效帶查經》,《四傳模型:同工領袖訓練》以及《門徒小組研習課程》一書,幫助推廣門徒訓練。郭博士經常被邀到美國和世界各地華人教會帶領門徒訓練及福音、培靈、宣教聚會。
Email: chuckkwok@yahoo.com

___________________

掃一掃或長按以下二維碼(識別圖中二維碼),關注使者雜誌微信公眾號:為基督贏得這世代的華人知識分子,好文不斷哦。更多文章請登錄: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