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學生把門    /張惟中

 
 
 

——從聖經原則看新時代的校園事工

door

校園事工是一個變化很大的事工,因為服事的對象——學生,一直在變,因此事工的理念和做法也要一直更新;然而福音的內容和傳福音的原則卻是不變的。本文希望從聖經角度及宣教視野,分五個方面來探討這個時代的校園事工。

1. 以教會為本的校園事工

何謂以教會為本的校園事工?筆者認為就是與教會事工相結合,是以帶領學生進入教會為導向,受教會支持或主導,或是以學生教會為形態的校園事工。許多校園事工不一定是以教會為本的事工,但以北美華人教會和校園事工密不可分的關係看來,這應該是合乎聖經原則,也是最合理的校園事工模式。

北美華人校園事工是一個很特別的國度事工。1960年代,華人留學生在北美各大校園建立了查經班,從那之後,許多查經班漸漸轉型成為教會;1990年代以後,從中國大陸來的華人留學生大批信主,進入教會,使得教會成熟和壯大。2000年以後,因種種原因,教會漸漸失去了向學生傳福音的動力和能力,校園事工逐漸成為教會的邊陲事工。到了2010年代,不少教會開始覺醒,校園事工的機構和老將們,扮演起將新邊陲推向新宣教工場(From new frontier to new mission field)的推手,校園事工再次成為北美教會的新宣教工場。

簡單歸納,校園事工是北美早期華人教會的根基,又是現在華人教會的宣教工場。

再從聖經角度看,宣教的目標是建立教會,而教會最重要的目的和功能,乃是宣教。因此以教會為本的校園事工,不但合乎聖經真理,也是這時代北美校園事工極為重要的課題。
在北美校園中華人基督徒學生比例很低,流動性高,因此校園事工常以傳福音,領人信主,初信造就為導向。然而學生很快地會離開校園,當他們還在校園時,有健康的教會生活和教會觀,教會對他們有吸引力和歸屬感,等到畢業搬遷,就比較容易適應新的教會,不但與神的關係持續進步,也能成為教會的新生力量。因此,我們應該在學生初信時,就盡力幫助他們進入教會。

從資源的角度來看,教會應該是校園事工的人力、財力和經驗最重要的來源。教會在財力上遠勝於學生團契,教會裡穩定成熟的弟兄姐妹在北美的生活歷練、與神的關係、服事的經驗和對真理的認識上,都足以成為學生的導師和榜樣。以人力和財力投資學生事工是長線投資,不一定直接回報在自己的教會裡,但是絕對值回投資代價,而且得到神的喜悅和祝福。

教會參與校園事工是實現教會宣教的目的。每一個教會都有許多「事工」,但在這麼多「事工」中,有多少是不以教會自身的擴展成長為目的,而是對外付出人力、物力、財力,擴展神國不求回報的宣教事工呢?宣教事工不是為吸引人來「我們」教會,參加我們的活動和聚會,也不是為了自我的成長事工。

校園事工還需要有長期謙卑,跨越文化鴻溝的心態和投入。這些鴻溝至少包括了:年齡隔代的鴻溝,基督徒價值觀與世界價值觀的鴻溝,以及北美生活習慣和中國生活習慣的鴻溝。主動長期委身跨越鴻溝,效法基督道成肉身,正是宣教的特性。正因如此,當教會願意推動學生事工,就能從服事學生的過程中,培養出忠心為主,心胸開闊,付出不計代價的同工。教會裡這樣的同工越多,教會當然就越健康,問題也越少。

校園事工既然是宣教事工,教會就要給校園同工空間和自主性,鼓勵嘗試新方法,允許犯錯。學生事工需要全身心投入,所以教會要樂見弟兄姐妹放下「教會的事工」而全心投入校園的服事。

另一方面,校園同工也應該敞開心胸,歡迎和幫助教會參與校園事工,讓教會的牧長成為校園事工的遮蓋,建立合作的機會與團隊,幫助年輕學生盡量參與教會的聚會和教會事奉,使學生以後更容易進入教會。期望教會、校園事工和學生同心合作事奉,共創三贏局面。

2. 看見困苦流離的羊群

馬太福音9章記載了耶穌在地上宣教的經歷,馬太是這樣描述的:「耶穌走遍各城各鄉,在會堂裡教訓人,宣講天國的福音,又醫治各樣的病症。祂看見許多的人,就憐憫他們;因為他們困苦流離,如同羊沒有牧人一般。」(太九35-36)

耶穌時代的百姓困苦流離可能是因為窮困、疾病,或是亡國的不自由和受壓迫。但是經過了兩千年,在最富裕的北美,仍然有一群困苦流離的人,不是因為吃不飽穿不暖,不是因為身體上的疾病,也不是因為政治上受壓迫,而是心靈裡的困苦流離。

據非正式估計,40%在北美的華人留學生有或輕或重的心理疾病。有的人抑鬱,有的人焦慮,也有的人與父母、家人、同學、同事或是老闆相處有困難。有的人因為不誠實被退學,有的人因為不習慣北美的學習方式而趕不上學業,有的人染上不良嗜好和惡癮,有的人不敢面對新環境和陌生人而不敢出門……

在光鮮亮麗的留學光環下,有太多的眼淚、無奈和掙不脫枷鎖的心靈。這些困苦流離的羊,不但沒有牧人,很多人甚至並不覺得自己需要牧人的幫助。聖經有改變生命的好消息,但怎樣才能把好消息帶給那些還不認識神的人呢?他們又怎樣才會接受這個好消息呢?

耶穌「走遍」各地,看見人的需要。我們需要走出教堂和Comfort Zone(舒適圈)才能看見人的需要、明白神的心意,要走入學生當中,才能得到他們的信任,這個好消息才有可能被聽見和被接受。

牧養是持續的,學生信主後仍然需要牧養,需要以禱告,藉著聖靈的力量,透過真理的光陪伴他們一步步走出生命中的困境、傷害與捆綁,走向光明和得勝。

3. 持續兩千年的新命令

耶穌在最後的晚餐對門徒說:「我賜給你們一條新命令,乃是叫你們彼此相愛;我怎樣愛你們,你們也要怎樣相愛。」(約十三34)

舊約愛人如己的命令因耶穌自己的榜樣和參與,轉化成彼此相愛的新命令,從此基督的門徒學習用基督的愛來愛祂的弟兄姐妹,藉實踐彼此相愛,在真理的命令中成長。世上沒有任何一個群體,是以基督的愛來彼此相愛的,實踐彼此相愛使得教會,不論大或小,保有「家」溫暖的特質,因此一直吸引許多人接觸教會和認識基督。

許多文章都有提到,新時代的留學生與從前的學生很不一樣,他們的想法不一樣,需要也不一樣。不管有多不一樣,他們對於「真愛」的追求卻始終沒變。這些年輕人大多在一個物質條件不錯的環境中長大,很多是家中的獨生子女和寶貝,但他們經歷的家庭之愛卻常常是扭曲的、有條件的,利益交換是他們承襲下來的生存准則。他們或許講不清楚什麼是真愛,但我們有從基督來的愛,不是溺愛,不是有條件的愛,雖然人無法完全表達這個愛,但這是他們當尋求的真愛。

在我服事的機構《歐洲校園事工》裡,同工們常用兩個詞,一個是「陪伴」,一個是「親情福音」。陪伴就是用時間、生命和耐心的服事與學生一起生活。「親情福音」講我們是神的家人,神用為父之愛來愛我們,我們也願意作學生的父母、兄弟姐妹,用家人的親情之愛來愛我們所服事的學生。

真實的愛不是吃一兩次飯或幫一兩個小忙,而是出於真實的關係和真正的關心所表達出來的愛。有了真正的愛,才能與學生建立信任,也才能有真誠的交流。並且學生事工的目的不只是帶領學生信主,而是持續的關懷,帶領他們全人成長。真實的愛也不是客客氣氣沒有原則,因為愛是「不嫉妒、不自誇、不張狂、不作害羞的事。」為了幫助學生走對的路,做對的事,在真愛裡面有責備、指正和苦口婆心的勸告。

彼此相愛,不只是自己去愛學生,成為愛的榜樣,也要教導學生「新命令」,幫助他們學習互相服事、互相接納、忍耐和真心相愛。從小組和一小群人開始學習,慢慢地,一個健康、溫暖而相愛的一群人就建立起來了。

4. 小組生活,全人成長

新時代的學生重視體驗,追求真實的感受;但另一方面,因為他們成長的背景和環境,許多人在自我形象、自我認知、生活習慣、獨立生活的能力及與人交往的能力上,需要許多幫助。因此,學生事工就不只是幫助學生屬靈成長的事工,而是全人服事、全人成長的事工。

想想耶穌的事工就是全人成長的事工,祂整天和門徒生活在一起,門徒不只是學到關於父神的知識,而是從耶穌身上親眼看到神是誰,正如耶穌說「人看見了我,就是看見了父」(約十四9)。耶穌和門徒是以小組的方式生活在一起,門徒在團體生活中彼此學習,一起成長。他們的個性和習慣互相衝撞摩擦,他們也互相提醒糾正,漸漸長成耶穌基督的樣式。

學生們大多獨自一人生活,且住的距離不遠,是最有機會在小組中一起生活、全人成長的一群人。他們可以一起讀書、一起玩、一起讀聖經、一起聚會敬拜。讓基督的品格與形象在小組生活中進入每個人的生命,而不只是進入人的頭腦。因為神所要的是全人的翻轉而不只是知識上的認同。

幫助全人成長的一個好方法就是在小組中建立好的習慣和傳統,例如誠實、信任、準時、靈修、彼此服事、參加聚會,及至聚會後的清潔收拾等。透過在小組中建立這些好習慣,以達到彼此建立、全人成長。但幫助一個小組建立好的習慣和傳統需要時間、耐心和提醒,一旦小組有了優良傳統,就有好的同儕壓力(Peer Pressure),往往比個人指正和提醒更為有效。

5. 宣教導向(Missional)的門徒建造

耶穌是最好的宣教士,門徒在跟從他不久後,就被差遣出去短宣,服事有需要的人。門徒一面領受福音,同時一面傳揚福音。

同樣的,校園是我們的宣教工場,也可以是我們培養宣教士,預備工人的地方。雖然學生信主時間不長,但是愛主的熱情不小,可以帶領他們在校園傳福音,作社區關懷服務,或是去其它的校園短宣,甚至跨文化訪宣。以實踐宣教建立門徒,開闊他們的心胸和視野,並經歷神的大能。不少校園的團契和教會帶領學生出去短宣和傳福音,建立學生宣教觀念。有一個團契的幾位學生在跨文化短宣時被神感動,回到學校後也積極傳福音。

期盼生命被建造的門徒能有國度的眼光和宣教的使命,因為只有願意宣教傳福音的基督徒才有可能產生新的基督徒。

結語

過去三十年至今,許多留學生留了下來,成為北美華人移民的主要來源。不容置疑,北美校園是華人進入北美的大門,還有許多人生重要的大門,如獨立思考、自我認識、交友婚姻和最重要的信仰之門,都是在校園中被開啟的。可以這麼說在北美做留學生事工,就是為學生的人生把門。

北美的教會一度失去了神託付的為留學生把門的眼光和能力,但是感謝主,教會正在覺醒,這樣的情況正在快速地改變。學生事工雖然不易,但學生仍然是對福音最有回應的一群人。

屬靈的原則不變,福音的內容歷久彌新,但時代在變,新時代的學生的確與從前的學生不同,正因為他們不同,我們必須用新的方法向他們傳福音,也需要更多的依靠神而不是靠自己的經驗。

幫助他們認識耶穌並且成長,是神的心意,因此祂必要成就這事。

作者自幼信主,與師母鍾文良多年一起服事學生,成立學生團契,並建立兩所學生教會。目前為「橄欖樹校園教會」牧師、《歐洲校園事工》總幹事,往來北美與歐洲,向學生傳福音,陪伴學生成長至今。

___________________

掃一掃或長按以下二維碼(識別圖中二維碼),關注使者雜誌微信公眾號:為基督贏得這世代的華人知識分子,好文不斷哦。更多文章請登錄: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