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堂我上了五年的課    /李璐璐

 
 
 

從2013年開始工作,五年時間,四次申請H1B(工作簽證),三個碩士學位。這五年中,我經歷了成家立業、生離死別,經歷了懷孕生子、至親反目,除了這些人生的里程碑,更加熬煉的是每一天對未來的不安及迷惘,對至親的思念和自責。

五年前,我自詡是一個堅強的人,可是那些日子裡,我覺得這樣的人生路,別說走了,我爬都爬不動了。而當今天看到屏幕上顯示的Case Was Approved(審核通過)時,心裡只有一句話:在你沒有難成的事(I can‘t make it without you)。

我的美國夢

八年前,我帶著美國夢來到了美國。什麼美國夢?兩年畢業,找到工作,拿到H1B,從此帶著老爸老媽在資本主義的好山好水裡吃喝玩樂(多麼接地氣的人生夢想)!資質背景都很普通的我,在這裡求學和求職的經歷都還算順利。讀書第二年暑期,我拿到了美國前十的會計師事務所的實習,畢業前的最後一個學期,拿到全美最大銀行的工作機會。我以為我離我的美國夢只有一步之遙了,然而這一步,我走了五年。

2012年7月,我開始了自己在美國的第一份工作。在公司,我兢兢業業,任勞任怨,我相信只要自己努力,就一定有收穫。

三個月的實習期過後,老闆願意幫我辦理工作簽證。然而遇人不淑,老闆離職,當上級老闆告訴我公司並沒有給員工辦理H1B的政策時,離當年的申請截止日期只有一個月的時間了。我埋怨老闆太不講人情,枉我辛苦賣命,埋怨老闆浪費我的青春!然而這些話只能吞吞口水咽進肚子,我還是假裝輕鬆跟爸媽說:今年H1B還沒有拿到,但是老闆很喜歡我,明年再辦,到時我再邀請你們過來吧。

錯過簽證申請,我覺得自己沒有按時完成任務,是個失敗者。我討厭這樣的自己卻無法自拔。有一次在團契輪到我分享,我話還沒說出口,眼淚先流了出來。大家就那樣靜靜的陪著我,耐心地聽我哽咽說出自己的悲傷。分享結束,教會的長老說要不然我們今天就只為璐璐禱告吧。於是大家都圍在我身邊,有人拉著我的手,有人搭著我的肩,我記得每一隻手傳過來的溫度。
那一年,美國政府一共收到十二萬四千個H1B申請,啟動了搖號抽獎模式。但是這都跟我沒什麼關係,跟我有關係的是,這一年,我決志受洗了。

受洗之後的我相信耶穌愛我,祂會保守我前面的道路。於是我繼續每天上下班、聚會、戀愛,還申請了攻讀第二個碩士學位,卻一直沒有開始尋找下一份工作。老公,當時還是男朋友,忍無可忍,終於在12月的第一個星期一,工作合同結束前一個月,勒令我不許上班,開車帶著我挨家會計師樓敲門投簡歷。多年之後回想,我不知道神想通過這件事請告訴我是祂預備了下一份工作給我,還是預備了這個可以帶領我的老公,當天晚上我就收到一個電話面試,兩週之後順利拿到offer(錄用信)。

那一刻,我堅信神是愛我的,像爸媽一樣愛我。我跟爸媽說:等我簽證辦下來,帶你們吃香的喝辣的!爸爸媽媽表示很高興,女兒你繼續努力!新工作很忙,以後不用每週都視頻了,我們都挺好。正準備關掉視頻的時候,看到媽媽慢慢起身,爸爸隱約想抬手去扶媽媽,我也沒太在意,很快就被其他事情沖淡了。

2014年,四月如期而至,提交H1B申請的前一天,我還結了個婚,每天就想著新生活簡直不能更期待。可是日子一天天過去,周圍的小夥伴陸續收到中籤的通知,我卻始終沒有消息。一個主日崇拜,當天週報裡的見證深深吸引了我,是一個作會計的弟兄,經歷了2008年的抽籤未中之後,還一度因為政府的失誤導致身份申請被無限期擱置等種種坎坷。原來悲慘的命運也可能相同。當時我好想認識這位弟兄,我也想有他那樣在困難中依舊仰望神的力量。忙碌的麻木和等待的焦慮讓我無暇顧及其他,我渾然無知生活中正發生著一些不可逆的改變。

媽媽病危,生離死別

2014年5月10號,母親節,我視頻呼叫爸媽,爸爸接的電話,爸爸說有事情要告訴我,我有點擔心,因為爸爸很少這麼嚴肅。爸爸說:「你媽病了。」「什麼病?」我問。「肺癌……」爸爸一定不知道今天是母親節,對比滿朋友圈的祝媽媽安好,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親身體會什麼叫腦袋「嗡」的一下。

原來去年不要跟我視頻是因為他們出門看醫生;我在視頻里看到爸爸想扶媽媽的那一幕,是媽媽怕讓我知道她生病,堅持著自己走出攝像頭可視範圍;原來他們年初催我結婚,是因為那時候媽媽病危。老公在我身邊沈默,原來,他都已經知道這一切了。「姑娘,你結婚之後,你媽高興,現在身體還挺好,你看看安排一下什麼時候可以回來一趟,但一定要確保你們能順利回去。我告訴你啊,你要是回不去我可不高興。」

我來不及質問媽媽怎麼會得癌症,來不及埋怨爸爸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為了保護我,他們二老默默承受了一年,演了一年「我們很好」的年度大戲。於是我跟學校、跟公司請假,等待老公新學校的錄取信,也等待未中籤的確認通知。萬事俱備,八月份,出國四年之後,和老公一起踏上了回國的飛機,下了飛機直接去了醫院。見到媽媽,我笑著跟媽媽說,「我回來了」。第二天,給媽媽餵飯,餵了兩口媽媽就吐出來了。我對媽媽說:「媽媽別害怕,在我們不能的事,在神都能,我們教會有好多弟兄姐妹都在為你禱告呢。」說完這一句我就哽咽了。那時候,媽媽的癌細胞已經擴散到大腦,不太能說話了,然而看我哭,媽媽居然笑了,跟我說:「沒事」。這也是我陪伴媽媽的兩個月中,她唯一跟我說過的一句話。假期用盡,回美國的那一天晚上,媽媽側身躺在床上,我站在她的背後,不敢抱她,不敢親她,我想讓她以為我還在她身邊,讓她有動力堅持下去。

兩人回國,一人返程

兩個人回國,卻一個人踏上返程的飛機,因為老公的簽證沒有通過。抵達美國的那天,撥通爸爸的視頻,得知媽媽在我走的當天晚上就離世了。那一刻我想,也許這一年的抽籤不利,是天父為我預備回國的道路,為的是讓我能在媽媽最後的時間陪伴她。然而我並不感恩,反而質問神為什麼帶走媽媽?都說天父的安排自有祂的美意,我怎麼看不到!我看到的是,年邁的爸爸從此孤身一人,老伴在天堂,獨女在遠方,新婚燕爾卻跟老公遠隔重洋。白天上班,忙碌的工作竟成為我躲避現實的天堂。晚上回家,一個人,所有遺憾、憤恨、沮喪、擔憂,一起湧上來。

老公兩個月內有三次拒簽記錄,弟兄姐妹幫我們找案例、想辦法,在大家的禱告中,我也慢慢冷靜下來思考,神要我在這個過程中學習什麼功課。四個月後,老公改簽F2通過了。在他回美國之前,替我看望了我爸,那一天恰好是我媽100天的忌日。難道這也是神的預備?神讓老公替我承擔了不能按時回美國的壓力,保護了我,也保護了剛剛經歷喪妻之痛的爸爸。

四個月,神讓我認識到祂是我生活不能缺少的幫助;四個月,神更彰顯了祂的大能,讓我們看到了禱告的力量。2015年4月,我又遞交了工作簽證的申請,這次我信心滿滿,兩年都抽不中的概率太小了,然而六月卻收到未中籤的通知。2016年2月,我懷孕了,同時也開始了第三個碩士學位的攻讀,學校所在的地方開車往返六個小時,每週六都要上課。我常常自嘲地盼望有一天苦盡甘來,然而有一天牧師講道的內容是神對幸福的應許,牧師說,「壞事並不會不發生在基督徒身上,我們也不需要把壞事想成好事,更不是應許壞事後面一定跟著好事。」那次講道彷彿是神在直接對我說話。「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就是按祂旨意被召的人。」(羅八28)。六月,我再次受到沒有中籤的消息。年底,寶寶出生,為了照顧寶寶,我決定休學。

四次抽籤,學習交託

2017年3月,我提交了轉換F2的申請,4月如期遞交了第四次H1B的申請。我向神禱告希望禱告被應允,但更加禱告的是,即使沒有得到我想要的結果,卻能依舊相信這是神對我最好的安排。4月,我終於中籤,但卻被要求在8月15號之前補充H1B的材料;同一天,我收到轉F2否決意向通知書,要求我再15天之內證明移民官所懷疑的問題,否則F2身份轉換將被拒。如果被拒,我必須馬上出境。人真的是軟弱,即便經歷了神的無數神蹟,卻依舊在遇到困難時沒有禱告交交託的力量。

神的心裡有藍圖,神的時間不錯誤,藉著弟兄姐妹的禱告,我的F2在10月被批准了!又過了一個月,我也收到了H1B的批准消息。感謝弟兄姐妹們禱告的力量,但更要感謝的是神,讓我們夫妻二人都能認識主。

五年,從一個小丫頭變成小丫頭她媽;從不認識神,到跟隨神;從求神改變我身邊的環境,到求神讓我的心意更新改變自己。這五年,我學會了分享,從前那個曾經自詡堅強,對自己的悲慘遭遇絕口不提的女孩,現在可以把我心中的煩惱分享給我的主內姐妹。五年,我學會了交托,神在最好的時間給了我最好的答案;五年,我學會悔改,因為我看到了自己無法戰勝的軟弱,我的自信、我的驕傲,都是我脆弱內心的假面偽裝,我求神給我力量;五年,我學會了忍耐,因為聖經里說……「就是在患難中也是歡歡喜喜的;因為知道患難生忍耐,忍耐生老練,老練生盼望;盼望不至於羞恥,因為所賜給我們的聖靈將神的愛澆灌在我們心裡。」(羅五3-5)

作者2010年來美留學,2012年接觸基督信仰,次年復活節在費城大學城中華基督教會決志受洗。目前與丈夫女兒居住費城,從事稅務會計工作。

___________________

掃一掃或長按以下二維碼(識別圖中二維碼),關注使者雜誌微信公眾號:為基督贏得這世代的華人知識分子,好文不斷哦。更多文章請登錄: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