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堂我上了五年的课    /李璐璐

 
 
 

从2013年开始工作,五年时间,四次申请H1B(工作签证),三个硕士学位。这五年中,我经历了成家立业、生离死别,经历了怀孕生子、至亲反目,除了这些人生的里程碑,更加熬炼的是每一天对未来的不安及迷惘,对至亲的思念和自责。

五年前,我自诩是一个坚强的人,可是那些日子里,我觉得这样的人生路,别说走了,我爬都爬不动了。而当今天看到屏幕上显示的Case Was Approved(审核通过)时,心里只有一句话:在你没有难成的事(I can‘t make it without you)。

我的美国梦

八年前,我带着美国梦来到了美国。什么美国梦?两年毕业,找到工作,拿到H1B,从此带着老爸老妈在资本主义的好山好水里吃喝玩乐(多么接地气的人生梦想)!资质背景都很普通的我,在这里求学和求职的经历都还算顺利。读书第二年暑期,我拿到了美国前十的会计师事务所的实习,毕业前的最后一个学期,拿到全美最大银行的工作机会。我以为我离我的美国梦只有一步之遥了,然而这一步,我走了五年。

2012年7月,我开始了自己在美国的第一份工作。在公司,我兢兢业业,任劳任怨,我相信只要自己努力,就一定有收获。

三个月的实习期过后,老板愿意帮我办理工作签证。然而遇人不淑,老板离职,当上级老板告诉我公司并没有给员工办理H1B的政策时,离当年的申请截止日期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了。我埋怨老板太不讲人情,枉我辛苦卖命,埋怨老板浪费我的青春!然而这些话只能吞吞口水咽进肚子,我还是假装轻松跟爸妈说:今年H1B还没有拿到,但是老板很喜欢我,明年再办,到时我再邀请你们过来吧。

错过签证申请,我觉得自己没有按时完成任务,是个失败者。我讨厌这样的自己却无法自拔。有一次在团契轮到我分享,我话还没说出口,眼泪先流了出来。大家就那样静静的陪着我,耐心地听我哽咽说出自己的悲伤。分享结束,教会的长老说要不然我们今天就只为璐璐祷告吧。于是大家都围在我身边,有人拉着我的手,有人搭着我的肩,我记得每一只手传过来的温度。
那一年,美国政府一共收到十二万四千个H1B申请,启动了摇号抽奖模式。但是这都跟我没什么关系,跟我有关系的是,这一年,我决志受洗了。

受洗之后的我相信耶稣爱我,祂会保守我前面的道路。于是我继续每天上下班、聚会、恋爱,还申请了攻读第二个硕士学位,却一直没有开始寻找下一份工作。老公,当时还是男朋友,忍无可忍,终于在12月的第一个星期一,工作合同结束前一个月,勒令我不许上班,开车带着我挨家会计师楼敲门投简历。多年之后回想,我不知道神想通过这件事请告诉我是祂预备了下一份工作给我,还是预备了这个可以带领我的老公,当天晚上我就收到一个电话面试,两周之后顺利拿到offer(录用信)。

那一刻,我坚信神是爱我的,像爸妈一样爱我。我跟爸妈说:等我签证办下来,带你们吃香的喝辣的!爸爸妈妈表示很高兴,女儿你继续努力!新工作很忙,以后不用每周都视频了,我们都挺好。正准备关掉视频的时候,看到妈妈慢慢起身,爸爸隐约想抬手去扶妈妈,我也没太在意,很快就被其他事情冲淡了。

2014年,四月如期而至,提交H1B申请的前一天,我还结了个婚,每天就想着新生活简直不能更期待。可是日子一天天过去,周围的小伙伴陆续收到中签的通知,我却始终没有消息。一个主日崇拜,当天周报里的见证深深吸引了我,是一个作会计的弟兄,经历了2008年的抽签未中之后,还一度因为政府的失误导致身份申请被无限期搁置等种种坎坷。原来悲惨的命运也可能相同。当时我好想认识这位弟兄,我也想有他那样在困难中依旧仰望神的力量。忙碌的麻木和等待的焦虑让我无暇顾及其他,我浑然无知生活中正发生着一些不可逆的改变。

妈妈病危,生离死别

2014年5月10号,母亲节,我视频呼叫爸妈,爸爸接的电话,爸爸说有事情要告诉我,我有点担心,因为爸爸很少这么严肃。爸爸说:“你妈病了。”“什么病?”我问。“肺癌……”爸爸一定不知道今天是母亲节,对比满朋友圈的祝妈妈安好,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亲身体会什么叫脑袋“嗡”的一下。

原来去年不要跟我视频是因为他们出门看医生;我在视频里看到爸爸想扶妈妈的那一幕,是妈妈怕让我知道她生病,坚持着自己走出摄像头可视范围;原来他们年初催我结婚,是因为那时候妈妈病危。老公在我身边沉默,原来,他都已经知道这一切了。“姑娘,你结婚之后,你妈高兴,现在身体还挺好,你看看安排一下什么时候可以回来一趟,但一定要确保你们能顺利回去。我告诉你啊,你要是回不去我可不高兴。”

我来不及质问妈妈怎么会得癌症,来不及埋怨爸爸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为了保护我,他们二老默默承受了一年,演了一年“我们很好”的年度大戏。于是我跟学校、跟公司请假,等待老公新学校的录取信,也等待未中签的确认通知。万事具备,八月份,出国四年之后,和老公一起踏上了回国的飞机,下了飞机直接去了医院。见到妈妈,我笑着跟妈妈说,“我回来了”。第二天,给妈妈喂饭,喂了两口妈妈就吐出来了。我对妈妈说:“妈妈别害怕,在我们不能的事,在神都能,我们教会有好多弟兄姐妹都在为你祷告呢。”说完这一句我就哽咽了。那时候,妈妈的癌细胞已经扩散到大脑,不太能说话了,然而看我哭,妈妈居然笑了,跟我说:“没事”。这也是我陪伴妈妈的两个月中,她唯一跟我说过的一句话。假期用尽,回美国的那一天晚上,妈妈侧身躺在床上,我站在她的背后,不敢抱她,不敢亲她,我想让她以为我还在她身边,让她有动力坚持下去。

两人回国,一人返程

两个人回国,却一个人踏上返程的飞机,因为老公的签证没有通过。抵达美国的那天,拨通爸爸的视频,得知妈妈在我走的当天晚上就离世了。那一刻我想,也许这一年的抽签不利,是天父为我预备回国的道路,为的是让我能在妈妈最后的时间陪伴她。然而我并不感恩,反而质问神为什么带走妈妈?都说天父的安排自有祂的美意,我怎么看不到!我看到的是,年迈的爸爸从此孤身一人,老伴在天堂,独女在远方,新婚燕尔却跟老公远隔重洋。白天上班,忙碌的工作竟成为我躲避现实的天堂。晚上回家,一个人,所有遗憾、愤恨、沮丧、担忧,一起涌上来。

老公两个月内有三次拒签记录,弟兄姐妹帮我们找案例、想办法,在大家的祷告中,我也慢慢冷静下来思考,神要我在这个过程中学习什么功课。四个月后,老公改签F2通过了。在他回美国之前,替我看望了我爸,那一天恰好是我妈100天的忌日。难道这也是神的预备?神让老公替我承担了不能按时回美国的压力,保护了我,也保护了刚刚经历丧妻之痛的爸爸。

四个月,神让我认识到祂是我生活不能缺少的帮助;四个月,神更彰显了祂的大能,让我们看到了祷告的力量。2015年4月,我又递交了工作签证的申请,这次我信心满满,两年都抽不中的概率太小了,然而六月却收到未中签的通知。2016年2月,我怀孕了,同时也开始了第三个硕士学位的攻读,学校所在的地方开车往返六个小时,每周六都要上课。我常常自嘲地盼望有一天苦尽甘来,然而有一天牧师讲道的内容是神对幸福的应许,牧师说,“坏事并不会不发生在基督徒身上,我们也不需要把坏事想成好事,更不是应许坏事后面一定跟着好事。”那次讲道仿佛是神在直接对我说话。“我们晓得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就是按祂旨意被召的人。”(罗八28)。六月,我再次受到没有中签的消息。年底,宝宝出生,为了照顾宝宝,我决定休学。

四次抽签,学习交托

2017年3月,我提交了转换F2的申请,4月如期递交了第四次H1B的申请。我向神祷告希望祷告被应允,但更加祷告的是,即使没有得到我想要的结果,却能依旧相信这是神对我最好的安排。4月,我终于中签,但却被要求在8月15号之前补充H1B的材料;同一天,我收到转F2否决意向通知书,要求我再15天之内证明移民官所怀疑的问题,否则F2身份转换将被拒。如果被拒,我必须马上出境。人真的是软弱,即便经历了神的无数神迹,却依旧在遇到困难时没有祷告交交托的力量。

神的心里有蓝图,神的时间不错误,借着弟兄姐妹的祷告,我的F2在10月被批准了!又过了一个月,我也收到了H1B的批准消息。感谢弟兄姐妹们祷告的力量,但更要感谢的是神,让我们夫妻二人都能认识主。

五年,从一个小丫头变成小丫头她妈;从不认识神,到跟随神;从求神改变我身边的环境,到求神让我的心意更新改变自己。这五年,我学会了分享,从前那个曾经自诩坚强,对自己的悲惨遭遇绝口不提的女孩,现在可以把我心中的烦恼分享给我的主内姐妹。五年,我学会了交托,神在最好的时间给了我最好的答案;五年,我学会悔改,因为我看到了自己无法战胜的软弱,我的自信、我的骄傲,都是我脆弱内心的假面伪装,我求神给我力量;五年,我学会了忍耐,因为圣经里说……“就是在患难中也是欢欢喜喜的;因为知道患难生忍耐,忍耐生老练,老练生盼望;盼望不至于羞耻,因为所赐给我们的圣灵将神的爱浇灌在我们心里。”(罗五3-5)

作者2010年来美留学,2012年接触基督信仰,次年复活节在费城大学城中华基督教会决志受洗。目前与丈夫女儿居住费城,从事税务会计工作。

___________________

扫一扫或长按以下二维码(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为基督赢得这世代的华人知识分子,好文不断哦。更多文章请登录: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