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短波到微信——古旧十架传扬者的受教心    /苏妙娴

 
 
 

“主耶和华赐我受教者的舌头,使我知道怎样用言语扶助疲乏的人。主每早晨提醒,提醒我的耳朵,使我能听,像受教者一样。”(赛五十4)

旧约时代,神借着先知(如:以赛亚)作为传达神话语的媒介;有意思的是,以赛亚这个“自媒体”的陈述,他能用言语扶助疲乏的人,是因为耶和华神赐给他受教者的“舌头”(传递信息的工具),而其中首要关键不在于传递信息的工具——舌头“言语”,而在于传达信息者“受教的心”– 一颗谦卑聆听神话语的心。

不要误会,传媒工具并非不重要,但笔者想要强调的是基督徒需要以谦卑的心聆听神,注意祂要我们“听见”祂所看见的,包括:禾场的改变、科技带来传媒的更新、要借着这些不断更新的媒体传递什么信息,就如当年耶利米先知所表明的,“于是耶和华伸手按我的口,对我说:我已将当说的话传给你。”(耶一9)若没有受教者的生命,我们如何领受神要我们传递的“当说的话”。

二十五年前,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神呼召我离开新闻专业的职场,进入福音广播全职服事,透过短波和中波“借广播传基督到地极”;新世纪开始,神带领大批留学生、访问学者及家眷来到北美,神引领我借着少数族裔电视频道,制作面向芝加哥华人的社区电视节目,并同时协助我们在郊区的教会建立以中国学生学者为主体的国语堂;之后,神带领我们家搬进芝加哥城区校园,住在校园里与学生学者建立生命共同体,并借着脸书(Facebook)和微信(WeChat)等社交媒体辅助福音外展和建造年轻人的生命;两年前,神开了另一个门,让我学习如何借媒体动员华人教会参与普世宣教。

每个事奉阶段都要学习掌握“新”媒体,向“新”群体,传递古旧十架;无论是借着短波或微信,要传递基督长阔高深的爱,传递者受教的生命是主要的关键。

“新”媒体与福音广播

上世纪90年代初,神呼召我加入“芝加哥远东证主协会”,借短波和中波向在中国的同胞传福音。到纽约攻读广播电视节目策略之前,我在台湾的“老三台”1 时代,制作电视新闻节目,面向的是台湾民众。原本计划到纽约取得硕士学位之后,我就回台湾或我的原居地香港,做广播电视节目的策划工作。但神的意念高过我的意念,后来蒙神呼召,进入我所陌生的福音广播,对中国大陆同工传福音。

“芝加哥远东证主协会”是“远东福音广播”2与“福音证主协会”3为了预防九七香港回归后,在香港的福音广播和文字事工可能受影响,这两个机构的带领人卢家駇牧师和薛孔奇先生,联合在芝加哥成立“芝加哥远东证主协会”,以跨机构构、跨媒体合作的方式,以福音广播为主,小册子为辅,帮助中国大陆同胞得闻福音,并被造就。

当时“芝加哥远东证主协会”与分布在香港、台湾、新加坡、加拿大多伦多和温哥华、以及美国加州的几个远东广播录音室一起配搭,制作福音广播节目。那个年代,福音广播对我来说是“新”的旧媒体,我离开台湾电视台新闻部的时候,已经进入数码制作(Digital Production);但是我蒙召加入的福音广播制作还停留在以类比录音(Analog Recording)录在大型盘带上,而后制作的剪辑是名副其实的在录制的盘带上用刀片“剪掉”不要的部分,再用胶带把录音盘带两头接起来。剪辑完的盘带会被复制成卡式录音带,寄到韩国、菲律宾和塞班岛的发射站发射到中国大陆。从节目制作到节目播出,大概历时半年。如果收到听众来信索取圣经或小册子,那可能又得至少半年。

当时觉得用这种“新”媒体服事,真是既委屈又难受。有一天在跟同工为节目制作的方法争执后,气冲冲地就去写辞职信,觉得实在待不下去了!信写到一半,有声音问我:“你在这里做什么?”我理直气壮的回应:“辞职呀!这种不尊重专业的工作,我不干了!”那声音又问:“你为什么在这里?”这一下就把我带回当初蒙召的情境,当初神借着门训《罗马书》查经呼召我这罪人服事祂,蒙召后,进入事奉工场前曾经软弱想反悔,但神借着灵修,用《路加福音》中的话警戒我,“耶稣说: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不配进神的国。”(路九62),并借着一个特别事件,让我知道祂要我做的是要“存到永恒”的。

是的,是神的爱与恩典临到我这罪人,我才有资格服事恩主! 结果我的辞职(Resign)后来变成神对我的Re-assign!这是刚开始“新”媒体服事时操练受教的心!

过了几年,福音广播迈入数码制作,而且也尝试Near Live Broadcasting,并与分布各地的录音室同工联合制作大型福音节目,那时候需要学习的新技术和节目制作新观念,更需要存受教的心来完成任务。八年后,芝加哥的录音室跟加州合并,神带领我进入另外两个领域的媒体事奉。

新媒体与社区福音外展

离开福音广播的事奉之后,当时在芝加哥当移民官的陈炽弟兄,连同李朝强牧师和赵约翰牧师,成立“荣神传播”,开始制作面向芝加哥本地的影音节目。我加入他们负责制作社区电视节目,并同时开始以开放家庭的方式,关怀教会附近的留学生、学生学者。

那时,当年的听众已经来到我们的社区,成为我们的邻舍。“荣神传播”的异象就是要借着电视节目把福音传进芝加哥的华人社区。我们租用少数族裔专属的无线电视频道,播出我们制作的福音预工节目和福音节目。节目名称是非常接地气的“芝城是我家”,节目栏目有“我家私房菜”、以短剧呈现的认识美国文化栏目、移民法律问答、福音专题讲解。我在做节目串联的时候,我的口白是“我是你的邻居妙娴……愿神祝福你和你的家……如果你对今天节目有任何意见或需要帮助,欢迎你打我的手机…….”

电视对我来说并不新,但手机却是新的联系工具,与观众借着电视节目和手机联结,是新的互动方法。记得第一次接到观众打来的电话,真是激动得几乎掉下眼泪!以前遥在天际的阅听人,如今却那么直接地跟我讲上话!这些来电的观众里,有的表达对节目的意见,也有的需要被探访和关怀。当时我们提供的是“一条龙”的服事,既制作电视节目,也关怀探访,后来需要越来越大,我们就把部分来电的观众转介到他们附近的教会,并邀请他们参加刚开始的福音营。

也有一些住在我们家和我们教会附近的观众,在菜市场或图书馆遇到我,就会好奇地问:“你是否那个在芝城是我家节目里的妙娴…….”接着我们就开始聊买菜、聊孩子、聊探亲的长辈、聊留学的苦闷,这些聊天的内容丰富了我们的节目内容,这些因社区电视节目而认识的观众,也进入我们家的家庭查经聚会。

这些来电的观众或偶遇的观众,有的是被忧郁症折磨的新移民,有的是被留学生丈夫家暴的陪读妻子,也有的想寻求政治庇护留在美国的非法移民…….透过社区电视节目,他们听到福音,也跟基督徒有面对面的接触,有些就在社区福音节目、手机跟进、教会培育的联手服事下,决志信主!而在我们家的查经聚会,神也不断带领其他同工加入,几年后,就在我们本来只有粤语和英语堂的教会,开拓了服事中国留学生学者及家眷的华语堂。

在这个阶段,神要我学习的是,如何使用大众媒体(电视节目)面向小众(芝加哥华人),并透过个人布道、教会培育把人领到神面前、并培育他们继续跟从主基督。这阶段有许多失败,但仍然借着操练受教的心,不断在失败中学习,而当中许多宝贵的功课,帮助我进入下一个阶段的服事——进入城区校园服事。

新媒体与校园事工

当我们教会华语堂聘牧完成两年后,事工已走上轨道,神借着我们教会一个神学生家庭,把我们家与城区Asian Campus Church的董事们连结,面谈后两周,我们就从郊区的家,进驻城区校园。

这个时期,手机已经超越电话联络的用途,成为“微媒体”(微信、微博)和脸书等社交媒体的工具;我也开始改用智能手机(smart phone),进入社交媒体“潜水”或发言;过去面对面的家访,渐渐在社交媒体线上进行。当时校园团契的微媒体是面向校园大众的窗户,而团契的脸书是属于封闭性社团,是来过团契,对信仰有追求的小众才能加入;避免团契的脸书过于公开成为无法管理的局面。我们会把每周的团契灵修、聚会精华、信仰讨论放在脸书上,一些已经比较久远的资料或记录,我们会存放在团契的网站。

当初采用脸书的时候,曾经有同工质疑,团契里中国大陆背景的朋友是否愿意使用脸书这个对他们来说的“新”媒体,感谢神,有疑虑的同工愿意尝试。实验证明,当我们借着微媒体建立初步关系,在面对面的个人碰触中产生生命互动,愿意来团契的朋友就开始跨出他们的舒适圈,尝试用脸书这个新媒体。

这个阶段,使用社交媒体是我过去专业经验所没有涵盖的新领域,感谢当年的学生同工,耐心地给我这个老人家扫盲,与大家不断地摸索,如何借着新媒体来履行校园宣教的使命。知道得越多,越认识到自己对于新媒体的认知是那么的少,极度需要操练受教的心。在城区校园服事六年后,也就是两年前,我进入动员宣教的机构服事才发现,受教的心更大大地被挑战!

新媒体与动员普世宣教

去年我加入了芝加哥的基督教机构“芝华宣道”,开始新领域的服事。芝华宣道当初成立的异象是“联合众教会,履行大使命,建立胸怀普世的宣教基地”;二十年过去,芝华宣道在已有的异象上,更具体的落实“推动以教会为本的宣教”、“动员教会参与跨文化宣教”、“协助教会建立跨代事工”,而新媒体则是落实这些目标的工具之一。

芝华宣道的新媒体事工才刚开始,还在跌跌撞撞的阶段。

两年前,在“普世佳音”同工的相助下,“芝华宣道”开始学习设立微信公众号“芝道地极”,推送与宣教策略、宣教行动实践及反思有关的文章。除了转载以外,我们也采集芝加哥及中西部各教会的宣教实践心得,供彼此交流,激发为主跨出去的宣教行动。

我们曾经报导过芝加哥各华人教会与机构的宣教行动和宣教事工模式:例如,蒙古短宣初探;西非布吉纳法索(Burkina Faso)短宣;密州Dearborn穆邻社区的跨文化体验;城区新形态的跨代教会;在年轻人当中创造话语空间的茶堂;新世代原创诗歌敬拜团;生生不息的司提反关怀事工;大公司里的华人职场团契等等。部分报导推出之后,联结了芝加哥区一些对类似事工有负担的弟兄姐妹彼此交流,甚至一起配搭。

未来几年,芝华宣道在使用新媒体动员宣教上,将会聚焦在借着新媒体协助芝加哥及中西部华人弟兄姐妹提升文化智商(Culture Intelligence,简称CQ)4,促进接触非华人文化的意愿,接纳非华人文化,进而能预备好基本的心态与沟通技能,进入非华人文化的处境(本地或远方),分享福音,实践普世宣教。

这实在是又大又难的事!当年,耶利米还囚在护卫兵的院内,耶和华的话第二次临到他说: “成就的是耶和华,造作、为要建立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是祂的名。祂如此说:你求告我,我就应允你,并将你所不知道、又大又难的事指示你。”(耶三十三2-3)求神赐给我们一颗受教者的心,领受祂的指示!

结语

从短波到微信,无论传递福音信息的媒体如何更新,宣教的关键仍然是传扬十架者受教的心。无论事奉的岗位和角色如何更换,宣教的脚踪不容退后。“主耶和华开通我的耳朵;我并没有违背,也没有退后。”(赛五十5)

备注:
1老三台指的是台湾在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所创办的三家无线电视台。
2远东广播公司自1945年成立,持守神所赐“借广播传基督 到地极”的异象与使命,用无线电波向全世界播放福音信息。至今,远东广播通过短波、中波和调频(FM)电台,以近百种语言,向全世界三分之二的人口传送福音。香港远东广播公司于1958年成立,透过良友、益友电台,向中国内地同胞广播福音信息,牧养群羊、装备信徒领袖。随着政治、经济和社会的转变,以及资讯科技的进步,今年香港和美国的远东广播积极拓展以广播为主轴的多元媒体事工。
3福音证主协会的使命主要透过出版和培训,装备合神心意的领袖实践大使命和大诫命。
4文化智商是指一个人在新文化情境下的有效调适能力,其中包括认知、动机及行为三大要素。认知是指个人具有觉察和了解新文化的认知弹性、推理能力,以及重新建构自我概念与整合多元文化知识的能力。除了认知外,个人也需要拥有足够的动机来运用这些文化知识。

作者为生于香港的60后,在台湾完成大学教育后,任电视新闻节目执行制作。90年代到纽约攻读节目策略,毕业后蒙神呼召全职事奉,先后在福音广播、社区电视及校园服事;目前在动员宣教的芝华宣道事奉。一夫两儿女。

___________________

扫一扫或长按以下二维码(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为基督赢得这世代的华人知识分子,好文不断哦。更多文章请登录: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