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短波到微信——古舊十架傳揚者的受教心    /蘇妙嫻

 
 
 

「主耶和華賜我受教者的舌頭,使我知道怎樣用言語扶助疲乏的人。主每早晨提醒,提醒我的耳朵,使我能聽,像受教者一樣。」(賽五十4)

舊約時代,神藉著先知(如:以賽亞)作為傳達神話語的媒介;有意思的是,以賽亞這個「自媒體」的陳述,他能用言語扶助疲乏的人,是因為耶和華神賜給他受教者的「舌頭」(傳遞信息的工具),而其中首要關鍵不在于傳遞信息的工具——舌頭「言語」,而在於傳達信息者「受教的心」– 一顆謙卑聆聽神話語的心。

不要誤會,傳媒工具並非不重要,但筆者想要強調的是基督徒需要以謙卑的心聆聽神,注意祂要我們「聽見」祂所看見的,包括:禾場的改變、科技帶來傳媒的更新、要藉著這些不斷更新的媒體傳遞什麼信息,就如當年耶利米先知所表明的,「於是耶和華伸手按我的口,對我說:我已將當說的話傳給你。」(耶一9)若沒有受教者的生命,我們如何領受神要我們傳遞的「當說的話」。

二十五年前,上個世紀九十年代,神呼召我離開新聞專業的職場,進入福音廣播全職服事,透過短波和中波「藉廣播傳基督到地極」;新世紀開始,神帶領大批留學生、訪問學者及家眷來到北美,神引領我藉著少數族裔電視頻道,製作面向芝加哥華人的社區電視節目,并同時協助我們在郊區的教會建立以中國學生學者為主體的國語堂;之後,神帶領我們家搬進芝加哥城區校園,住在校園裡與學生學者建立生命共同體,并藉著臉書(Facebook)和微信(WeChat)等社交媒體輔助福音外展和建造年輕人的生命;兩年前,神開了另一個門,讓我學習如何藉媒體動員華人教會參與普世宣教。

每個事奉階段都要學習掌握「新」媒體,向「新」群體,傳遞古舊十架;無論是藉著短波或微信,要傳遞基督長闊高深的愛,傳遞者受教的生命是主要的關鍵。

「新」媒體與福音廣播

上世紀90年代初,神呼召我加入「芝加哥遠東證主協會」,藉短波和中波向在中國的同胞傳福音。到紐約攻讀廣播電視節目策略之前,我在台灣的「老三台」1 時代,製作電視新聞節目,面向的是台灣民眾。原本計劃到紐約取得碩士學位之後,我就回台灣或我的原居地香港,做廣播電視節目的策劃工作。但神的意念高過我的意念,後來蒙神呼召,進入我所陌生的福音廣播,對中國大陸同工傳福音。

「芝加哥遠東證主協會」是「遠東福音廣播」2與「福音證主協會」3為了預防九七香港回歸後,在香港的福音廣播和文字事工可能受影響,這兩個機構的帶領人盧家駇牧師和薛孔奇先生,聯合在芝加哥成立「芝加哥遠東證主協會」,以跨機構構、跨媒體合作的方式,以福音廣播為主,小冊子為輔,幫助中國大陸同胞得聞福音,並被造就。

當時「芝加哥遠東證主協會」與分佈在香港、台灣、新加坡、加拿大多倫多和溫哥華、以及美國加州的幾個遠東廣播錄音室一起配搭,製作福音廣播節目。那個年代,福音廣播對我來說是「新」的舊媒體,我離開台灣電視台新聞部的時候,已經進入數碼製作(Digital Production);但是我蒙召加入的福音廣播製作還停留在以類比錄音(Analog Recording)錄在大型盤帶上,而後製作的剪輯是名副其實的在錄制的盤帶上用刀片「剪掉」不要的部分,再用膠帶把錄音盤帶兩頭接起來。剪輯完的盤帶會被複製成卡式錄音帶,寄到韓國、菲律賓和塞班島的發射站發射到中國大陸。從節目製作到節目播出,大概歷時半年。如果收到聽眾來信索取聖經或小冊子,那可能又得至少半年。

當時覺得用這種「新」媒體服事,真是既委屈又難受。有一天在跟同工為節目製作的方法爭執後,氣沖沖地就去寫辭職信,覺得實在待不下去了!信寫到一半,有聲音問我:「你在這裡做什麼?」我理直氣壯的回應:「辭職呀!這種不尊重專業的工作,我不幹了!」那聲音又問:「你為什麼在這裡?」這一下就把我帶回當初蒙召的情境,當初神藉著門訓《羅馬書》查經呼召我這罪人服事祂,蒙召後,進入事奉工場前曾經軟弱想反悔,但神藉著靈修,用《路加福音》中的話警戒我,「耶穌說:手扶著犁向後看的,不配進神的國。」(路九62),並藉著一個特別事件,讓我知道祂要我做的是要「存到永恆」的。

是的,是神的愛與恩典臨到我這罪人,我才有資格服事恩主! 結果我的辭職(Resign)後來變成神對我的Re-assign!這是剛開始「新」媒體服事時操練受教的心!

過了幾年,福音廣播邁入數碼製作,而且也嘗試Near Live Broadcasting,並與分佈各地的錄音室同工聯合製作大型福音節目,那時候需要學習的新技術和節目製作新觀念,更需要存受教的心來完成任務。八年後,芝加哥的錄音室跟加州合併,神帶領我進入另外兩個領域的媒體事奉。

新媒體與社區福音外展

離開福音廣播的事奉之後,當時在芝加哥當移民官的陳熾弟兄,連同李朝強牧師和趙約翰牧師,成立「榮神傳播」,開始製作面向芝加哥本地的影音節目。我加入他們負責製作社區電視節目,並同時開始以開放家庭的方式,關懷教會附近的留學生、學生學者。

那時,當年的聽眾已經來到我們的社區,成為我們的鄰舍。「榮神傳播」的異象就是要藉著電視節目把福音傳進芝加哥的華人社區。我們租用少數族裔專屬的無線電視頻道,播出我們製作的福音預工節目和福音節目。節目名稱是非常接地氣的「芝城是我家」,節目欄目有「我家私房菜」、以短劇呈現的認識美國文化欄目、移民法律問答、福音專題講解。我在做節目串聯的時候,我的口白是「我是你的鄰居妙嫻……愿神祝福你和你的家……如果你對今天節目有任何意見或需要幫助,歡迎你打我的手機…….」

電視對我來說並不新,但手機卻是新的聯繫工具,與觀眾藉著電視節目和手機聯結,是新的互動方法。記得第一次接到觀眾打來的電話,真是激動得幾乎掉下眼淚!以前遙在天際的閱聽人,如今卻那麼直接地跟我講上話!這些來電的觀眾裡,有的表達對節目的意見,也有的需要被探訪和關懷。當時我們提供的是「一條龍」的服事,既製作電視節目,也關懷探訪,後來需要越來越大,我們就把部分來電的觀眾轉介到他們附近的教會,並邀請他們參加剛開始的福音營。

也有一些住在我們家和我們教會附近的觀眾,在菜市場或圖書館遇到我,就會好奇地問:「你是否那個在芝城是我家節目裡的妙嫻…….」接著我們就開始聊買菜、聊孩子、聊探親的長輩、聊留學的苦悶,這些聊天的內容豐富了我們的節目內容,這些因社區電視節目而認識的觀眾,也進入我們家的家庭查經聚會。

這些來電的觀眾或偶遇的觀眾,有的是被憂鬱症折磨的新移民,有的是被留學生丈夫家暴的陪讀妻子,也有的想尋求政治庇護留在美國的非法移民…….透過社區電視節目,他們聽到福音,也跟基督徒有面對面的接觸,有些就在社區福音節目、手機跟進、教會培育的聯手服事下,決志信主!而在我們家的查經聚會,神也不斷帶領其他同工加入,幾年後,就在我們本來只有粵語和英語堂的教會,開拓了服事中國留學生學者及家眷的華語堂。

在這個階段,神要我學習的是,如何使用大眾媒體(電視節目)面向小眾(芝加哥華人),並透過個人佈道、教會培育把人領到神面前、並培育他們繼續跟從主基督。這階段有許多失敗,但仍然藉著操練受教的心,不斷在失敗中學習,而當中許多寶貴的功課,幫助我進入下一個階段的服事——進入城區校園服事。

新媒體與校園事工

當我們教會華語堂聘牧完成兩年後,事工已走上軌道,神藉著我們教會一個神學生家庭,把我們家與城區Asian Campus Church的董事們連結,面談後兩週,我們就從郊區的家,進駐城區校園。

這個時期,手機已經超越電話聯絡的用途,成為「微媒體」(微信、微博)和臉書等社交媒體的工具;我也開始改用智能手機(smart phone),進入社交媒體「潛水」或發言;過去面對面的家訪,漸漸在社交媒體線上進行。當時校園團契的微媒體是面向校園大眾的窗戶,而團契的臉書是屬於封閉性社團,是來過團契,對信仰有追求的小眾才能加入;避免團契的臉書過於公開成為無法管理的局面。我們會把每週的團契靈修、聚會精華、信仰討論放在臉書上,一些已經比較久遠的資料或記錄,我們會存放在團契的網站。

當初採用臉書的時候,曾經有同工質疑,團契裡中國大陸背景的朋友是否願意使用臉書這個對他們來說的「新」媒體,感謝神,有疑慮的同工願意嘗試。實驗證明,當我們藉著微媒體建立初步關係,在面對面的個人碰觸中產生生命互動,願意來團契的朋友就開始跨出他們的舒適圈,嘗試用臉書這個新媒體。

這個階段,使用社交媒體是我過去專業經驗所沒有涵蓋的新領域,感謝當年的學生同工,耐心地給我這個老人家掃盲,與大家不斷地摸索,如何藉著新媒體來履行校園宣教的使命。知道得越多,越認識到自己對於新媒體的認知是那麼的少,極度需要操練受教的心。在城區校園服事六年後,也就是兩年前,我進入動員宣教的機構服事才發現,受教的心更大大地被挑戰!

新媒體與動員普世宣教

去年我加入了芝加哥的基督教機構「芝華宣道」,開始新領域的服事。芝華宣道當初成立的異象是「聯合眾教會,履行大使命,建立胸懷普世的宣教基地」;二十年過去,芝華宣道在已有的異象上,更具體的落實「推動以教會為本的宣教」、「動員教會參與跨文化宣教」、「協助教會建立跨代事工」,而新媒體則是落實這些目標的工具之一。

芝華宣道的新媒體事工才剛開始,還在跌跌撞撞的階段。

兩年前,在「普世佳音」同工的相助下,「芝華宣道」開始學習設立微信公眾號「芝道地極」,推送與宣教策略、宣教行動實踐及反思有關的文章。除了轉載以外,我們也採集芝加哥及中西部各教會的宣教實踐心得,供彼此交流,激發為主跨出去的宣教行動。

我們曾經報導過芝加哥各華人教會與機構的宣教行動和宣教事工模式:例如,蒙古短宣初探;西非布吉納法索(Burkina Faso)短宣;密州Dearborn穆鄰社區的跨文化體驗;城區新形態的跨代教會;在年輕人當中創造話語空間的茶堂;新世代原創詩歌敬拜團;生生不息的司提反關懷事工;大公司裡的華人職場團契等等。部分報導推出之後,聯結了芝加哥區一些對類似事工有負擔的弟兄姐妹彼此交流,甚至一起配搭。

未來幾年,芝華宣道在使用新媒體動員宣教上,將會聚焦在藉著新媒體協助芝加哥及中西部華人弟兄姐妹提升文化智商(Culture Intelligence,簡稱CQ)4,促進接觸非華人文化的意願,接納非華人文化,進而能預備好基本的心態與溝通技能,進入非華人文化的處境(本地或遠方),分享福音,實踐普世宣教。

這實在是又大又難的事!當年,耶利米還囚在護衛兵的院內,耶和華的話第二次臨到他說: 「成就的是耶和華,造作、為要建立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是祂的名。祂如此說:你求告我,我就應允你,並將你所不知道、又大又難的事指示你。」(耶三十三2-3)求神賜給我們一顆受教者的心,領受祂的指示!

結語

從短波到微信,無論傳遞福音信息的媒體如何更新,宣教的關鍵仍然是傳揚十架者受教的心。無論事奉的崗位和角色如何更換,宣教的腳蹤不容退後。「主耶和華開通我的耳朵;我並沒有違背,也沒有退後。」(賽五十5)

備註:
1老三台指的是台灣在二十世紀六、七十年代所創辦的三家無線電視台。
2遠東廣播公司自1945年成立,持守神所賜「藉廣播傳基督 到地極」的異象與使命,用無線電波向全世界播放福音信息。至今,遠東廣播通過短波、中波和調頻(FM)電台,以近百種語言,向全世界三分之二的人口傳送福音。香港遠東廣播公司於1958年成立,透過良友、益友電台,向中國內地同胞廣播福音信息,牧養群羊、裝備信徒領袖。隨著政治、經濟和社會的轉變,以及資訊科技的進步,今年香港和美國的遠東廣播積極拓展以廣播為主軸的多元媒體事工。
3福音證主協會的使命主要透過出版和培訓,裝備合神心意的領袖實踐大使命和大誡命。
4文化智商是指一個人在新文化情境下的有效調適能力,其中包括認知、動機及行為三大要素。認知是指個人具有覺察和了解新文化的認知彈性、推理能力,以及重新建構自我概念與整合多元文化知識的能力。除了認知外,個人也需要擁有足夠的動機來運用這些文化知識。

作者為生於香港的60後,在台灣完成大學教育後,任電視新聞節目執行製作。90年代到紐約攻讀節目策略,畢業後蒙神呼召全職事奉,先後在福音廣播、社區電視及校園服事;目前在動員宣教的芝華宣道事奉。一夫兩兒女。

掃一掃或長按以下二維碼(識別圖中二維碼),關注使者雜誌微信公眾號:為基督贏得這世代的華人知識分子,好文不斷哦。更多文章請登錄: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