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神所命定的安居所    /萧丽华

 
 
 

——从毗努伊勒到伯特利

xiao-1

“神对雅各说:起来!上伯特利去,住在那里;要在那里筑一座坛给神,就是你逃避你哥哥以扫的时候向你显现的那位。雅各就对他家中的人并一切与他同在的人说:你们要除掉你们中间的外邦神,也要自洁,更换衣裳。我们要起来,上伯特利去,在那里我要筑一座坛给神,就是在我遭难的日子应允我的祷告、在我行的路上保佑我的那位。他们就把外邦人的神像和他们耳朵上的环子交给雅各;雅各都藏在示剑那里的橡树底下。”(创三十五1-4)

提到雅各,大家都必然会想起毗努伊勒这个地方。雅各在那里与神面对面摔交,直到神为他祝福为止。圣经中你还能数得出多少位先贤曾经与神面对面接触的呢?并且,神在毗努伊勒为雅各改名为以色列,所以毗努伊勒是在雅各人生曾经逗留过的众多地方中最为重要的。不过,除了毗努伊勒,有另一个跟雅各有关的地方非常吸引我的注视,那就是位于示剑、藏着雅各家中外邦神像的那株橡树。

示剑城是雅各人生中一段惊险的插曲,在未思想发生于示剑的事之前,我们要去问:为什么雅各会停留在示剑城?

神的吩咐

在《创世记》三十一章,圣经记述了神在雅各痛苦的日子向他说话。当时雅各仍住在他舅父拉班那里,但俩人的关系渐渐紧张起来,神就对他说:“你要回你祖、你父之地,到你亲族那里去,我必与你同在。”(创三十一3)又在梦中对他说:“我是伯特利的神;你在那里用油浇过柱子,向我许过愿。现今你起来,离开这地,回你本地去吧!”(创三十一13)

神向他说话时,自称为“伯特利的神”。伯特利是离别是巴不远的地方。雅各年轻的时候,因得罪哥哥逃亡离开位于别是巴的父家,途经伯特利,而神就在伯特利首次向雅各说话。随着时间过去,在《创世记》三十一章的雅各已经有了妻儿子女,并大量牲畜、仆婢,但拉班却是他的威胁。就在这么一个人生光景下,神以“伯特利的神”的身分再度与雅各说话,要他离开拉班,回去父家。

神的话很清楚,不是要他去别的地方,乃是他的本地父家。并且,神提醒他,他曾经在伯待利立了一块石头,然后许愿说,若果神使他平平安安回到他父亲的家,那石头所在之地必作神的殿。圣经的读者读到这里,想必会期盼着雅各离开拉班、回去伯特利,在那里为神筑坛。

人的选择

故事发展下去大家都知晓,雅各要回父家,必须首先知道他哥哥以扫对他的杀害之心消退了没有。在见以扫之前,雅各非常困扰不安,毗努伊勒的一段就发生了。神在那里为雅各祝福,而最后雅各得到了以扫的原谅。

毗努伊勒的故事带出了雅各的信,并神的回应。如此美丽动人的一幕,却有一段非常令人不解的下文。

雅各与以扫离别前,声称自己会带着家人和牲畜,量力地慢慢前行,直到抵达以扫的居所,但他说过了这话后却没有真的那么做,而他也没有回去他父亲以撒那里。不晓得为什么,与以扫见面和好之后,雅各去了疏割。疏割位于约旦河河谷,大概是肥沃之地,雅各在那里为自己盖造房屋,并为牲畜搭棚。稍后,他再向西推进,到了示剑。示剑是一座城,雅各用了一百块银子买地,在城东支帐棚居住。当时,他依然拥有大量的牲畜。

雅各在疏割和示剑盖房买地,似有安顿下来的意图。当时的雅各到底在想什么?他是否在想,住在示剑城周边是左右逢源的美好:左边是城市,右边是约旦河的水源与平原,既可以维持畜牧,也可以享受城市的好处?不过,这些纯粹是笔者的揣测。有一点我们可以肯定的是离开以扫之后,雅各的人生首次自己当家作主,不再受人牵制。神救他脱离拉班和以扫的威胁,使他得到了人生下半场的绝对主权,而他则选择了疏割与示剑为安居地。

在示剑筑坛

雅各在示剑买地之后,才为神筑了一座坛。讽刺地,这座坛筑好之后,雅各并没有生活得更有平安,乃是更糟:他的女儿底拿被哈抹的儿子示剑玷污了,他的儿子们为了报仇用计杀害了全城的男丁。关于这件事,有几点叫我们大大诧异:

1.当雅各见知女儿受辱之后,他竟然闭口不言,要等他的儿子从田野回来才让他们跟哈抹相议。在示剑居住的雅各,为何失去了当家断事的角色?他不单不是处理家事的主人,更严重的是,他不是家庭的道德指标和道德支柱。他在道德低下的迦南地生活,又容让儿女跟当地人打交道,到底有没有思考过那些伤风败德的文化对他本人、他的家庭,以及他与神之间的影响?当事情临到的一刹,他为何不作任何反应,没有立场和想法?

2.他的儿子竟然诱骗示剑城的男子去行割礼,在他们伤口疼痛的时候把他们杀尽。也许割礼在迦南人中有别的意义,但对雅各一家来说,割礼是神与亚伯拉罕立约的标记,雅各的儿子岂能用如此神圣的约作为欺骗并滥杀无辜的手段?雅各虽在示剑为神筑坛,他的儿子到底有多少敬畏神的心?

3.他的儿子们没有一套和谐的道德观。一方面他们不可以接受妹妹被人玷污后才被迎娶,一方面又容许自己滥杀无辜来报仇。

4.最后,当雅各得知儿子的所作所为后,他没有说:你们竟然羞辱了神的名!他乃是说:你们连累我有了臭名!他的话让我们感受到,他对他本人的荣辱很重视,但我们却看不出,他对神的荣辱也有相等的重视。

这样子,继毗努伊勒之后,雅各在示剑又陷入了人生另一次危机。我但愿这不是你跟我人生的写照!

我们在北美居住的信徒都尝过漂洋过海的滋味,当中不少也许跟笔者一样,在美国生活期间不知搬了多少次家。每次搬家后的安顿都需要时间,都成为我们人生的特别回忆。我们有否想过,我们花尽力气去建造的那个家,若非神所喜悦的,一切的劳苦岂非成为人生的讽刺与遗憾?在示剑筑坛的雅各,可能是我们自己的属灵光景。我们不是不认识神,也不是从未与神面对面。我们很努力在一个神没有吩咐我们去的地方安居,甚至在那里敬拜祂,到最后却无法真正活出祂为我们预备的美好人生。

神为人定居所

一个人的脚踪,记录了他一生的选择,也同时记录了他与神的关系。从起初,神呼召亚伯拉罕的时候,就是要他选择神要给他安居的地方,这就是信仰的真起点。

信是什么?华人牧者大多很注重基督徒有高度的个人道德操守。我曾认识一位牧者常常劝诫信徒不要接触色情资讯,但如果把基督徒等同于道德持守者,并不能完全涵盖基督徒的真义。
在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所处的年代,迦南地的人还没有社会条件让他们衍生出一个像今日美国这样的国家。一个地区,没有王、没有法律、没有教育制度,是很难发展出一套遍地通行、为人接受的道德系统。我们批评雅各和他的儿子容易,倘若我们自己活在那上古之时那个人人任意而为的年代,我们可能活得比任何人更败坏!然而,神是在那么一个时代开始呼召人的。也许,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跟我们今天心目中的义人是有距离,但神对他们所要求的不过环绕着一点:以祂指示他们的地方作为居所!

如果我们把神自己视为我们人生的居所和产业,我们也会甘心遵行祂提出的道德诫命,反过来却不然。一个可以向色情资讯说不的人,不一定愿意把家庭与事业都诚实地交付神!

伯特利的神

雅各的儿子在示剑灭城报仇之后,神再次与雅各对话。神没有用严厉的话谴责雅各,只对他说:“起来!上伯特利去,住在那里;要在那里筑一座坛给神,就是你逃避你哥哥以扫的时候向你显现的那位。”(创三十五1)

你看,神在雅各人生再度陷入危机的时候,又再向他重申一个最为基本的要求:住在那里。神要雅各回到伯特利,住在那里!神要雅各住在神为他选择的地方。这次,雅各有什么反应?这次,他终于站在一家之主的地位,对他家中的人并一切与他同在的人说:“你们要除掉你们中间的外邦神,也要自洁,更换衣裳。我们要起来,上伯特利去,在那里我要筑一座坛给神,就是在的遭难的日子应允我的祷告、在我行的路上保佑我的那位。”(创三十五2-3)

雅各以上所说的话很有意思,也反映出他人生的改变。当他要求家人及一切与他同行的人自洁、更换衣裳的时候,我们看出他正在承担道德支柱的角色。他这种人生角色的改变,是基于一个出发点:我们要起来,上伯特利去,在那里我要筑一座坛给神。雅各明白他的人生要走下去,就必须往神所指示的地方去;他的人生要走下去,就必须确定他本人与他的家人向神有一份真诚的敬畏与投靠。

于是,雅各家的人就把外邦人的神像和他们耳朵上的环子交给雅各,雅各将之藏在示剑一株橡树底下,才动身前往伯特利。伯特利位于山地,对拥有大量牲畜的雅各而言,也许不是一个很理想的安居地,但他还是在那里住下了,并为神筑了一座坛。其后,神在伯特利多次向雅各显现说话。其中一次神对他说:你的名原是雅各,从今以后不要再叫雅各,要叫以色列。你看,早在毗努伊勒神就吩咐他改名了,他倒在伯特利才真真正正把名改过来。

相信每位信徒的生命中,都有过一段由毗努伊勒到伯特利的路。我们是否清楚明白神对我们的心意,并定意活在其中?而我们藏在橡树下的又是什么?愿神在我们一切的波折中,使我们有所得着与成长。

作者来自香港,后前往美国深造物理学,毕业后定居美国,现居田纳西州。中学时期信主,目前专注于写作。

___________________

扫一扫或长按以下二维码(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为基督赢得这世代的华人知识分子,好文不断哦。更多文章请登录: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
 
重要公告
從2021年起,使者雜誌文章及電子PDF將發佈在使者新網站:afcministry.org,本站將不再更新。歡迎前往我們的新網站瀏覽更多內容。
我們將在新網站持續更新聘牧專欄,有任何變動請聯繫:am@afcinc.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