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神所命定的安居所    /蕭麗華

 
 
 

——從毗努伊勒到伯特利

xiao-1

「神對雅各說:起來!上伯特利去,住在那裡;要在那裡築一座壇給神,就是你逃避你哥哥以掃的時候向你顯現的那位。雅各就對他家中的人並一切與他同在的人說:你們要除掉你們中間的外邦神,也要自潔,更換衣裳。我們要起來,上伯特利去,在那裡我要築一座壇給神,就是在我遭難的日子應允我的禱告、在我行的路上保佑我的那位。他們就把外邦人的神像和他們耳朵上的環子交給雅各;雅各都藏在示劍那裡的橡樹底下。」(創三十五1-4)

提到雅各,大家都必然會想起毗努伊勒這個地方。雅各在那裡與神面對面摔跤,直到神為他祝福為止。聖經中你還能數得出多少位先賢曾經與神面對面接觸的呢?並且,神在毗努伊勒為雅各改名為以色列,所以毗努伊勒是在雅各人生曾經逗留過的眾多地方中最為重要的。不過,除了毗努伊勒,有另一個跟雅各有關的地方非常吸引我的注視,那就是位於示劍、藏著雅各家中外邦神像的那株橡樹。

示劍城是雅各人生中一段驚險的插曲,在未思想發生於示劍的事之前,我們要去問:為什麼雅各會停留在示劍城?

神的吩咐

在《創世記》三十一章,聖經記述了神在雅各痛苦的日子向他說話。當時雅各仍住在他舅父拉班那裡,但倆人的關係漸漸緊張起來,神就對他說:「你要回你祖、你父之地,到你親族那裡去,我必與你同在。」(創三十一3)又在夢中對他說:「我是伯特利的神;你在那裡用油澆過柱子,向我許過願。現今你起來,離開這地,回你本地去吧!」(創三十一13)

神向他說話時,自稱為「伯特利的神」。伯特利是離別是巴不遠的地方。雅各年輕的時候,因得罪哥哥逃亡離開位於別是巴的父家,途經伯特利,而神就在伯特利首次向雅各說話。隨著時間過去,在《創世記》三十一章的雅各已經有了妻兒子女,並大量牲畜、僕婢,但拉班卻是他的威脅。就在這麼一個人生光景下,神以「伯特利的神」的身分再度與雅各說話,要他離開拉班,回去父家。

神的話很清楚,不是要他去別的地方,乃是他的本地父家。並且,神提醒他,他曾經在伯待利立了一塊石頭,然後許願說,若果神使他平平安安回到他父親的家,那石頭所在之地必作神的殿。聖經的讀者讀到這裡,想必會期盼著雅各離開拉班、回去伯特利,在那裡為神築壇。

人的選擇

故事發展下去大家都知曉,雅各要回父家,必須首先知道他哥哥以掃對他的殺害之心消退了沒有。在見以掃之前,雅各非常困擾不安,毗努伊勒的一段就發生了。神在那裡為雅各祝福,而最後雅各得到了以掃的原諒。

毗努伊勒的故事帶出了雅各的信,並神的回應。如此美麗動人的一幕,卻有一段非常令人不解的下文。

雅各與以掃離別前,聲稱自己會帶著家人和牲畜,量力地慢慢前行,直到抵達以掃的居所,但他說過了這話後卻沒有真的那麼做,而他也沒有回去他父親以撒那裡。不曉得為什麼,與以掃見面和好之後,雅各去了疏割。疏割位於約旦河河谷,大概是肥沃之地,雅各在那裡為自己蓋造房屋,並為牲畜搭棚。稍後,他再向西推進,到了示劍。示劍是一座城,雅各用了一百塊銀子買地,在城東支帳棚居住。當時,他依然擁有大量的牲畜。

雅各在疏割和示劍蓋房買地,似有安頓下來的意圖。當時的雅各到底在想什麼?他是否在想,住在示劍城周邊是左右逢源的美好:左邊是城市,右邊是約旦河的水源與平原,既可以維持畜牧,也可以享受城市的好處?不過,這些純粹是筆者的揣測。有一點我們可以肯定的是離開以掃之後,雅各的人生首次自己當家作主,不再受人牽制。神救他脫離拉班和以掃的威脅,使他得到了人生下半場的絕對主權,而他則選擇了疏割與示劍為安居地。

在示劍築壇

雅各在示劍買地之後,才為神築了一座壇。諷刺地,這座壇築好之後,雅各並沒有生活得更有平安,乃是更糟:他的女兒底拿被哈抹的兒子示劍玷污了,他的兒子們為了報仇用計殺害了全城的男丁。關於這件事,有幾點叫我們大大詫異:

1.當雅各見知女兒受辱之後,他竟然閉口不言,要等他的兒子從田野回來才讓他們跟哈抹相議。在示劍居住的雅各,為何失去了當家斷事的角色?他不單不是處理家事的主人,更嚴重的是,他不是家庭的道德指標和道德支柱。他在道德低下的迦南地生活,又容讓兒女跟當地人打交道,到底有沒有思考過那些傷風敗德的文化對他本人、他的家庭,以及他與神之間的影響?當事情臨到的一剎,他為何不作任何反應,沒有立場和想法?

2.他的兒子竟然誘騙示劍城的男子去行割禮,在他們傷口疼痛的時候把他們殺盡。也許割禮在迦南人中有別的意義,但對雅各一家來說,割禮是神與亞伯拉罕立約的標記,雅各的兒子豈能用如此神聖的約作為欺騙並濫殺無辜的手段?雅各雖在示劍為神築壇,他的兒子到底有多少敬畏神的心?

3.他的兒子們沒有一套和諧的道德觀。一方面他們不可以接受妹妹被人玷污後才被迎娶,一方面又容許自己濫殺無辜來報仇。

4.最後,當雅各得知兒子的所作所為後,他沒有說:你們竟然羞辱了神的名!他乃是說:你們連累我有了臭名!他的話讓我們感受到,他對他本人的榮辱很重視,但我們卻看不出,他對神的榮辱也有相等的重視。

這樣子,繼毗努伊勒之後,雅各在示劍又陷入了人生另一次危機。我但願這不是你跟我人生的寫照!

我們在北美居住的信徒都嚐過漂洋過海的滋味,當中不少也許跟筆者一樣,在美國生活期間不知搬了多少次家。每次搬家後的安頓都需要時間,都成為我們人生的特別回憶。我們有否想過,我們花盡力氣去建造的那個家,若非神所喜悅的,一切的勞苦豈非成為人生的諷刺與遺憾?在示劍築壇的雅各,可能是我們自己的屬靈光景。我們不是不認識神,也不是從未與神面對面。我們很努力在一個神沒有吩咐我們去的地方安居,甚至在那裡敬拜祂,到最後卻無法真正活出祂為我們預備的美好人生。

神為人定居所

一個人的腳蹤,記錄了他一生的選擇,也同時記錄了他與神的關係。從起初,神呼召亞伯拉罕的時候,就是要他選擇神要給他安居的地方,這就是信仰的真起點。

信是甚麼?華人牧者大多很注重基督徒有高度的個人道德操守。我曾認識一位牧者常常勸誡信徒不要接觸色情資訊,但如果把基督徒等同於道德持守者,並不能完全涵蓋基督徒的真義。
在亞伯拉罕、以撒和雅各所處的年代,迦南地的人還沒有社會條件讓他們衍生出一個像今日美國這樣的國家。一個地區,沒有王、沒有法律、沒有教育制度,是很難發展出一套遍地通行、為人接受的道德系統。我們批評雅各和他的兒子容易,倘若我們自己活在那上古之時那個人人任意而為的年代,我們可能活得比任何人更敗壞!然而,神是在那麼一個時代開始呼召人的。也許,亞伯拉罕、以撒和雅各跟我們今天心目中的義人是有距離,但神對他們所要求的不過環繞著一點:以祂指示他們的地方作為居所!

如果我們把神自己視為我們人生的居所和產業,我們也會甘心遵行祂提出的道德誡命,反過來卻不然。一個可以向色情資訊說不的人,不一定願意把家庭與事業都誠實地交付神!

伯特利的神

雅各的兒子在示劍滅城報仇之後,神再次與雅各對話。神沒有用嚴厲的話譴責雅各,只對他說:「起來!上伯特利去,住在那裡;要在那裡築一座壇給神,就是你逃避你哥哥以掃的時候向你顯現的那位。」(創三十五1)

你看,神在雅各人生再度陷入危機的時候,又再向他重申一個最為基本的要求:住在那裡。神要雅各回到伯特利,住在那裡!神要雅各住在神為他選擇的地方。這次,雅各有甚麼反應?這次,他終於站在一家之主的地位,對他家中的人並一切與他同在的人說:「你們要除掉你們中間的外邦神,也要自潔,更換衣裳。我們要起來,上伯特利去,在那裡我要築一座壇給神,就是在的遭難的日子應允我的禱告、在我行的路上保佑我的那位。」(創三十五2-3)

雅各以上所說的話很有意思,也反映出他人生的改變。當他要求家人及一切與他同行的人自潔、更換衣裳的時候,我們看出他正在承擔道德支柱的角色。他這種人生角色的改變,是基於一個出發點:我們要起來,上伯特利去,在那裡我要築一座壇給神。雅各明白他的人生要走下去,就必須往神所指示的地方去;他的人生要走下去,就必須確定他本人與他的家人向神有一份真誠的敬畏與投靠。

於是,雅各家的人就把外邦人的神像和他們耳朵上的環子交給雅各,雅各將之藏在示劍一株橡樹底下,才動身前往伯特利。伯特利位於山地,對擁有大量牲畜的雅各而言,也許不是一個很理想的安居地,但他還是在那裡住下了,並為神築了一座壇。其後,神在伯特利多次向雅各顯現說話。其中一次神對他說:你的名原是雅各,從今以後不要再叫雅各,要叫以色列。你看,早在毗努伊勒神就吩咐他改名了,他倒在伯特利才真真正正把名改過來。

相信每位信徒的生命中,都有過一段由毗努伊勒到伯特利的路。我們是否清楚明白神對我們的心意,並定意活在其中?而我們藏在橡樹下的又是什麼?願神在我們一切的波折中,使我們有所得著與成長。

作者來自香港,後前往美國深造物理學,畢業後定居美國,現居田納西州。中學時期信主,目前專注於寫作。

___________________

掃一掃或長按以下二維碼(識別圖中二維碼),關注使者雜誌微信公眾號:為基督贏得這世代的華人知識分子,好文不斷哦。更多文章請登錄: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