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居與華人教會宣教    /龔文輝

 
 
 

「散居」(diaspora)是「全球化」(Globalization)一大特徵,也是二十一世紀宣教的一大趨勢。 從聯合國人口分布(United Nations Population Division)提供的數據可知,現今世界76億人中,大約2.6億人(3.4%)不居於原出生地,已遷徙移居到其它國家或地區。人口增加統計資料顯示環球移民的大趨勢是從南半球移向北半球,自東移向西方。越是發達的國家與地區,其移民人數與比例越高,而且呈逐年增加的趨勢。其中特別顯著的現象是,華人已分布到世界各個地方,成為世界上最大的散居人口(diaspora population),總數達4600萬。許多專家學者預測,二十一世紀將是華人的世紀。經濟學家、政治學者、人類學家、宗教研究專家都認為散居華人將對全球經濟、文化帶來不可估量的影響。這裡要問的是,從聖經的角度,散居人口在宣教工作中是怎樣的角色?散居華人如何對普世宣教帶來衝擊與影響?

從聖經看「散居」(diaspora)

「散居」一詞,英文是diaspora,源自希臘文διασπορά(參約七35;雅一1;彼前一1)。聖經意指舊約時代分散的猶太人及新約時期分散的基督徒。縱觀整本聖經,我們會發現,這個詞不只有「散」的概念,同時也有「聚」的意思,「散」與「聚」是緊密相連的。自從神創立世界,直到將來在白色寶座前審判,祂的心意,都是渴慕「聚集」祂的兒女。在這個「聚集」的心意里,祂卻重復地以「散」來成就祂的「聚」。

「散聚」原是神的美善旨意

神創造天地萬物,一切都「看是好的」。(創一3, 10, 12, 18, 21, 24)然後,神在造人前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像、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使他們管理海裡的魚、空中的鳥、地上的牲畜,和全地,並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蟲。」(創一26)神按祂的形象造人之後,就「看著一切所造的都甚好」(創一31)。美善的神不止按照榮美形象造人,祂還有美善的旨意在祂所造的人身上:「神就賜福給他們,又對他們說:「要生養眾多,遍滿地面,治理這地,也要管理海裡的魚、空中的鳥,和地上各樣行動的活物。」(創一28)很清楚,「遍滿地面」,把人分散在各地方,這是神在創造人時就有的計劃,是神給人的賜福,是神美善的旨意!

後來,亞當在伊甸園犯罪墮落,罪從一人進入世界,亞當之子都成為罪人。(羅五12)是不是神就用「分散」來懲罰犯罪的人呢?不是!全知全能的神在造人之前就知道人會犯罪,在神美善的旨意與計劃中,神通過「散」來管教,通過「聚」來召罪人經歷順從的祝福。如猶太散聚學者Tuvya Zaretsky所說:「從神學角度來看,他們成為分散之民是神的旨意。」

聖經學者Narry F. Santos提到在舊約聖經里七個希伯來文字根「分散」的意思,這七個字在舊約共出現了約四百三十次,差不多覆蓋了每部舊約書卷。其中特別明確表達人的「散居」的詞有兩個:חדַנָ (nâdach)和ץוּפּ (pûts),分別出現五十三次與六十七次,「散居」的主題貫穿在舊約之中,特別典型的例證在《申命記》、《耶利米書》、《以賽亞書》和《以西結書》這四部書卷中。

「散居」חדַנָ(nâdach)一詞首先出現在關於律法的書《申命記》里,共有十次;「散居」ץוּפּ (pûts)也三次出現在這部書卷里。我們可以清楚看到,上帝因為以色列人毀約(西乃之約)以及沒有遵守祂的律法,因此受管教。如果以色列人管教、提醒、敦促下一代遵守律法,就會扭轉以色列歷史的方向,得蒙上帝的祝福。如神藉祂的僕人摩西在申命記三十章1-4所說:

「我所陳明在你面前的這一切咒詛都臨到你身上;你在耶和華你神追趕你到的萬國中必心裡追念祝福的話;你和你的子孫若盡心盡性歸向耶和華你的神,照著我今日一切所吩咐的聽從祂的話;那時,耶和華你的神必憐恤你,救回你這被擄的子民;耶和華你的神要回轉過來,從分散你到的萬民中將你招聚回來。你被趕散的人,就是在天涯的,耶和華你的神也必從那裡將你招聚回來。」

「散居」חדַנָ (nâdach)一詞出現最多的是《耶利米書》,共計十八次;「散居」ץוּפּ (pûts)一詞共計十次出現在這本書中,排列第二。《耶利米書》記載猶大人被擄之前如何肆無忌憚、毫無羞恥地拜偶像。他們對耶利米反復宣告毀滅的信息充耳不聞,最後終於招致神沉重的管教—猶大亡國與百姓被擄。

「散居」 חדַנָ (nâdach)一詞在《以賽亞書》中出現六次,排名第三;「散居」ץוּפּ (pûts)一詞也三次出現在這本書中。以賽亞是猶大的先知,他看到了猶大將受的責罰和安慰,在他們散居到異地之前,耶和華神曾差遣以賽亞作使者去警告和安慰以色列民。他從整個審判的過程中看到審判將如何導致和平與全世界最終將得的祝福。雖然以色列民暫時遷離應許之地,神仍保留一些忠心的餘民,最終會歸回救贖主彌賽亞。「必有一位救贖主來到錫安雅各族中轉離過犯的人那裡。」(賽五十九20)

「散居」ץוּפּ (pûts)一詞出現最多的是《以西結書》,共計十九次;「散居」חדַנָ (nâdach)一詞也三次出現在這本書中。以西結是被擄期間的先知,他的責備與耶利米指控抨擊的罪惡類同,即背離主道、聯盟異邦和膜拜偶像。然而,先知信息的後半部分,乃是對被擄者安慰與盼望的信息(結三十三至四十八章),在這些被擄分散者得潔淨之後等拯救,分裂的猶大與以色列要合一,他們要回到聖殿敬拜神。

總之,從整本舊約聖經,我們可以看到神藉著分散的管教成就祂在子民身上美善的旨意:巴別塔事件是人因驕傲而聚,神施管教而變亂他們的口音,使他們散開;在曠野,神藉摩西告訴百姓神的聖潔。若他們敬畏神,就得福;若叛逆,去拜偶像,則神要散開他們,使他們在萬國中被拋來拋去,直到他們歸回救贖主彌賽亞,來到美善的神面前。

「散聚」體現神的恩典慈愛

神在人被造之前就為人的墮落預備了救恩。從舊約中,可以清楚看到神的「召聚」與「分散」相呼應:神呼召挪亞全家進方舟;神呼召亞伯拉罕,離開拜偶像之地;神要約書亞帶以色列民進迦南;神用所羅巴伯、耶書亞領以色列被擄歸回者建造聖城;神用尼希米領以色列民歸回耶路撒冷建造城牆等……從這些召聚的例證中,我們看到神以「召聚」對犯罪的人實行拯救,體現了神的恩典與慈愛。

神「召聚」的最終實現是通過祂的獨生子在十字架上所成就的恩典,這個救贖的信息隱藏在舊約中。如Tuvya Zaretsky所說:「這位救贖主是創世記三章15所應許的女人的後裔。神的計劃是這樣的:彌賽亞耶穌基督降生為猶太人,是亞伯拉罕的後裔,萬族都因祂得福。(創十二3)」整個「召聚」信息,在聖經中前後呼應,體現神拯救的恩典慈愛。《尼希米記》一章9就回應神在《申命記》里的應許:「但你們若歸向我,謹守遵行我的誡命,你們被趕散的人雖在天涯,我也必從那裡將他們招聚回來,帶到我所選擇立為我名的居所。」

新約聖經中,體現神恩典慈愛的「召聚」就更清楚了。新約的主題是耶穌基督來到世上,藉著祂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使神與神的子民重新立約,重新和好。如李定武牧師所說:神以恩典執行祂的計劃–建造地上的神國。神分散人類的恩典,順服神應許的必蒙福。

「散聚」成就神的宣教計劃

耶穌基督離開天庭,來到地上,成為一個散居民,為的是宣教。祂呼召這些分散之民,要認罪悔改,接受救主彌賽亞,歸向真神。「主的靈在我身上,因為祂用膏膏我,叫我傳福音給貧窮的人;差遣我報告: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叫那受壓制的得自由,報告神悅納人的禧年。」(路四18-19)悔改信靠的人得進天國,那是已經降臨但還沒有完全實現的天國。耶穌結束地上的服事,回到天庭,又差派聖靈來,繼續作宣教的工作,「叫世人為罪、為義、為審判,自己責備自己。」(約十六8)等到末日,父神將成就天國「仍未實現」的部份,選民被召,基督的國度–新天新地完全實現。所以,整個新約很明顯是「召聚」的信息,即召聚祂的兒女回到神的家中,這就是宣教的信息。

特別要注意的是,在整本新約中提到的信徒被打散的例證都出現在《使徒行傳》,而且都是為了神宣教的計劃,做神宣教的工作。

首先是因司提反被害事件,門徒分散到耶路撒冷之外的猶太全地和撒瑪利亞,將福音傳到那裡。這些跟隨耶穌基督的猶太信徒因相信彌賽亞救贖主而被逼害、追捕、恐嚇,迫害者步步追趕,他們就繼續分散,一直走到塞浦路斯、腓尼基,最後到了安提阿。沿路上,透過他們的見證「信主的人就很多了」(徒十一19-21)。可見,最初這批受逼迫的信徒將好消息傳播到猶太和外邦的散居之民中,使他們有機會認識主。最後,保羅案件被非斯都王確定上訴羅馬該撒皇帝,保羅被「散居」到羅馬,福音因此傳到「地極」羅馬。這裡可以清楚看到神藉「散」成就宣教的差派。

總之,從創世紀到啟示錄,從人的被造到新天新地的成就,我們可以看到「散居」是神在祂所造的子民中的心意,體現神的恩典慈愛,而且是神在創世之前就定下的宣教計劃。

散居華人教會宣教的突破

從聖經里,我們看到猶太人是聖經里記載最早、人數最多的散居民。神要他們宣教,好叫世界得知神的道路,萬國得知神的救恩(詩六十七2)。但猶太人是宣教歷史里失敗的見證人!由散居華人為主流人群所組成的教會,被稱為散居華人教會(以前常用「海外華人教會」)。散居華人教會在宣教方面的情形如何呢?目前華人教會在中國與世界各地快速增長、不斷發展,並擁有豐富的資源、極大的潛力可參與普世宣教。然而,宣教行動卻是舉步維艱。萬名基督徒中差不出一個跨文化宣教士;海外華人教會差出為數極少的宣教工人,零星分散在不同的西人差會里,不成氣候;海內外華人教會數以萬計領受呼召、獻身為主宣教的「准宣教士」不能進入宣教工場。為什麼出現這種狀況?其突破點在哪裡呢?我想從宣教的三個基本觀念與角度作些思考。

宣教的主體是教會

宣教工作主要由三個單位協力完成:差傳教會、宣教差會與宣教工人。教會應該是宣教的主體,而不是福音機構、宣教差會或宣教士個人。可惜的是,今天一萬多間散居海外的華人教會大都不參與宣教,少數參與宣教的教會也僅停留在「募款」與「派錢」階段,而忽略為宣教恆切禱告、培育宣教人才、差派宣教士、有系統與計劃地參與宣教工作。散居華人教會應當意識到教會應有的宣教使命!教會不宣教,就失去了存在的目的與意義。

宣教要持定「十架」

二十一世紀的宣教大趨勢除了「散居」大遷移外,還有另一特徵:曾經興旺的眾多西方國家基督教走向崩潰、宣教工作難以為繼、或是改頭換面成為世俗化的慈善與廉價福音。其根本原因是教會失去信仰的根基與扎實的神學立場。散居華人教會宣教,要持定「十架」信仰!我們所信的耶穌基督十架福音,是我們服事的根基,也是教會建造的根基,是我們宣教得著能力的泉源,也是我們教會健康發展的保證。如宣教士保羅所看到的:「弟兄們,從前我到你們那裡去,並沒有用高言大智對你們宣傳神的奧秘。因為我曾定了主意,在你們中間不知道別的,只知道耶穌基督並祂釘十字架。」(林前二1-2)。我們必須持定耶穌基督救恩的唯一性:「除祂以外,別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徒四12)

宣教的管道是差會

建立差會是推動宣教的重要策略。差會是教會差傳的助手,輔助教會作宣教士的人事、行政等管理工作以及開拓推展宣教。散居華人教會需要意識到建立華人差會的緊迫性和必要性。主要有如下理由:首先,散居華人信主後,是向其他散居華人傳福音與作跨文化宣教的最佳人選。成就這樣非傳統的宣教工作,需要華人差會在其中起到橋樑作用!其二,華人差會更容易與華人教會和華人宣教士接洽,可免去華人宣教士在西差會與海外工場的雙重文化和語言障礙。其三,目前已經有許多華人福音機構興起,為華人宣教的推動作了有效的工作,但還不能差派宣教士。目前華人差會屈指可數,最大的華人差傳機構差出去的宣教士不到一百人!華人差會的缺乏成為今天華人教會宣教的最大瓶頸之一。

我們要為散居華人教會的宣教工作禱告!求神復興散居華人教會,持守宣教使命、持定十架信仰、建立國際性華人差會,把華人分散的人力、財力與各種資源聚集在神國的宣教工作中,興旺華人教會的宣教工作,成就神分散華人到世界各地的宣教計劃!

備註:
1. United Nations Population Division, International migration report 2017, http://www.un.org/en/development/desa/population/migration/publications/migrationreport/docs/MigrationReport2017.pdf
2. Institute for Cultural Diplomacy. (n.d.). Chinese diaspora. Retrieved from http://www.culturaldiplomacy.org/academy/index.php?chinese-diaspora
3. Ralph D. Winter, Steven C. Hawthorne, and 陳惠文eds.,《普世宣教運動面面觀》(美國:大使命中心,2006),43。
4. Tuvya Zaretsky,「猶太人的散聚」,《大使命雙月刊》,第94期,(2011.10),11。
5. Santos, F. N. (2011) Exploring the major diaspersion terms and realities in the Bible. In W. Enoch (Ed.). Diaspora missiology: Theory, methodology, and practice (pp. 21-38). Portland, OR: U.S. Western Seminary.
6. Tuvya Zaretsky,「猶太人的散聚」,《大使命雙月刊》,第94期,(2011.10),11。
7. 李定武,「神使人分散的恩典」,《更新》,第39卷,第8期2013.10),1-4。

作者為非洲宣教士。曾獲高層工商管理碩士,道學碩士與教牧博士學位,是華人散聚事工CDM差會之一發起人。該差會致力於幫助華人教會動員、裝備和差派宣教士,在散居華人及華人所在的其他族群中造就主門徒,履行大使命。差會网站www.cdmission.org。

___________________

掃一掃或長按以下二維碼(識別圖中二維碼),關注使者雜誌微信公眾號:為基督贏得這世代的華人知識分子,好文不斷哦。更多文章請登錄: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