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亮差傳心    /彭召羊

students in different character isolated on white background. education concept. vector illustration cartoon character
 
 
 
students in different character isolated on white background. education concept. vector illustration cartoon character

每次參加華人差傳大會,我的心都被數以百計的弟兄姐妹走到台前獻身宣教而深深感動,每年也都期盼在聖誕節之後參加由基督使者協會主辦、各地華人教會協辦的華人差傳大會,不管是在美東、美西、還是美南。「差傳」是個充滿活力的字眼,「差」和「傳」有兩個動作。復活的主耶穌第一次向眾門徒顯現時對門徒說:「願你們平安!父怎樣差遣了我,我也照樣差遣你們。」(約二十21)主耶穌說了兩個「差遣」:第一個差遣是父神差遣耶穌來到世上,祂的使命是成就十字架上的救贖,這個使命已經完成。第二個差遣是復活的主耶穌「照樣」差遣門徒,這是祂的使命的延續。父差子到世上是福音,子差門徒到世上是傳福音;父差子的目的是釘十字架,子差門徒的目是傳十字架。「差」和「傳」很準確地表達了主耶穌賜給我們的宣教使命。

在父神永恆的旨意里,主耶穌是第一個被差遣來到世上的「使者」(來三1)。主耶穌「使者」的職分提醒我們,基督信仰是一個關乎差遣的信仰,我們每一個重生得救的人都是福音的使者,肩負著與生俱來的差傳使命。筆者在校園服事,深深體會到校園事工就是差傳事工。我們只有領受呼召,帶著使命進入校園,活出差傳的生命,我們的事工才有活力。

校園差傳,復興教會

神把大批的中國學生學者帶到北美,校園成為了我們身邊巨大的宣教工場。七年前,一家華人教會差派我和我妻子去開拓北卡州立大學(NC State University)這個校園工場。教會離校園不遠,神把這個校園宣教工場擺在教會門口,弟兄姐妹們不需要飄洋過海,只要走出家門就可以宣教。二十年前,這間教會的興起就是因著這樣一個校園宣教的異象。後來教會牧者被主接去,校園事工停了下來,教會增長也遇到了瓶頸。我們和教會的弟兄姐妹同心禱告,重拾校園宣教的異象。教會的學生同工已經斷層,我們就從新開始進入校園,建立學生團契。去機場接新生,開放家庭接待學生,家庭輪流為學生聚會做飯,組織年輕人的樂隊參與教會詩班事奉……弟兄姐妹們為學生的需要代禱關懷,教會上下一心,人人宣教,活潑喜樂,面貌一新。領人信主,訓練門徒,栽培同工,進入事奉。不但教會年輕的面孔多了,弟兄姐妹也因為宣教的事奉而變得年輕、火熱,靈命得到更新。教會從安於現狀、停滯不前,進入新的增長期。

宣教給了弟兄姐妹一個服事操練的工場和靈命成長的機會。一個差傳的教會,是一個活潑的教會,也常常是靈命旺盛、增長迅速的教會。反之,不熱心差傳的教會則越來越沉悶、萎縮。今天北美很多傳統教會老年化萎縮就是一個清楚的提醒。

差傳是以神的國度為異象。以校園宣教為例,學生學者的福音事工有三個特點:週期短,投入多,見效慢。常常開始見到果效的時候,學生便要畢業離開了,所以校園差傳是一個付出的事工(人力、物力、財力),似乎看不到果效或果效不大。但當我們把眼光放遠就不難發現,校園差傳是一個國度的事奉,是長遠的投資。雖然我們播的種子好像剛剛長好,結的果子才剛剛嘗到甜頭,神就把他們帶到別的地方去了,但他們卻成了所去之地的教會和團契的祝福。同樣,神也把從其它校園畢業、尋職來到本地的弟兄姐妹和對校園事工有負擔的同工帶來教會,因為他們是校園宣教結出來的果子,校園差傳的異象吸引他們來一起服事。筆者在北卡州立大學的經歷就是校園差傳和教會增長良性互動的見證。

建立教會,差派門徒

差傳不只要走出去,更是要使萬民作主的門徒。復活的主耶穌特別和門徒們約定在加利利的山上見面。「耶穌進前來,對他們說: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二十八18-20) 這是我們所熟知的大使命,但有時太過熟悉反而沒有做到位。主耶穌賜給我們的大使命在希臘原文有四個動詞,主動詞是一個命令:「使萬民做我的門徒」,其它三個動詞「去」、「施洗」、「教導」是副動詞,用來修飾主動詞。所以,差傳不僅是「去」、「施洗」、和「教導」,更是要「使萬民做主的門徒」。

如果說校園差傳有一個秘訣,那就是建造門徒。四年前,我們被母會差派來到北卡大學教堂山分校(UNC Chapel Hill)開闢一個新的工場,在校園植堂,建立一個學生學者型的教會。我們在神面前禱告,清楚領受到一個「三級跳遠」式的校園差傳異象:第一步是去到校園,把學生學者帶到神的面前;第二步是建造他們,使他們做主的門徒;第三步是在教會操練服事,在他們離開校園時作為宣教士來差派他們。過去四年,我們「去」到校園傳揚福音,為上百名的學生學者「施洗」,並扎實做好門徒培訓,「教導」他們遵行神的話語。新建立的教會成為一個訓練工場,操練弟兄姐妹們的靈修禱告、帶領查經、謙卑服事、教會委身、十一奉獻、為主受苦、國度宣教等屬靈的功課。在學生畢業和訪問學者回國時,我們不是開歡送會,而是開差派會,把他們作為宣教士差派到下一個工場。

近年來,莘莘學子潮水般從海外學成回國。截至2017年底,留學歸國人數已超過313萬,僅2017年就有48萬。我們所在的校園有許多弟兄姐妹都選擇回國,但他們是帶著使命回到國內,「畢業」就是「差遣」,「海歸」就是「宣教」。回國前我們徵召他們成為特約同工,差派他們回到國內,成為海歸宣教士,在國內建立海歸網絡,協調海歸事工。他們有的融入當地教會,得到接納,並參與事奉;有的帶領海歸沙龍、海歸小組、海歸團契等,這些靈活多樣的海歸社區團體,成為其他海歸學子的祝福,有的成為建立新教會的雛形(尤其是在家庭教會薄弱的二、三線城市)。

回到廣州大學城的一對夫婦很快在家裡開始了一個查經小組,又在校園找到另外一位海歸老師一起做門徒培訓,傳揚福音,領人歸主,他們從「五朵金花」長到「聖靈九果」,又長到「十二門徒」。今天,他們已融入校園附近的一個家庭教會。

來到上海的一位杜克畢業生找到曾在杜克基督徒團契的一位老師所在的家庭教會,在那裡繼續長進和學習事奉。這位老師一家來到復旦大學時,先是融入附近的一個家庭教會,後被差派植堂,開創了一個新的教會,成為了海歸學子們屬靈的家。

來到北京的一位姐妹很快找到自己喜歡的團契和教會,她生命信仰的見證不但影響她身邊的同事,甚至影響她的上司接受福音並受洗成為基督徒。感謝神為我們在北京許多高校和家庭教會預備了像這位姐妹一樣的海歸門徒,成為來到北京的海歸學子的祝福。
過去四年,我們差派回國的弟兄姐妹遍佈各大城市,他們成為了我們的海歸種子,能結出三十倍、六十倍、一百倍的果子來!

短宣差遣,直到地極

復活的主耶穌在升天前最後對門徒說:「父憑著自己的權柄所定的時候、日期,不是你們可以知道的。但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並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瑪利亞,直到地極,作我的見證。」(徒一7-8)最後交待的話都是重要的話,主耶穌升天前的囑咐振聾發聵。我們不知道主耶穌什麼時候再來,但有一件事是我們現在要去做的,就是要從本地到地極去為主作見證。

在教會宣教歷史上,學生差傳起到了舉足輕重的作用,產生了積極深遠的影響。十七世紀的早期敬虔主義運動開啟了大學生宣教的先驅,第一個正式的超教會差會產生在當時敬虔主義運動中心的德國哈勒大學(Uni Halle),有六十多位大學生前往海外宣教。曾在哈勒大學就讀的親岑多夫(Zinzendorf)後來建立了莫拉維亞教會,以普世宣教為己任,先後差派了三千多位宣教士到海外宣教,包括西印度群島、格陵蘭、非洲、及美洲,帶動了近代宣教運動。

神從一開始就使用了一批有獻身熱忱的精英知識分子參與差傳運動。最早來到中國宣教的利瑪竇(Matteo Ricci),以及隨後的湯若望(Schall von Bell)、南懷仁(Ferdinand Verbiest)等,他們都是滿有學識的早期修道士,精通天文、地理、曆法、和西方科學,吸引了很多人來領受福音,數以千萬的人受洗歸主,其中不乏達官顯貴,比如明代高官、後被稱為「中國現代科學之父」的徐光啟。藉著這些早期菁英宣教士們,福音得以在中國這塊堅硬的土壤扎根。

進入十九世紀,學生差傳運動爆炸性展開,成千上萬的大學生投入宣教。著名的「劍橋七傑」(Cambridge Seven)蒙召獻身到中國宣教,在英國掀起學生參與宣教的熱潮。劍橋大學的查經、禱告、傳福音的學生事工模式成為現代學生福音事工的樣板,英國各大學紛紛成立類似劍橋的校園團契和學生宣教團體。這一學生福音運動很快傳到了北美,產生了「黑門山百人團」(The Mount Hermon Hundred)。這樣由學生發起、但改變了整個美國宣教歷史的里程碑事件,引發了美國海外宣教運動,帶來教會歷史上最大的一次差傳運動,就是現代北美的學生志願宣教運動。「學生志願宣教運動海外佈道團」(Student Volunteer Movement for Foreign Missions)先後差派了兩萬多名學生志願者到海外宣教,經歷二戰也未曾中斷。

風起雲湧的學生差傳運動也在烽火連天的抗戰年代傳到中國,在這片屍橫遍野、災難深重的土地上,千千萬萬的學生在基督里找到盼望。神差派了趙君影、賈玉銘、于力工、艾得理這些福音使者,在大後方的大學校園向學生傳揚耶穌基督。「中國各大學基督徒學生聯合會」在1945年和1947年兩次舉辦全國各大學基督徒學生夏令會,神在其中興起了滕近輝、陳終道、焦源濂、邊雲波等一批學生領袖,他們後來都成為中國教會神所重用的僕人。今天,這些前輩都已被主接去了,新一代的學生領袖將在我們現在所服事的80後、90後、00後中間被神興起,一個新的學生差傳運動正在到來。

神把我們擺在這個特殊的歷史時代,我們怎樣預備好新一代的門徒參與神國差傳這一偉大的事工呢?在門徒培訓中,我們一直看重的一個訓練是帶領學生操練短宣。我們嘗試帶領學生去附近其它校園短宣,我們稱其為以門徒培訓為導向的校園短宣,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深深體會到短宣的雙贏果效:不但給宣教對象的當地工場帶來祝福,更是給參與宣教的學生同工帶來靈命更新,他們短宣回來,愛主更深,事奉更美。

今天,短宣已經成為我們門徒培訓的「實習必修課」。我們多次帶領杜克大學、北卡大學教堂山分校、和北卡州立大學這三個校園的學生學者去附近的北卡、南卡、紐約等地短宣。一個見證是我們多次去到車程約兩小時的東卡大學(East Carolina University)短宣,當時那裡還沒有中國學生的校園團契,我們與當地的華人教會配搭在校園舉辦福音聚會。短宣隊的學生們帶領敬拜,分享見證,傳講福音,領人信主。每次短宣歸來,學生們都很興奮地說:「我去過短宣了!」「原來我也可以帶人信主!」我比他們更興奮,因為短宣不僅帶人信主,更是操練了我們的同工。

經過兩個學期多次短宣之後,我們協助在東卡大學建立了第一個中國學生校園查經小組,開始了每週五的查經聚會,現在是一個火熱的校園團契,至今已有三年之久。

去年夏天筆者有機會參加2017中國宣教大會,這是很特別的一個宣教大會,參會者除了中國家庭教會的領袖之外,更多的是來自中國各大學的1200多名大學生。中國家庭教會的領袖們向這1200多名大學生傳遞了「宣教中國2030」的差傳異象:到2030年中國教會要向海外差派二萬名跨文化宣教士。從馬禮遜兩百年前來到中國,先後有二萬多名西方宣教士來華宣教,他們當中許多人把自己的生命獻給了中國這片熱土。從福音進中國,到福音出中國,「宣教中國2030」要還二萬名西方宣教士來華的福音債。

福音從耶路撒冷傳到歐洲和北美,又傳到亞洲,帶來韓國教會和中國教會的復興。福音還將繼續一路向西,經過沿途的穆斯林地區,傳回耶路撒冷!在這個普世宣教的差傳大循環中,中國是關鍵的一環。「宣教中國2030」的差傳異象深深激勵這1200多名大學生,也深深激勵我。我想到被差派回國的海歸弟兄姐妹們,神藉著他們海外留學的經歷已經在預備他們進入跨文化宣教。我向神禱告,讓海歸學子成為「宣教中國2030」差傳運動的一支生力軍。

神奇妙地回應了我的禱告。我們一直代禱的一對海歸夫婦去年邁出了跨文化宣教的第一步,他們帶領一個短宣隊去到中國西北,進入藏傳佛教地區宣教。今年夏天又第二次帶領短宣隊去到西北宣教。一個新的計劃正在醞釀之中,神若開路,我們希望還未回國的准海歸能利用暑假回國探親的機會加入西部短宣的行列。神藉著這些跨文化的短宣操練,正在預備我們進入一個新的差傳運動。

結語

復活的主耶穌多次向門徒發出差傳的呼召。他說:「願你們平安!父怎樣差遣了我,我也照樣差遣你們。」(約二十21)又說:「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太二十八19)還說:「但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並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瑪利亞,直到地極,作我的見證。」(徒一8)門徒們遵守了主的吩咐,聖靈充滿,醫病趕鬼,傳揚耶穌,建立教會。不料,耶路撒冷教會大遭逼迫,門徒四處逃散。但奇妙的是,逼迫卻更帶來福音的廣傳。

進入二十一世紀,基督信仰的傳播在中國出現驚人的相似,當大量的中國城市家庭教會「浮出水面,進入主流」,對家庭教會的逼迫也同樣步步收緊、全面逼近。但神是那位掌管歷史的神,近二千年的教會歷史告訴我們,伴隨逼迫而來的是宣教的良機,一個新的教會增長和普世差傳的時代正在到來。以大使命為己任、以神的國度為異象、以造就新一代領袖為導向的普世差傳將帶給中國教會更大的增長。

主耶穌有一次設立七十個人,差遣他們兩個兩個地在他前面,往自己所要到的各城各地方去,並對他們說:「要收的莊稼多,做工的人少。所以你們當求莊稼的主打發工人出去收他的莊稼。你們去吧!我差你們出去,如同羊羔進入狼群。」(路十2-3)願主耶穌的話,點亮我們的差傳心!

作者來自中國,1995年在普林斯頓大學信主,2005年蒙神呼召奉獻做全時間傳道人,現為基督使者協會的校園同工,先後在杜克大學、北卡大學教堂山分校、和北卡州立大學事奉,建立團契,栽培門徒,開創和牧養校園教會,推動海歸事工。

___________________

扫一扫或长按以下二维码(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为基督赢得这世代的华人知识分子,好文不断哦。更多文章请登录: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