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軟弱需要你的恩典    /楊義冠

 
 
 

電影《沉默》(英文名Silence,2016)是一部描寫早期天主教宣教士在日本受迫害的電影,這個故事讓人非常不舒服,尤其對於基督徒而言,特別是有過類似經歷的人。諸多片段中,反復出現的日本信徒被要求踐踏和污穢聖像(朝聖像吐口水)的場景尤為讓人揪心,深深烙印於心中,久久揮之不去。影片中不同信徒面對逼迫時的種種反應可以從多方面去剖析信仰與人性,其中最顯著的一點莫過於在困境中,何謂信仰的底限,以及基督徒面對逼迫時應有的態度和勇氣。

乍一看來,信仰絕對是不可以妥協的,底限也絕對是不可以碰觸或突破的。然而,任何一個將自己設身處地以後稍加思索的人,除了對那些不屈不撓之人的敬佩以外,似乎更多的並非是對屈服者的指責與批判,而是不自覺地思考自己可能的態度和反應。筆者很誠實地承認這部電影自己並沒有看完,因為太過於沉重;而對於自己在同樣惡劣的環境與逼迫下的態度和立場,筆者覺得自己屈服的可能性比不屈服的可能性要大。這樣的思考讓自己非常不舒服,儘管我知道這是非常真實的。沒有人面對自己的懦弱和膽怯的時候會開心,因為這讓人有深深的羞恥感和負罪感。

在進一步討論基督徒面對迫害和挑戰時應有的態度以先,讓我們先從一個新的角度來衡量人在面對困難和處理事情時是否成功或失敗。作為一個教育者和新一代人的牧者,筆者常常告誡年輕人:「事情的處理本身不能簡單地划為成功或失敗,而是要和人本身聯繫在一起,否則僅僅處理事情就變得機械和意義不再」。面對同一件事情的處理,一旦與人的自身聯繫起來,就會起碼產生四種可能性:知道自己為什麼成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成功、知道自己為什麼失敗、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失敗。在管理學中,一個睿智的領導非常清楚擁有不同反應之下屬的區別以及各自在自己心中的排名。

毫無疑問,一個人取得成功並且知道自己為何成功的一定是上上選,而一個人陷於失敗仍渾然不知則無疑是下下策。然而,讓人一下琢磨不透繼而卻發人深省的是,排名第二的絕不是不知道自己為何取得成功之人,而是知道自己為何失敗之人。比僅僅成功和失敗本身更重要的是:在成功和失敗中知道自己是什麼樣的人,畢竟「我是誰」比「我做何」要重要太多。任何改變和進步的當務之急是明白自身的現狀。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勝利只會帶來驕傲和論斷,而「驕傲來,羞恥亦來」;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失敗則會憤世悲觀。兩者都會淪為「假冒偽善」,而這也是基督耶穌在世時最為厭惡的一種狀態。

縱觀歷史,聖經中勇於面對獅口與烈焰的但以理和他的朋友們,拒絕向偶像獻祭的羅馬帝國將軍猶推革(Eustachius),面對ISIS威脅不放棄信仰的傳道人都是偉大的勝利者,他們是基督教乃至人類歷史中璀璨的明星。然而,與他們同時代出於相同境遇的大多數基督徒則並沒有如此,按照有些人的標準,他們的「懦弱」讓他們「屈服」了。我們大可口誅筆伐去聲討和指責他們軟弱,抑或其他?面對無情的火焰,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並沒有忿忿不平地指出其實但以理是他們的同伙;同樣,面對飢腸轆轆的獅子,但以理也沒有自憐,哀嘆人心不古、忠誠不再。他們的成功是靠著神的恩典、對神的信靠和效忠,與結局並無關係——他們在只有一個觀眾的舞台上獨舞,那個觀眾就是神。他們都很清楚這是獨屬於自己的戰爭和抉擇,與他人無關。他們不會論斷和指責,他們只是用生命彰顯了神的大能如何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

與之相反,當人忘記這一點時,他們的「成功」和「勇氣」頃刻瓦解;更有甚者,當人無法去接受成功並非自己的功勞時,苦毒怨恨、自憐論斷油然而生。在一場實力懸殊,人數比例為1:850的鬥爭中大獲全勝以後,由於先知以利亞有意無意「忘記」自己為何成功,若非神的恩典,差點導致滿盤皆輸。迦密山一戰如此酣暢淋灕的勝利,原本的目的是「使這民知道你—耶和華是神,又知道是你叫這民的心回轉。」(王上十八37),到後來卻淪為先知看似「不勝重負」的哭訴,實則「怨天尤人」的指控和論斷。直到上帝讓他重新得力,再次與自己面對面以後,這位先知才再次謙卑下來,靠著恩典繼續完成神交付他的使命。

另一方面,在諸多失敗者中,他們的之間也有著天壤之別。平心而論,至少從人的角度而言,彼得三次不認主和猶大賣主區別真有那麼大嗎?前者在耶穌反復提醒後,居然三次當面拒絕和否認祂;後者在賣主後,也的確「後悔」並且上交了自己的不義所得。筆者常常好奇,假設猶大不僅「後悔」,而且來到十架前祈求恩典的話,結局是否會不同?我願意相信會有不同,雖然沒有假設和如果。筆者也更好奇,彼得和其他使徒在一起的時候,是否會相互攀比耶穌被捕時誰溜得最快(甚至衣服都沒穿),或者牛皮吹得最響最後卻被狠狠打臉?(要知道,聖經居然只字未提彼得和其他使徒的悔改)我們看到的只是那份再次面對耶穌的勇氣——因為耶穌的恩典,和重新接受生命的呼召。讓人莞爾的是,當彼得知道自己命運的結局後忍不住要攀比一下時,耶穌的回答是「與你何乾,你跟從我吧」。(約二十一22)

認識自己的前提是認識神,人與自己的關係建立在人與神的關係基礎之上。如此看來,失敗,軟弱和跌倒讓人首先認識的是神和祂的恩典,而祂是那位「那召你們的本是信實的,祂必成就這事」的神。祂要成就的是什麼事呢?——使我們「全然成聖」,「無可指摘」(帖前五23-24)。一切都是神的工作,我們既靠恩典稱義,也靠恩典成聖。在患難逼迫中取得「勝利」的人,如果不知道,或者不承認這一切都是神的恩典的話,較比在患難逼迫中「軟弱」和「失敗」卻開始認識自己,認識神之人更糟糕。

對於正處於失敗和灰心沮喪,認定自己無法勝利之人,A. W. Tozer說:「你知道正在發生什麼嗎?——你開始更加瞭解自己了!因為人時不時會忘記,或者壓根不知道自己是誰,以為自己還是一個不錯之人。」(You know what’s happening to you? You are getting to know yourself better! There was a time when you did not know who you were and you thought you were pretty fine.) 失敗,懦弱,屈辱讓人有機會深刻瞭解自己、認識神、並且在恩典中重新認識自己。只有這樣,人才有機會面對自己和面對神,從而讓神在我們的生命中成就祂自己的工作。
神的恩典和作為超過我們「所求所想」,這也意味著我們對祂恩典的需求和依靠超過我們的「所求所想」。沒有人可以預估或規定自己和他人需要多少恩典,或者應該需要多少恩典。 A. W. Tozer甚至說上帝有一個「怪癖」(God’s eccentricity)——祂這樣的一位神居然愛我們這樣的罪人,並且無法衡量 (without measure)。這絕對不是什麼神秘主義,而是一個奧秘般的事實,是基督徒生命中那不能搖動的根基和永不消失的盼望,是基督徒團契中使人合一的粘合劑,也是基督教信仰在這個時代所發出的迷人光芒與溫暖。

筆者並非「鼓吹」失敗,亦非「倡導」懦弱,筆者只是很真誠地邀請各位主內肢體來面對和接受這個事實,畢竟只有接受恩典才能面對自己的不堪,進而帶來改變的可能;而恩典也並非以改變為條件,恩典帶來的改變也因人而異,一切都是神自己的工作。苦難定會持續出現,逼迫也斷不會停止,如果上帝已經預備好你成為那顆璀璨的明星,加油!你的故事會成為神恩典的又一個傳奇。

然而對於大多數人來說,他們需要的不是離開恩典的「勇氣」和「成功」,他們需要的是在恩典中有勇氣反復面對和接受自己的懦弱和不堪,繼續向前。他們或在某時某事靠著恩典知恥後勇,或一生依賴恩典僅僅維繫和支撐自己的破碎和懦弱,而每個人都要單獨與神面對面。在我們極力對慕道朋友「宣傳」神的恩典時,請別忘記那些我們稱之為弟兄姐妹的人——尤其是那些面對逼迫和患難的弟兄姐妹,他們更加需要,特別是當他們失敗和懦弱時。世人說:「Be kind to others because everyone is fighting a hard battle」。我們豈不更因如此嗎?Be gracious to believers in the battle, especially when they lose!

作者為達拉斯神學院基督教教育碩士,教牧教育學博士在讀。研究興趣為靈命塑造、領袖傳承、信仰與文化。和妻子育有一子。

___________________

掃一掃或長按以下二維碼(識別圖中二維碼),關注使者雜誌微信公眾號:為基督贏得這世代的華人知識分子,好文不斷哦。更多文章請登錄: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
 
重要公告
從2021年起,使者雜誌文章及電子PDF將發佈在使者新網站:afcministry.org,本站將不再更新。歡迎前往我們的新網站瀏覽更多內容。
我們將在新網站持續更新聘牧專欄,有任何變動請聯繫:am@afcinc.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