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種愛     /鐘保羅

 
 
 

C. S. 路易斯著作《四種愛》1是美英神學理論經典著作。書中主要概念「大愛(Agape)」一詞在英文谷歌搜索中得到1,400,000,000個結果,其中很大一部分應當就是講路易斯的「大愛」的。四種愛就是:
(1)Storge, 家人的愛;
(2)Philia, 朋友的愛;
(3)Eros, 情愛;
(4)Agape,無私、無條件的愛,「大愛」。

後人在網上英文《維基百科》等文章里對 「大愛」 一詞的內容定義為:
(1)神的愛,
(2)基督徒對神的愛,
(3)基督徒對人的愛。

至此,明眼人一眼就可以看出其中的失誤,正像我在這個題目上講道時一位主里姐妹當場看出的那樣:「人的愛怎麼能與神的愛相提並論呢?」

本文的觀點是:我們基督徒的愛, 與神的愛是兩種愛。不是量的區別,是性質的區別,定義的區別。理由如下:

(1)人有罪性。(羅馬書 7-8章)人的裡面有罪性,(羅馬書7:24, 參見羅馬書第7、8章)所以人的愛當然不可能是無私、無條件的愛。唯有基督道成肉身在地上時才是無罪的,基督的愛才是大愛。

(2)主耶穌的「大愛」能救贖我們,因為唯有他是無罪羔羊。人的愛不能。使徒彼得也死在十字架上,可是他的血不能救贖我們。主耶穌的愛能救贖我們,彼得的愛不能救贖我們;如果你承認救贖對於你很重要的話,那麼人的愛與神的愛就絕對不能等同而歸於一個定義。

(3)網上某個英文《維基百科》條目解釋說,基督徒的愛有程度的不足,我說這不是量的不同,不是愛的純潔程度的不同,是質的不同,根本就是兩回事情。2

(4)網上博客常常說基督徒的愛是對神的回饋(「reciprocal」),因此也是大愛的一類,我不同意這個看法。神的愛是「真光」(約翰福音1章),「真光」 照耀了我們,不說明我們也是真光。我們是真光的反射。(就像神的榮耀問題一樣)你站在太陽光里,反射了陽光,不等於你就成了太陽。回饋就像鏡子里的你,它跟你不一樣,鏡子里的你能夠吃東西麼?把鏡子打碎了,鏡子里的你就沒有了,你可以無所謂。可是把你的人打碎了,你就不會無所謂了。

(5)神的愛是本原(original)的愛。神的愛與我們的愛不同,就像造物主跟被造物不同一樣。「不是我們愛神,乃是神愛我們,差他的兒子為我們的罪做了輓回祭,這就是愛了。」(約翰一書4:10)「誰知道主的心,誰做過他的謀士呢? 誰是先給了他,使他後來償還呢?」 因為萬有都是本於他,倚靠他,歸於他。(羅馬書11:34-36)

(6)「神就是愛」,(約翰一書4:8)將人的愛等同於神的愛,就是把人等同於神。即使把人等同於神性的一部分,一點點,或者低一個層次、少一些純潔度,也是絕對、絕對不可以的。

(7)神的愛無限, 人的愛有限,很有限。數學里的無窮大∞,跟一個有限的數字量是無法相比或相提並論的。

這裡我要做一個解釋:聖經的確提到大愛在我們裡面,但這是講神鼓勵我們,給我們,不是說我們能夠全部接受,已經做到跟神一樣了。「而這盼望不使人羞愧,因為神的愛藉著所賜給我們的聖靈,已經傾注在我們的心裡。」(羅馬5:5)「我已將你的名指示他們,還要指示他們,使你所愛我的愛在他們裡面,我也在他們裡面。」( 約翰17:26)


我的結論是:基督徒的愛既然不是大愛,當然也不是前三種世俗的愛(家人、朋友、情愛),所以只能是《四種愛》外面的一種愛。我稱這種愛為「基督徒的愛」,「第五種愛」。

「第五種愛」的概念對神學理論和講道實踐應該在不少地方有影響,我在這裡只講一個最重要的問題:《四種愛》一書的目的就是要把世俗的愛與神的大愛區分開來,大力貶低世俗的愛,這無疑是正確的。但是由於沒有講第五種愛——基督徒的愛,就使得神的大愛與人的世俗之愛少了結合點、融合點、相互促進的機會與地方。

天多高,地多低,閃電使天地連接。神的愛高在高天,世俗的愛低在大地,基督徒是一個連接點。這就是主耶穌道成肉身降臨到人間的成果之一。神那裡沒有不信者的世俗之愛,不信者不會感到神的大愛。但是在基督徒身上,這四種愛同時存在,相互促進(也有矛盾的時候)。(參見羅馬書7-8章)

《四種愛》在大愛一章里講了很多以神的愛支持世俗之愛,使得世俗之愛成為可能。我在此還想提出,以信為基礎的世俗之愛成為基督徒榮耀神的一部分。比如好撒瑪利亞人扶持救護鄰居的故事,(路加10:25-37)主耶穌對人把應當奉養父母的錢做了「格耳板」的批評,(馬可7:11)雅各書講主里弟兄姐妹應該在物質上支持。(雅各書2:16)。

事實上,神稱我們為他的兒女,就是說他承認是我們的天父;主耶穌稱我們為「朋友」,(約翰福音 15:15); 《雅歌》和《啟示錄》稱教會為主耶穌的「新婦」。(啟示錄21:2,9)這就包括了父子、朋友、婚姻這三種世俗之愛。神這麼說是因為祂體恤我們人的軟弱,讓大愛取我們更加能夠接受的形式。這和主耶穌道成肉身降臨人間是一致的。也就是說,神這麼說是因為有基督徒的第五種愛的存在。

如果只講四種愛,由此引申,在實踐上教堂講道只應該講神的愛,不應該講純屬世俗的愛,否則就不是基督教教堂了。有了第五種愛,在神學理論上,我們就可以理直氣壯地大講特講夫妻之愛,朋友、弟兄之愛,父母孩子之愛。因為教堂講道的對象是基督徒,而這三種世俗之愛(以信為基礎)在基督徒身上榮耀神。

備註:
1 C. S. Lewis:The Four Loves, 首次發表於 1958 年。中文譯本:汪詠梅:《四種愛》,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2013年
2 在美國社會,用文革後俗世說法,C. S. Lewis 是個巨人,我是個螞蟻,我是站在巨人肩膀上力圖把神學理論研究向前推進一個納米 (nano)

作者80年代來美,現為軟件工程師。慕道多年,於2002年受洗歸主。

___________________

掃一掃或長按以下二維碼(識別圖中二維碼),關注使者雜誌微信公眾號:為基督贏得這世代的華人知識分子,好文不斷哦。更多文章請登錄: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