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道」與「講道」的反思    /吳宏為

 
 
 

傳者聽者都是信息

自從信主以來,聽的道可是不少!除了主日敬拜,加上退休會,夏令營,各種特會…所聽的道真是不勝枚舉。不久前,我和妻子參加了美國基督徒心理輔導學的年會,一連三天, 聽了不少名牧的講道。我問妻子說:「去年我們也參加了年會,妳還記得那些講員的講道?」兩人還真煞費苦心互相提醒的想了半天,但我們共同的答案是能記得的講道真是少之又少。但有趣的是,對一些「講道者」的印象倒是「記憶猶新」。還記得有一年Joni坐在電動輪椅裡緩緩推進到講台中央的情景,全場報以熱烈的掌聲。接著傾聽她娓娓述說50年來她在輪椅上的日子,掙扎流淚,但不失盼望也不孤單的見證,在安靜的會場看到的是無數會眾拭淚的畫面,令人興奮的是神居然使用一個全身癱瘓的人成立了Joni and Friends 的宣教團體來傳遞祂愛的福音,帶給世界各地的殘疾人士希望和藉著輪椅帶來的活動力(mobility)。

或許Joni只是個特殊的例子,但每當我想起與一些牧長同工的經歷,他們言行的點滴,所傳遞的信息,至今仍然歷歷在目。有位牧者常以微薄的薪資資助窮苦急需的學生,當時我還勸他說:「牧師啊,您家有妻小還是留著自己家用吧!」牧師淡淡地說:「離開上海到香港,我全身只有5元港幣,現在月薪是500美金,神賜的不是大大的超過了百倍嗎?」這句話對我影響之深遠勝過許許多多講台上講奉獻的信息。所以,有句話說「Messenger is Message」,傳講者本身就是傳講的信息。這句格言其實也適用於每一聽者,在基督徒的環境裡,檯面上的人物或為講員,或當領會,或作領唱…只是比較「聚焦」也比較引人注目罷了。我的父親常對我說:「認識一個人就像讀一本書一樣。」因為每個人都有個故事,都帶著信息,舉手投足之間,在說話時,在人際互動中,或多或少都傳遞了「我的信息」。所以每一個基督的跟隨者其實都是「傳道者」也都寫了一本「傳道書」。

傳好是學聽好是教

回憶在我所認識的「講道者」中,對我聖經的學習深具影響的是那些教我「如何挖寶」的牧長和老師們。聖經就像一座「寶山」,聽他們講道,上他們的課,那真是「如沐春風」絕不致於「如坐針氈」「看時對錶」,總覺得「意猶未盡」激起自己多去學習的興趣和動力。也許一個問題,一個字的解釋,一個理念的傳遞,個人的小故事,甚至一個畫龍點睛的笑話,就如同給了你探索寶山的指引。艱難的經文頓時豁然開朗,在幽默的言辭中帶著人生的智慧。更有益的是,在信息裡他們也提供了一個經文整體性的框架,讓你對經文的理解「能見樹又見林」。Howard Hendricks曾說:「教得好是學,學得好是教」(Good teaching is learning, good learning is teaching),真是說出了當一個「講道者」隨時的警惕。因此,信主多年之後,當自己也有講道的機會時,更體會到真是難為人師!每當自己講道或講課,聖經也好,專業的理化課也好,總是「戰戰兢兢」。除了準備,在課堂中觀察體會學生與班友們學習的回應更加敏感,也隨時體察聖靈(paraclete旁立者)的提醒。當一篇講章慢慢成形時,常提醒自己「教學相長」的道理,也自問「你自己聽了也會受感動嗎?」

曠野之聲施洗約翰

再說,怎樣的傳講才能「扣人心弦」呢?施洗約翰的傳講提供了許多令人深思的脈絡。
首先我們看到他的「人」,施洗約翰雖出身祭司家庭,但他謙卑地自稱自己只是「曠野的聲音」,《馬太福音》說:「在曠野有人聲喊著說:『預備主的道,修直他的路!』」(太三3)。「我是用水給你們施洗,叫你們悔改;但那在我以後來的,能力比我更大,我就是給他提鞋也不配,他要用聖靈與火給你們施洗。」(太三11)施洗約翰很清楚知道他自己傳道的職分。

其次看到他傳講的信息,「你們要結出果子來,與悔改的心相稱!」(太三8)他直指當時人心的需要。《約翰福音》中說:「約翰看見耶穌來到他那裡,就說:『看哪,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約一29)對當時的猶太人來說,「上帝的羔羊」所代表的意義與舊約獻祭的關聯是眾所周知,施洗約翰的信息簡單而有力,人人可以聽得懂,並且指出「上帝的羔羊」就是耶穌,是他傳講信息的中心。

所以,施洗約翰的講道有「吸引力」,有「穿透力」,有「震撼力」。即使講者在曠野,人們都出城來聽,許多人悔改受洗。在現今的世代,我們需要像這樣的傳講者,這樣的講道。施洗約翰的講道也提醒我們當聽眾的,「心預備好了嗎?對基督有那樣的渴慕嗎?」這樣,說的聽的才能深深經歷神話語的「吸引力」,「穿透力」和「震撼力」了。

傳講聽講互為表裡

傳講是「表」(Word expressed),聽講是「裡」(Word internalized)。儘管傳講者盡心盡力,苦口婆心的傳講,若聽者已經先入為主關住了耳朵,再好的信息也被屏蔽了。所以傳講信息必須「表裡一致」,說的表達清楚,聽的深入心裡。

以傳講馬太福音中的信息為例,信主的朋友們大概都讀過聽過,都知道其中一些的故事或令人喜愛的經文。有人會說:「馬太福音…都讀過好幾遍,聽過好幾遍了!」反而成為「涉水不深」「未得堂奧」的原因。舉一例說明,我們若探討為什麼馬太寫這本福音書,怎麼選材,如何組織,他想傳遞的信息是什麼?(author’s intent),就會讓我們大大的驚奇這樣的思考可以幫助我們發現更多的「亮光」,對所熟悉的經文也能「串」起來得出新的領會。所以,在傳講中,在聽講中,研經要有「整體性」「歷史性」和「連貫性」。有「整體性」才不致於「見樹不見林」,有「歷史性」才能在當時的時代,文化背景中去理解作者的本意和經文內涵的來龍去脈,有「連貫性」才能從經文中互為印證找出可以運用的原則了。這些基本「如何挖寶」的原則太寶貴了!初信也好久信也好,傳的也好聽的也好,要長進就要懂得「覓食尋寶」。或許過去教會的經歷沒有這樣操練的機會,但如今資訊的發達,信徒有極大的自由和寬闊的學習空間,讓我們學習的心態不再侷限於過去的模式,能學到「如何學」「如何釣魚」,當自己「釣到魚」或在課堂上,分享中,與大家一起「捕到魚」「挖到寶」時,那是極為興奮的經歷。

「如鹿渴慕溪水」是一首常唱的詩歌,盼望我們從「講者,聽者的心態」,「如何講,如何聽」,「聽什麼,講什麼」的反思中,對「聽道」和「講道」有更新的評估,因此對神的話真正的作到「如鹿渴慕溪水」經歷神話語的大能和喜樂。

作者來自台灣,早年畢業於台灣大學化學系獲史丹福大學博士。吳弟兄曾任職化學廠及藥廠產品研發實驗室主管。退休後任密蘇里浸信會大學校董兼生化客座教授。其妻子陳安姐妹畢業於聖路易聖約神學院專攻心靈關懷與輔導。目前二人在研經,情緒健康,婚姻與家庭方面服事教會弟兄姐妹。

___________________

掃一掃或長按以下二維碼(識別圖中二維碼),關注使者雜誌微信公眾號:為基督贏得這世代的華人知識分子,好文不斷哦。更多文章請登錄: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