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谷中遇見神    /林榮臻

 
 
 

破碎的童年

我自少在一所基督教聖公會的學校就讀。我是家中的長子,還有兩個弟弟、一個妹妹和同父異母的弟弟。我的童年基本沒有任何快樂的回憶,自我有記憶開始,家中每日都是爭鬧,很少看見家人和睦,反而經常為了一些沒意思的小事而結怨多年且互不說話。媽媽是長期病患者,我不知道她患的是什麼病,只知道她的雙眼不能完全合上,她會毫無征兆地突然失去知覺。記得有一次她曾經在煮晚飯的時候,站立著失去知覺,手放在火爐上燒著,幸好伯父發覺有氣味才知道她已經失去知覺,隨後趕緊將她送去醫院。媽媽也常常躲在自己在房間哭泣。我知道她曾經嘗試再船上跳海自殺,但沒有成功。

父親給我的印象是時常有心事。我小學六年級的時候,家裡發生突變,媽媽再次自殺而被送入醫院。當爸爸帶我去醫院的途中,我祈禱神不要讓媽媽離開,我還記得那天是農曆年初二。當我們到達醫院時,媽媽已沒有任何氣息。護士告訴我們她已經走了。我望著媽媽的身體,心中的感受我到現在也還不知怎樣形容。當時我並沒有哭,我告訴自己神是假的,即使真的存在也是個沒有用的神。人與人之間太多問題和怨恨,我的心中不停地問神為什麼媽媽會離開我們幾兄妹。

媽媽的喪禮中,長子要幫媽媽洗面。我的個子不高,當和媽媽的遺體面對面的時候,只能用恐懼兩個字形容。往後的日子時常給鄰舍的孩子們欺負取笑有爺生沒娘教,因此經常和他們打架,內心有很多怨恨。回到學校也不願跟同學交談,不願提起自己的家庭。

但家庭的爭鬧也沒有停止,在我中學二年級時,祖母吊頸自殺。我們一家再不能繼續住在原先的地方了,每一個人都很恐懼。因父親要上班,最小的弟弟和妹妹要寄住在伯父家由伯娘照顧,兄妹有短暫的分離。在中學五年級那一年,爸爸再婚,後媽不喜歡妹妹,經常精神上虐待妹妹。我也開始不想留在家中,很想逃避所有的問題。中學畢業後,我和父親的關係跌到了底點。後來我交了女朋友,工作上也常常故意早出晚歸不想和家人見面。直到有一天因病提早下班,在巴士上看見一位女學生,覺得很面熟,原來是自己的妹妹。我才開始思考人生,為何兄妹好像不是一家人。人生的方向是什麼?做人又是為了什麼呢?

人生低谷

父親一直都有出國夢,他為我在紐約唐人街安排了假結婚。但我在香港已有女朋友和工作,加上和父親的關係一向都不好,所以沒有聽從。我的不聽從也因此加劇了父子間的決裂,甚至到了要斷絕父子關係或是我離開這個家庭的地步。最後,我選擇出國留學而拒絕了假結婚。於是我找伯父幫忙,申請去加拿大留學。但因伯父只是幫忙擔保而不是提供學費及生活支持,所以我要自負學費和生活費,需要找工作供給自己。我居然順利拿到了加拿大的學生簽證,然後辦了美國旅遊簽證來美國非法做工。

1989年7月我離開香港來到美國,如期找到售貨員和中餐館的工作並在紐約找到大學讀書。因此沒有在加拿大讀書。因為沒有親人擔保,所以在美國成為了非法移民。在美國,我遇到很多困難,文化、種族排斥,加上在香港的女朋友決定跟我分手,她的理由是看不見我們的將來。這對我打擊非常大,在遙遠的異鄉沒有朋友,隻身一人,人生好像走到低谷,看不見出路。

遇見神

在人生低潮中,思緒不斷浮現童年時的境況。內心掙扎和怨恨不斷加劇,非常沒有平安。在一個下雨天的黃昏,因雨勢太大所以餐廳堂食沒有生意,但外賣生意相當火熱。老闆吩咐要幫手送外賣。於是,我在沒有雨衣的情況下踩著單車送外賣。當時被雨淋得全身濕透,在曼哈頓百老匯大道踩著腳踏車,時不時有計程車擦身而過,身體有時會碰撞上計程車,司機也會用輕視的眼神回望。腦海裡的怨恨突然爆發,口中一直罵著。罵為什麼要不斷打擊我的家庭,長大後也把我放在現在的景況。於是我竟然閉上眼睛,瘋狂地在百老匯大街騎著單車橫衝直撞。好像再跟上天挑戰,如果要拿我的命,就隨便吧。但很奇怪,我竟然沒有事,只是病了幾天就恢復了。

有一天,我在住所發現了一張佈道會的傳單,但日期已經過了。因為我不相信有神,所以凡是基督教的傳單,我一概不接。但那一張傳單是一位充滿笑容的少女給我的,很特別,我感受到了她那充滿感染力的笑容,所以把傳單收下來放在床邊的地上。但我心中孤寂的感覺非常強烈,所以看見那張傳單,我好想去教會認識朋友。

一個週日,我找到那個教會,站在門口突然又不想進去。過了一會鼓起勇氣開門,剛好有一位弟兄站在門的另一邊。他的眼神充滿友善,當我不知所措的時侯,他很友善地說了一句「來和我們一齊呀!」。我就自然地跟他進去一起做禮拜。當天在教會的氣氛很平靜,牧師講道有些沉悶,但他的一句說讓我的心裡明亮。他說,基督教的神是真實的並且喜歡和願意被人找到的,只要人們願意,祂一定讓他們尋見。當時我內心立刻求問,「神如果你是真的,我好想找到你,求你讓我找到吧!」

我在唐人街買了一本聖經,從四福音書開始讀。我知道有四福音書事因為從少我在基督教小學和中學長大,記得老師只教四福音書和十誡。我看到《路加福音》耶穌的經歷,被自己的門徒出賣、否認和棄絕。到二十三章,當讀到耶穌在十字架上最痛苦的時候,為釘衪十字架的人祈禱的那一刻,我的淚水不禁地流下來,想起童年時的遭遇、被母親放棄和她的自殺……在這樣一個沒有愛的破碎家庭長大,我的內心很想得到主耶穌的愛,不知怎麼就自然地開始祈求主耶穌進入我的生命,赦免我的罪和內心積壓已久的怨恨。我願意承認自己是一個罪人,我希望得到神的愛。就這樣,我決志信耶穌。祈禱過後,很奇怪,內心多了一份平安,而這份平安我不知如何形容。外在環境沒有改變,我依然要努力工作謀生,但心中有說不出的喜樂,好像一個重壓在心頭多年的大石頭被拿走了。

經歷神的愛

信主後第一次經歷神是在一次搶劫中。有一晚我快要下班回家,餐館老闆想讓我送最後一次外賣。途中,我被一個黑人突襲搶劫我手中的外賣。我被他推倒在地後不能起身,只看見我的手在震,眼好花。在地上好一會兒之後才能起身,但我已經沒有力氣騎上單車,只能慢慢推回餐館。路上遇到一位白人老人,流著淚跟我說他看見整個搶劫過程。他很同情我的遭遇,把一些錢塞進我的褲袋就離開了。我驚魂未定地回到餐館,老闆一看嚇一跳,我的面色一定很差,他馬上叫經理看我。經理發現我的手腫了於是提議把我送到醫院。當時我內心很害怕,因為我沒有身份,也沒有錢和保險。老闆吩咐經理帶公司的保險和我一起去醫院,我很驚訝老闆居然為像我這樣沒有身份的人提供幫助。到了醫院,醫生診斷我的右手斷了,身在異國他鄉發生這種事,我內心有些害怕,不停向神呼求。醫生幫我做了手術,手術也非常成功。第二天早晨,老闆也吩咐讓我在家休養而照舊發工資給我。我內心實在感謝神的奇妙作為,能讓我在這一次不幸中經歷衪奇妙的安排,那位老人家,我的老闆和那位醫冶我的醫生。

當教會的弟兄姐妹得知我的事故之後,幾乎每天都有人來照顧我,其中一位姐妹後來更是成為了我的妻子。我在這個愛情故事中更加經歷到了神的奇妙作為。我的岳父曾是一名牧師,就是因為他的講道我開始尋求神,生命才得到逆轉。當我一無所有時,我女朋友願意嫁給我。當我們籌備結婚時,女朋友在一間珠寶店看見一枚鑽戒,我和她都很喜歡。但她明白我的處境並安慰我有沒有戒指並不重要。但神很奇妙,我收到一張支票,是之前送外賣因工受傷的賠償,而支票的數額剛好是那枚戒指的價格。我流著淚打電話告訴女朋友這個喜訊。

但我真實地明白神的愛是我做爸爸時。太太懷孕四個月做B超,當我第一次看見自己的孩子時,心中不禁感歎生命的奇妙。當我看著我的兒子時,他還不知道我的存在。他看不見我,但我已經看得見他並為他預備好了迎接他到來的準備,給他起了一個中文名。我才明白當我不認識神時,衪已知道我,看見我;在我罵衪的時候,衪正引導我來到衪的懷裡,祂的愛已為我預備了救贖。

當我明白神的愛後,我開始理解我的爸爸。記得他曾提起他從小就沒有了爸爸,童年也並不愉快。我開始去了解他的內心、他的爭扎,開始慢慢明白他的心路歷程。我原諒了他。很感恩,後來爸爸也信主了。之後在爸爸患重病住院期間,神給我機會遇見了大伯父的一家,想不到內心對很久沒有見面的親人有說不出的思念,不知不覺已放下了怨恨。因著爸爸的去世,我的妹妹也在這過程中認識了主耶穌,生命得到了改變。

作者出生於香港,為家中長子。小學時母親離世,單親家庭長大。1989年來美國,1992年結婚,育有四名兒女。在Bloomberg從事資訊科技的工作17年。2017年辭去工作在基督教機構全時間服事。2019年就讀於Nyack神學院。

___________________

扫一扫或长按以下二维码(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为基督赢得这世代的华人知识分子,好文不断哦。更多文章请登录: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