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土耳其    /黃明發

 
 
 

2019年年初,我和一群志同道合的弟兄姐妹去土耳其旅游,有很多看見、思考和感悟。土耳其地跨歐亞,獨特的地理位置,迷人的自然風光,豐富的歷史古蹟,吸引著各國遊客。但我所看到的土耳其和想像中差異很大,真是一個充滿驚奇之旅。

富有文化色彩的土耳其

印象中的土耳其古老、落後;親身經歷的土耳其,不僅街道乾淨,而且商品豐富,包羅萬象。大巴札裡擺放的貨品琳瑯滿目,有各式各樣的香料、乾貨、糕餅及飾品等,每一個市集都要花很長時間才能逛完。

值得一提的是土耳其的飲食。像各式的沙威瑪烤肉,各種精緻的糕點等,不但味香純正,價格也很合理,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土耳其人很友善,會主動向我們打招呼,期盼交談;當地年輕人常常搶著與我們留影,年長的老奶奶也會很開心和旅友一起拍照。百姓好客,即使是僅有一面之緣的外地人,也會邀請到家中作客;若是相談甚歡,甚至會留客過夜。這樣的文化很容易搭起友誼的橋樑。
土耳其是極有藝術天分的民族,在生活中融合了中西文化。我們拜訪了一位基督徒藝術家,只見他拿著一個小電鑽,當場揮手在銅片上雕刻,不用打底稿就能把腦中的美麗圖樣直接印刻在銅片上,實在是功力深厚。

土耳其文化深受拜占庭及奧圖曼帝國影響。從政治、經濟、軍事、社會各個層面來看,因豐富的歷史和地理優勢,國民形成強烈的愛國心及民族意識,到處可見高掛的國旗,張貼的元首或國父肖像。

信仰變遷的土耳其

這次旅程是以啟示錄所記述的七教會所在城市為主軸,藉此了解土耳其。這裡有很多和基督教歷史有關的文化遺產,很多聖經上的人物或地名如今依然找得到;然而,令人感慨的是,如今它卻是一個穆斯林國家。

土耳其的人口約八千萬,99.8%自動被國家登記為穆斯林。按照約書亞計畫(https://joshuaproject.net/)的數據,99.1% 的人為未得之民(Unreached Population),福音派基督徒比例為0.04%。今天基督教在土耳其黯然失色,和東羅馬帝國時代的盛行相比,不禁令人心痛。

伊斯蘭教是土耳其的主要宗教,全國有數千個歷史悠久的清真寺。在伊斯坦堡,大大小小的清真寺就有兩千多間。我們參觀了幾間世界聞名的清真寺,如藍色清真寺(世界十大奇景之一),雄偉壯觀,都是地標性建築。

所參觀的啟示錄七教會所在城市,除了示每拿外,大部分已成廢墟或是沒落了,遊客只能從荒廢的劇院和其他遺跡來想像當初的繁榮富庶。

例如,以弗所的廢棄劇院約可容納兩萬多人。據估算,當時城市應該有十二萬左右的男丁或家庭,至少有三十萬以上的人口。是甚麼原因讓當時的昌盛沒落?為甚麼七教會中的示每拿如今仍保持繁榮景象?我想因為它是兩個沒有受主耶穌責備的教會之一。
我們在斷垣殘壁間走禱,默想神的話語,思考耶穌基督對教會的提醒,所感受到的震撼遠遠超過平日對啟示錄經文的研讀。

令人驚訝的是,穆斯林導遊非常專業,可以深度介紹與基督教有關的文化遺產及歷史典故。記得導遊在介紹「耶穌魚」符號時,詳細解釋它所代表的涵意:耶穌、基督、神、兒子及救贖主,並提到當時遭受極大逼迫的基督徒就是用「耶穌魚」來辨識彼此的基督徒身分。

土耳其,這片有豐富基督教文化遺產的土地,如今成為重要的福音禾場。

愛學中文的土耳其

因為豐富的歷史文化遺產,土耳其旅遊業興盛,吸引了很多華人旅遊團,中文也很受土耳其人歡迎。行人常以中文向我們打招呼,相當多的店員也都會簡單的中文對話。

一次路遇一位來自哈薩克的當地居民,從頭到尾用中文和我們交談,還很樂意帶路去附近一家好吃的中國餐館。還有一位玉米攤的老闆,主動以中文跟我們搭訕,還拿起他正在學習的中文會話書本,試著找出對話題材。另有一次在參觀聞名的地下水宮殿時(土耳其語:Yerebatan Sarayı,意為沉沒的宮殿),聽到一位當地導遊竟然用流利純正的中文介紹景點!

短暫停留途經的小鎮,發現一家小店的每位店員都能講很流利的中文,她們都沒上過中文語言學校,全是從和客人的交談中學習的。導遊說,如果每天有50部遊覽車,每部遊覽車有50個華人旅客光顧小店,店員每天可以接觸兩千多位華人遊客,很自然就學會用中文做生意了。由此看出華人旅遊團是當地旅遊業的大戶。

在土耳其,上至政府官員,下至平民百姓,會講中文似乎給他們帶來很大優勢。這一次次場景令我們震撼和難忘。在土耳其學中文是一個新趨勢,或許能開啟華人前往宣教之門。

教會依舊發光的土耳其

過去曾聽說在土耳其的基督徒受逼迫,其實土耳其憲法承認宗教自由,可以傳福音,只是當穆斯林要改變信仰,會面對來自社會及傳統的極大壓力。

我們有機會參加一個當地教會的禱告會,這原是安德魯牧師(Andrew Brunson)在犯罪率相當高的貧民窟鬧區所建立的聚會點,聚會時教會敞開著門,教會同工常在門口發聖經給來往路人,常有路人受吸引進來參加禱告和敬拜讚美,有人也願意接受同工們為他們禱告,不少人帶著聖經再次來到教會,開始尋求真理。

在土耳其,宗教團體受國家保護和管轄,基督教會也如此。一位土耳其牧師告訴我,他因為在首都安卡拉的基督教機構服事很多當地的弱勢族群,備受矚目,所以政府派保安24小時保護他的身家安全。政府經常宣導宗教自由的政策,國民已習慣彼此尊重及包容。
在兩個城市的禱告室禱告時,我們經歷神的大能與同在。在這個基督徒比例非常小的國家,能有這樣日以繼夜不間斷讚美、呼求的禱告室,實在令人振奮。相信神要彰顯大能、施行拯救,讓更多的生命翻轉、城市改變、國家復興。

很感恩受邀去伊斯坦堡的華人教會服事,對當地華人及教會有了進一步認識。牧師帶我們去探望會友,傾聽老華僑分享在當地生活、工作、身分及事業的挑戰及心聲,當場為他們祝福禱告。這些教會目前都不大,相信神要藉著日後一批又一批華人移民與遊客來幫助他們,彼此連接和鼓勵,繼續傳福音,完成神託付土耳其華人的使命。

主啊,我們要能看見!

在充滿驚喜的土耳其之旅結束後,我再一次安靜主前,思考所見的一切。

看見土耳其基督徒比例非常低,學到如何開始為這個國家禱告。看見文化使命在未得之地的重要性,要用諸般智慧,經由教育、醫療、扶貧、商業、旅遊等方式來影響當地人的生命。看見華人在這裡可以扮演的角色,以及透過教中文建立關係,成為自然的切入點。看見四百萬敘利亞難民散佈其中,聽到他們的需要和吶喊。看見這麼多基督教文化遺產值得參觀、體驗和學習,例如啟示錄七教會行程、保羅宣教旅程、三國一律行程等。看見土耳其國家現況,宗教自由,簽證方便,生活費便宜等,都對開展宣教事工非常有利。看見神已經預備此地,福音的門是敞開的,人心渴慕真道。看見當地教會、機構的困難及需要,他們正在等待耶和華的大軍支援。

馬可福音第十章46到52節記載:討飯的瞎子聽到耶穌要經過,就趕快呼求主的憐憫,丟下衣服跳起來,走到耶穌面前,陳明他的需要——要能看見!當耶穌憐憫他,醫治他,讓他能看見之後,他就抓住了更重要、更寶貴的機會,跟隨耶穌。

兩千多年前神讓保羅在特羅亞(位於今土耳其西北方)聽到馬其頓的呼聲,之後把福音傳到歐洲。自公元七世紀伊斯蘭教傳入現今的土耳其,這裡的百姓等了一千多年,他們在等候福音,等候有人在他們當中為主作見證。今天我和旅友在同樣的地方切切禱告,求神憐憫、幫助,打開福音的門,讓這裡的穆斯林百姓有機會領受救恩,讓土耳其再次成為宣教的基地。

宣教,就是在別人的需要上看到自己的責任。主啊,我們要能看見今後努力的方向,進而帶出行動。

期盼你也看見,同心來走錫安大道,藉著愛把未得之民帶到神面前。願福音的大能更新古老絲綢之路所經的每一個城市,好讓百姓同往聖山,歡欣靜候主再來。

作者為「伯特利中心」(bethelrc.org)召集人,喜愛旅遊、攝影及學習,與妻子柯素琴現居新澤西地區。

___________________

扫一扫或长按以下二维码(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为基督赢得这世代的华人知识分子,好文不断哦。更多文章请登录: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