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巴嫩之行    /雅歌

 
 
 

自01年信主以來,我就很渴望成為一名宣教士,因為是一群宣教士的生命使我認識耶穌。特別是07年在幾次新教來華200週年的特會上,深深被宣教士們對神和人的愛所感動。因此,十多年來,我曾在國內多次參與短宣。而19年1月7-19日的黎巴嫩之行,卻是第一次跨文化訪宣(A vision trip)。

從首都貝魯特下飛機到入住的公寓路上,灰灰的水泥建築和有點臟的公路使我想起了老家湖南,頗感親切。一到入住的地方,居然停電。先到的同工告訴我,原計劃明天去推羅的行程推遲了,因為道路被封。早就聽聞到了宣教工場,很多事情完全不在我們的掌控之內,果然如此。接下來的日子也經歷了計劃不如變化快。

接待我們團隊的是一個叫做Horizons International的宣教機構(以下簡稱HI)。我們團隊有四位來自不同宣教機構的同工,有自由傳道人,中餐館老闆,也有神學生,都是華人。而HI是由一個美籍黎巴嫩人宣教士 Georges Houssney 創立並擔任總幹事,總部設在科羅拉多州,在世界各地都有他們的中心,貝魯特中心是其中之一。他們主要從事向穆斯林傳福音並進行門訓事工。在黎巴嫩,他們的重點則是來自敘利亞的穆斯林難民。

黎巴嫩印象

黎巴嫩地理面積不大,是台灣的三分之一,西部朝地中海,與敘利亞、以色列、約旦等國家鄰近。自然風景優美,也相對開放,有「中東的巴黎」之稱。在由首都貝魯特去貝卡山谷進行探訪的路上,遠眺聖經中提到的黑門山脈,遠處的雪山上有一排排的黎巴嫩香柏樹,真是感受到上帝創造的奇妙。而在耶穌也曾到訪過的南部城市推羅,當地同工帶我們看了一個兩千多年歷史的教會,也在見證著黎巴嫩悠久的歷史。

這個國家有很多基督徒,也有很多穆斯林,也是中東唯一可以自由宣講基督教的國家。走在路上,隨處可見教堂和清真寺。路過一些社區,看到了裹得嚴嚴實實的穆斯林婦女,臟臟的街道和灰暗的建築,和牆上的黑色塗鴉「Never forget; never forgive」(絕不忘記,絕不饒恕)。據說一些清真寺里有很多槍支彈藥,隨時待用。這些所見所聞,讓人感到沈重。

這也是一個飽受創傷的國家。經過一些老舊的建築物,看到牆上有不少子彈掃射留下的小洞。也隨處可見全副武裝的的士兵。返程時,在貝魯特機場,至少五次被安檢,這也是我坐飛機史上被安檢最多的機場,可見這個國家隨時處於一種警惕狀態。

HI的事工

HI貝魯特中心的同工來自不同國家,主要是美國同工和本地同工,而本地有難民背景的同工佔了五分之二,有庫爾特人,也有亞美尼亞人。我們團隊好幾次與他們一起開會,聽他們分享見證。

第一次會議,中心主任Pierre就提到訪宣的意義不要只是看到神在各地的工作,自己也要邁出實際行動。負責實習宣教士項目的Louis也生動活潑地告訴我們要如何向穆斯林傳福音。一位當地牧師也分享他們如何對已經信主的穆斯林進行門徒訓練,可見HI很重視信徒靈命的成長和成熟。非常喜樂的Rita姐妹給我們分享她如何進行兒童事工。她提到編寫的教材都是根據敘利亞當地的教學大綱而寫,方便這些難民孩子將來回答自己的家園後能夠順利接軌。她也提到穆斯林歧視婦女,她花了一年時間才贏得男孩子們的尊重。這些兒童和青少年在貝魯特中心的希望學校接受教育。在貝魯特中心,也有很大的倉房存儲物資,以便發放給難民。在貝魯特,我們在當地翻譯的陪同下,探訪了一些難民家庭,他們大都居住在狹小的建築物里。在噓寒問暖之後,我們傳講了福音真理,也為他們禱告祝福,求神賜給他們盼望和喜樂。

在貝魯特中心的全體職員大會上,欣逢主席Georges Houssney,他責任多多,很少在這種場合出現,真是驚喜。Georges大概70歲了,為人柔和謙卑,讓人倍感親切。從他的分享中,感受到HI是為了更好幫助當地教會進行穆斯林難民事工,而絕非與教會競爭,他們的終極目的是為了榮耀神。從他所寫的書Engaging Islam(《接觸穆斯林》)中,可以看到穆斯林信仰的錯誤根基,人們對穆斯林的錯誤認識,以及如何用更好的方式把他們帶到基督里。這本書我一口氣讀完,很有幫助。

在貝卡山谷的HI中心,居住在山谷的一些難民來到這裡學習,由同工帶領學習聖經。孩子們來到這裡,有來自美國的年輕宣教士教導他們英文,和他們一起進行遊戲。穆斯林的文化並不講究衛生,這些孩子大多穿著不太乾淨,身上都有蝨子。不禁感慨這些宣教士的愛心。這裡的長期宣教士規律地探訪著這裡的難民。而我們也在翻譯的陪同下,去帳篷里探訪了幾家難民。他們的居住的條件不如在貝魯特的難民。我們也瞭解到這些難民來到黎巴嫩的時間長短不一,大多渴望回到敘利亞。雖然語言文化截然不同,看到婦女們清澈的眼神,孩子們天真可愛的模樣,感慨他們和我們一樣,也是有著上帝形象和樣式的有血有肉的人。我們跟他們提到了耶穌的名,把結果交給神。

在推羅的HI中心,負責人Mohammad,也是推羅教會的牧師,帶著我們看了一下地中海畔的燈塔。並說他們也要在中東國家建立燈塔項目,成立更多的穆斯林事工中心,提供屬靈和人道的幫助。看著當時大浪翻滾的地中海,想起大概兩千年前我們的主耶穌曾在這裡留下足跡,不禁感慨萬千。Mohammad牧師也介紹了一間有大約兩千年歷史的教會,他說保羅很可能曾在這裡證道過。而這間教會現在已經很衰落,偶爾被天主教徒使用來聚會。他深感惋惜,也說因此立志提升自己的基督生命,他也從芝加哥來到了這裡進行事奉。

牧師富有激情地介紹這裡的穆斯林難民事工。他們的核心原則之一是愛和犧牲,為要讓難民吃飽穿暖,更重要的是為了讓他們能夠皈依基督,得到永遠的生命。我們看到了他們為難民縫製衣服、床單被套、書包等用品的場地,也看到了很多由他們教導難民製作的工藝品,真是難得。在推羅停留的時間很短,印象很深刻。

HI的宣教士中,很多都是來自美國的宣教士,也有不少本地人。文化多元,但合作良好。這次我訪宣的目的之一,是為了更深明白神在我20年夏天畢業後的帶領,看看自己有沒有可能成為一個長時間的跨文化宣教士,於是我也找機會與一些HI宣教士交流。

其中一個美國宣教士一家五口人,經過很多的禱告,也有神親自的印證,決定在這裡委身至少三年。這對夫婦已近四十,要從零開始學習阿拉伯語,真是不小的挑戰。也有一個黎巴嫩年輕女孩,談到了她在這裡的服事使她個人的恩賜得到發展發揮,靈命也更加成長。而我們的翻譯之一,也是我們的阿拉伯語老師,是一個才20歲的弟兄Rezan,他在7年前從敘利亞經過槍林彈雨來到黎巴嫩。他的一家都有穆斯林背景,但母親由於神所賜的異夢而皈依基督。Rezan在母親的影響下,也信靠耶穌,並且成長為HI貝魯特中心的全時間同工。他說成為基督徒以後生命最大的改變是處理了自己的怒氣和看到了人生的希望。

而前面提到的Louis,因為遇到了Georges Houssney,他深深愛戴上了這位屬靈導師,也於五年多前從鳳凰城的一間神學院畢業後來到貝魯特中心服事。他說他感到在黎巴嫩,他的兩個孩子比在美國生活更安全。而他雖然覺得每一個服事都很挑戰,但是因為看到許多人生命獻給耶穌而受到激勵和鼓舞。而有創傷輔導背景的他,也因著陪伴心靈破碎的人一起走過而感到欣慰。

節外生枝

此次行程,由HI貝魯特中心全程接待。由於天氣變化不定,我們的行程和活動安排總是處在不斷的調整和變化中。比如一旦下雨,有些道路被封,有些地方我們就無法前往。擔心我們在回美之前,不能按原計劃的時間去到貝卡山谷,於是我們自行計劃,提前去了那裡。此地接待我們的True Vine教會並不屬於HI管理,是由加拿大一個浸信會教會支持而建立,在這間教會驚訝地看到了還會說中文、曾在廣州待過的美國宣教士,也看到了幾個韓國宣教士。更驚喜的是,一個華人宣教團隊也在那個晚上來到了貝卡。我們與他們一起禱告,其中一首詩歌《十字架的傳達者》深深地感動著我。與其中的歌詞「我是極微小的人,罪人中的罪魁。雖然如此,主呼召我」深深共鳴。原來神感動了這麼多不同國家和背景的人來到這片土地上,真是感慨!

True Vine教會的牧師是本地人,同時也是一個電腦工程師。他的英語雖然不是很標準,但他的分享很感人。我們獲知這間非常雄偉體面的教堂的建立一路都是恩典,比如恰好有一個機會低價購買到建築地面,一個設計師免費為教堂建築設計。而教會建立沒多久,由於敘利亞內戰,難民們紛紛來到了貝卡山谷,也來到了這間教會。每一年,這間教會都有上千穆斯林皈依基督並且在基督里長進,很多都是由於異夢異象、醫治或者是找到離散很久的親人等等。比如一個穆斯林歸信基督以後,受到自己母親各種威脅,他堅定不移。他的母親甚至派打手來暴打他一頓。他非常沮喪,常常問牧師:「我為什麼會經歷這些,我是上帝的孩子嗎?」在一次禱告會上,這位弟兄突然叫出聲來並且哭了。原來他看到主耶穌在一個充滿了光輝的房子里,從十字架上走下來握住他的手說:「你是我的孩子。」他十分感動,常說:「我是誰?耶穌竟然親自對我說話。」

團隊的回應

從團隊隊友身上,我看到了他們對穆斯林宣教的負擔。其中一位姐妹分享:短宣的理念是加入神的工作,看到這邊的機構在做什麼,我們該如何配合、成全他們。重點是神,是完成神的心意,而不是我或是教會的心意,不是推動我自己或者教會的時間表,而是看到神感動我如何加入,知道下一步的該做什麼。北美華人教會很難會有人出來長期做穆宣,一般的教會都會用金錢來支持。很希望看到大陸的年輕基督徒出來宣教。做穆宣來黎巴嫩是比較理想的,因為這個國家可以自由宣講福音。如果對難民真的有負擔,可以差人來至少教學半年。回美後要更多推動宣教,這樣才能使教會更好發展。

我們的領隊也強調:宣教是神的作為,宣教沒有權威,沒有專家,沒有學者,只有主耶穌基督。靠著聖靈,跟著經文走,注目在主耶穌基督的告示和指引。所以,宣教的重點在「人」,過於「做事」。無論傳福音給未信主的人,或是已信主的,或是宣教士, 或是短宣隊的成員,都期望更被主所得著。

另一位姐妹分享:看到溝通存在問題,這不僅存在於難民之間,種族之間,也存在於宣教士之間,而這就意味著需要更多的禱告。如果我們要再來的話,我們需要更多的禱告,讓聖靈走在我們的前面。

基於這些理念和所見所聞,在最後一天與HI負責人之一Louis的總結會上,我們提出邀請Georges Houssney和在推羅的Mohammad牧師去做北美華人宣教大會的講員。在大會上也用展台推動穆宣。我們也問Louis,這種訪宣對他們的事工在哪些方面是最有貢獻的。Louis回答:從大的方面來說,是將這裡的文化分享給自己的教會,創造一種多元文化的集體。而訪宣的目的是為了更好的長宣。從小的方面來說,是以人為中心,與這裡的人建立美好關係,以尋求長期合作關係。他的回答對我們如何進行下一步是很好的提醒。

我的個人反思

對於此次訪宣,大半年前就開始準備,所以一直滿懷期待,雖然也會有些緊張。曾聽一位老宣教士說過,宣教工場是一個很好曝露你罪性和軟弱的地方。此行,我也深深感受到了這一點。我最大的軟弱體現在忙於每天安排緊密的日程,而早上個人靈修時間很匆促,幾次以團體的靈修取代個人與上帝的獨處和親近,內心愛和力量不夠,這尤其體現在探訪難民的過程中。

原以為HI會給我們團隊安排很多事工機會,但事實上我們只探訪了一些難民家庭,有一上午的街頭福音佈道,在貝魯特中心一起參與幾次團契或禱告會時,有兩次證道。他們把大部分時間安排來聽他們的事工簡報,觀摩他們在黎巴嫩三個中心的事工如何進行。回頭想想,是有理由的。我們都不太懂阿拉伯語,文化差異也甚大,人家也不敢一下子讓我們去大刀闊斧地服事。可見我們華人在穆宣這個領域,還有很多要向HI這樣的機構學習。

看到黎巴嫩這個禾場這麼大的需要,也有HI同工說希望我以後來這裡長宣。但當我聽到如果要進行婦女的聖經輔導事工,至少要花三年時間才能掌握好阿拉伯語以便更好聽懂和表達時,一下子感到戰線拉得太長,這個代價是我所付不起的。我知道自己最大的熱情在於聖經輔導這個方向,內心很想一畢業就能馬上學以致用,而不是還要花更多時間在學習和預備事奉上。儘管如此,內心仍然持開放的態度,靠主保持對聖靈和呼召的敏銳。

從我們的隊友的身上,看到很多值得我學習的地方。有的人謙卑溫柔,有的很會組織策劃,有的很注重禱告,有的是很善於處理具體和細微的事物,有的很會歸納總結等等。每個人身上都可看到基督的榮美,我為認識這樣一群同工而感恩!

自從進入神學院兩年半以來,我大部分時間在書桌旁度過。有這樣一次機會出去看看真是非常感恩。看到了神創造的奇妙偉大,看到祂自己的工作在穆斯林世界超乎我想象地進行中,也看到自身的不足和缺乏和神的憐憫包容。我們在熟悉的環境中是什麼樣的人,到陌生的環境中還是這樣的人,並非飛到另一個遙遠的地方就成了偉大的宣教士。帶著對自己弱點更深的認識,我也立志在現有的各種處境中操練成為謙卑可被親近、愛人要深而真誠的人。

我們教會附近就有很多穆斯林,我以前從沒想過要接觸一下他們,打算以後盡力接近他們。也立志更加珍惜接下來在校園裡一年半的時光,好好拓展自己頭腦和內在生命的境界,以更好愛神愛人!這一切有賴神的恩典和憐憫!深信「義人要發旺如棕樹,生長如利巴嫩的香柏樹」(詩九十二12)!

作者於2001年在國內讀大學時信主。2013年帶領來到美國。2016年進入費城威敏神學院就讀道學碩士聖經輔導專業。

___________________

扫一扫或长按以下二维码(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为基督赢得这世代的华人知识分子,好文不断哦。更多文章请登录: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