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和銀我都沒有,但請你看著我    /蕭麗華

害怕與身在痛苦中的人有眼神接觸

年輕的時候我很喜愛參與義務工作,不論是走在前線服務人群或是在背後組織與策劃活動,我都參與過並獲取了不少珍貴的人生體驗。

很多人以為做義工是很容易的,尤其是在海灘撿垃圾這一類一次性的幫忙。人們覺得那不過是時間和輕微勞力的付出,人人都能勝任。事實上,義工的需求往往來自社會上不同層面的組織及機構,很多義工的經歷,是別人從不曉得亦無法想像出來的。

多年前一個明媚的夏天,一所療養性質的醫院裡某幾個病房的病人被醫院安排參與一天的郊遊。郊遊的目的地是一個專為行動不便的人士而設的康樂中心,那是位於郊外地區,空氣清新,風景怡人。因為病人們都是行動不便,需要坐輪椅的,所以那一天的郊遊便需要大量義工來幫忙推輪椅。我是當天其中一位義工,本來我不預期會遇上甚麼挑戰,哪知,一切都超出我的想像。

我一進病房就感到不妙,那裡的病人個個黑著臉,對陌生人展露出不友善的表情。而病房的一角,有一張像嬰兒床的小床,床上有一位病人,按年齡說是個成年人,按身體大小來說則只是嬰孩。總之,我一進病房,就感受到裡面沒有病人想去郊遊。他們各有各的難處,有的怕陌生人的眼光,不想跟你有任何眼神接觸;有的情緒激動,不願離開病房。那種光景,是我從未遇到過的。那一天我明白了一件事:對身陷痛苦中的人來說,如果要享受外面燦爛的陽光就必先忍受人的眼光,可他們寧願不要陽光。

後來,我被安排與情緒最激動的那位病人同車,在去郊遊的路上被迫聽著她激動的言詞。當時我只是一個中學生,完全不知道該想什麼、說什麼,只好把臉轉向窗外。當時外面的陽光燦爛無比,可惜我身旁的病人不被那陽光感動分毫。我為那病人的不幸感到十分難過,如果換了是我,我又如何活下去?因為我知道我的內心是在可憐她,所以我全程都不敢直看她一眼,怕傷害了她的自尊。與她相處的時光雖短,但我永遠忘記不了。

生來瘸腿的他

前陣子,在靈修的時候我讀到《使徒行傳》第三章:

「有一個人,生來是瘸腿的,天天被人抬來,放在殿的一個門口,那門名叫美門,要求進殿的人賙濟。他看見彼得、約翰將要進殿,就求他們賙濟。彼得約翰定睛看他;彼得說:『你看我們!』那人就留意看他們,指望得著什麼。」 (徒三2-5)

我讀到這裡,眼淚不停流下。

或許是我多愁善感,我從來沒有聽過其他人讀過以上的經文會有我以下的感受:我多年在不同義工崗位中遇上的那些不幸的人叫我認定,一個人若能身體殘廢,心境平和,那已經是個值得叫人流淚的神蹟了!

我知道,一個生來不能走動的人,是大小便等等的私事都必須靠別人照顧的。人到了這個光景,不單是身體受苦,心靈更是。而男性比女性接受別人的幫助是更困難的!

我看這個人,已經四十多歲,天天被抬到聖殿求別人賙濟。不要以為當乞丐是最容易的事,事實上,天天都要靠別人施捨才活得下去才是世上最難的事。你想想,天天都要被人看著你殘廢的身體才能換取別人的同情施捨,換了是你會怎樣?

有一次,我去探望一位長輩。他傷了盆骨,行動不便,醫院給他一些簡單的工具讓他可以試著自己穿襪子和鞋子。他當場示範給我看,用一個長長的東西幫助穿襪子,卻怎麼弄都穿不好,穿上了位置也不對。所以,對健康的人來說一件簡單的小事,對行動不便的而言可以是個難題。天天累積起來的沮喪會不斷把人推向消極、憤怒。

不單如此,如果你曾經照顧過長期病患者,你就會體會到甚至連照顧病人的人,身心都會疲乏無力。不能自我照顧的病人往往有情緒,但這些情緒會令照顧他的人的壓力加劇,最終他與照顧他的人關係出問題,這又令他更憤怒而不斷循環。最近,我讀到一些專題報道,是提醒社會大眾去關懷長期照顧老人痴呆病者的人士,因為他們往往心力交瘁,自己也在崩潰的邊緣。

所以,當我讀到「有一個人,生來是瘸腿的,天天被人抬來,放在殿的一個門口,那門名叫美門,要求進殿的人賙濟。」便開始哭了。「天天被人抬來」讀出來不過幾個字,卻引發起我內心深處的回憶。我記起了當天坐在那病人的旁邊,聽著她激動地說話,前言不接後語但字字句句都含著痛苦與憤怒。人陷於痛苦又無法改變的光景,不瘋不癲,反能帶著尊嚴和希望去行乞,與此同時,與照顧他的人保持著良好的關係,你說,誰能做到?

使徒行傳第三章那個名字不被記下的、生來瘸腿的人做到了!

而我雖不能返回二千多年前用雙眼去看他,只憑聖經中對他簡單的描述,便對他起了深深的敬意,眼淚也因此流下來。

彼得的要求

經文接著說:「彼得約翰定睛看他;彼得說:『你看我們!』那人就留意看他們,指望得著什麼。」(徒三4-5)

要知道,看對方是一回事,定睛看對方又是另一回事。我做義工的經歷多了,便知道義工的眼神很重要。人若自問功力未夠的話,跟病人的眼神接觸必須是起於禮貌止於禮貌。但彼得做在那人身上的,正是我認為不合適,並且曾經極力避免的,就是跟對方有過於禮貌需要的眼神接觸。細心留意的話,我能發現在以上的經文中,短短一句就出現了三個跟眼睛有關的詞:定睛、留意看、指望。

新約聖經記載了不少神蹟醫治的事。有一些是簡短的,例如主耶穌吩咐癱子起來他就起來了。但這兒,使徒行傳的作者路加刻意把彼得、約翰與那瘸腿的人的眼神接觸記下來。(路加是一位醫生,我相信他看病人的眼睛也看得不少,不知他是否也對病人的雙眼有特別的感受。)彼得不單自己定睛於那人,更要求對方專注地看他。這一刻,是個健康的人與一個殘障的人眼神相遇。而路加明寫,那人是帶著指望地看使徒!

這人天天從家中被抬走,去哪?到聖殿的門口去。因為他別的事都幹不成,就天天往神的殿的門口去。如果他因為自己天生的殘障過不了自己,他絕對做不到天天求別人賙濟。我相信他的心境是平和的,他接受了自己是這樣不幸,也明白自己必須盡力討飯才算對得起照顧他的人。我想,他能夠帶著希望去渡過痛苦的人生,已經比別人更貼近神了。然而,門口始終是門口,他與神的關係是否會因著他的天生殘障而永遠停在殿門?

感謝主!神給予了他一個奇特而又影響力深遠的經歷:彼得奉耶穌基督的名叫他起來行走。這個神蹟叫旁人驚訝不已,耶路撒冷的百姓都前來聚集。然後彼得、約翰對百姓講道,信的人約有五千,而彼得、約翰因為傳道就被公會捉拿與審問,這是自主耶穌升天後使徒們首次與耶路撒冷的宗教領袖起衝突。最後,百姓因為這神蹟醫治歸榮耀與神,信徒也因著使徒的忠心與膽量大得激勵,神的道越發與旺。這事就成為了初期教會發展史上一個重要的飛躍點。請問,為什麼神揀選了他?

我想,他經過四十多年的苦難而孕育出來的那份盼望使他不怕失去尊嚴而專注地看著彼得,也使他能夠與神接近,從門口一直接近到得著神的救恩!那是說他很本事,靠自己的積極找到神麼?不是。但他不幸的遭遇,使他天天面對一個抉擇:接受還是不接受。這個抉擇,是牽涉到人如何理解生命的來歷與生命的價值。這個抉擇,是關乎到一個人是否可以接受神對人有充分的主權,而人是生來卑微無助、一切是在乎神的施恩憐憫?苦難教人有深度的思考人生,有深度地面對自己、面對神。勝過苦難的人,比別的人更預備好領受神的教導與福份。

那天,他終於同彼得、約翰進了殿,走著、跳著讚美神!這個揹負了四十多年痛苦的人所發出的讚美,怎能不改變整個耶路撒冷?

朋友,我不知你是否正在痛苦當中。如果今天彼得再出現,在你身旁走過,也只對你有一個要求:坐在你無助、卑微的位置中,心存盼望地看著神!

 

作者來自香港,後前往美國深造物理學,畢業後定居美國,現居於田納西州。中學時期信主,目前專注於寫作。

 

___________________

扫一扫或长按以下二维码(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为基督赢得这世代的华人知识分子,好文不断哦。更多文章请登录: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